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疯狗加三 > 325.怪兽雷诺
    您的支持将是作者写作的最大动力!  加三抓起杰罗姆的双脚把他拖进老头的花园。

    进去后, 他也察觉了花园的变化, 本来想借用花园杂物房里的铲子, 挖土把杰罗姆埋起来,现在埋不成了——他总不能用双手或树枝挖土吧?

    加三直接把杰罗姆的尸体丢在花园里,按原路返回。

    地上拖拽杰罗姆尸体留下的血痕很清晰, 但加三就跟没看到一样。

    毁尸灭迹也要看条件, 他做不到,又何必浪费那个时间?

    把尸体丢进药剂师的花园, 说不定还能让村长等人疑神疑鬼一番, 不能立刻肯定凶手。

    加三忽然站定脚步,回头。

    花园里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清晰, 但他刚刚拖进去的尸体却像是不存在一样,只有消失在花园栅栏门口的一道粗粗血痕才能看出有什么被拖进了花园。

    加三挑眉, 意外之喜?

    他原本还想再次走进花园, 看看能不能看到杰罗姆的尸体, 但刚才花园的变化又让他担心进去后就再也走不出来——谁也不能保证魔法师的花园能走出来一次就能走出来第二次。

    “老头, 虽然你是无意,但也算你帮了我一次, 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加三眼睛中的红色还未消退,身上也血迹斑斑,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烈痛楚让他神经亢奋到极点,疲累被甩到一边。

    这次他没有从村庄里直接走回家, 而是选择沿着树林边沿, 尽量避开人眼, 只是村口道路只有一条,想要避开必须爬两边的陡峭山峰。

    加三可不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适合爬山。

    当经过一条无人小溪时,加三脱下衣服,跳进溪水里狠狠搓洗了一把。身上被杰罗姆抓出、打出、踩出的伤口沾到冰凉的溪水发出激痛。

    加三身体猛地一抖,大脑再次变得清晰无比。

    衣服裤子放在溪水里漂洗揉搓,这一小片溪水变得粉红,很快又变成清水。

    血迹没办法洗得太干净,加三穿上湿淋淋的衣裤,在溪边泥地上打了个滚,又用泥巴把痕迹比较明显的地方给着重涂抹了,再在脸上抹了一些泥。

    等加三再出现在村口时,就变成了一副刚从山里摸滚打爬还不小心摔进泥浆中的惨样,路上他又捡了一些枯树枝抱着。

    守住村口关卡的换了两个人。

    这两人看到加三时,一个人直接无视了,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则皱了皱眉,叫住了加三:“你进山里了?山里很危险。你忘了村里的规矩?如果没有大人带着,不准任何未成年的孩子进入山里。你要想捡柴禾的话,可以去村外东边的山坡,那里有人放羊,要安全得多。”

    安全个屁,那帮小崽子都在东坡林子里等着群殴爷!加三低着头,没说话,脚步也没停。

    “不用管他,像他那样的小贱种,死了活该!”先前无视加三的守卫张口骂道。

    二十多岁的青年叹口气,低声道:“别这样说,这孩子也不容易。”

    “你啊,就是太好心,可你看我们村子好心的下场是什么,养出了一只小白眼狼!你是没看到,斯奈尔家里的孩子被这个小贱种打成什么样,到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如果不是村长拦着,斯奈尔一定把这小贱种给活撕了!”

    加三突然回头。

    那个骂人的守卫立刻叫道:“你看你看,那小贱种的眼神!没有比他跟恶毒的了!我一定要跟村长说,把这家赶紧赶走!”

    “呸!”加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对那个骂人的守卫比了个中指,转身,跑了。

    后面传来那个守卫的破口大骂声,还有另一个青年的劝阻声。

    加三记得那个青年,这个村子里也不全都是坏人,只是比起自己村里的人,加家这样的外来户再可怜也只不过能换来几声悄悄的叹息。

    那个青年叫梅尔,曾经几次阻止村里的孩子欺负原加三,但他弟弟亨利因为莫名的妒忌反而带头打了原加三两次。

    加三一口气跑回家。

    加奶奶正坐在家门口编织草鞋,看到加三回来,惊喜地丢下草鞋就站起来。

    “你这个死孩子,跑哪儿去了?要不是你爸说你很快就会回来,家里能给你急死!你看你这身,你进山里了?”加奶奶的声音陡然拔高。

    “没有。我在溪边抓鱼,没抓到,滑了一跤。阿爸醒了?”加三看加奶奶坐在门口就知道加妈妈今天不会做生意。

    这也算是加家和村里某些有需要的男人的共识,看到加奶奶坐在门口或门口挂草帘,他们一般就不会来了,但遇到像杰罗姆等不讲理也不管加妈妈身体情况的,会无视加奶奶的阻止。

    “醒了醒了,早就醒了。你没受伤吧?我怎么看你走路有点一瘸一拐?”加奶奶满面喜色,过来抢过加三怀里的柴禾,“还有,你多久没吃东西了?我老远就听到你肚子咕咕叫,快进去,奶奶给你弄点热的吃。”

    “没受伤,就是崴了脚。”

    “等会儿我给你揉揉。你进屋就坐着,别乱走。”加奶奶叮嘱他。

    “知道了。”加三只好把柴禾都让给加奶奶抱,他则弯身捡起加奶奶丢在门口的草鞋,顺便放下草帘,这才走进屋里。

    孙子没有以前那么依恋她,让加奶奶有点伤心,但儿子身体情况有所改善,让加奶奶高兴得什么多愁善感都没了。

    加妈妈正在阴暗潮湿的里屋给加爸按摩四肢,同时跟加爸低声说着什么。

    屋里只开了一扇小窗,草帘卷起,透进来一点光线。

    看到儿子进来,两人不约而同止住话语,加妈妈还没开口,加爸已经满脸喜色地挣扎着坐起来:“你回来了!你这身是怎么回事?”

    加爸先笑,后变色。

    加三把草鞋放下,随口道:“详细情况我等会儿跟你们说。阿爸,你能坐起来了?”

    加妈妈眼睛里含着泪水,小声道:“你爸爸不但能坐起来,早上我还扶着他走了几步。小三,你过来。”

    “妈,叫我加三!”

    加妈妈噗哧笑,“小三有什么不好?让你这么嫌弃。过来让妈妈看看你,你爸说你找了村里那位药剂师,跟对方做了一个交易?是什么交易?”

    加妈妈手摸到儿子身上,也跟着变脸:“你身上怎么全湿透了,要死了,竟然穿着湿衣服不说,你是想生病吗!”

    生病是不管穷人还是富人都极为恐惧的事情,有时只是淋一场雨,说不定人就能病没了。

    加妈妈丢下丈夫,腾地站起来,三两下就把儿子扒了个精光。

    加三:……你儿子好像已经十五岁了好嘛!

    加妈妈看着儿子的身体忽然凝固住。

    加爸也在那儿发出了愤怒的沉重呼吸声。

    “他们又打你了?”

    “那老头对你做了什么!”

    加妈妈和加爸爸同时一低一高地喊道。

    加三低头,这才发现身上的伤口都暴露了。对于加爸加妈,加三并不打算像对加奶奶一样隐瞒,他可不是原加三,受了欺负也不说,让两个大人继续鸵鸟下去。

    “我从老头那里出来时遇到了杰罗姆,他说我偷了老头的东西,要搜查我,还要脱我的衣服……”

    “那个畜牲!”加爸爸不等儿子说完就怒不可遏地骂道:“我一定会杀了他!我一定会杀了他!”

    加三看加爸的表情和赤红的眼睛,知道他不是嘴上说说。这位睡在里屋,耳朵却每天听着妻子在外间被人欺负殴打辱骂,那股憋屈、忿恨、想要杀人的疯狂只会比加三多,不会比加三少。

    加妈妈深深吸气,忍住眼泪,杰罗姆那个畜牲说那样的话还脱儿子的衣服,想要做什么用膝盖都能想到。

    加妈妈没有问儿子后来遇到了什么事情,她不敢问也不忍心问。

    加妈妈回头擦掉眼泪,抓了一条干布和一小罐跌打药膏和止血粉过来。

    加妈妈总算给儿子留了一点脸面,没帮他擦身体,但加妈妈坚持给儿子上药,把那本就不多的药膏和止血粉全给用完了。

    在给儿子上药的途中,加妈妈发现儿子似乎并没有遇到更糟糕的事情,心里微微舒了口气。

    但杰罗姆已经对儿子起了心思,她又不能一直看着儿子不出门。

    加妈妈咬住嘴唇,眼中射出决然的目光。

    只要等加爸爸能走路,她就趁那个畜牲来找她最放松的时候杀了他,然后带着全家逃离这里!

    “快擦干,我给你找干衣服,我记得你爸应该还有件多余的衣服……”加妈妈起身,故意给自己找事做。

    加三看他们都没问后来发生什么事,颇有点无语。

    这是疼爱儿子呢?还是逃避现实?

    “阿爸,阿妈,我把杰罗姆那个畜牲杀了。”

    不用怀疑了,这就是真亲爹亲妈。加三:“……尸体我已经藏好。”

    加三索性把老头和他的交易约定,以及老头花园的变化等一起说了出来。

    当然,其中关系到自身的部分,他并没有全说,只说老头在他身上做了某种实验,是什么实验他也不知道。

    加爸加妈这次沉默的时间要长得多。

    半晌,还是加爸先开口:“虽然不知道实验内容是什么,但如果是好的实验,也不会让那个药剂师花那么大代价。你以后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就跟我们说。”

    加三心想跟你们说又有什么用?但这是父母对子女的关心,他最终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加妈妈藏住眼中悲伤,摸了摸儿子的脸,勉强笑道:“除了你爸,还有谁知道你昨天一直到刚才都在药剂师那里?”

    加三回忆:“村里很多人看见我往村西头走,应该有不少人能猜出来。”

    “那有人看到你从药剂师那里出来吗?”

    “除了杰罗姆以外,没有。但我回来时,守村口关卡的人有看到。”

    “那如果有人问起你,你就说早上你就离开了药剂师的家,后来看天色还早,就去山里捡了些柴禾,还采了些草药。”

    加妈妈又对加爸说:“这村子不能待了,还好你现在已经开始恢复,等你能走路,我们就离开。”

    加爸摸摸自己的腿:“要么今晚就走?哪怕他们一时找不到杰罗姆的尸体,但肯定会问到小三这儿来,只要他们有所怀疑,加上他们之前对小三累积的仇恨,恐怕……”

    加妈妈咬牙:“要么让小三先躲起来,等别人问起来,我们就说他离家出走了。”

    加爸爸思索:“也是个办法,等会儿你和妈把家里的钱币都找出来,给小三准备好行李,趁着天色没黑,让小三吃过就走。”

    加妈妈又担心地抚摸儿子的肩膀:“可他还受着伤,路上如果没人照顾……”

    “你带小三先走,我和加双后面赶上。那帮天杀的畜牲!”加奶奶进来了,眼睛红红的,说话带着鼻音,也不知在外面听到多少。

    “奶奶,阿爸,阿妈。”加三不得不开口了,“阿爸现在的情况根本走不远,而我们一走就会落了口实,村里人肯定会追上来,他们都是猎人,我们一家老弱妇残可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告诉你们这事,是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我们是要走,但不是现在。”

    虽然现在走是最好的时机,但加爸不能走,说什么都白搭。他和加妈妈是能先行离开,但同样还是那句话,他走了就会让村里人坐实对他的杀人怀疑,到时加奶奶和加爸势必会成为牺牲品。

    如果他打算牺牲家里人,又何必去找老头做交易?

    “可是……”

    “我有办法对付他们,你们别担心。”加三有个屁的方法,他只能见机行事,顺便再把老头拖出来做做挡箭牌,尽量拖延一些时间。

    “小三,你长大了。”加妈妈一脸欣慰地道。以前的儿子太软、太好欺负,有什么也不肯说,也是什么事都想自己扛,可不知为何总觉得现在的加三更可靠一些?

    加奶奶抹眼泪,“我可怜的孩子,奶奶和你爸妈没用,苦了你了。汤煮好了,你赶紧吃一点,然后好好睡一觉。”

    以前那么软的孩子,也不知在外面被欺负成什么样,竟然一夕间性格大变。说到底都是大人没用。加奶奶哀叹。

    听加奶奶说到睡觉,再加上事情都已经交代清楚,加三心里一放松,一股无法抵抗的极度疲倦就突然席卷而来。

    加三腿一软,差点软倒。

    加奶奶和加妈妈一起抓住他。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快过来,别在那儿傻站着了。”加爸爸扯开被窝,让儿子赶紧上来捂一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