爱下书小说网 > 恶魔游戏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仰天一笑韩笑天
    “啊…”我尖叫了一声,闭上眼睛,心里悲呼道,“霸霸…命要休已!!”

    然而,我等了许久,都没有感受到痛苦。

    心说这刀疤大汉的刀法居然这么了得,杀人都能让人感受不到痛苦?

    不对啊,我怎么还有意识?难道,我没有死?

    我赶紧睁开了眼睛,接着,就看到了无比吃惊的一幕,只见刚才那手握大刀,朝我砍过来的刀疤大汉,那一只手已经被齐根砍断…

    那血啊,像喷泉一样喷,都喷到了中央那群吃水煮的大锅里了。

    那群人,转过头来,凶神恶煞的盯着我们。

    可突然间,他们看到了那仰头一笑的青年男子,凶神恶煞的脸上,突然一怔,双眼之中,闪过一丝隐匿的恐惧。紧接着,回过头,继续吃水煮。

    至于那刀疤大汉,更是惊恐无比的看着我对面那青年男子,此刻,他还在那里平静的啃干粮。

    “你…你是仰天大笑…韩笑天!!”刀疤大汉,瞪大了眼,捂着那受伤的手臂,惊恐无比。

    刚才,就是这韩笑天,将他的手臂齐根砍断。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可惜刚才我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

    “韩笑天…”这个名字一出,顿时,刚才喧闹的客栈,突然安静了下来。

    寂静之中,有一个声音,小声嘀咕道:“仰天一笑韩笑天,杀人不闻尖叫声!!”

    这句话的意思大致是说,那个喜欢扬天大笑的韩笑天,杀人的时候,别人都感受不到痛楚。连尖叫都不会发出。

    难怪,难怪刚才这刀疤大汉的一只手,被齐根砍断。但是,我却没有听到他的尖叫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不知道,那韩笑天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呐…砍了人家一条手臂,居然还能让人家不大喊大叫。

    “噗噗噗…”整个客栈,在这一刻,静的只有那韩笑天啃干粮的声音。

    “哈哈哈…”那韩笑天,又是仰头一笑,打破了寂静。他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可是看着这刀疤大汉说道:“兄台,小道今晚的过夜费,还没付呢,你能帮我付一下吗??”

    那刀疤大汉,听了这话,脸上狂喜,跪倒在地,“可以,可以…”

    看来,韩笑天是不准杀他了,要放过他。

    我这会儿,虽然脸色苍白,不过,也喃喃道:“那个…能不能把我的过夜费,也付了?还有,刚才吃饭的钱。”

    我这话一出,顿时间,那韩笑天又是扬天一笑,哈哈笑了两声,“小兄弟,你还挺幽默的,不错,合我心性。”

    说着,又瞥了一眼那刀疤大汉,道:“刀疤兄台啊,刚才,我那小兄弟的话,你听到了吗??”

    那刀疤大汉,虽然脸上非常不情愿,不愿意给我付过夜费和饭钱,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唯唯诺诺的点头,口里还不断的说着,“听到了,听到了…”

    “哈哈…”韩笑天又大笑了两声,旋即问我,“小兄弟,我叫韩笑天,你叫什么名字?”

    “我…”

    擦,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名字。

    这青年的名字,叫做韩笑天啊,多威风,多霸气。

    笑天啊,连天都敢笑?

    而我呢,阎火火,尼妹,多么土的一个名字…

    这两相对比,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反差,不过,大英雄,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特别是结交兄弟的时候,更不应该用假名字。

    所以,我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阎,火,火!”

    韩笑天又是哈哈大笑了两声,赞道,“小兄弟,好名字,好名字…”

    “呃…”此时,我想问一下这韩笑天,问他知不知晓茅山在何处,看他的模样,好像是那道家中人啊。

    “咳咳…韩大哥,我想问下…”我这话还没说完呢,突然间,吊楼之上,那瓮声瓮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诸位,现在到了收过夜费的时候了。”

    阴阳客栈中,那‘阴王’的声音说道,旋即,从那吊楼之上,走下了两排红裙女子。

    那两排红裙女子,走下来之后,分散开来,开始收过夜费。

    阴阳客栈的过夜费,并不是用钱,而是用精血,一百滴精血。

    这人之精血,乃是人之本源,血本源于先天之精,而生成于后天饮食水谷;精的形成,亦靠后天饮食所化生,故有“精血同源”之说,精血的盈亏决定人体的健康与否。

    所以,精血,是不能随便亏损的!

    还好,我的过夜费还有饭钱,那刀疤大汉答应给我付,所以,我倒是不需要亏损精血。

    我就那样,静静的看着那些红裙女子,给客栈中的那些客官,收取过夜费。

    那收取过夜费的方式,又让我目瞪口呆。

    妹的,有个婀娜多姿的红裙女子,蹲下身子,趴在一个大汉的…

    没有多久,她便从嘴巴里面,吐出了一些红中带白的液体,这液体,被她收集在瓶子里,不多不少恰好是一百滴。

    接着,她便款款离去,至于那个大汉,则因为亏损了一百滴精血,所以脸色稍微一白。虚弱了不少。

    这样收取精血的方式,让我看了不由脸色一红。

    当然,收取精血,不单单只是这一种方式,还有从嘴巴里收取的,不过,那太慢了,没有第一种那么快…还有从指间收集的,更慢了…

    所以,大部分的红裙女子,都选择了第一种方式给客官收过夜费。

    没有多久,就有两个红裙女子,走到了我和韩笑天的面前,其中一个,带着红色面纱,如狐媚一般娇笑道:“公子,小女子来收取过夜费了。”

    她舔了舔粉色舌头,两眼火辣辣的盯着我。

    妖精,妖精呀…这简直就是个小妖精…光那双眼,就要勾走我的魂。而她刚才粉舌一卷,让我全身都酥了。

    “那个…美女,那位刀疤兄说愿意给我付过夜费还有饭钱,你们去找他吧。”我侧过头,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啊。

    “咯咯~~”那红裙女子咯咯一笑,又朝我抛了一个媚眼,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于此同时,她还小声说道:“公子,人家可不叫美人,人家叫…‘小心肝’。”

    “呃…”我赶忙侧过身子,躲开来,这‘小心肝’太热情了,那心肝上,堆了两座大山,那大山,我可承受不了啊。会压死我的…

    “咳咳…”韩笑天咳嗽一声,小声嘀咕道:“没道理啊,我长得比这小兄弟应该更英俊,没道理那女人不勾引我,却勾引他…”

    听到这声嘀咕,我差点摔倒。

    “你妹,霸霸明明比你帅好不…”我心里嘀咕着。

    就这样,原本那两个来给我和韩笑天收取过夜费的红裙女人,却转而给那刀疤大汉收取了。

    这样一来,那刀疤大汉的身下,就三个红裙女人…

    大概一分钟之后,那刀疤大汉‘啊’了一声,旋即,一个红裙女人抬起头,取走了他一百滴精血。

    瞬间,唰的一下,那刀疤大汉,刚才还通红的脸,便白了不少,气息,也虚弱了不少。

    又过了一分钟,另外一个女人。也抬起了头,取走了他的过夜费。

    刀疤大汉的脸色,瞬间又便白了不少,仅剩的一只手像要抬起来,都没力了…

    “呼呼~~让…老子,缓一下。”

    “嗤嗤嗤~~~”那红裙女人,可不想多耽搁功夫,加快速度,这一次,还没一分钟呢,就抬起了头。

    那刀疤大汉,脸色唰的一下,惨白如纸。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倒在地上,喘着气道:“你…你…”

    “呃…没有想到呀,看起来像座山,时间,还不到二百下呼息。”最后那一个女人,口里还嘀咕了一句,拂袖朝我走来。

    这一句话,让那刀疤大汉听了,直接白眼一翻,也不知道是虚弱得晕过去了,还是被气得晕过去。

    此时,那红裙女子与我擦肩而过,居然勾引我,小声对我说道:“公子啊,小女子今晚,在…3,05,等你哦,你可别像他那样没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