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妈咪好甜:爹地诱妻超给力 > 第850章 轻易沉沦62【瑾煜番外】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50章 轻易沉沦62【瑾煜番外】

    王毅换了衣服,跟在其他几个侍者身后进了包厢。

    刚进去,立马就感觉到这间包厢的气氛古怪。

    包厢内的光线很暗,甚至看不清人脸,只能依稀辨认出坐在沙发上的人的轮廓,且真个包厢内都安静的可怕。

    王毅微低着头,竭力让自己保持镇静,跟在其他几个侍者身后,将托盘里的酒放在茶几上,倒了酒,就要跟着一起退下。

    人已经到了门口,却是突然被叫住。

    “站住。”

    嗓音算的上清润,却因为带着几分阴冷的语调,显得有几分阴柔。

    王毅跟着前面的几个侍者一起停下脚步,转过身,微低了头看前面的茶几。

    只听到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然后便看到面前站了一个人。

    穿的是DIOR Homme的裤子,DIOR这个系列的服装,被称之为男装中的吸血鬼,充满浴望和撩人意象,似乎是专门为那些带着病态的纤瘦的人准备的,但又需要你是有腹肌的人,所以鲜少有人能够驾驭。

    “抬起头来。”

    王毅心下一紧,因为距离近,王毅勉强可以看清面前站着的男人的轮廓。

    他是男人,站在男人的角度来评价君言的外貌,那就是一个字,妖,且是带着病态的妖。

    与他身上穿着的服装气质相得益彰,尤其是一双眼睛,妖冶又带着桀骜的邪气。

    而且,有些眼熟。

    只是一瞬间,看到对面男人嘴角缓缓拉开的弧度,王毅就知道,自己暴露了。

    君言挥手让其它侍者退下,看到王毅有些紧张的模样,勾着唇角嗤笑一声。

    “我给你机会,把你的同伴叫过来。”

    王毅心下一凛,这个男人,难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所有?

    王毅咬牙,“没有同伴,只有我!”

    君言冷笑,“只有你?”

    他往后退了几步,就那样看着王毅,眼神是嗜血的幽暗。

    “既然敢当着我的面放监视器,那也应该知道,换做以前,这时候,你已经变成了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了吧?”

    王毅怔住,心下恍然,却是咬了牙不肯叫徐兮诺过来。

    君言轻扯了下唇角,“倒是有几分骨气。”

    话音刚落,王毅便感觉左手腕一疼,下一秒额头冷汗已经滴下,嘴唇泛白。

    君言看着手里的警示器,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按下。

    包厢的门立刻被推开,而包厢内的灯,也在瞬间亮起。

    原本昏暗的包厢,一瞬间恍如白昼。

    徐兮诺微眯了眯眼适应突然的亮光,再睁开眼就看见脸色泛白的王毅。

    “部长!你没事吧?!”

    王毅看见徐兮诺进来,恨铁不成钢。

    “谁让你进来的,赶紧跑!”

    徐兮诺看见王毅晃悠悠的左手,却是皱紧眉头,“不是让你有危险立刻叫我吗?!”

    完了又转头看悠哉站在一边的君言,“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有你这样对待朋友的吗?!”

    君言看着面前竖眉叉腰,气愤质问的徐兮诺,嘴角的笑意却是越来越大。

    “我给过他机会喊你进来的,是他自己放弃了。”

    徐兮诺哼了一声,“我不管,反正现在你伤了我的朋友,你赶紧把他胳臂接上!”

    君言轻挑了挑眉,转头看王毅。

    王毅连忙摇头,“不用了,我待会儿自己去医院!”

    谁知道他会不会干脆把自己另一只手也给折了。

    君言转头看徐兮诺,“你也听到了,是他不愿意。”

    “况且,他又是私自给盛瑾煜通风报信,又是当着我的面放监视器,我只是折了他一只手,已经算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

    王毅闻言,却是瞬间明白他刚才为什么会觉得君言眼熟了。

    这可不就是那天他们在小镇上遇到的那个男人吗?!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男人和盛大少,似乎是情敌?!

    所以,他这手折的是不是太不值当了一点?

    似乎是感觉到王毅散发出来的怨念,徐兮诺连忙小声安慰。

    “你放心,拿到一手报道,第一署名绝对是你!”

    王毅哼了一声,“既然你和他关系这么好,干嘛非得偷偷摸摸跟着?!”

    徐兮诺苦着一张脸,“我怎么可能和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关系好,他就只是无聊了把我当玩具而已!”

    王毅想想也是,君言这种人,怎么也不可能会喜欢上徐兮诺这种长得从脸蛋到身材都跟个初中生一样的女生。

    本来盛大少会被徐兮诺拿下他就够震惊了,要是再来一个地下势力首脑也被徐兮诺迷住了,他都要怀疑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这边两个人还在咬耳朵,那边君言却是一手扯住徐兮诺的后衣领。

    “既然来了,正好,陪我去个地方。”

    徐兮诺挣扎,“不行,我是讲义气的人,我得先送我部长去医院!”

    君言皱了皱眉,转头看了眼王毅。

    “我会让人送他去。”

    “我不放心,你要是找个地儿杀人抛尸,我不是间接害了一条人命,我会过意不去的!”

    “那就让城中城的人去。”

    “也不行……”

    “你不是在调查AN?只要你陪我过去,我就告诉你,AN的真实身份。”

    徐兮诺立马不扑腾了。

    “真的?”

    君言笑,“就算是假的,你也会跟我过去,对吗?”

    徐兮诺眼珠转了转,咧嘴笑。

    “我们可是朋友,你既然都这么说了,就肯定不会骗我的对吧!成,要去哪,我跟你去!”

    ……

    徐兮诺看着面前的陌生建筑,一怔,狐疑的转头看君言。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君言背靠着车门,笑的意味深长。

    “自然是带你过来,让你了解一下关于AN的故事。”

    徐兮诺瞪大眼,“你的意思,是AN也在S市?”

    君言没有否认。

    徐兮诺眼珠一转,不管君言说的话是真是假,这确实是一次机会。

    君言直接带着徐兮诺进了电梯,电梯数字一路往上,在最高层停下。

    君言没有带她进去,隔着玻璃门,看着里面可以称得上奢靡的景象。

    男人女人衣裳散乱,无论男女,擦肩而过一个眼神都是染着情yu的色彩,甚至有些直接在角落已经情不自禁,周围人看着却似乎见怪不怪。

    “维也纳的派对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