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满满的都是爱 > 第1441章 小别胜新婚
    殷飞雪瘪瘪嘴,就没再继续问,赶紧就去办事了,而房间里的洛九很规矩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前来见她的神秘人物,心里更是疑惑重重。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有没有想我?”

    应非墨看着某女端坐的模样,不由悄然的来到她的身后,低笑的说。

    洛九被突然发出来的声音,吓得连忙就蹭了起来,随即回头就看见了一脸戏笑的男人,心里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有兴奋,有激动,更有恼怒和幽怨。

    “神经病……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还在龙首的办公室,你们是不是有阴谋?”

    洛九能在这里见到他,确实感觉非常的意外,看着他吊儿郎当的神情就来气,不由生气的质问。

    “老婆,我们时间有限,你能不能不要先问问题,我们好好温存一下再说。”

    应非墨径直上前,就把洛九一个熊抱到沙发上,薄唇也跟着贴了上去。

    “应非墨,你……你,不可理喻,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再说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他们会看得见的。”

    洛九顿时小脸就红了起来,急得连忙侧脸,还使劲掰开了某人的魔手,真的好想找个洞钻,这也太丢脸了,呜呜……

    “看得见有能怎么样,我们是夫妻,小别胜新婚,别人会理解的。”

    应非墨眼底含笑,他才根本不管这些,如果别人要看,那就来点现场直播,就当福利好了。

    “混蛋,你不要乱来,要是再这样,我立即就走,以后都不理你了。”

    洛九太清楚这个男人的脾性了,瞧着他眼底的异样,连忙低吼威胁。

    “过来坐下,我又不吃人,听你的好吧,我们时间真的不多。”

    应非墨也知道洛九目前所处的处境,要是时间长了,被别人发现,薛淮南也不好处理,对方更要拿这些事情做文章了。

    洛九直翻白眼,不过还是扭捏的走到某人的身边,不过保持了安全的距离,一双凤目死死的瞪着他问:

    “赶紧交待,今天为什么要那样对我,还有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说重点。”

    “老婆大人,你要是坐过来,我就老实交待,否则我可没心情。”

    应非墨邪肆一笑,轻轻的拍了一下身边的位置。

    洛九咬了咬牙,憋了一会儿,还是把身躯挪到了他的身边,冷声的说:

    “不要乱动,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怎么可能不乱到,你很了解老公的本性好不好,我只能保证不乱来。”

    应非墨瞧着她一副戒备的模样,直接大手一搂就把女人拥到了怀里,低笑的讲条件。

    “我对你真的好无语,你也不分分场合,这是我工作的地方,并且还是长官的办公室,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

    洛九用力拽了几下,徒劳无功,也懒得反抗了,气的直翻白眼。

    “别废话,还要不要听我的解释,今天突然对你那样,是因为我心里很不爽,谁叫你回基地了,现在知道事情不那么简单了吧?”

    应非墨冷目一撇,教训到怀里的女人。

    “哼,这是长官的命令,更是我的职责,就算遇到再多的苦难也要回来,你是不是全部都知道了?”

    洛九微嗔的看着男人。

    “哼,你觉得能骗过周强,还能骗的了我,我早就猜测到你们回到基地的结果了,只是没想到这么严重罢了。”

    应非墨溺爱的揉了揉洛九的小脑袋,冷哼的说。

    “先不要管我,长官和殷队长会照顾好我的,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和龙首究竟聊了一些什么,难道不知道自己也身处险境?”

    洛九很享受这种幸福的瞬间,可心里却很担心男人的安危,不由急切的追问。

    “还能聊什么,你的长官觉得我长的挺帅的,所以看上我了,要和我合作,还要收编我所有的力量,你说怎么办呢?”

    应非墨知道她担心,所以表情一变,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轻佻模样。

    “……”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都急死了,现在基地里的调查组就是故意在针对我们,一直都想尽办法让我认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洛九一巴掌拍到男人的大腿上,很郁闷的说。

    “你不要担心,有什么事就全部往我身上推,实在不行,就说我欺骗了你的感情,反正这个恶人我来当就好了,明白吗?”

    应非墨淡笑从容的看着女人。

    洛九听到他说出的话,顿时明白了所有,眼眶一下就湿润了起来,连忙侧头缓了一下心神,才紧咬银牙的说:

    “哼,你觉得我洛九是那种人吗,再说我们一切的行为都是在自保,随便他们折腾好了,我不会妥协的。”

    应非墨轻轻的捋着她的秀发,低声的劝慰:

    “我让你这样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不要跟他们硬不硬,这样会得不偿失,再则也会让薛淮南他们难做,现在情况非常的复杂。”

    洛九明白他所说的实情,不过要她出卖自己的男人,就算死也不行,更何况调查组也拿她没辙,除非故意栽张陷害。

    “嗯,我知道了,他们从我身上得不到任何东西的,我现在就是担心他们接下来的阴谋,你不觉得基地太平静了吗?”

    或者这是一名特工的职业嗅觉,洛九一直觉得调查组既然这么明显的动机,为什么没有下一步,这也太不正常了?

    “看来你还挺敏感的,事情确实不简单,不过目前没什么头绪,就连薛淮南也只能多方调查和防范罢了。”

    应非墨当然也知道,这种潜伏中的平静是最可怕的,但是目前的处境很尴尬,对方只是一些小动作,根本抓不到把柄。

    “那你和龙首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洛九心里很烦恼,这种日子什么是个头,本来还想回到组织尽快恢复工作的,没想到会遇到目前的困境,牵一发而动全身。

    “目前没有大的动作,先把卡森的事情解决了,另外沈蔚已经逃往了f市,目前还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估计在养伤。”

    应非墨眼底冷光,想了一下,还是告诉了洛九。

    “哼,虽然我回到组织没问,但是我也明白沈蔚肯定没死,现在既然知道他的落脚处,那就等机会,一定要杀了他。”

    洛九银牙一咬,想起以前的种种,就把这位曾经的上司恨的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