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美女的至尊全系高手 > 第359章
    安蓉蓉顿时嫣然一笑:“看来李先生对这个行当还不是太精通啊。李先生所说的原石,的确有这个叫法,但却是比较少见的。至少,在这个行当内,业内人士都是直接称呼毛石,或者说是叫毛料。当然,这只是一个叫法不同,只要意思是对的就行了。”、

    李欢听了却是心中一突,脸上难得的出现一丝尴尬的神情。

    他之所以尴尬,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安蓉蓉口中所说的‘毛石’二字。直到现在李欢才算知道,原来,翡翠原石真正的名字,应该是叫做毛石或者是毛料。

    李欢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安蓉蓉说的都是真的。很显然,安蓉蓉是在给自己留着面子,估计原石的叫法应该是少的不能再少了,通过这一个叫法,就足以让人一眼看出自己是个外行。亏得自己还装作一副内行的样子,真是让人徒增笑话!

    “呵呵!”

    李欢尴尬的笑了笑,才说道:“安总,这么大一块毛石,我可没有力气搬回去,还是直接在这里解开吧。实不相瞒,我所有的钱都砸进去了,如果赌垮了,恐怕连欠你的钱可都还不了呢!”

    此话一出,安蓉蓉顿时大有深意的看了李欢一眼。她相信李欢说的是真的,因为他没有理由在这方面骗自己,毕竟能来参加这个交易会的,谁也不会只带着几万块钱。可是,按照李欢的说法,这块毛料三百万,李欢之前卖掉了一块水种翡翠,差不多也就是一百多万。这也就意味着,实际上李欢来这个交易会,真正带的钱仅仅只有几万块钱!

    一个带着几万块钱的人,在赌涨一次之后,就敢购买几百万的毛石,是被第一次的暴利给冲昏了头,还是真的很有把握?

    看着李欢那平静中带着一丝笑容的脸,安蓉蓉顿时觉得,李欢是有把握的。虽然不知道他的把握到底从何而来,但安蓉蓉就是有这种感觉。

    而旁边的吴昌群一听,却是几乎气炸了肺,他真想骂一句:我!

    这小子刚才分明身上就只有一百来万,竟然敢和自己竞价,而且还正争执的面红耳赤都不肯放手!

    闹了半天,这个王八蛋竟然是在虚张声势!

    这也就意味着,就因为李欢的虚张声势,恶意的和自己竞价,使得自己多花了足足两三百万!

    一想明白这些,吴昌群瞪着李欢,那浓浓的恨意让他几乎想一口咬死李欢,两三百万啊,虽然对他来说也能损失的起,但是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如果再多一些,简直能伤了他的元气!

    然而,无论吴昌群再怎么痛恨,有安蓉蓉在场,他都不敢发作。而且从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李欢和安蓉蓉的关系似乎还很不错,吴昌群就只能生生的把怒气咽回肚子里。只是他那一双充满怒气的眼睛,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安总,我想把毛石当场解开。”李欢哪里会注意吴昌群,只是直接对安蓉蓉说道。

    “这个好办。”安蓉蓉微微一笑,对不远处的一个服务人员招了招手。

    那个服务人员立刻小跑了过来,客气的问道:“安总,请问有什么吩咐?”

    安蓉蓉说道:“去找一辆推车,把这块毛石帮我送到解石处。”

    李欢这才明白,原来在这交易会上,如果顾客想要当场解石,大会的主办方是免费提供小推车的。

    看来,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啊。李欢心中暗道。

    那服务人员很快就推来了一辆小推车,李欢一看,顿时哑然失笑,这所谓的小推车,实际上就是在一块厚实的钢板下面装了四个滑动小轮子,钢板上装了一个高高的扶手。因为这仓库院子里的地面都是水泥地,所以推起来倒是很方便。

    “安总,麻烦你跟我一起去吧,如果能够解出翡翠,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直接卖给你。如果解不出,那我就只能另外想办法筹钱还给你了!”李欢微笑着说道,他并没有把话说满,说一定可以解出翡翠,如果是那样的话,待会毛石一旦解开,恐怕谁都知道他有问题了。这与李欢刚开始定下的低调策略不相符。

    安蓉蓉嫣然笑道:“李先生,老是谈钱可就没意思了。”

    李欢顿时点头一笑,心中却暗暗佩服。不管安蓉蓉这句话说的是真是假,只是凭她这个态度,就足以让人心生好感,而且自己还欠下了一个人情。安蓉蓉能成为一家珠宝公司的老总,看起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老公,我们要不要也跟着去解石?”程雪琴见李欢等人都走了,不禁低声问道。看到吴昌群那阴沉的脸色,她也有些担心,难道刚才买错了?

    “当然要解!”吴昌群冷哼一声,恼怒的说道:“那个小王八蛋买了一块一点品相都没有的毛石,分明就不能出翡翠,他还敢当众解石,简直就是自找难看。我们买的这块可是品相很不错,自然要和他们一起解!”

    而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程瑶瑶,却是呆呆的看着李欢的背影,怔怔的出神。

    她怎么也无法想到,和李欢分手才不过一年的时间,当初那个唯唯诺诺,对她百依百顺,但是偏偏在她看来却是最无能的男孩,如今竟然仿佛变了一个人,开口闭口百万上下,甚至在和刚才那个安总那样的风华绝代的女人说话,也是一脸的淡然,平等对话。

    甚至于,李欢竟然只用一个小小的手段,就让她以往看起来无所不能的姐夫损失了数百万,或许姐姐程雪琴看不明白刚才的事情,但是她却是可以看懂的。

    这还是当初那个胆小又自卑的穷小子吗?程瑶瑶心中很是不甘心,在她看来,既然是她放弃的,那就一定是一个垃圾。可是现在,李欢忽然变成了一个大人物,而她却偏偏放弃了,这不是说她的眼光有问题吗?

    “穷小子就是穷小子,哪怕你认识再多的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程瑶瑶恨恨的想。

    “姐夫,我们也去解石吧,我还没有见过你解石呢!”程瑶瑶上前两步,娇声说道。她要姐夫和李欢一起解石,按照姐夫的说法,李欢的毛石赌垮的可能性很大,到时候自己倒要看看,他还怎么充大款!同时,这样也可以证明,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多么正确的。

    此时李欢已经和安蓉蓉三人来到了一个解石处,因为这个交易会很大,所以解石处也有好几个地方,李欢现在来的这个地方,和第一次的并不是同一家。

    李欢几人来到这里,前面正好有一个人刚解完,解出的是一块五六斤重的紫罗兰翡翠,看那人一脸颓气的样子,显然是没有回本。

    “李先生,该你了!”安蓉蓉笑道。

    李欢点了点头,心中暗赞安蓉蓉会说话。安蓉蓉说的是‘该你了’,而不是‘该我们了’,这就意味着,虽然几人是一起来解石,但是实际上,安蓉蓉却没有打算和李欢合伙,尽管她借给李欢一百多万,但如果她那样说的话,无疑就是有种趁火打劫的意思,而李欢还说不出什么。

    但是安蓉蓉并没有这样做,显然是分的很清楚,这样的人,的确是很大气。

    李欢和解石处的几个人一起,把毛石转到了解石机上。

    解石处的一个中年人问道:“小兄弟,打算怎么解?”

    李欢想了想,从旁边拿了一支粉笔,在毛石上画了一条线,说道:“就沿着这条线切割吧。”

    “好的!”那中年人点了点头,便指挥着工作人员准备切割。

    李欢没有打算自己切割,因为这块毛石里的翡翠实在是太大了,他只有一次的解石经验,所以不敢乱来。

    而一直跟在安蓉蓉旁边的那个中年人,却是微微颔首,低声赞道:“这位小兄弟好眼力。”

    安蓉蓉问道:“怎么说?”

    那中年人说道:“李先生的这块毛石没有任何品相,赌性很大,解石的时候也定然不容易。因为谁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翡翠,有多大也不知道。如果胆子小,就只能从毛石外面一点一点的切割,那样很费时,也很费力。如果里面没有翡翠的话,说不定几天都解不完。而如果里面有翡翠,下手又太狠的话,说不定就会破坏掉里面的翡翠。”

    安蓉蓉看了看毛石上的那条粉笔线,顿时恍然:“如果从李欢画的这条线切割,既能保证省时省力,又能最大程度保护里面的翡翠?”..

    “没错!”那中年人点了点头……

    安蓉蓉和那中年人的对话虽然声音很低。但是李欢的耳力却不能以常理度之,所以他一字不漏的听到了。

    李欢微微回头,看了那中年人一眼。之前他就觉得那个中年人有些不简单,现在看起来,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个中年人应该就是安蓉蓉聘请的‘专家’。

    赌石,毫无疑问,是具有极大的风险的。因此,在无法掌控自己的运气时,老到的眼力和丰富的赌石经验就成了所有赌石的人最大的追求。而对于经营翡翠生意的各大珠宝公司来说,如果公司里能有一位经验丰富的专家,不但可以直接参与赌石,省去了从赌石人手中购买翡翠原料的中间环节,而且,还可以在赌石的时候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要知道,赌石可不是好玩的,动辄数万数十万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了,甚至于,数百万上千万的也很常见。因此,对于那些珠宝公司来说,如果能够提高赌石的成功率,那就代表着可以节省一笔天文数字般的资金,尽管公司也需要支付给专家不菲的佣金,但是和没有专家时的损失相比,自然不是可以轻易比较的。

    很显然,安蓉蓉身旁的这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她的公司聘请的专家,或者是老熟人。

    “如果有可能的话,倒是可以向这位中年人请教一下关于赌石的一些要领,这样的话也就不必自己瞎琢磨了。”李欢心中暗忖,打算找机会和这个中年男人结交一番,虽然他能够看透毛石,直达里面的翡翠,但是如果被别人看做是外行的话,在价格方面,恐怕要被当成冤大头来宰一把了。

    “解石喽!”

    解石处老板的一声高喝,顿时让李欢的思绪收了回来,转过头去,却发现,原来是另一台解石机上,吴昌群正指着人将他之前与李欢竞价购买的那块毛石抬上去,开始解石了。

    李欢顿时转过了头去,心中暗笑,如果吴昌群待会看到自己花了数百万买到的一块毛石,里面的翡翠比婴儿的拳头还要小,而且品相还低劣的不能再低,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滋啦~~~!

    砂轮切割石头的刺耳声音,让李欢忍不住皱起眉头,尽管明知道这是必须的步骤,但是李欢还是不习惯这种声音,不过,看到自己的毛石和吴昌群的毛石同时开解,他也就强忍了下来,不就是刺耳的声音吗?比起待会看到吴昌群那种仿佛死了亲爹一般的脸色,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忍!

    事实上,不止是李欢有些难以接受这种刺耳的声音,就连经常参加这种交易会的安蓉蓉和她身边的中年男人以及老王,都有些皱眉,这声音实在是太刺耳了一些。

    毛石被一点点的切开了,吴昌群那边,是他亲自上阵。因为天气太热,他的短袖衬衫已经脱了下来,只穿着一件小背心,身上的团团肥肉隔着一层小背心,颤颤巍巍的,就仿佛身上贴着一层水袋一般。

    吴昌群已经是满脸汗水,手握解石机的手柄,依照着自己的经验,不断的对毛石进行分解。然而,第一层下去了,绿雾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更没有出现翡翠。

    吴昌群的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他一咬牙,继续切割。

    然而,直到吴昌群把那块毛石分解的七零八落,也没有见到半点翡翠,只是每一块毛石上,都有一丝绿雾,就和李欢第一次买的那小块毛石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