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秣马南宋 > 第五百二十章 小小的插曲
    第五百二十章   小小的插曲

    ‘一石粮食帮贾似道解决一户难民’,这种事情并不能证明石斌有多么高尚,甚至还很市侩。贾似道虽然讨厌那帮难民,但并未放弃他们,还是开粥场救他们。石斌并不喜欢他们,但是为了增强实力而接受他们,其实也只是给了他们口吃的。

    这在没有受过教育,一直受到愚民政策毒害的大宋平民百姓眼中并没有什么不同,有吃的就都一样。这种感激的强弱只在谁能给他们更多吃的和更安稳的生活而已。

    所以其实石斌内心之中还是有些愧疚的,在吕文德和许风离开之后,房中只剩这夫妻三人。贾玲与赛西施这俩在察言观色上道行颇深的妻子便便开口询问石斌起来。

    “怎么了,我的平北候大人?”贾玲明显意识到石斌又是心有感触,故而戏谑的笑道,“是不是又想到什么令你心中不快的东西了?”

    “肯定啊,咱们夫君若是从文肯定也能成两榜进士,最终成一代名相。”赛西施也笑嘻嘻的说道。

    被贾玲和赛西施这么一逗,石斌立刻没了感慨,只是拉着个驴脸低着头闭着眼不看二人。

    不用想也知道石斌肯定是为了刚刚定好的计策而不爽,但哪里不爽,贾玲和赛西施这二人却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原因。连问了石斌几次石斌也不理睬,她们也只好不管这些,姐妹二人聊她们的去了。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石斌算是正常过来,

    “小玲,我恐怕明天不能去讨要这些东西,即使去了我也不想开口,一切就由你和吕文德来办吧。若是有什么地方有疏漏,西施你也帮忙提醒提醒。”石斌很没气力的说道。

    万万没想到石斌肯说话后第一句居然这个,这让贾玲和赛西施既惊讶又愤怒。立刻口不择言的骂了起来,那模样是石斌不给个解释她们决不罢休。

    早就料到家中两只母老虎的反应,所以石斌并未感到意外和恐惧,倒是很沉着的笑了笑,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不过在贾玲眼中则是极其欠揍。

    当然不能让两只母老虎真的发飙,石斌很自觉的解释起来:“之所以不想去是感觉我开不了这口,无法把私心说成那么大义凛然。分明就是要将这些难民带回去充实自己的实力,把他们养肥了好帮自己夺天下。这么一说,不但将我说成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还堂而皇之的向岳父要支援,是不是有些太恬不知耻了?”

    原来是被这夫子大义给栓住了,贾玲与赛西施相视一笑,都无奈的摇了摇头。感觉眼前之人不像是个多年混迹官场的官员,反倒像个刚刚入学不懂社会的学生。

    “人非圣贤,哪里只有光付出不求回报的?若感觉对贾玲的父亲或者那些难民有些愧疚,那以后就对他们好些。何况他们也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不光是为你,除非他们愿意活得没个人样。”赛西施很直白的说道。

    “西施说得对。夫君你若是真按商量的做,那就是帮了父亲一个大忙还救了他们,但给你自己加了一个大负担。若夫君只是个地主或者富商,奴家不在乎你的态度,不过如今你可担负了几十万上百万人的责任,若是再这么做恐怕并不合适,你得有明确的态度。”贾玲也非常坚定的说道。

    “必须如此?”石斌问道。

    “当然可以不如此,那就干脆什么都不要,全给吕文德,至少还能堵住他的嘴。只不过河东的情况就会差很多。”贾玲淡淡的说道。赛西施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贾玲所说。

    明白事情没她们说的那么严重,有些添油加醋,但在此情况下选择退缩的确是错的,故而石斌在思量一番之后,最终表示还是会去和贾似道认认真真的谈,尽量争取支持。

    一个隐藏的危机被解决,让贾玲和赛西施放心不少,高兴不已。

    第二天一早,太阳早早的便升了起来,这在石斌几人看来是个好预兆,办事应该会成功。

    走到半路,吕文德开口道:“弟妹,你说你父亲会让咱们进去让咱们开口吗?”

    若是只有贾玲一人,就是把门踹开硬闯进去都没事,但是如今有了客人,确实不能平时那么粗鲁。

    倘若贾似道‘砰’的将门一关,压根不让石斌几个开口,那接下来的事情岂不都泡汤了?

    “我看不会,就算我岳父再生气,他也是一方大员,不会当着吕大哥你这个外人干这种小孩子气的事情吧。”石斌明显不认为吕文德说的会成真,所以又说道:“只要咱们说两句软话,道个歉应该就能说话了。之前江大人在时之所以弄得那么麻烦,只是得保证我岳父在江大人面前的颜面而已。如今他不在这,事情就没那么多讲究了。”石斌笑了笑说道。估计是天气很好,石斌也将这种事情说得很小,不足虑。

    石斌的这些解释有些道理,吕文德便不再多想。不过为了让吕文德放心些,石斌笑道:“吕大哥,进个门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何况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这么多聪明人难道还进不了我岳父卧室的一张门?”

    很快便到了贾似道卧室门前,不过已经是己时三刻大门却仍旧紧闭。在门外静静的等了一刻钟,但那屋内明显还没有一点动静,这让石斌几个有些烦躁了。

    贾玲这大小姐忍不住一把扯过一个从她身旁走过衙役询问起贾似道的情况来。得出的结论是,贾似道没有离开县衙,也没出过这间房,从昨夜到现在房门从未开过。

    “怎么办?”石斌问道。

    “再等等,离中午还有段时间。何况弟妹的父亲昨天生气,让他睡个好觉也应该。”吕文德说道。

    既然知道贾似道没有开溜,石斌几个当然放心,也就接受了吕文德的建议。干脆从别的厢房搬来几条凳子,坐在门外守着。给贾似道当起了护卫。

    没心没肺的人在等待的时候是快乐的,有心有肺的人在等待的时候是痛苦的。所以在等待时,贾玲和赛西施是快乐的,而石斌、吕文德和许风则是痛苦的。

    足足又等了半个时辰,房中虽然有了动静但房门仍旧未开,这让石斌一伙感到无语了。石斌不得不承认吕文德之前说的是对的,只不过贾似道不是见他们来就关门,而是压根就不开门,做得更彻底。

    “石兄弟,现在怎么办?”吕文德苦笑道,“你岳父恐怕已经知道我们在外面,但就是不开门,要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正要回答吕文德的问题,贾玲却忽然跳出来抢过话头说道:“看我的!”

    正感觉不知道的办才好,如今贾玲出来解围,石斌当然高兴不已,立刻示意将开门的任务交给她。贾玲微笑着点了点头,便自信慢慢的去了贾似道卧房的门口。

    “父亲,我和石斌前来看你了”贾玲甜甜的说道。那声音让所有听到的人都感觉非常舒服,仿佛那说话的人就是一个温柔如水的女子,绝对人见人爱。

    这让几个路过的衙役都禁不住驻足倾听。

    “父亲,女儿知道昨天我和石斌不该那样说那样做,太失礼了。所以今天是来道歉的,而且还想了个帮你处理淮南两路麻烦事的好办法。只要父亲肯听又肯按着做今年考评即使不说好话,皇帝都会给你个上上的。”贾玲很自信的说道。

    如今的贾似道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几乎没什么可追求的了。不过还是有人说他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用蛐蛐哄皇帝上位,不是真有本事。故而在听到贾玲的话后,他心中有些痒了,只不过还是没动弹。

    “这想法是你女儿女婿一起想出来的,我们二人总不会害你吧?”贾玲又在门外说道,“关键是这个办法能帮你分担不少难民给你的压力”

    说到此处贾玲忽然闭嘴不再说话,只是坐到板凳上休息起来。见状,石斌几人有些不解,纷纷暗中蹭她,给她递眼色,示意让贾玲继续说下去。不过贾玲却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几个人不要催她。看着贾玲这自信的样子,几个人也就不再干涉,任贾玲去操作。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贾玲又站起身来,轻轻的说道:“父亲,想必你也讨厌辖区内到处是难民,每天花那么多的粮食开粥铺用于救济吧?你的公田法是好,但是太得罪人,你女婿肯帮你分担一些压力难道你还不高兴吗?”

    说到这里,贾玲便又闭上嘴巴坐了下来,并示意石斌几个也不要急躁,静静的等着就是。

    这回石斌几个倒是想清楚了贾玲为什么这么做,其实就是平平静静的表达意见后,不多说一句话也不管其它,只让贾似道一人在那里反复的想,想到他的心理防线自动崩溃,最后自己开门。这其实与头天晚上做的实验有异曲同工之妙。

    没多久,果然听到了脚步声离房门越来越近,虽然在房门口停了会,但最终门还是开了。

    见状,石斌和贾玲几个则立刻向贾似道问安,并表达了歉意。既然道歉了,贾似道自然不会与眼前的人计较,最终同意了他们进屋商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