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校花之至尊高手 > 第888章 陆影帝
    “没事了!”赵林兴奋道,“小陆,你真是神了!戒毒所的专家说,患者的体征非常好,虽然现在还不能说他就完戒毒了,因为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但是从他们的经验上来讲,患者已经戒毒成功了!那个患者可是重度依赖呀!”

    陆辰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说道:“原来是重度依赖,我说怎么这么费劲呢!”

    赵林哈哈一笑,“重度依赖你都能治疗,那轻一些的,你肯定更没问题了!”

    陆辰笑了笑,说道:“赵局放心了吧?”

    “放心了!”赵林问道,“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了?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身体还好……”陆辰说道,“你和戒毒所这边说清楚了吧?我的那个法子,可不能再用了,我刚才都快昏迷了。”

    “是啊……”赵敏附和道,“陆辰确实很疲劳,脸色刚刚好一点点。”

    赵敏眼中的陆辰可是神通广大的,她还没见过陆辰累成那样,累的脖子都支不住脑袋了,她有些担心的看着陆辰,问道:“要不要一会儿去医院查查?”

    陆辰摆摆手,“没事,先送我回去吧,我好好休息一阵就行了。”

    “那好!”赵林说道,“小赵,那你直接送陆辰回家,一会儿戒毒所有人去局里办事,我搭他们的车就行了。”

    ……

    遵从赵局长的命令,赵敏一直把陆辰送回了红星小区,到了楼下,赵敏见陆辰脸色依旧很难看,便问道:“你行不行?用不用我送你上去?”

    “嗯……”陆辰继续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说道,“这楼房没有电梯,我上楼有点费劲。”

    “那我扶你吧……”赵敏随即下了车,然后把陆辰扶了下来。

    陆辰毫不客气的伸手搂着赵敏的,压了半个身体的重量上去。

    赵敏以为陆辰真的虚弱,便用力扶着他,小心翼翼的上了楼。

    刚走到陆辰家门口,隔壁的门忽然开了,楚月月今天正好休息,她正要下楼扔垃圾,见陆辰被一个女警员扶着回来,不由得诧异道:“陆辰?你……你这是怎么了?”

    “哦……没事,被车碰了一下,多亏这位警官送我回来。”陆辰信口胡诌道。

    赵敏微微皱眉,但是一时也想不出比陆辰更好的理由,只好朝着楚月月笑了笑,等陆辰开了门,扶着他进了屋子。

    把陆辰扶到了床上,赵敏忍不住问道:“刚才那个女孩认识你?”

    “嗯……叫楚月月,是我邻居。”陆辰说道。

    “哦……”赵敏看了看陆辰的房间,问道,“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帮我倒杯水吧。”陆辰说道。

    赵敏刚刚给陆辰倒了杯水,外面的门忽然被敲响了,赵敏把门打开一看,竟然是楚月月来了。

    “你好……”赵敏有点尴尬,“你进来吗?”

    “楚月月吧?”里面传来陆辰的声音,“进来吧。”

    “你好,警花同志。”楚月月朝着赵敏笑了笑,然后走进了房间,见陆辰已经躺在床上,脸色不太好看,不由得有点担心的问道,“陆辰,你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陆辰说道,“已经检查过了,没问题,休息休息就好了。”

    “什么车撞的你?有没有找肇事者要赔偿?”楚月月问道。

    “双方责任……谈不上谁撞谁。”陆辰说道,“就是我比较倒霉,从台阶上摔下去了。不信你问这位赵警官,她看的一清二楚。”

    “是啊是啊……”赵敏只有随着陆辰的话说,心道这家伙的鬼话真是张嘴就来。她见陆辰的身体状况恢复了一些,便站起身,说道,“那你在家休息,我先走了。”

    “好吧,月月,麻烦你帮我送送赵警官。”陆辰演戏演套,继续装作虚弱的样子。

    楚月月送走了赵敏,回到了陆辰的房间,笑道:“陆辰,我好像还是第一次到你家来呢。”

    陆辰靠在床上,笑道:“是啊,你这个大空姐,没事哪会到我这来?”

    “我平时比较忙嘛!”楚月月说道,“我们公司可黑了,不肯招新人,拼命压榨我们!对了,你这个样子也没法出去,吃饭怎么办?”

    “买点外卖就行了。”陆辰笑道,“其实也不太严重,躺会儿就行了。”

    “那……那你休息,我先走了。”

    陆辰点点头,“嗯,我就不送你了,帮我反锁门。”

    等楚月月走了,陆辰的脸色立刻恢复了,他暗暗苦笑,真是不能撒谎,一个谎话出去,不知道要多少谎话才能圆回来。

    他既然装了病,那就只能在家里呆着了,陆辰索性把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的,又把手机弄成了静音,专心打坐练功了。

    ……

    修炼一道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尤其是内功修炼,更是需要不停的勇猛精进。沉浸在修炼中,不知不觉中,时间便流逝而去,陆辰从入定中清醒,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陆辰伸了个懒腰,浑身关节如同爆豆子一样噼里啪啦作响,他打开窗户,让外面明媚的阳光照了进来。

    砰砰砰!

    门忽然被敲响了,声音很急促。

    陆辰打开门,看到楚月月站在门外,穿着松松垮垮的居家服,宽大的领口遮不住那雪白的锁骨,头发湿漉漉的,显然是刚洗完。

    “楚月月?你这是怎么了?”陆辰奇道。

    “拜托拜托,让我在你家躲躲!谢谢啦!”楚月月一边说,一边往里面凑。

    陆辰把他让了进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楚月月叹了口气,“有个人要来我家找我,我不想见到他,所以只能躲在你这里了。”

    陆辰忍不住笑了,“你不想见,不开门就是了,用得着躲吗?”

    “唉……”楚月月苦着脸,“他有我家钥匙……”

    “有你家钥匙?”陆辰更是奇怪,“你讨厌的人,怎么会有你家钥匙?”

    “交友不慎!”楚月月叹了口气,说道,“我家里钥匙是给一个姐妹用过,然后那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知道了,他以还钥匙的借口要过来!真是烦死了。我是不是应该换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