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长宁帝军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刀与剑
    沈冷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到那个刀客,可是后来他得到了消息说在城西发现了刀客的踪迹,在他准备赶往城西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然后回到了德旺大人外的这条巷子口,刀客没必要故意在城西露面,他的目标还是这里。

    远处房顶上一个黑影如鹰一般掠起,黑影后面飞起来的残碎瓦片足以说明这个人的实力。

    沈冷在两侧的墙壁上来回蹬了几下掠上屋顶,缓缓的将背后黑线刀抽出来。

    在蒙袍汉子看来,那是一把他已经熟悉了的大宁制式横刀,似乎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可就是没来由的心里紧了一下,年轻人站在那就是一道门,他离开雪山的时候族人说你此去小心,他说我刀在手可开天国之门,他们称原来的蒙帝国为天国。

    而那年轻人持刀站在那,哪里有什么天国门,只有一道地狱门。

    打开是地狱,打不开也是地狱。

    他往四周看了看,随着沈冷将他拦在屋顶上,四周的禁军士兵已经聚集过来,无数的弓弩瞄准了他。

    “你应该有在乎的人。”

    蒙袍汉子忽然说了一句宁人的话,虽然说的蹩脚,但还能听得出来。

    他就那么看着沈冷的眼睛。

    “看得出来,心中有在乎的人才会无惧,不然你不会拦住我面前。”

    沈冷没说话。

    “我必须杀了云桑朵。”

    蒙袍汉子将刀子戳在屋脊上,然后将那件稍显厚重的蒙袍脱了下来,他蒙袍之下并没有单衣,那身肌肉看着好像随时都要炸开似的,在他的胸口有一个很大的狼头刺青,如同活的一样,后背上则是一只振翅高飞的雄鹰。

    沈冷道:“你和我说这句话,是想表达什么?”

    蒙袍汉子摇头:“我是在和自己说,我刚才似乎动摇了一下。”

    他将战刀拔出来:“我也有在乎的人,为了他们我必须进那个院子。”

    沈冷摇头。

    蒙袍汉子一脚蹬在屋脊上,人借力向前,这一步就到了沈冷面前,刀将月色斩开。

    沈冷没有如以往那样反击,他看过韩唤枝胸口的伤,也问过当时在场的廷尉,没有人看清楚那一刀究竟有多快,所以沈冷不确定自己同时出刀会不会比对方更快。

    那一刻,仿佛回到了禁军大营的小演武场,那是澹台大将军练功的地方,在那个小校场上沈冷一次一次被澹台袁术的木棍敲掉他手里的刀子,而每一次都是他先出刀。

    澹台袁术说,若两个人实力相当,你出刀我也出刀,多半是同时被一刀砍中,我年纪比你大,出手未必有你快,为什么你处处受制?

    因为距离。

    你出刀是奔要害,而我出刀是奔你的手,我攻击的距离更短,因为只要你出刀你的手必然是伸出来的,我出手斩你的手腕,比你出刀斩我的胸口要快。

    沈冷侧身,一刀斩向蒙袍汉子的手腕。

    蒙袍汉子脸色一变,那已经劈出去的刀有开山之势,可却硬生生的向后拉回来一些。

    沈冷出刀的时候侧身,敌人的这一刀必然会斩在他身上,他确定自己避不开,就如韩唤枝一样避不开,可是他一刀也能将蒙袍汉子的右手斩掉,所以他还有下一刀,蒙袍汉子没有。

    当的一声。

    沈冷的黑线刀斩在蒙袍汉子的刀背上,蒙袍汉子硬生生收回来了大概一尺的距离,刀势一顿,沈冷这一刀却力道十足。

    蒙袍汉子的刀被砸了下去,若非那把刀被他死死的绑在手上,这一刀已经被震落。

    沈冷一刀得势,黑线刀翻转过来往上撩出去,蒙袍汉子向后退了一步,这是屋顶上并不平坦,脚下不稳,身子向后仰了出去。

    沈冷一刀向上没有切中蒙袍汉子,刀已扬起。

    所以落下更狠。

    可就在这一刻,蒙袍汉子的双脚抬了起来踹在沈冷的胸口,两个人一个往前一个往后摔了下去,沈冷落在屋后,蒙袍汉子落在院子里。

    蒙袍汉子后背撞在地上,脑袋有些昏沉,听到了屋子里传出的尖叫声他微微皱眉,觉得有些烦躁。

    噗的一声轻响,刀光闪起,沈冷一刀将门栓斩断推门走了进来。

    屋子里的尖叫声又起。

    “不用怕,我是大宁战兵将军沈冷,有战兵在,你们不要怕,谁也别出门就好。”

    沈冷朝着屋子里喊了一声,迈步走进院门。

    “你有很多手下。”

    蒙袍汉子看了看四周,院墙上屋顶上很快就都被大宁的士兵占据,那些弓弩依然瞄准着他。

    “为什么你非要自己和我打?”

    他抬起手用刀指了指那些士兵:“你只需一声令下,便有上百弩箭射向我,我不可能都避开。”

    沈冷走到他面前两米左右,指了指蒙袍汉子的胸口:“那里。”

    蒙袍汉子随即想到了自己砍在那个黑衣男人身上的刀伤,然后笑起来:“我们卑人也是这样,你待我好我就待你好,你如何对我,我就如何对你,你在我心上砍一刀,我就在你心上砍一刀。”

    沈冷道:“屁话,我砍你心上一刀,你怎么砍回来?”

    蒙袍汉子忽然出手,刀横扫出去直奔沈冷咽喉,刀法并没有什么精妙之处,只是太快太凶,沈冷依然后出手,黑线刀依然斩向蒙袍汉子的手腕。

    一刹那间,蒙袍汉子右臂扬起来避开沈冷的刀,左拳朝着沈冷打了过去,然后就是砰砰两声闷响两声,是因为沈冷的左拳也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

    两个人再次同时后撤,胸口疼的有些厉害,蒙袍汉子着上身,被沈冷一拳击中的地方甚至凹陷下去了一些,慢慢在恢复过来。

    噗。

    蒙袍汉子啐了一口血,往院外看了看,那边是云桑朵所在的地方。

    “宁人,我觉得你和我很像,如果是一个心中没有守护的人,做不到这样。”

    他再次出刀。

    院子里刀于刀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开始还是一声一声的有所间隔,后来竟是连成一片,蒙袍汉子改变了策略,不再去砍沈冷的要害,而刀刀直奔沈冷的右臂,沈冷便一刀一刀接下来。

    火星在院子里一次一次的迸发出来,屋子里小孩的哭喊声一声比一声大。

    砰!

    沈冷和蒙袍汉子同时向后飞了出去,两个人都撞在院墙上,这院子虽然不大,可东西跨度也有四十米,两个人的力度太凶残,以至于向后震飞收都收不住。

    沈冷抬起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眼神里的斗志越来越旺盛。

    这个人的实力,比须弥彦要强。

    若此时和蒙袍汉子交手的是须弥彦,怕是他已经死了。

    蒙袍汉子再次站直了身子,又再次往云桑朵所在那个小院的方向看了看,右脚抬起来忽然向后蹬了一下,那一脚直接将院墙踹的坍塌下来,而他借力一刀斩落,沈冷横刀架住,巨大的力量之下被推的向后滑了出去。

    可下一息,蒙袍汉子却转身从坍塌的院墙处冲了出去,七八支弩箭落下来,都落在他身后,从院墙上摔落下来的禁军士兵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刀子扫过,两三个禁军士兵又倒了回去,每个人的咽喉处都有一刀血口。

    发了狂的蒙袍汉子哪里还去管那么多,纵然有无数羽箭都射在他身上他也要冲进那个小院子里一刀将云桑朵送进地狱。

    那是他必须完成的事,族人在等着他,等着那片草场,等着牛羊成群。

    就在他冲到那小院门口的时候,看到院门处站着一个身穿鹅黄色衣衫的女子,年纪不大,披着一件雪白的貂绒大氅,左手里握着一把古朴的长剑微微抬起,右手距离剑柄并不远随时都要将剑抽出。

    “死!”

    蒙袍汉子暴喝一声,战刀从天而落,速度快的无法想象,这一刀的力度之下,拦着他的人只能是被一劈为二。

    他看到了一束光。

    只是一束光。

    然后那个拦在他面前的少女向旁边横跨一步,再然后蒙袍汉子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往前扑倒了下去,他的脖子上多了一个血洞,一个前后通透的血洞,剑从他的咽喉刺入后颈刺穿,却快的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沈冷追过来,看到那扑倒下去的蒙袍汉子楞了一下,他打的算是狼狈,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也是,衣服上还有对方留下的拳印脚印。

    “你没事吧?”

    他问。

    站在门口的当然是茶爷。

    茶爷摇摇头,所以马尾辫也一甩一甩的。

    “没事。”

    沈冷:“那就好,不是让你在屋子里别出来的吗。”

    茶爷:“你打的太久了。”

    沈冷用刀拄着地大口喘息,也不知道说句什么好。

    茶爷一直都没有看蒙袍汉子的尸体,她只看沈冷:“我怀了孩子,最好还是不要见血,哪怕只是不看到也好,我看不到孩子也就看不到。”

    沈冷迈步过去,手拉着茶爷的手:“闭眼。”

    茶爷嗯了一声,闭眼。

    沈冷拉着她往院子里走:“抬脚,对,落步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他问:“刚才你是怎么出的剑?”

    “如往日练剑一样。”

    “哦”

    沈冷回头看了看门外那具尸体,趴在那,自始至终沈冷好像都没有仔细看过他长什么样子,眼睛里只有那个人的刀。

    皇帝从屋子里走出来,看了看沈冷又看了看茶爷,然后摇头。

    沈冷觉得此处自己应该脸红,可他当然不会脸红。

    “朕让龙虎山小张真人去你家里给你驱邪,为孩子祈福。”

    皇帝道:“朕是天子,令出法随,孩子必然无事。”

    看他那样子,好像比茶爷还要紧张些。

    也就沈冷好像心比较大。

    皇帝让沈冷带着茶爷回屋休息,他走到门口看了看那具尸体,趴在那的汉子后背上雄鹰刺青在月色下显得有些诡异,仿佛下一秒就会振翅高飞,穿过山河,飞回雪原。

    【两件事,一是大家看完这一章后可能会发现正在直播的我直播结束了,可以看看纵横首页有直播通道,他们让我唱数鸭子。】

    【第二件事是年前事情比较多,只能每天两更,但我过年期间尽量不断更,年三十大年初一的,你们看不看我也更,要是万一我没更,你们就看春晚,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