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逆流2004 > 第664章 我一个寡妇
    “坐啊!站着干嘛?”

    周安招呼。

    “嗳!”

    秦梅杏捧着茶杯在他身旁坐下,不远不近,与他相距大约一尺半的距离。

    周安瞥了这个距离,自嘲一笑,“姐,最近还好吗?家里装修都做好了吗?”

    “嗯,我挺好的!装修……呵,我可没你有钱,家里就简单弄了弄,找木匠打了点家具,买了几件电器,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你呢?我听说你在市里又开分店了,你这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呀!”

    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交流,秦梅杏说话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反正眼睛总有点闪躲,似乎不敢一直直视周安。

    周安微微失笑,“我算什么有钱?外面比我有钱的人多了,嗯,是又开了家分店,生意还行!”

    也许是因为秦梅杏表现出的生疏,影响了他的心情,此时他的话兴也淡了些。

    见他神情变淡,秦梅杏眉头微蹙,这方面……女人都是敏感的。

    她咬了咬嘴唇,迟疑着,微微将屁股往他身旁挪了挪,大约挪过来半尺。

    此时他俩之间的距离,大约还有一尺。

    周安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有点意外地看她一眼。

    秦梅杏脸上的红晕多了几许,下意识抬手捋了下耳边的发丝,借以掩饰心里的尴尬吧?她忽然转开话题,“对了,小剑现在怎么样?有些日子没看见他了。”

    “他啊!在市里给我帮忙呢!他好得很,没心没肺的,有的吃、有的喝就很高兴了!”

    周安随口回答。

    秦梅杏哦了声,想了想,犹豫着,几次张口,却又都没发出声音。

    “姐,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你说!跟我你还客气吗?”

    周安把她奇怪的样子看在眼里,忍不住问她。

    “我……”

    秦梅杏到嘴边的话,似乎又咽了回去,挤出一抹笑容微微摇头,“没有!我能有什么事呢?对吧?没事!真的,我今天就是拿点新鲜蔬菜过来给你中午吃的,顺便来看看你。”

    周安眉头微皱,“真没事?”

    秦梅杏点头,“真没有!”

    周安皱眉看着她,他没有相信。

    秦梅杏被他看得神情越来越不自然,脸色渐红,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来越勉强,忽然放下茶杯,起身告辞:“唔,没什么事,那我就回去了,我先走了啊!”

    说着,她举步欲走。

    “站住!”

    周安出声。

    秦梅杏脚步一定,讶然回头,她大概是没想到周安会用这种命令的语气叫住她,只见周安放下茶杯,起身走到她面前,一双天生忧郁的眼睛深深地看着她,看得秦梅杏不明所以,下意识想往后退一步。

    但她退一步,周安却上前一步,在她惊讶的注视下,周安搂住她略显丰腴的腰肢,身子贴着她的身子,脸也凑近了,彼此呼吸相闻。

    “安子……你、你别这样……”

    秦梅杏脸红透了,下意识抬手去掰周安搂着她腰肢的手臂,但周安能感觉到她掰扯的力气很小,与其说是在掰扯,不如说是在象征性地做出掰扯的举动。

    “姐,你跟我太客气了……”

    周安轻声跟她说。

    秦梅杏掰扯的动作停止,微微咬着嘴唇,脸红红地低头回应:“安子,你别这样,你有光明的前途,别跟我夹缠不清,这、这对你不好……”

    “对我不好?”

    周安面现自嘲的笑容,眼神略显落寞。

    他想到了昨晚抱着孩子的林娇娇,去年林娇娇跟他一刀两断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吧!

    她和林娇娇,跟他划清界限的理由里,好像都有为他好的意思?

    “是呀,我一个寡妇是无所谓的,可万一咱俩的事传出去,你以后可怎么办?”

    “寡妇?”

    周安眉头微挑,她丈夫周金宝是失踪,可未必死了。

    “对!我当自己是个寡妇,我这些年过的日子跟寡妇有什么区别吗?”

    秦梅杏自嘲地说。

    “你无所谓?”

    周安脸上浮现出一抹奇怪的笑容,盯着她的眼睛问。

    “当然!我一个寡妇有什么好在乎的,我……”

    “唔……”

    秦梅杏一句话没说完,嘴就被周安突然堵住了,也许是因为昨晚的事,还在影响着周安的心情,令他想要发泄。

    也许是许久不见秦梅杏,今天再次相见,勾起他心中的绮念,想起曾经与她春宵一度的快活,反正他忽然冲动地吻住了她。

    秦梅杏瞪大眼睛,下意识双手去推他胸口,但没用,周安将她抱得很紧。

    她呜呜地挣扎。

    周安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继续吻着。

    渐渐的,秦梅杏反抗的力道越来越弱,几秒钟后,就干脆放弃了挣扎,双手微微发颤地缓缓抬起,从后面环住他脖子,眼睫颤了颤,也缓缓闭上眼睛,周安感觉到她身躯渐渐发软,几乎是瘫在他怀里,而且,不时还能感觉到她的身躯突然颤抖两下。

    是因为她太久没和男人亲热了吗?

    周安微微睁开眼睛,近距离看着她通红发烫的脸颊,看着她闭着眼任由他不断索取,又吻了一会,他忽然扳着她肩膀,强行将她扳转过身,背对着他。

    “弯腰!”

    他低声命令,一手按她后背。

    秦梅杏没有挣扎,紧咬着嘴唇,媚眼如丝地回头看他一眼,顺从地爬在眼前的沙发扶手上。

    ……

    半个多小时后,周安系好皮带,坐在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水。

    秦梅杏脸颊红润地低头整理着衣服,不敢抬头看他,但周安分明在她嘴角看见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我回去了……”

    整理好衣服,她转身欲走。

    “站住!”

    周安再次叫住她,这次她没有回头,只是停下脚步,低声问:“还、还有事吗?”

    “回来喝口水吧!你现在脸色很不自然,你觉得你现在适合出去吗?”

    “啊?哦,好、好!”

    他说的很有道理,她无言以对,只好红着脸低着头走回来,轻咬着嘴唇在他身旁坐下,这次,她距离他大约两尺。

    “你之前到底想跟我说什么?现在能说了吗?”

    周安旧话重提。

    “我……”

    秦梅杏犹豫着,忽然吁了口气,抬头看向他,说:“我今年弄了个大棚蔬菜,我、我就是想问一下,你店里需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