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满满的都是爱 > 第1472章 黄雀在后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军瞧着站起来的人,再听到他嘴里说出的话,立即吓得支吾了起来,满目的惊异。

    “本来你还可以继续做你的封疆大吏,不过现在已经失去了价值,这下知道了?”这个人继续背对着他冷笑的说。

    王军听后,顿时狂笑了起来,缓了一会儿才满脸阴沉咬牙的说:“你想过河拆桥,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1号?”

    “哼,算你还有点小聪明,不过已经晚了,我需要你的死来替我们买单。”

    那个人还是没有转身,他说话间,就见旁边的几位叛变特工瞬间就动手了,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王军直接打晕在地了。

    “1号,现在如何处理,我估计凤鸣战队的撤离,是故意的?”一个特工立即冷声的对这位神秘人说道。

    神秘1号冷笑一声:

    “先把王军的现场做得逼真一些,我要他当我们的替罪羊,一定要没有任何的漏洞。”

    “好的,1号,那龙阙那边怎么办?”为首的人立即恭敬的问道。

    神秘1号思考了一番,低沉的说:

    “薛淮南欲盖弥彰,以为我们都是傻瓜,这种毒素需要十分钟才会完全发挥效果,你们赶紧通知3号,立即行动起来,我继续隐藏。”

    这个人说完,就继续假装昏倒躺了下去,旁边的几名特工脸上没有任何的反应,立即就开始布置起现场来,随后离开了这里。

    而此时薛淮南的病房里,殷飞雪正在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令,可是心里却是七上八大,有些疑惑不安。

    “飞雪,不要太担心,今晚所有的事情,迟早都要发生,我只是让它提前了一些而已。”

    薛淮南非常的淡定,刚才也叫殷飞雪打了电话询问应非墨的战况,虽说有些人损伤,不过还好避过了袭击,并且还狠狠的打击了这帮残余势力。

    “……龙首,我知道你胸有成竹,但是目前你叫李达成的人已经撤回了警戒,我很担心对方明白了我们的意图,并且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

    殷飞雪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目前局势非常的复杂,并且一波比一波厉害。

    “我的目的只有两个,第一他们觉得时机成熟,立即可以行动起来,其二看出我的意图,但是却还是肆无忌惮的开始了谋划。”

    薛淮南微微一笑,深意的看着殷飞雪。

    “要是他们看出了你的用意,为什么还要行动,难道真的把我们当摆设,还是有其他的用意?”

    殷飞雪满肚子的迷惑,不是很明白薛淮南话里的真实意思。

    薛淮南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抬头看了一下手表,立即就拿起电话先跟马闯联系了起来,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

    “说出你发现的问题?”

    “报告,龙首,我派出的暗哨回复我,目前特工的训练营已经是一潭死水,所有特工已经被王军控制住了,并且全部晕倒在地。”

    马闯立即进行了汇报。

    “就这些,还有没有其他的发现?”薛淮南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惊奇,而是继续追问。

    马闯顿了一下,继续开始了解释:

    “倒是有,不过暗哨说目前大门紧闭,外围也有几个人在暗中负责警卫,所以他观察的角度有些模糊,不是太敢肯定。”

    马闯刚才得到这个消息,也是心中震惊,本想等进一步确认后再汇报,现在既然薛淮南提起,只能低沉的说了出来。

    “别废话,说具体的事情?”他的一番话,让薛淮南眼里闪过了一道犀利的冷光。

    “好的,他好像看见王军被几名叛变的特工控制住了,并且还发现这几个人好像在跟一个人说了一会话,可是不敢太肯定?”

    马闯也能理解暗哨已经很努力的,不能被发现,又要得到有效的信息,只能选择隐蔽较好又能观察的角度。

    “嗯,我知道了,你现在可以告知邓飞一个人,关于我的事,你们两组立即按照我们说好的计划开始布置,我要收网。”

    薛淮南嘴角流露出了笑意,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把一旁的殷飞雪听得一愣一愣的。

    “听明白了,还需要我回答你刚才的疑问吗?”

    “说实话,明白了一些,但还是有些想不通,还请龙首解释?”

    殷飞雪听见薛淮南的发问,不由小脸一红,憋了半天,还是有些郁闷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薛淮南并没有说什么,想了一下就耐心的解释道:

    “还知道我们跟神秘女人第一次交手的情形吗,他们善用毒气,你的两名女队员至今还躺在医院里,我立即就联想到了基地的阴谋。”

    “所以目前龙阙的所有人员都服用了特制的消毒丸,只是你们不知道,这些都是通过厨师慢慢的放到你们的饭菜之中。”

    殷飞雪听到薛淮南的这一番解释,立即就瞪大了眼睛问道:

    “龙首,你怎么知道基地的人就跟神秘女人有关系,并且还能提前想到避开?”

    “用不着跟你解释太多,你以后就清楚了,就一句话,这不是我的功劳,至于他们之间的猫腻,很简单,因为中间人沈蔚。”

    薛淮南没时间详细说清楚,直接说出了重点。

    殷飞雪一下反应了过来,赶紧说:

    “我想起来了,刚才应非墨抓住的那几个俘虏,交待说是沈蔚以前的残余势力,可他们之间的事件发生时间是重叠的,龙首你难道能未卜先知?”

    薛淮南摇头苦笑,殷飞雪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这个习惯有些不合时宜,立即低沉的说:

    “基地的暗线是谁留下的,今晚的我遇到了两次袭击是不是跟沈蔚有关系,再加上应非墨提供的信息,难道还看不出来?”

    殷飞雪被薛淮南说得顿时低下了了头,心里很是懊恼,就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自己就一下转不过弯来,有些挫败的感觉。

    “做什么事,要善于观察,善于分析大局,就不难看出问题,马闯刚才的信息让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特工里面肯定隐藏着大人物。”

    薛淮南一脸严肃的继续说出了惊人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