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疯狗加三 > 216、遇故旧or仇敌?
    怀璧其罪, 这是他当着魔眼的面拿出净水魔茶就想到的事情。

    但那时他有雷诺撑腰, 现在嘛, 他可以靠自己,还有一支蕴藏了可怕力量的恶魔军团,他怕谁啊!

    佣兵大厅里的人太多, 而且这里也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加三他们办好事就退了出来。

    为了休息, 也为了庆祝佣兵团成立,加三带着大家进了附近一家酒馆。

    酒馆很热闹, 哪怕还没到中午, 也有很多客人坐在那里聊天, 身材火爆的女招待拖着木盘, 如穿花蝴蝶般在各个桌子间穿梭。

    裴尔曼加佣兵团的成员们有点局促, 他们有的是奴隶,有的是普通村民,真正是从没有见识过酒馆是什么样的土包子。

    之前在死海城, 他们已经闹出不少笑话, 总算稍微适应了一点,但还没能完自如地融入外界环境,看着就像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刚出家门的土包子青少年团。

    你看,作为团长的加三才十六岁, 身高很高,但一脸少年样未退,如果不是他的眼神看起来比较老成, 别人肯定会以为他还是一个孩子。

    加皮皮看起来和加三差不多大,也是瘦瘦高高的一个少年,他因为浑身罩着斗篷,看起来十分神秘,别人也看不见他的脸,但他只要一开口说话,听声音就知道他年龄不大。

    而实际上年龄最大的半树魔,在他觉醒成树人后,他的年龄距离树人族成年还早着呢,真真实实还是一棵少年树。

    还好海鸥和夏有光看起来都已经成年,夏有光看上去年龄最大,也是样貌最凶悍的一个,海鸥就和他恰好相反,金发黑眼的英俊相貌很容易赢得他人好感。

    女招待看到这么一群青少年走进来,立刻夹着托盘满面笑容地走过来:“诸位,想点些什么?我们这里有佣兵们最爱喝的松子酒和最喜欢吃的熏烤火腿肉,价廉物美量大,要来几份吗?”

    女招待目光落到加三脸上。很奇怪,这几个佣兵中最英俊的是海鸥,最神秘的是加皮皮,外形最招人眼的是半树魔,但女招待第一眼看到并被吸引的却是黑发黑眼,有着浓厚夏族人特征的加三。

    加三的头发颜色换回来了,不再是火红色,而是恢复了夏族人特有的黑色。

    “你好,酒水不用,我们有自带饮水。来六份熏烤火腿、六份煎肉排、六份烤肉和搭配的蔬菜,另外有什么主食也可以上一些。”加三看着墙上挂的菜单,熟练地说道。

    嫩芽和空魔不吃饭,但特美丽要吃。

    说起来,加三来到罪恶世界后也没怎么逛过酒馆,但好歹之前和西蒙他们有过一些进出酒馆旅馆的经验,而自带饮水是罪恶世界的特色。

    “好的,肉类食物分高中低三档,最实惠的可以吗?今天的实惠肉类是二级魔兽烈火兔。”

    加三对女招待笑得灿烂:“谢谢,就要实惠的。”

    女招待笑容加深,看加三就像看到自己的弟弟:“好的,你们稍等。”

    加三看到小伙伴们那老实的模样,笑出来:“你们得快点适应才行,在外行走,可不能耸。”

    夏有光翻了个白眼,表情不怒自凶:“这不是给团长你发挥的机会。”

    “算了吧,你明明就是不敢。上次我们在死海城,那个女招待不过把胸脯稍微蹭到你,你就头顶冒烟了。”半树魔嘲笑道。

    “也不知是哪个笨蛋被人围着薅树叶,只能惊恐大叫。”夏有光反唇相讥。

    半树魔脸红:“我没惊恐大叫,我那是没办法,谁让围住我的都是一群小崽子。”

    “你真的是恶魔吗?那群小崽子根本没按好心,你竟然不攻击他们,任由他们往你身上扑。”

    “反正他们也扯不动。”半树魔表示:“另外,我已经不是恶魔族,我是善良、友好、中立的树人族。”

    夏有光撇嘴:屁的善良,当我不知道你晚上偷偷跑出去偷吃。

    加三拿出一个大水壶,用桌上的杯子倒水,“我差点把净水魔茶给忘了,正好我们佣兵团也需要一个比较固定的赚钱途径,交易净水魔茶刚刚好。不过我现在手上茶珠也不多,等我回去弄一些,你们拿出去卖。对了,如果有人逼迫你们交出净水魔茶的来历,知道要怎么做么?”

    加三半开玩笑地问。

    特美丽变成粉红小团子,蹦到桌子上,冷哼:“干掉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半树魔一副俺是善良树人的表情说道:“我会把他们温柔地掩埋到大地里,做植物的肥料。哦,不是我说,这里的植物太少了,真不如咱们那儿,我想肯定是因为肥料太少的缘故。”

    夏有光狞笑,“我最喜欢黑吃黑了。”

    海鸥神棍手肘撑在桌子上托腮思考,也不知在想什么。

    加三看向加皮皮:“皮皮,你说呢?”

    加皮皮认真想了一下,道:“不要让敌人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要分散。”

    加三惊艳,挑眉:“哦?你说要怎么分散法?”

    加皮皮慢腾腾道:“展示自己力量的同时,把利益让出去。让想要净水魔茶的人知道从我们手上拿魔茶所能赚到的利益,要比强抢划算。”

    加三真心觉得加皮皮是个将才,雷诺、厉绝和特美丽他们给加皮皮那一批都上过课,但这才多长时间?

    “你们觉得呢?”加三环视众伙伴。

    海鸥平视加皮皮,点头:“很好,我同意这个策略,但如何实施?”

    夏有光也好、半树魔也好,目前加三的手下都是生活在比较封闭的环境中,也许求生很有一套,但如何经商和如何经营一个组织就不擅长了。

    不过加三对他们很有信心,任何人都是从毫无经验开始,加皮皮他们已经有了很好的底子,他们不缺计谋、能力和智慧,欠缺的只是眼光和经验而已。

    加三看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抛砖引玉道:“我有一些想法,你们可以做做参考。”

    海鸥:“请说。”

    加三把前世学到的总经销、分级经销的概念,稍微改头换貌一番,说给众伙伴听。

    “第一批合作伙伴不适合找势力太大和太弱小的,中型最好,而且一次性要至少找三家,每座城一个。第一家合作者最难打开,必要时你们可以拉出大帝雷诺斯特、炼金殿堂的药剂师艾尔和夏族四大家族之一的加家,以及魂兽战场的黑辰族的名头,暗示他们,我们和这四个势力都有深厚关系。”加三毫不脸红地拉出几个大旗。

    特美丽赞扬地点头,现在拉大旗,以后大旗拉他们,他坚信他的殿下一定会站在最高的位置,傲视所有生灵和非生灵。

    随后,众成员展开小声讨论,他们也不怕有人会特意偷听他们说话,毕竟他们看起来就是几个新的不能再新的低级佣兵。

    在讨论中,大家逐渐定下了第一笔买卖要怎么做,以及如何利用净水魔茶成为佣兵团招牌的相关事宜。

    加三拍拍身边坐着的加皮皮,道:“不要害怕失败,你们只要记住,万事先保命,其他都是其次。只要有命在,我们今天做不到的事,明天可以再去做。”

    夏有光忽然道:“团长,你有时候看起来真的不太像十六岁。”

    加三靠在椅背上,痞痞地笑:“你说对了,其实我已经三十三,只不过这具身体长得慢。”

    “已经长得很快了。”海鸥感叹,他还记得加三在血塔打擂台的模样,那时才是真稚嫩年少。

    “传承记忆。”加皮皮突然道。

    夏有光抓起水杯:“我想也是。”

    没人相信加三已经三十多的话,只当他表现成熟是因为传承记忆和雷诺教导得好。

    加三很无奈,说真话都没人信。

    女招待端着大大的托盘过来,里面有加三没点的蔬菜浓汤。

    “你们第一次来,这是送你们的。希望你们长命百岁!”女招待笑着低头亲吻了下加三的额头。

    加三微羞涩,但没有躲避,他能感觉得出女招待的善意。

    夏有光有点羡慕,他早就到了想要女朋友的年龄,可以前是没那个条件,现在么……摸摸自己凶悍到近乎丑陋的脸,夏有光暗自悲泣。

    海鸥瞟了眼夏有光,他很了解这个兽人之光,就是个闷骚。

    有人吹口哨,调笑女招待爱年少。

    女招待根本没把那些调笑她的佣兵当回事。

    加皮皮不在乎美女,他只死死盯着面前的食物,把属于自己的又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在座的人和加皮皮相处不久,但已经都知道这位什么都好说,但千万不能动他的食物,否则秒变脸,杀你都没商量的!

    风铃声响,有新的客人进来,加三随意地抬头看去,看到了……

    我操!这张脸看着怎么这么熟悉?

    特美丽嘿嘿笑,传音提醒他:“阿班湖,无名岛,破晓星辰奇迹,想要契约雷诺的小子。”

    加三想起来了,这不是希望之城城主的儿子,天才斯派克吗?

    他怎么会在这时候来到七色沙城?

    斯派克仍旧派头十足,身后跟着四名随从,看着都不好惹。

    加三的注视也引起了斯派克的注意。

    加三见斯派克看过来,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当初,他把这个天才少城主可是坑得很惨很惨。

    斯派克皱眉,到底还是对加三点了点头。少年的笑颜很阳光,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加三奇怪,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他现在模样和大半年前可是相差很大,身高拉长,让他的脸型也产生了一些变化,变得不再那么孩子气,何况他还把头发颜色也换回来了。

    斯派克带着随从走向最里面的空桌。

    加三暗中打量他们,怀疑他们在等人,因为招待去问他们要吃些什么,他们只点了一些饮水。

    “奇怪,斯派克作为少城主,这时候他不应该留在希望之城参加未成年超凡者大赛吗?”加三在公共魂力链接中说道。

    目前的公共魂力链接,包括了在座所有成员。

    海鸥他们不知道斯派克是谁,都保持了沉默。

    特美丽:“谁知道呢,也许他有特权,不用参加第一轮城级比试。”

    嫩芽插话:“我想起来了,未成年超凡者大赛允许每座城或者每个大势力保留数个种子选手,这些种子选手不用参加城级比试,可以直接参加下一轮。”

    加三很好奇斯派克跑来七色沙城的原因,就特别留意了。

    吃饭途中,斯派克等的人到了。

    加三眼眸收缩,抓着烤肉的手放到了桌子上。

    特美丽和嫩芽最先捕捉到加三的情绪变化,随后就是加皮皮和海鸥。

    如果说看到斯派克让加三惊讶,那么看到斯派克等的客人,加三就是惊骇了。

    不是恐惧,而是惊讶到无法置信。

    那不是金麦当吗?

    这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很确定,加大跟他说了,他杀死了金麦当。加大为此还提醒他,让他以后遇到地肉佣兵团的人要小心。

    难道加大失手了?还是他没有杀死金麦当,却错以为杀死了?

    但加大并不像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也不是没有见过血的,他亲手杀人,有可能没杀死却当杀死吗?

    也许人家有第二条命。加三忽然笑起来,是啊,他都能有雷诺传递生命力给他,为什么人家金麦当就不能有第二条命?

    嫩芽和特美丽也认出了金麦当。

    嫩芽同样十分惊讶地说:“我可是听说这家伙已经死了,他怎么又活了?”

    “我也很好奇。也许是金麦当的孪生兄弟?”加三猜测。

    嫩芽:“不像。我来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嫩芽说着,就把自己的须须钻入酒馆地底。

    海鸥他们用眼神询问加三发生了什么事,加三摇摇头,在魂力链接中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看到了昔日两个仇人相会,后来的这个据说已经死了。”

    海鸥面色凝重:“他们两个都是你的仇人?”

    加三:“怎么?你在梦中见过他们?”

    海鸥慎重道:“看着其中一人比较面熟。”

    夏有光忍不住问:“有感到危险吗?”

    海鸥摇头,“没有什么特别感觉。”

    “那就不管他们。我们吃我们的。”加三示意大家不要去看斯派克他们。

    嫩芽顺利钻到斯派克那桌底下,把那桌的对话都传给了加三。

    加三摸了摸夹在耳廓上的饰品,单手捂着,细听。

    金麦当打量斯派克一番,低笑:“好久不见,听说你在阿班湖吃了一个大亏?”

    斯派克面色寒冷,“坐。”

    金麦当拖开椅子坐下,手指刮了刮眼皮,“看来你是没有叙旧的打算,行,我们只谈正事。你要的东西太珍贵,我们花了半年时间也没能……”

    斯派克打断金麦当的话,冷冷道:“这么说你们没能完成委托?既然没有,为什么要让我过来?”

    金麦当呵呵笑:“别急着翻脸,我们虽然没有弄到你要求的纯度,但是……”

    金麦当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个水晶瓶,轻轻放到桌上,“百分之五十的纯度,这已经是目前市场上最高纯度的夏族血。”

    斯派克没动桌子上的水晶瓶,“这就是你们地肉佣兵团的实力?百分之五十?你看看前面那张桌子,那里坐着的那个黑发黑眼少年,如果他的头发颜色不是染的,眼眸的颜色也不是魔法改变,那么我敢拿我的天赋打赌,他绝对不止百分之五十的纯度。”

    偷听的加三:“……”

    金麦当的目光瞟过去:“你也说了如果是真的话。反正我是没见过哪个纯血夏族敢这么大大咧咧地把自己的纯血特征露出来。再说黑发黑眼也不一定就是纯血夏族的标志,很多种族也都是黑发或黑眼。”

    斯派克也不认为加三就是纯血夏族——纯血掩藏自己的特征都还来不及呢。

    “百分之五十不行,最少也要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否则我们之前的交易就作废。”斯派克道。

    金麦当耸肩,“好吧,我会再努力看看,夏族人太保守了,把血脉较纯的族人又保护得比较紧,想要得到纯度更高的夏族人血,也只有在未成年超凡者大赛中找机会了。这么重要的大赛,又关系到地盘划分,夏族人势必会参加,他们往届也都参加了。曾经市面上流传的纯度较高的夏族人血也都是大赛期间弄到的,数量少又珍贵。”

    金麦当突然又笑道:“你亲自过来,不也就是因为夏族的种子们会在七色沙城出现吗。像你这样的身份,应该已经得知,这届的未成年超凡者大赛的第二轮比赛将在七色沙城举行,你来这里可不算白跑。”

    斯派克没否认。

    金麦当又道:“反正你也不用参加城级比赛,你只要在这里等着第二轮比赛就可以。喂,我说斯派克少爷,这瓶血你还要不要?别看只有百分之五十的纯度,想要的药剂师和炼金师多着了。”

    斯派克冷哼一声,手一晃,桌上的水晶瓶消失。作为交换,桌上多了一个木盒。

    金麦当当着斯派克的面,打开木盒看了看,大概对报酬还算满意,笑了笑,起身道:“下次合作愉快,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金麦当收起木盒大摇大摆地离开,经过加三他们时,特地多看了加三两眼。

    加三垂下眼眸,侧头假装和海鸥说话,避免自己的眼神让对方产生熟悉感。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补昨天的,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