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三国之卦帝刘封 > 第169章 此时需要一个喜讯
    辽东郡太守官廨。

    署理辽东郡太守、辽东郡东部都尉公孙恭,辽东郡长史王伦,两人相对而坐。

    他们坐的椅子,还是当初刘封送给他们的。

    中间的案桌上,摆着刘封送来的公文,关于平定沃沮的公文。

    两人看完了公文,已经沉默了一段时间。

    公孙恭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这个时候喝茶,还不是把茶叶放进开水里面浸泡。

    而是把茶叶碾碎,加上盐或奶,煮过之后再喝。

    “竟然真的平定沃沮人啦?”

    直到现在,公孙恭还不太敢相信这个事实。

    “原本周青和公孙楚来信,说陆丰能够平定沃沮,我们还不太相信。这回陆丰自己亲自行文,算是坐实了。否则他不会做此举动。”

    “唉,真不知到他是怎么做到的,就凭着买卖黄薯藤,去偷人家,抢人家。又吃些树根,野菜,蛇蛙。要是早知道这样就能平定沃沮,我们何必等到今天?”

    公孙恭苦笑道。

    他打过的仗多了,就没见过这样打仗的。见过的人和事多了,就没见过这样做事的。

    “他的手段是有些无耻,外加无赖,但是毕竟胜了,叫别的将士们情何以堪?”

    王伦对于刘封这这种打仗方法,感到有点丢人,有胜之不武之嫌。

    刘封这一仗不仅打胜,消耗还很少。

    除了出发的时候携带的粮草兵器,中间就没有要求过补给。只是这一次公文当中,才要求补给一些粮食、盐和衣服、布匹。

    箭矢的消耗,目前是最大的一个项目,但是并没有要求补给,这说明刘封这一仗的箭矢几乎没有消耗。

    东线的公孙康和西线的公孙模、张敞,从开战以来,补给就源源不断。

    陆丰兵员的伤亡,也低得令人难以自信。

    这么大一场战事,竟然仅仅死了一百二十人,伤了二百三十人,加起来伤亡三百多人。

    不说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可这个伤亡,也实在太少了吧。

    但是两个人对这个数字没有怀疑,因为周青和公孙楚的密报里说的数字也跟刘封的数字大致吻合。

    “如果不是孙尚香逃回江东,这还真是一场完美的胜利啊。”

    王伦感慨道。

    “长史,你说这个孙尚香。到底是不是太白故意纵容放走的?”

    “此前公孙楚和周青的密报不是说了么,没有什么证据显示是陆丰干的。当然,只是没有证据而已,也不能排除陆丰就是幕后主使。”

    “他放走孙尚香,也没什么好处啊?既然已经把徐舞蝶收入自己幕中,把孙尚香收入幕中岂不是更好,连江东兵都稳住了。”

    “唉,但愿不是他故意为之。”

    “他要求的补给怎么办?”

    公孙恭问道。

    “打了胜仗,又不是过分的要求,若是不给,传了出去,实在说不过去,给吧。他已经给咱们省了不少钱粮。”

    “也是,那就给吧。沃沮本是乐浪故地,这回平定了,你说凉茂会有什么举动?”

    公孙恭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我想他不会甘于寂寞,此时说不定已经蠢蠢欲动。”

    “陆丰会投靠凉茂吗?”

    “不好说,要看凉茂能给他什么。不过,陆丰自从到了遂城,就与凉茂没有来往,凉茂似乎对他也很冷淡,看来两人关系不睦。”

    “如今辽东是我们的天下,乐浪偏居一隅,难以有大的作为。有传言说,凉茂就要调任魏郡太守,想来他在乐浪,已经不可能再有大的作为。”

    “刘封跟凉茂并无交情,自己只有五百庄园兵,实力太弱,粮草军饷还要靠我们补给,只要不糊涂,他不应该跟凉茂走得太近。”

    “是啊,这个帐是明摆着的,他应该算得明白。就算他有些本事,五百兵马也做不成什么大事儿。”

    “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我们还要把陆丰稳住。他说继续在那里驻扎,我看倒是一件好事。”

    “一是可以稳定沃沮局势,刚刚平定下来,必定还有不少不安分的人,伺机反叛。以前大军一去,他们闻风而逃,大军一走,就又故态复萌。”

    “如今仅仅有几千兵马,就能震慑住沃沮,粮草不多,我们还承受得起。”

    “二是把陆丰留在那里,可以避免凉茂趁机收回故地。”

    “对,我们出人出钱,打下了地盘儿,凭什么交给他?”

    “陆丰跟凉茂不睦,跟我们也不是太亲密,也能叫凉茂少了一些忌惮。如果换做我们的亲信过去,凉茂就可能引起警惕,以为我们想图谋乐浪,必定在朝廷那里极力说我们的坏话,离间我们跟朝廷的关系。”

    “照你这么说,陆丰倒是留在那里最为合适的人啦?”

    “目前是最为合适的,将来就不好说了。不过,此事就先拖着,晚上回家,我再跟父亲商议一下,听听他的见解。”

    “把我们的见解一并报给主公,最后由主公定夺。”

    王伦不愧为干练的长史,这一系列见解,叫公孙恭不得不服。便是他自己来处置,也未必有这么圆满。

    “你说凉茂会不会给他官做?”

    “平定沃沮是一件大事,许多人想做都没做成。那里又是乐浪故地,凉茂给他求个官,也属正常。不够,顶多给他个县令而已。一县之地,陆丰便是个人才,又能有多大作为?”

    “再说了,要想笼络陆丰,给他官做,咱们岂不是能给的更多?实在不行,咱们也给他个官做就是。用陆丰来制衡凉茂,岂不快哉?”

    “哈哈哈,长史果然远见。几下子就捋请了线索。”

    “陆丰之事不足为虑,当务之急,是接待好曹植,叫他回去在丞相面前,多说好话。免得丞相忌惮咱们。”

    “长史所言极是。陆丰身边都是咱们的人,量他也翻不起大浪来。把平定沃沮的消息传播出去,开战这么久,襄平城也需要一些好消息来提振人心啦。”

    “好,我也正有此意。三面开战,人们议论纷纷,尤其觉得对沃沮人之战是自寻苦吃。此刻率先平定沃沮,看谁还敢说什么?”

    “如此说,陆丰的喜讯来的很及时啦?”

    “那是当然,不被看好的都能获胜,何况东线和西线呢?”

    哈哈哈……,两人大笑起来、

    “来人啊,张贴告示,上街鸣锣传播喜讯。”

    这一刻,公孙恭的心情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