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疯狗加三 > 220、谈判和小惩大诫
    所长终于明白加三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 原来是抱上了那位大帝的大腿, 但越是如此, 也越是说明净水魔茶的利益之高,你看连那位对抢地盘没什么兴趣的大帝都动心了,别人还能把持得住吗?所长也更不愿放弃分一杯羹的可能性。

    “我听说那位大帝好像被人偷袭了, 如今已经有不短时间没有出现。”

    “是吗,其实他一直都在, 只是人们忽略了而已。”

    “你听起来和他关系很好?什么时候认识的?”

    “其实所长大人已经见过他许多次,我一直以为大家都已经知道。”

    “嗯?啊!你是说……雷……那只魔兽!”所长终于反应过来, 真正大吃一惊, “原来如此, 怪不得你升级速度如此之快, 原来那位早就把属下派到你身边。”

    加三:……才不是属下, 就是他本人好吗。但也许雷诺的名头太大,大到让人无法想象他会化作魔兽形象终日陪伴一个低级超凡者,所以所长才会这么认为吧。

    所长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他觉得大帝大约是早早就发现了加三的特别之处, 比如能弄出净水魔茶,然后就派遣了一名属下贴身保护和指点加三。雷是雷诺斯特陛下本人这点,他连想都没想过。

    “你是夏族人。”所长开始晓之以情,“而且你不觉得多找几个合作者, 彼此牵制,才能真正保证你的利益吗?如果有一天……”

    在漫长的谈判过程中,脏狮子几乎没有插话, 所长以为雷是那位陛下的属下,但脏狮子和雷接触得更多,之前是压根没往这方面想,如今被加三这么一提醒,他几乎可以十成十的确定那黑马外形的魔兽就是那位大帝。

    脏狮子心里特别特别酸,臭小子竟然一直瞒着他,虽说他也知道净水魔茶的事情,比所长知道得多得多,但他总觉得加三和雷诺的关系要比和他的更亲近。

    谁叫我这个师父无能呢,脏狮子短时间内陷入了自卑和郁闷中。

    眼看加三的神情越来越不耐烦,脏狮子心中也在摇摆自己的立场中逐渐决定下来。他这个师父真没帮到徒弟多少,虽然他是训练所的人,但他真正收下并放到心里的弟子至今为止也只有加三一个。

    “好了,所长。”脏狮子开口:“想要分杯羹,那就拿出诚意来。我徒弟不欠训练所,也不欠你我。”

    所长眯了眯眼,用目光询问脏狮子:你是决定站在你徒弟那边了?

    脏狮子直接问:“你到现在还没说明,你是代表你自己,还是代表训练所在跟加三谈。”

    所长:“训练所。”

    净水魔茶的利益和干系太大,他一个人根本吞不下,他身后的家族也吞不下,只能以训练所的名义。而训练所上层也早早找到他,希望他能说服加三和训练所合作。

    脏狮子:“我们夏族有众多组织和家族,其中四大家族、军部、训练所,以及长老塔是最有势力也最有权力的,但真正排位起来,训练所的势力最弱,而且受到长老塔的辖制。如果第二位合作者没有相当于那位大帝的实力和地位,那这份合作又有什么意义?训练所是只想占我徒弟便宜吗?”

    加三简直想拥抱脏狮子。他是真没想到脏狮子会选择彻底站到他这边,毕竟脏狮子是训练所的人。

    特美丽传音给他:“脏狮子很聪明,你能带给他的利益,可比他在训练所做一个普通训练师父要多得多。”

    加三无语:“你能不能别什么都往利益上扯,就不能是我师父和我师徒情深吗?”

    特美丽:“呵呵!”

    加三冷声道:“你别呵呵,如果我对你没有好处,如果没有那个保姆契约,你会对我好吗?”

    特美丽伤心:“你怎么可以拿我和脏狮子对比,我对你这么好,而且如果我不喜欢你,我不会教你烹制魔食。我的任务只是保护你和提醒你使用传承记忆,我可以只做一个冷冰冰的护甲。”

    加三又柔声道:“你看,就算有利益牵扯,也是有感情在内的。脏狮子可以什么都不做就享受到我这个徒弟带来的各种好处,如此,他还能和训练所保持良好关系。但现在他选择彻底站在我这边,这就是感情。就如雷诺待我,如果我一开始不能提供纯净水,不能用超级味精烹制出有特别效果的魔食,他也不会想要保护我。说白了,任何感情都需要利益来维系,仇人之所以是仇人,就是因为仇人彼此侵犯了对方的利益。”

    想通的特美丽哼唧:“好啦好啦,大道理我知道得比你更多,你可以闭嘴了!”

    加三难得说败特美丽一次,心里很高兴。

    有了脏狮子帮忙,谈判立刻就不一样了。加三对夏族情况并不怎么了解,但脏狮子就不同了,有他在,所长想忽悠都忽悠不成。

    “我想先参加未成年超凡者大赛。”加三道。

    “哦?”所长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出加三的实力了:“你确定你要参加?如果你选择和训练所合作,所里可以给你一个特别推荐名额,让你直接得到提升血脉的机会。”

    加三只确定了一点:“如果我参加大赛,是否一样能得到提升血脉的机会?”

    加三并不打算提升血脉,他只是想要确定他是否能凭借大赛进入夏族高层的眼,最后进入军部,他的目标是得到污血军团的指挥权。

    可如果直接从训练所得到提升血脉的机会,夏族高层和军部只会以为他走后门,就不会认可他的实力。

    所长给出肯定答案:“未成年超凡者大赛是罪恶世界各族各城共同的最大盛事,如果你在大赛中能获得前一百的名次,你就能越过一切内部选拔,得到提升血脉的机会。名次越高,得到的重视越多,到时族内各个势力都会对你提出优越条件,只期你的加入。”

    加三:“也就是说我那时可以自由选择加入哪方势力?”

    “对。而且你还可以提条件,只要不过分。”

    加三有数了,“既然如此,我决定报名参加大赛。”

    所长一听,立刻道:“你是以个人名义,还是以训练所名义?”

    “这有什么区别吗?”加三故意问。

    所长身体后靠,“这当然有区别,作为训练所所长,我希望你能让训练所帮你报名。如此一来,你在大赛中的名次越高,你的师父也会获得相应奖励,当然,我们训练所也会得到一定利益。”

    加三转头看脏狮子。

    脏狮子按住加三的手臂,表示这件事交给他来谈。

    脏狮子和所长一番唇枪舌剑后,所长不得不答应:加三在大赛期间得到的一切奖励都归他个人所有,包括来自夏族对他个人的奖励。训练所不得干涉加三的任何选择。同时还要提供加三在大赛期间的所有比试花费。

    所长无法判断加三的实力在大赛中能走到哪一步,也不是特别在乎,他在乎的是净水魔茶。

    作为交换,在加三参加未成年超凡者大赛期间,训练所将成为净水魔茶在夏族的总经销商,而就此带来的所有压力和问题都将由训练所出面解决,给加三创造一个安心比试的环境。

    如果训练所顶不住压力,让加三因为净水魔茶受到任何来自夏族内部的攻击或负面影响,那么加三就有权随时解除和训练所的合作,另找合作方。

    脏狮子还帮助加三敲定,在合作期间,加三可提供的净水魔茶数量不定。只保证他一旦制作出净水魔茶,就一定会提供给训练所。

    这相当于是和大师级别的炼金师的合作条件,因为优秀的炼金作品就无法定额供应。很多大师不想被契约束缚,就算有合作方,都是有作品时才提供,没作品时合作方也不能逼迫。

    大赛时间不算长,前后加起来只有两个月左右,所长自然不甘心只争取到两个月的经销权,但加三和脏狮子都不愿再和他谈下去,他也只能暗中安慰自己,他这也算是打开了突破口,有了两个月的经销权,他们训练所已经可以利用净水魔茶做很多事了。

    “其实你如果能提供净水魔茶的制作方法最好,要么一次性贩卖,要么选择分成,最轻松也最简单。”所长无奈道。

    加三摊手:“如果我能做到我早就这么做了,问题是净水魔茶只有我能做。”

    等等,也许并不是。加三发现自己走入了一个误区,他一直以为驱除觅水魔虫只有他能做到,而实际上,在小深渊混血恶魔领地,那里的混血恶魔似乎从来没有被水质困扰过。

    加三心跳加快,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他需要去确认,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也许以后他就不必当作人形机械去抽时间生产净水魔茶。

    想想看,罪恶世界有多大,他一个人怎么可能供应得过来?如果他不想把净水魔茶变成奢侈品,如果他想彻底改善罪恶世界人们的生活环境,净水魔茶就必须能大量提供,最好能廉价到一魔晶十枚甚至更低。

    看出加三已经心不在此,所长挥挥手,很疲累地表示都可以滚了。

    帮徒弟占到不小便宜的脏狮子立刻拖着走神的徒弟离开,他怕再不走,所长会单独约他“谈谈”。

    刚走出所长室没多久,脏狮子和加三迎面就遇到了像似来找所长的减沫。

    减沫没看脏狮子,目光都放到了加三身上。她不是来找所长,而是听到消息,特意过来看看加三是不是真的回来了,顺便嘲笑嘲笑这对师徒。

    “我听说你徒弟回来了,这就是加三?”减沫疑惑地上下打量高大少年,“变化这么大?怎么长高这么多?这真是加三?不会你找了谁冒充的吧?”

    脏狮子一脸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的懒散表情,对加三招招手,示意他跟上,直接理都没理减沫,就打算离开。

    减沫最恨别人无视她,见脏狮子不把她放在眼里,当下就拉下脸:“混蛋!”

    徒弟回来了,脏狮子根本就不在乎减沫这点小鸡肚肠。

    但脏狮子可以不在乎,加三却不能。

    加三停住脚步,转头看向减沫:“混蛋你骂谁呢?”

    减沫也不是好惹的:“耳朵这么尖?是不是被人骂多了?”

    加三忽然捂住鼻子:“女人,你的口水好臭,能离我远一点吗?”

    减沫气死,指着加三骂:“你说什么!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我是训练所师父,你只是一个学徒,你怎么敢这么对我说话!”

    加三依旧捂住鼻子,说道:“你又不是我师父。还有啊,你看起来怎么比当初第一次见面时苍老许多,面相也越来越刻薄恶毒?哎呀,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期间,你作了不少孽,这都怨气缠身了。”

    加三故意又嗅了嗅鼻子,“这么臭,看来不只是你的口水,你浑身都在发出臭味,该不会腐烂了吧?”

    减沫怒火中烧,眼中浮出杀意,一掌拍出。

    脏狮子变色,减沫竟然对加三使用了杀招。还好他早就留意,看减沫出手,立刻挥手反击,同时说道:“减沫,你真是够了,身为训练所师父竟然对一名学徒出重手。你的对手是我!”

    加三见脏狮子出手了,他就退后一步。

    特美丽道:“她刚才想杀了你,她使用了力。如果你还是离开训练所时的水准,你现在已经躺下。”

    加三脸色变冷,正好他也不想在这里继续耽搁时间,就伸手对着减沫的脸部做了一个抓拿的动作。

    减沫在和脏狮子对击中,忽然感到脸部皮肤突然松弛了下来。

    这是非常怪异的感觉,她一开始没有感到任何痛楚,直到她自觉脸皮松弛,才感到痛楚袭来。

    脏狮子忽然怪叫一声,收手,跳到一旁:“我操!你的脸可不关我的事。”

    脏狮子反手抓住徒弟就跑,“赶紧走,这女人等会儿一定会发疯。”

    加三跟上。

    减沫想要拦住脏狮子和加三,但脸部的疼痛和怪异感觉让她焦心不已,当即掏出小镜子照看自己的脸。

    “啊啊啊——!”凄厉的叫声从所长室所在的小楼传了出来,也惊动了正在和上面联系的所长。

    所长大人走出所长室一看,就见一个女人突然摔了镜子,狰狞嘶骂:“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所长不明所以,“减沫?”

    减沫腾地转头。

    所长眼眸收缩!

    减沫原本长得还算漂亮,可现在她的脸削瘦到跟骷髅一样,脸上的水份像是部没了,皮肤部皱呱呱的耷拉下来,而皮肤干燥又导致她脸部皮肤大量起皮。

    “这是谁干的?”所长失声问。

    “加三!我要杀了那个小畜牲!”减沫看到所长的表情,当即厉声尖叫,转头就冲了出去。

    所长身体一闪,拦住减沫,冷声道:“够了!加三是训练所重点保护的人才,谁都不能对他出手。如果你还想在训练所待下去,就给我安生点!”

    减沫眼中满是恨意:“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所长:“你就没想过加三能让你的脸变成这样,就能让你身也能变成这样?”

    “难道我就这么算了!”减沫疯狂大叫。

    所长皱眉:“我去问问加三怎么让你恢复,你在这之前别自己找事。”

    减沫身体颤抖,她貌似被所长说服,但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

    加三觉得他是小惩大诫,但对于一个爱美的女人来说,伤她的脸比要她的命还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