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密斯特传奇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老友会
    之前提到过,足总杯一向是阿森纳的福地,而联赛杯就是枪手的伤心地了。

    自从这项赛事于1960-61赛季创办以来,他们是英超传统强队中闯入决赛和夺冠次数最少的球队,没有之一,两项数字分别为八次和两次。

    1968和69年,阿森纳连续两年进军决赛,却两次饮恨决赛舞台。尤其是第二次,竟然在加时赛连丢两球输给了当时正处于第三级联赛的斯温登(Swindon Town FC),爆出了惊天大冷门。

    直到十九年后,枪手才在第三次杀入决赛后得偿所愿,在战胜了此前连续四年问鼎该项赛事的红军之后,获得队史上的第一个联赛杯冠军。

    而仅仅过了十二个月,他们就在寻求卫冕的最后一道关卡上败在了名不见经传的卢顿(Luton Town FC)脚下,再度成为了被爆冷的对象。

    之后虽然在1993年击败谢周三之后完成二次登顶,却依然逃不过悲惨的命运,此后三入决赛三次以失败者的身份目送对手称王。其中就包括了2011年输给当赛季降入英冠的伯明翰,那场比赛也成为了教授时代枪迷心中最痛苦的回忆之一。

    在本赛季之前,阿森纳最后一次踏足联赛杯决赛舞台,正是温格决定离职的那一年,对手恰巧也是瓜迪奥拉的曼城。结果0比3的惨败让这位老人没能带着一份体面离开酋长球场,说起来还真是一个深深的遗憾啊。

    好在四年后,教授的接班人李慕迪替他为俱乐部的支持者们完成了长达数十年的夙愿,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慰藉吧,虽然温格本人向来对于这个冠军头衔没有丝毫的看重。

    就这个话题,上述两任枪手主帅应该可以聊上一会儿吧,部分的吃瓜群众应该会产生这样的联想。只是教授本人并没有跟随球队提前一天来到伦敦踩场以及适应英国仍然显得比往年寒冷的气候条件,而是选择了在比赛当天抵达比赛城市,这多少都让一直期待他故地重游的人们感到有些失望。

    以一人的名义成为一支百年球队的代名词,这本就是极度难得的,而如果这个人的身份还是一名主教练的话,那么就更是世间罕见的了,布莱恩·克拉夫之于诺丁汉森林、居伊·鲁之于欧塞尔就是这样的极品案例。

    至于弗爵爷,也勉强可以算是半个,因为曼联还有同样伟大的巴斯比爵士,只是因为年代过去久远而被现代球迷们淡忘了,否则以对球队的影响力而言,二者其实是难分高下的。

    而作为弗格森的半生之敌(老爷子执教39载,可以勉强成为强敌的虽然不多,但终归还是有那么几个名字的,在考虑到温格登陆英伦三岛的时间,半生之敌的评价还是比较符合现实的),教授在阿森纳也拥有极高的历史地位,但同样拥有一个可以与之比肩的大师赫伯特·查普曼存在,所以最多也只能算是枪手的半块招牌而已,在这方面倒是与爵爷拼了个势均力敌。

    虽然在当年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来将其赶走,但时过境迁之后,枪迷们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在心中对那个黄金年代产生无限的怀念。而对于教授,则是一切负面情绪都已随风逝去,如今只剩下崇敬和感激之情了。

    而且温格同李慕迪这对忘年交也被媒体视为不小的噱头,当年有媒体想要从他嘴中打探到对于自己在阿森纳的继任者埃梅里的评价,却没能如愿,但是在李慕迪于2020年入主海布里之后,教授却是主动对外界大唱起了赞歌,认为克伦克家族终于还是做出了一个令人满意的决定。

    而李慕迪也曾经多次提到他对于这位前辈的敬仰,并承认从对方身上学到过许多东西,还开玩笑地称自己算是教授的旁听弟子,由此就可以看出这先后两代枪手主帅之间确实是有着极佳的私人关系。

    至于巴黎圣日耳曼主帅齐达内,同李慕迪的关系自然是不用再多费口舌介绍了,其实他当年踢球时就与阿森纳产生过联系。自然是与转会加盟无关,而是他优雅的球风和精湛的技术颇受枪迷们的欢迎,当年就流传过一句话,想要欣赏优雅的足球,除了去伯纳乌看齐祖,就是来海布里看博格坎普。所以法国传奇是当时唯一能够在没有效力过阿森纳的情况下却能够让枪迷满口称赞的球员。

    除了上述的这些关联之外,大巴黎的教练组和管理层还有多名跟随教授一起从枪手这边转投过去的工作人员,所以有媒体称双方的这次会面可以称得上是一次老友会,还是有些道理的。

    不过老友相遇的温情也只不过是存在于比赛开始之前的那段短暂时光了,当主裁判吹响了开场哨之后,此前在入场仪式中还曾经以体起立鼓掌的方式来迎接教授回归的现场主队球迷们,就立即将震耳欲聋般的嘘声施加在了获得第一波进攻权的客队球员身上。对于这场八分之一决赛首回合的对决,阿森纳上下的信念只有一个,那就是获得一场足以让他们确保晋级的胜利。

    虽然巴黎圣日耳曼在法甲联赛中依然能够保持霸主的地位,连续多个赛季都是提前至少三轮夺冠,在国内的优势非常明显;而且凭借着身后中东土豪的支持,在引援方面也是不差钱,经常能够砸出巨资买到世界顶级的球星,使得他们的阵容豪华无比,在整个欧洲足坛都是威风凛凛、赫赫有名;而且李慕迪在执教都灵队的时候,唯一一次带队征战欧冠,就是在首轮淘汰赛中败在这支球队的脚下,可以说是在表面上处处都落于下风。

    但是对于这次交手,除了会有些担心齐达内对于自己过于了解和他时灵时不灵的玄学发威之外,枪手主帅还真的是认为晋级的难度并不会太大。

    即便这支法甲豪门在去年终于首度挺进了四强当中,创造了队史的新纪录,同时也成为了自欧冠改制以来继摩纳哥和里昂之后第三支挺进欧冠四强的法国球队。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他们的真实实力就已经达到了这个层级,里面有不少运气的成分在,这一点就连齐祖也不得不承认。

    大巴黎之所以在欧战赛场上陷入了年年被看好却年年令人失望的怪圈中,主要原因还是他们在国内联赛遇到的挑战和磨砺都太少了,经常就是随便打打就能夺冠,看上去是为欧冠节省了不少体力,却也无法让他们在大战开始之前将精神状态调整到最佳。

    这就像是一名专业F1车手在平时的训练中都是让一群刚刚出驾校不久的新人司机做陪练,虽然可以虐的对方欲生欲死,但对于自己的提升也是毫无帮助,一旦真正的比赛来临了你能指望他发挥成什么样子?

    此外这支球队目前的问题还不仅仅是这一个,齐达内的建队习惯和入主时间也对于大巴黎的实力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位几年前以菜鸟主帅身份带领皇马完成欧冠三连冠后就立即登上世界顶级足球教练员宝座的法国人,实在是太偏好保持球队阵容的稳定性了,在执教皇马的两年半期间内,居然在五个转会窗口中只进行了三笔引援,而且还都不是他力主的,莫拉塔是俱乐部看到在尤文表现出色回购的,西奥和丹尼·塞瓦略斯则是球队年轻化的运作。

    虽然说仅凭着一套持久的阵容就获得了伟大的成就,实属难得,但最终也是因为这方面的问题而离开了伯纳乌,让世人再度看到了他脾气十分倔强的一面。

    两年前入主巴黎圣日耳曼之后,齐祖这方面的习性并没有发生改变,除了用牙买加边锋利昂·贝利替换了因为年龄问题实在无法使用的迪马利亚之外,其它在新东家的调整就基本以小修小补为主了,几乎保留了前任图赫尔的部主力阵容,令球队的转会风格与之前一掷千金的土豪形象完成了180度的大转弯。

    好在他善于调节更衣室内气氛、能够鼓励球员们在场上各司其职、战术风格虽谈不上多变但很扎实的优点,以及球员时代和短暂执教时期积累的足以压到一切大牌球星的威名,都能帮助他尽快地掌控整支球队,使得一直无法在欧冠中取得突破的大巴黎又迈上了一个台阶。

    然而时间到了2022年,球队核心阵容过于老化的问题就非常突出地摆在了大家的面前,虽然内马尔、维拉蒂、马尔基尼奥斯、库尔扎瓦和贝尔纳特都还正值28、9岁的黄金期,但其余位置上却呈现了老的老、小的小状况。

    尤其是依然霸占中锋位置一半出场时间的卡瓦尼即将年满35岁了,身体素质已经无法跟上太高强度的节奏。而从莱比锡红牛回收的自家青训前锋让-凯文·奥古斯丁,则是状态起伏太大,时而大放异彩,时而整场梦游,完无法令人放心,严重影响了球队的进攻稳定性。

    此外门将也是这支球队的一大命门之一,当年费尽心思挖来布冯,希望他能够在帮助阿雷奥拉的成长上起到积极的效果,结果却是未竟功。两个人的守门风格相差太大,让后者不但没有从传奇前辈的身上学到太多东西,反而失去了大量的出场时间,算是得不偿失了。

    而这位曾被俱乐部寄予厚望的菲律宾后裔门将最终也没能达到外界对他的预期,目前只能与球队在2019年夏天引进的、原本是被当做二号门将的前皇马球星纳瓦斯竞争出场时间,而在后者深受齐达内信任的情况下,阿雷奥拉的日子显然是有些不好过的。

    不过无论谁能够在这两场淘汰赛中首发,李慕迪都熟知他们的弱点,法国人身材高大、在注意力集中方面做得十分优秀,却不擅长大脚开球,而且对于远射的判断经常会出现问题;至于哥斯达黎加国门则正好相反,在近远距离射门的封堵方面都经验丰富,但是身材却过于矮小,而且因为年龄的问题弹跳和反应能力都较巅峰期有所下滑,漏洞依然明显。

    所以对上这支看上去很强大、却在攻守两端都有致命缺陷的法国豪门,李慕迪才会十分镇定地认为本方的获胜面会远比外界预测的要高,情绪自然也就跟着放松下来了。

    结果也没有出现枪手主帅意料之外的状况,虽然客场作战的大巴黎在首发球员的身价上要占据明显的优势,队中还有能够排进当今世界足坛前十的超级巨星内马尔压阵,但却因为谨慎的战术选择以及收尾两端球员的缺陷未能在酋长球场占得任何的便宜。

    首发出场的卡瓦尼被略伦特和马奎尔两大中卫轮番盯防,没能打出齐祖期望中效果,而替补出场的奥古斯丁则是状态很差,不但与队友的配合经常出现失误,还在终场前浪费了内马尔一次精彩的直塞,将单刀球直接踢向了看台,成为了本场比赛双方所有出场球员中表现最为糟糕的那一个。

    而与他成为难兄难弟的还有门将阿雷奥拉,这位法国国脚虽然封出了马奎尔的一次强力头球,却也出现了两次扑球脱手的低级失误,其中一次就导致了身后的球门告破。下半场第五十七分钟,楚马的门前抢点又第二次敲开了他把守的大门。

    最终阿森纳在这场欧冠八分之一决赛首回合较量中,主场2比0完胜了巴黎圣日耳曼,在晋级的天平上压上了一块分量不轻的砝码。

    两周后,李慕迪又率队在王子公园球场打起了坚决的防守反击,令现场接近五万名法国球迷足足嘘了九十多分钟。不过一场1比2的小败却保证了他们自2009-10赛季之后首次杀进了欧冠淘汰赛次轮。

    带着齐祖和教授的祝福,李慕迪和他的球队踏上了局势越发严峻的征程,等待他们的自然是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