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荒野巅峰 > 第三十九章 绳套陷阱
    江子涯对于别人这么快学会砍树的发力技巧并不奇怪,但是壬晴儿又出现了那种念咒似的行为,这可不是他第一次见到。

    几乎每次有这样的行为之后,都会出现让江子涯大吃一惊的结果。

    他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于是突然冒冷的来了一句,旨在对方砍倒树后,心情愉悦放松的空档,心里保护壁垒最脆弱的时候,问出真实的答案。

    壬晴儿一听江子涯问话,几乎随后说了句:“因为我...”

    说到这,她猛地惊醒,警觉的看着江子涯,转而又好像做错事的孩子,把脸低下去,小声道:“什么为什么?”

    警觉略带恐惧的眼神,让江子涯瞬间感觉俩人之间的距离是那么遥远,再没了先前那结伴而行的亲密无间。

    于是,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既然看到了那样的眼神,就说明壬晴儿绝不会把实话说出来,那么自己何必问?刨根问底,也不过是让俩人陷入更加的难堪和尴尬。

    不过他很快告诉自己,俩人本就是萍水相逢的关系,没有到那种可以分享秘密的程度。

    这种开解,让他心里舒服了不少,耸了耸肩,来了句:“没什么,咱们回去吧,天要大黑了!”

    说着,领先拽着枯木朝着雪地树坑避身所的方向走过去。

    莫名的,壬晴儿感觉到江子涯的声音里,多了一丝淡漠,那是一种突然出现的距离,而这感觉,让她心里很难受,甚至有些惴惴不安。

    在雪坑之上,将枯树上面的枝丫用手和刀斩掉,直接扔进雪坑避身所内,剩下的光杆枯木,直接倒插进雪坑,待一会生火后再慢慢处理。

    回到避身所内,没有了寒风的侵扰,莫名的就感觉暖和了几分。

    江子涯这次没有先拿出枯草砸成纤维状,也没有拿白色的火石出来。

    而是把他那个钛合金的小锅小心翼翼打开来,笑看着里面还在冒着的烟丝,长吐了一口气:“幸好!幸好!”

    这里面装得是刚刚炭黑的木块,江子涯将这些炭块很严实的装进合金锅内,只留了很小的气孔,控制着氧气的流通量。

    让这些炭始终保持着“冬眠燃烧”,按照这种方式,如果细心控制,可以保存火种十几个小时以上。

    江子涯先将壬晴儿锅里已经彻底熄灭的炭倒在地上,平铺成一个圆形,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自己锅里,还在缓慢燃烧的炭火放到那黑色的炭层之上。

    这样就可以隔绝地面上的冷气和湿气,避免不小心熄灭了火种。

    然后快速的把肚皮里热乎乎的干草拿出来,一绺一绺的十字形放到炭火上,用嘴轻轻一吹。

    没几下,就听“呼”的一声响,那几绺干草一下子燃烧起来。

    江子涯大喜,把肚皮里的干草一股脑的往上面放,直到火势见大,才把那些冻得冰凉的干枝掰成小段扔到篝火上。

    没过多大一会,篝火熊熊燃烧起来,江子涯绕到篝火后面,用排障刀挖了一个倒v字形的沟,这是避免篝火的温度太高,烤化一部分积雪,形成水流。

    那倒v字形的沟,正好可以将雪水隔绝送走。

    雪水炖鱼,一人两条。

    江子涯似乎还和之前一样无二,忙活着一切,只是,他自己都没发现,自打回来到避身所之后,他就没有主动和壬晴儿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这是一种潜意识的冷落,并不是他故意为之。

    壬晴儿的倔强劲也被江子涯的冷落激起来,在那里一动不动,抬头看着已经彻底黑下来的一圈天幕,一言不发。

    然而,这一切的举动,江子涯直到煮好了鱼汤也没发现,可怜的傲娇小壬晴儿,扯直了白天脖子,眼睛都斜的疼了,结果完全被无视。

    因为江子涯的所有注意力,似乎都被两小锅鱼汤吸引了。

    这货煮好了鱼汤,先喝了一口,随意喊了一声:“真香!丫头快来喝汤!”

    然后低着头继续闭着眼睛享受所谓的“美食”。

    壬晴儿脖子仰的和白天鹅似的,本想再高冷一会,但是一看江子涯连头都没抬,在那喝的叫一个美。

    当下使劲咽了口唾沫,在高冷和鱼汤冷之间做了选择。

    挪着屁股过去,拿起鱼汤默默喝起来,不时的偷眼瞟一眼江子涯。

    其实,她这种自卑演变来的敏感自尊和好胜心里面,藏着的是一颗特别脆弱的心,她最缺的就是一种安全感,类似大哥哥和父亲的安全感。

    而偏巧,江子涯这一点做的还算不错,尤其是河岸屠狼的举动,更是让这小丫头对他打开了心房。

    自尊和好强分开来,把江子涯的名字,放在了最柔软脆弱的地方。

    “特么的,真后悔啊!当初应该弄点狼肉带着才是!怎么这么懒呢?那点负重有什么啊!”江子涯一边喝汤一边捶胸顿足。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谁能想到接近五月了,还有这样的鬼天气。

    若是没有这场大雪,食物在这里根本不是问题,那条河足以保证他每天都有新鲜的鱼汤和烤鱼吃。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了,他们剩下的那几条小鱼,仅仅够明天的早餐,可是明天晚上呢?

    “不行,我得想点办法,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江子涯吃掉了两条小鱼,喝光了鱼汤,用鱼刺当牙签踢着牙说着,然后猛地站起身,对着壬晴儿说道:

    “把鞋带给我解开!”

    壬晴儿先是一愣,似乎没听明白江子涯的话,于是江子涯又重复了一句。

    这时候小丫头脑子里出现一个很猥琐的电影镜头,某男正在抱着一只玉足亲吻。

    “恋足癖”三个字在她脑海之中回荡。

    然而,她紧接着想到的不是厌恶和讨厌,而是在考虑:“要不要答应他呢?视频直播还没关呢啊!”

    可惜,江子涯不知道小丫头心里想的啥,否则肯定笑喷出一口老血。

    壬晴儿:“你..你..你...”

    江子涯看着莫名结巴的壬晴儿,着急道:“小祖宗,把鞋带给我,我去做几个陷阱,万一运气好,套个野兔狐狸啥的,咱们俩就有肉吃了!”

    壬晴儿脸热,脸红,心娇羞,要把自己羞哭了!

    江子涯看着脸蛋酡红和喝了醉酒似的壬晴儿,脑子灵光一闪,心讨:“莫非这小丫头属于那种体质很特殊,敏.感点在脚上的少数存在?嘿嘿嘿,真好玩!”

    拿着壬晴的鞋带,江子涯走出雪坑避身所,来到了山边,用一根集中了松脂的燃烧树枝,勉强照明,快速的在一些露头的灌木丛里做上了绳套陷阱。

    这种陷阱堪称是野外捕捉小动物最好也是最简单的方法,也叫触发式陷阱。

    与沙漠之中常用的派尤特陷阱和布什曼捕鸟陷阱并称野外生存的三大神技。

    方法很简单。

    就死找到小动物的足迹,然后在足迹路线上寻找到坚固柔韧的小树枝,必须很有弹性的那种,能把一些小动物拽住甚至拉起来才可以。

    然后做一个活绳套,利用细小树枝把绳套的圆形撑开,这样当小动物钻进去的时候,触发了设置好的平衡点,就会自然拉紧绳套,使之不能逃走,勒死或者窒息晕倒。

    俩人四条鞋带,四个陷阱,总用时不超过十五分钟,尤其最后一个陷阱,干脆是摸黑弄的,因为树枝已经熄灭,那点红碳火光,真的是什么用也不顶。

    此时此刻,他转身想要回去,却傻了眼,因为这是绝对漆黑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他根本不知道哪里才是回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