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疯狗加三 > 9、第 9 章
    屋里陡然一静。

    但不到片刻,就听加爸爸一副轻松的语调说:“杀了就杀了,那个畜牲早就该死。孩子,不要有心理负担,你是在为民除害知道吗?”

    加妈妈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腕,紧张地反复问他:“你说什么?你真杀了杰罗姆?在哪里杀的?尸体藏哪儿了?有没有被人看到?你带妈妈过去,我们得把尸体处理掉!快!”

    不用怀疑了,这就是真亲爹亲妈。加三:“……尸体我已经藏好。”

    加三索性把老头和他的交易约定,以及老头花园的变化等一起说了出来。

    当然,其中关系到自身的部分,他并没有说,只说老头在他身上做了某种实验,是什么实验他也不知道。

    加爸加妈这次沉默的时间要长得多。

    半晌,还是加爸先开口:“虽然不知道实验内容是什么,但如果是好的实验,也不会让那个药剂师花那么大代价。你以后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就跟我们说。”

    加三心想跟你们说又有什么用?但这是父母对子女的关心,他最终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加妈妈藏住眼中悲伤,摸了摸儿子的脸,勉强笑道:“除了你爸,还有谁知道你昨天一直到刚才都在药剂师那里?”

    加三回忆:“村里很多人看见我往村西头走,应该有不少人能猜出来。”

    “那有人看到你从药剂师那里出来吗?”

    “除了杰罗姆以外,没有。但我回来时,守村口关卡的人有看到。”

    “那如果有人问起你,你就说早上你就离开了药剂师的家,后来看天色还早,就去山里捡了些柴禾,还采了些草药。”

    加妈妈又对加爸说:“这村子不能待了,还好你现在已经开始恢复,等你能走路,我们就离开。”

    加爸摸摸自己的腿:“要么今晚就走?哪怕他们一时找不到杰罗姆的尸体,但肯定会问到小三这儿来,只要他们有所怀疑,加上他们之前对小三累积的仇恨,恐怕……”

    加妈妈咬牙:“要么让小三先躲起来,等别人问起来,我们就说他离家出走了。”

    加爸爸思索:“也是个办法,等会儿你和妈把家里的钱币都找出来,给小三准备好行李,趁着天色没黑,让小三吃过就走。”

    加妈妈又担心地抚摸儿子的肩膀:“可他还受着伤,路上如果没人照顾……”

    “你带小三先走,我和加双后面赶上。那帮天杀的畜牲!”加奶奶进来了,眼睛红红的,说话带着鼻音,也不知在外面听到多少。

    “奶奶,阿爸,阿妈。”加三不得不开口了,“阿爸现在的情况根本走不远,而我们一走就会落了口实,村里人肯定会追上来,他们都是猎人,我们一家老弱妇残可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告诉你们这事,是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我们是要走,但不是现在。”

    虽然现在走是最好的时机,但加爸不能走,说什么都白搭。他和加妈妈是能先行离开,但同样还是那句话,他走了就会让村里人坐实对他的杀人怀疑,到时加奶奶和加爸势必会成为牺牲品。

    如果他打算牺牲家里人,又何必去找老头做交易?

    “可是……”

    “我有办法对付他们,你们别担心。”加三有个屁的方法,他只能见机行事,顺便再把老头拖出来做做挡箭牌,尽量拖延一些时间。

    “小三,你长大了。”加妈妈一脸欣慰地道。以前的儿子太软、太好欺负,有什么也不肯说,也是什么事都想自己扛,可不知为何总觉得现在的加三更可靠一些?

    加奶奶抹眼泪,“我可怜的孩子,奶奶和你爸妈没用,苦了你了。汤煮好了,你赶紧吃一点,然后好好睡一觉。”

    以前那么软的孩子,也不知在外面被欺负成什么样,竟然一夕间性格大变。说到底都是大人没用。加奶奶哀叹。

    听加奶奶说到睡觉,再加上事情都已经交代清楚,加三心里一放松,一股无法抵抗的极度疲倦就突然席卷而来。

    加三腿一软,差点软倒。

    加奶奶和加妈妈一起抓住他。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快过来,别在那儿傻站着了。”加爸爸扯开被窝,让儿子赶紧上来捂一捂。

    加妈妈又说要给儿子找衣服。加奶奶也忙不迭地出去端汤。

    加三按揉着额头想提醒加妈妈,家里的衣服数过来数过去就那么几件,他穿的已经都是加爸的衣服。加爸因为常年躺在床上,衣裤几乎用不着。

    可几年消耗下来,加爸的衣服也差不多都快消耗完了。

    加三怀疑加妈妈能否再翻出一件完整的衣服来。

    加妈妈果然没有能再找出一件完整的衣服,仅剩下的那套如今也已经套在加爸身上。但加三之前穿在身上那套肯定不能留了,血迹洗不干净,只能烧掉。

    加妈妈出去处理那套衣裤。

    加爸立刻就要把衣服脱给儿子穿。

    “不用衣服了,我上床窝着。”加三那股劲儿过去,身体不但极度疲累,还浑身发寒,他也怕生病,当下就爬上床,和他爸挤一个被窝。

    往常,他也是跟他爸一起睡,晚上也好照顾他爸起夜,但加爸叫醒儿子的时候极少。

    加爸特别幸福地抓起干瘪瘪的被子往儿子身上盖,还亲昵地揉了揉他乱糟糟的短毛。以前都是儿子照顾他,他想做什么都不行,如今他终于能触摸到儿子,也终于能像一个真正的父亲一样照顾他!

    加三靠在他爸身上,感受着他爸的体温和那股浓浓的父子温情,眯上眼,打了个哈欠。

    加奶奶出去又进来,一手端汤碗,一手拎着一件褂子,“小三没衣服了?那先穿奶奶的,奶奶还有一件多的。”

    加三已经无力反抗,小三就小三吧,你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小三,别睡,等吃过再睡,小心生病。”加奶奶放下碗,晃晃他,非要给他把衣服套上。

    加三一点都不想穿加奶奶的衣服,身子一矮,钻进被窝里。

    “妈,小三不想穿就不穿。等会儿你和唐娜把我的上衣改改,他个头小,给他改件褂子加短裤总能改出来。”加爸张开手腕护住儿子。

    加奶奶用力在加爸手腕上拍了一下,含泪笑骂:“这死孩子!不就是不想穿老太婆的衣服吗。”

    加奶奶似乎还想问什么。

    加爸爸对她使了个眼色。

    加奶奶看到钻进被窝里双眼朦胧浑身透出疲乏的孙子,心一痛。

    加三在被窝里眯了不知多长时间,他觉得自己只睡了一小会儿,可醒来时,外面却是清晨的景象。

    家里大人轮流过来叫他,似乎怕他就这么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

    加奶奶和加妈妈直接把早饭端进了里屋。她和加妈妈都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但天知道她们到底吃没吃过。

    加爸爸靠坐在床头,不住抬起手臂和腿,活动手脚,想要快点能够正常行动。满身汗水的他,看着面前的一家三口,只觉得胸口处满满的,是力量。

    加三也确实饿得厉害,虽然还想睡,但仍旧挣扎着起来。

    眼皮子有点粘,眼角像是被眼屎糊住了,睁开都有点困难。

    “昨天没人来找我?”人还没完清醒,加三就问道。

    “没有。”加妈妈下意识压低声音,“村里来了大人物,我想打探,又怕引起注意,但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来找你。”

    “看来,他们是在怀疑杰罗姆的失踪很可能和药剂师有关。也是,一个瘦弱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杀死一个强壮的猎人?”加三懒懒道,抬手想要揉眼睛。

    “小三眼角粘的是什么?血吗?”加奶奶忽然紧张地问。

    加爸爸立刻伸手掰过儿子的脸看。加妈妈也凑过来。

    加三抬手揉。

    “别揉!”加爸爸立刻阻止他,伸手指,轻颤着,轻轻把儿子眼角溢出的粉红色颗粒拨到加妈妈伸出的手心里。

    一家人借着不大的窗子透进来的晨光,一起看向那粉红颗粒。

    颗粒不大,圆圆的,大约只有米粒的一半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