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战火硝烟中走来 > 第326章 泪别军营
    王小伟来到住院部外,望着默默跟在身旁的李秀梅,然后扭身拉着她的手说:“秀梅,我俩都已经达到了法定结婚年龄,虽然离部队要求的晚婚年龄还差一岁,但我想结婚了,你愿意吗?”

    李秀梅惊讶地:“结婚?你、你是怎么想的?”

    王小伟真诚地:“我想转业,如果我俩结了婚,我就能留在云南,你同意吗?”

    李秀梅羞赧地:“我当然同意。..只是你为什么想要转业?”

    王小伟苦涩地:“我的伤病永远都好不了啦,迟早会离开军营,长痛不如短痛。大伟哥,你有什么想法?”

    王大伟说:“我同意你的决定,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不能再为国尽忠,不如就此回家为父母尽孝,也好早点找份工作,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王小伟笑道:“回家后,你的首要任务是为我找个嫂子,不然我就会先有大磊或大乐了。”

    王大伟也笑道:“行!只是我俩转业的事,还是打个电话回家征求一下老头子的意见,如果他反对,我们就再等两年,你看怎么样?”

    “走,去打公用电话。”王小伟三人从门诊大楼出来,在一家卖报纸的公用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因老头子已经退休,这时候肯定在家里,当听到老头子接电话的声音时,他小心谨慎地:“爸,我是小伟,你身体还好吧。”

    老头子说:“小伟啊,我身体很好,只是你又开口叫我爸爸,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了,想征求我的意见?”

    王小志顿时怒火地:“老头子,你既然早就知道我和大伟哥的情况,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害得我俩还傻兮兮地带着战士们训练,这下丢脸丢到家了。我告诉你啊,我和大伟哥决定转业,你同意吗?”

    老头子沉默了一会后说:“这件事我早就想到了,虽然我渴望你们留在军营,但军营不是休养的地方,还是强壮士兵的舞台,不能冲锋陷阵的战士,就已经不算是真正的军人,你们已经长大,自己决定吧。”

    听了父亲的话,王小伟禁不住泪水长流,李秀梅抱着他哭泣着安慰道:“小伟,别哭。”

    王大伟只得接过电话说:“伯伯,其实我们也很想留在军营,可现实既然如此,我俩也只能接受,您不要为我们担心。”

    老头子说:“大伟,我了解你们此刻的心情,这也是你们无奈的决定,回家吧,代我们家向你父母和弟弟问好,记得今后长来湖南看看我们,这里也是你的家。..”

    王大伟流着泪说:“是,我一定经常回家看您和伯母,您老要多多保重。”

    王小伟抹去泪,又接过电话说:“爸,我准备同秀梅结婚,转业后就留在云南,你同意吗?”

    老头子又沉默了一会说:“留在云南也好,以后就能替我照顾一下黄医生,他孤独地过了几十年,你做为晚辈,就当为老人尽点孝吧,家里有你哥嫂,你也不用惦记我们,多给家里打电话就行。让秀梅接电话。”

    李秀梅赶紧接过电话说:“伯伯,我是秀梅,如果您不同意小伟留在云南,过几年等我转业后,再和小伟结婚。”

    老头子说:“孩子,我同意他留在云南,只是小伟的身体状况你也应该知道了,今后就拜托你照顾他了。”

    李秀梅含泪说:“嗯,我会照顾好小伟的,您和妈妈都是保重好身体。”

    “行,就这样吧,再见!”老头子放下了电话,说明他的心情也很不好受,儿子竟然和自己一样,因伤病不得不离开自己热爱的军营,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失落。

    王小伟长出一口气说:“秀梅,我回去后马上写结婚申请和转业报告,要是部队同意我马上告诉你。回去吧,我们午走了。”

    “弟妹,再见!”王大伟和王小伟向停轩场走去……

    李秀梅注视着兄弟俩的身影,心中感到无比的温馨,因为她知道,王小伟是为了爱情才决定留在云南,可心里又有一种担忧,如果他转业回家乡的话,按照他的家庭背景和三次走上战场立下的功勋,绝对能按排一个好的工作,可留在云南又该何去何从呢?

    当天中午,陈中队长将兄弟俩送到钢铁师后,三人相互拥抱后告别,兄弟俩却立即在军人服务部买了信纸,趴在柜台上写了请求转业的报告,王小伟还写了申请结婚的报告。

    随后,兄弟俩拿着调令来到后勤部报到,当首长热情地同两人握手,并决定要两人负责师部食堂的工作时,兄弟俩相互瞧了一眼,立即向首长递交了转业报告和结婚申请,把后勤部首长惊得目瞪口呆,因为兄弟俩的情况他都知道,本来已经安排好适应的岗位,可两人一下子上交了请求转业的报告,也就打乱了原有的计划,只好先安排两人去宿舍休息,自己赶紧向师首长汇报。..

    兄弟俩洗了下脸,赶紧去机关食堂吃饭,因已经快过饭点,食堂里除了炊事员外没有其他人,两人默默地吃完饭,回到宿舍后将床铺整理好,没想到师长汤阿武和政委李俊杰在后勤部首长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兄弟俩急忙立正敬礼道:“首长好!”

    汤阿武威逼地瞪着两人道:“说,为什么要转业?”

    王小伟大声地:“报告首长,我家老头子告诉我,军营不是休养的地方,还是强壮士兵的舞台,不能冲锋陷阵的战士,就已经不算是真正的军人,请首长批准我们的退伍申请。”

    王大伟也说:“首长,时刻准备着为国而战是军人的使命,既然我俩已经因身体的伤残无法再承担这项使命,那我俩迟早都会退伍。老头子说的对,不能冲锋陷阵的战士,就已经不算是真正的军人,请首长批准我俩的退伍申请。”

    汤阿武沉默了,因为他非常的清楚,对于伤残军人来说,退伍转业是最终的结果,可两名三次走上战场,为国立下不朽功勋的优秀军人,就这样离开他们热爱的军营,谁也不想看到这种结果,但现实无情,谁也无法改变。

    李俊杰无奈地:“小伟,那你为何现在又申请结婚?”

    王小伟说:“我想转业后留在云南,我家老头子也同意了。”

    李俊杰长叹一口气道:“我们会考虑你俩的申请,你俩昨天才出院,这段时间就安心休息吧。”他拉着汤阿武离去,可刚走出宿舍,两人就禁不住流下了热泪,赶紧抬手抹去。后勤部的首长只能无言地默默跟随。

    下午,王小伟和王大伟申请转业的消息迅速在钢铁师传开,认识两人的战友顿时都感到莫名其妙,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两人已经调回了钢铁师,当大家得知真相后都惊呆了。

    郭团长和政委赶来了,邹毅和王坚、曾援朝、及与兄弟俩一同上过战场的战友们赶来了,大家一起挽留,但两人去意已决,大家无不悲叹,特别是对王小伟深感惋惜,他是师、军、甚至于昆明军区最年轻的、又经历过三次战火考验的连职干部,又是组建才半年多的特种兵大队最优秀的基层指挥员,要是能留在军事岗位将前途无量,可命运却对他如此不公,伤病不仅要夺走他强壮的体魄,而且要逼迫他脱下为之热爱的军装。

    陆继财军长闻讯驱车赶来了,甚至于已经退休的高天成院长和已经是昆明军事学院副院长的伍阳秋也赶来了,听取兄弟俩的陈述后,陆继财含泪久久地站在窗前沉思,两名年轻而又优秀的基层军事指挥员就这样离开军营是部队的损失,他们为了国家的利益三次走上战场,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立下了不朽的战功,现在却因伤病要告别他们为之热爱的军营,心中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可老头子也说的对,军营不是休养的地方,还是强壮士兵的舞台,不能冲锋陷阵的战士,就已经不算是真正的军人。

    高天成说:“这样吧,我去同昆明军事学院商量一下,让你俩去当军事教员。”

    伍阳秋赞同道:“对呀,前年你俩毕业时,我们就想让你俩留校当军事教员,现在应该同意了吧。”

    王小伟说:“高伯伯、阳秋叔叔,军事教员难道不需要带领学员们进行军事训练吗,如果大家知道我俩是伤残军人,是通过开后门的关系去学校当的教员,大家会怎么想,我俩还有没有尊严,这种照顾我俩不会接受。”

    高天成和伍阳秋只能沉默。

    陆继财只好挽留道:“要不你俩再在部队干几年,等在地方上找到好的接收单位后再转业,这样总可以吧?”

    王小伟坚定地:“军长,谢谢!我只要能在云南找份工作,能生活下去就行,这样我也就能每年去看看牺牲的烈士们,为他们扫扫墓。”

    王大伟也坚决地:“军长,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们兄弟俩已经决定,请批准吧。”

    陆继财伤感地:“既然如此,有什么要求请提出来。”

    王小伟说:“我们不敢有任何要求,不然无脸面对永远离去的战友。”

    王大伟望了弟弟一眼说:“我有一个请求,小伟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希望组织上……”

    王小伟阻止道:“大伟哥,我们不是说好了,不麻烦部队的嘛。”

    陆继财再也禁不住热泪长流,抱着他哭泣道:“小伟,我是你叔叔,个人帮点忙总算可以吧,现在正是部队干部转业的高峰期,很多人都是在地方联系好岗位后才转业,何况地方每年对军队转业干部的安排都名额有限,你又是外地人,就算和秀梅结了婚,一下子要求昆明市给你安排工作,这就打乱了地方政府的计划,接收单位肯定很难找,难道我以一名战友的名义帮你联系一下,你也要拒绝?”

    高天成和伍阳秋也含泪说:“我们一起帮你去联系一下,总要找到接收单位才能让你转业吧。大伟的事我也会同北京的熟人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单位。”

    “对,我们都是你俩的叔叔伯伯,帮着跑下腿,难道你俩也要拒绝?”

    王小伟流着泪感激地:“那就麻烦叔叔伯伯了。”

    王大伟也含泪道:“谢谢!”

    陆继财止住泪,拍拍兄弟俩的肩,愁闷地:“等待部队的最后决定吧。”

    “是!”兄弟俩立正敬礼后,送三人离开了宿舍。

    在随后的一个多月里,部队似乎把兄弟俩转业的事忘记了,但两人并没有休息,还是去食堂帮着洗菜、打扫卫生,战士们不让两人干,可兄弟俩坚持天天到食堂帮忙。

    同时,部队批准了王小伟的结婚申请,他开心地拿着介绍信和证明跑到昆明,同李秀梅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但不敢去探望黄老和曾秀兰、伍阳春他们,因为老人们都已知道了兄弟俩的转业决定,怕引起老人们伤心。

    5月20日上午,后勤部首长通知王小伟和王大伟去师部,兄弟俩知道,离开部队的时刻到来了。当兄弟俩在师部办好转业手续,来到师长办公室向师长告别时,政委也在。

    汤阿武起身将一份昆明机械厂开出的报到通知交给王小伟说:“小伟,军长他们跑了一个多月来,在地方领导的安排下才把你的工作确定下来。”

    李俊杰说:“昆明机械厂是一家效益最好的国营企业,你明天就可以去报到。”

    汤阿武又把一张信纸交给王大伟说:“大伟,高院长和伍院长给北京很多战友打了电话,请战友们去地方单位介绍他的情况,有三家单位同意接收你去工作。这是三家单位的地址和电话,你回去后直接去找单位的领导就行。”

    兄弟俩这才知道,叔叔伯伯们这一个多月来为了落实两人的工作,才压着没有急于让两人转业,王小伟赶紧在办公室给李秀梅打电报,通报了这一喜讯。

    晚上,师部在食堂举办欢送会,为兄弟俩送行,陆继财军长、汤阿武、李俊杰、一团长、邹毅、王坚、曾援朝、及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老战友们都来了,特种兵大队的大队长和陈中队长、赵中队长也赶来了。大家的第一杯酒同样敬献给了英烈们,然后大家流着泪回忆着战争往事,很多人都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