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乡村小神棍 > 第2536章 刀魂
    强光突兀出现在孕婴葫之上,在场众人皆是被那股强光刺得睁不开双眼,扎哈勉强看得到张横在这光芒之中化作一道弧光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你为什么一直要找我?”

    一道沙哑而毫无感情的声音在张横的耳边响起。

    张横没有回答,而是先举目四望,看了看他现在所在的这个空间,他发现他现在在一个单独的空间之中,这个空间里悬浮着很多光团,这些光团里面又蕴藏着很多东西,皆是他放入孕婴葫里面的东西。

    “原来这就是我孕婴葫里面的空间啊。”他低声呢喃道。

    “我说,你为什么一直在找我?”

    那声音再一次于他耳边响起,这一次似乎还带着一点不悦。

    张横闻言后,这才抬起头来,回答道:“我得到长春真人的馈赠,特来寻你,希望你再次重现于世。”

    “长春真人?”

    那声音冷冷笑了一声,哼道:“我只知道长青真人。”

    “你要这么叫他也未尝不可?”张横淡漠地说道:“我知道你就是长生刀的刀魂,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气息。”

    “是又如何?”刀魂回应道:“你和长青真人不是一类人么?强取豪夺,见到神器圣器就想要据为己有!”

    张横明白,他所说的便是自己身上带着的许多器物,于是笑着说道:“你可能误解我了,那些器物都是自主追随于我的。”

    “废话少说了,你直接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若是想要我屈服于你根本不可能,再者,你若是有其他的要求也吞下去吧,我不会答应的。”刀魂冷声回应。

    张横坦然而立,望着周遭空间,轻声笑道:“你何必对我抱有如此大的敌意呢?我不过是想要让你重现天日,让你将当年的辉煌表现出来而已。”

    “蚩尤已殁,多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长春真人也不过辗转几年的光影就死了,这世界没有人和我一样与世长存,我无意留恋尘世你还是请回吧!”长生刀刀魂回应道。

    张横嘴角带笑,这长生刀的刀魂果然在长春真人逝世以后就回到了这里,并且以各种方式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它很聪明把自己的本体长生刀藏在了天斩煞之中,而自己的刀魂则是藏在了这反弓煞里面。

    如今张横终于得见它的刀魂,便不会放走它。

    他傲然站于空间之中,朗声说道:“如果我说,我就是当世蚩尤,你信是不信?”

    “当世蚩尤?”刀魂冷冷回应,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蚩尤相比?他可是当年的一代巫神,你虽有一些修为,却弱小得如同蝼蚁!”

    张横双手反剪,而后猛然一挥,十二巫祖幡尽数飞出,十二只巫祖伴随着他的召唤从空间之中走了出来。

    “我拥有蚩尤大神的传承,也拥有天巫之力,你大可以好好感受一番,思考一下我所说的话对与不对!”

    刀魂那边没有回话了,它沉默了。

    因为它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一股蚩尤的气息。

    “纵使是这样又如何?你还是不配让我认为主人,你的力量到底太弱小了,大世将至,你恐怕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张横自信地笑着,说道:“你未曾看过我其他的能力,为什么就知道我不配成为你的主人呢?

    “不用说了,我意已决,你离开这里吧!”刀魂的声音仍然很冷。

    “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功亏一篑!”

    凌运天跪在地上,满目皆是怒火,他的脸颊已经开始扭曲,他的双拳已然紧握至出血,指甲嵌入肉中。

    凌韵璇望着自己哥哥那疯狂的模样,突然觉得无比陌生,她刚刚隐约之间听出了张横等人的意思,但她不敢相信。

    这要她如何去相信自己的亲哥哥居然一直想要谋害自己的父母,这到底是为什么?

    “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她一步步朝着跪在地上的凌运天走去,颤声质问着,她的俏脸上布满了冷水,语气里却带着一种无奈和渴望,无奈哥哥的所作所为,渴望却是想要得到哥哥一个为自己辩白的理由。

    “你这样被父母捧在手心之中的宝贝女儿,又怎么会懂得我的想法呢?”凌运天摇着头,眼中流出血泪,他喃喃道:“我苦心经营这么久,特意将凌氏酒酿迁到这里,让父母反目为仇,最后想要修改遗嘱谋取家产,然而结果还是被你破坏了,你凌韵璇凭什么?凭什么?”

    他原地怒吼了三声,居然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挣脱了张横的神魂威压,站了起来。

    他眼中的血泪滴在地上,而后瞬间蒸发,紧接着他全身上下开始燃烧起了火焰。

    “这是怎么回事?”见到这一幕,凌韵璇慌了神,想要上前去帮忙,却是没想到旁边的扎哈一把拽住了她,喊道:“别上去,他点燃了自己的天灯,已经自燃了,不可能救得回来了!”

    “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跟着我一起死吧!”身在火焰之中的凌运天居然还保持着一定的意识,他猛然转身盯着面前的凌韵璇,怒吼着冲了过去。

    扎哈想要将之护住,却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的凌运天居然爆发出了一种诡异的力量,一把推开了他,甚至还将他的修为给封住了。

    “怎么可能会这样?”他难以置信地喊道。

    “走吧妹妹,跟我一起长眠,在地下我们就平等了!”凌运天残忍地哈哈大笑,伸出手想要去拥抱凌韵璇。

    扎哈双眸瞪大,怒火中烧,却是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凌运天冲过去抱住凌韵璇。

    “你居然能够触发人体自燃的秘密?”好在这个时候,一道光芒从孕婴葫之中闪烁出来,张横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只手拦住了凌运天。

    凌运天功败垂成,双眸再次流出血泪,身上的火焰燃烧得愈发旺盛。

    “都是你,都是你!”他对着张横发出不敢的怒吼。

    只是他再也无法再进一步,因为张横已然束缚住了他的脚步。

    “啊!”

    几个呼吸之后,空气之中开始弥漫起肉烧焦的味道,火焰终于将他吞噬。

    在片刻后,一个活生生的人终于消失在了世间。

    “哥哥!”凌韵璇跌坐在了地上,呆呆地望着面前的情景,哭出了声。

    张横望着连灰都没有留下的凌运天,低声说道:“人体自燃一直都是未解之谜,没有想到我今天居然能够目睹得见,这种自燃似乎类似于一种燃烧生命力量的手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