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三国之卦帝刘封 > 第84章 落脚点
    徐舞蝶不愿意走,就先回到了管宁家里。刘封和管宁到了这个宅子跟前。

    准确地说,这是个庄园。正是那种东汉以来,地方豪强地主常见的那种田庄。

    这种田庄,是地方豪强势力日益壮大的见证,也是地方割据,豪强势力崛起,朝廷对地方控制日益减弱的主要原因。更是许多军阀崛起的源头。

    这座宅子,是当初襄平的地方豪强何家的。

    公孙度就任辽东郡太守的时候,曾在一个时期内,大力打击地方豪强势力。

    何家就是公孙度这次举动的牺牲品。

    何家的十几口嫡系成员和几十名旁系成员,均被处死。依附于何家的那些农民,则被解散。

    何家的大量土地和产业,也自然被没收。

    如今只剩下了这座宅子,还挺立在这里。

    庄园的大门早已经损毁,门户洞开。土坯堆砌的围墙,也出现了多处倒塌和断裂。

    刘封和管宁直接走了进去,就见到了里面的情形。

    这确实是个巨大院落。

    坐北向南,里面是一排房子,足有二十多间正房,左右两边的青龙和白虎位,是两排厢房,每边都有十多间。

    大门左边,是一个冶铁作坊,右边围墙处,开了一个门,通往院外的河边。从这里就能看见一个巨大的水碓,那是碾米的地方。

    现在两人所在的,是第一进院落,走了将近百米远,到了第一排房子,从边上一转,进了第二进院落。

    最显眼的,即就是一个大大的水池,长宽各约二三十丈,估计原来是用作养鱼的。

    “这个是鱼池吧”?

    刘封试探着问道。

    “是鱼池,养的多是鳙鱼,当初我还曾经到这里来做客,每次来的时候,就在这个鱼池里面捞鱼做了吃”。

    “如此大的庄园,想来当年何家也曾兴旺一时”。

    “昔日,这里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如同集市一般。上上下下足有七八百口人。此番旧地重游,往日景象历历在目,不免令人唏嘘”。

    这种豪强的农庄,一是规模大。不仅占地面积大,经济力量也比较强大。

    以农业为主,实行多种经营。还有林业,牧业、渔业、手工业、商业、甚至高利贷。典当等金融业。

    种类齐全的产业,各种生产生活资料可以自给自足,可以基本满足庄内人员的需求。达到闭门为市的程度,不需要外界供给。

    二是聚集族人在一起,另有宾客归附,往往是一个宗族的人员,聚集在一个田庄之内,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田庄主即是整个庄园的大地主,也是宗族的族长。田庄成员具有较强的凝聚力。

    三是有宾客和归附人员,组成私人武装。既可以维护庄内秩序,还能保卫田庄安全,必要的时候,还能作为军队,出去打仗。

    曹操阵营的李典、夏侯兄弟,江东的周瑜,就都是这种田庄出身。

    继续往里面走,就进了第三层院落。

    前两进院落基本上都已经荒芜,在这里才见到了一点人气。

    有十来亩耕地,有耕作过的痕迹。院子部分地方的积雪,有人清扫过。靠近里面的房子上,正往外冒烟,显然是屋里有人烧火。

    房子前面,有几只鸡和鸭,正在悠闲地游走,旁边是一个牛棚,里面有一头牛,边上有一台牛车。

    两人往里走的时候,狗叫了起来,屋里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迎了过来。

    “见过右安先生”。

    男人深施一礼。

    “你家还在这里住啊”?

    原来管宁认识此人。

    “也曾打算回到中原,无奈那里还是动荡不安,又没有盘缠,就只好在这里逗留下去,等将来再说”。

    “这个庄园可曾卖了出去”?

    “没有,这么大的庄园,有几个人能买得起?上个月曾经来了一个人,一听说要五斤金子,转头就走”。

    五斤金子?这么大的庄园,就要五斤金子?

    刘封心里立刻核计开了。

    这么大的地方,要是买了下来,即使是院子里的土地,也足够几十人吃喝。在这里搞一些手工业,再做些生意,赚了钱,就养上一支军队,在这里关上门儿练兵,也有着足够的地方,这就是个最好的立足之处。

    问了一些情况,两人就往回走。

    “太白对这个田庄是否有意?若是有意,一会儿饮酒时,我就跟王烈说一声。叫他跟王伦说句话,过了年,你就去找王伦买了下来。说是五斤金子,若是王伦来操办,也能省些钱。只是不知道太白是否能出的起这个价钱”。

    “封带了一些金子来,就请先生跟王烈说一声,此事年后就操办,将它买下来”。

    “如此甚好,将来你我比邻而居,正好时时请教”。

    “右安先生客气了,该请教的是我。”

    “太白不用讲究那些虚礼。我本是疏懒散漫之人,又要向你学习八字,其实该以师礼执之”。

    “先生万万不可,如此就折煞后辈了”。..

    我要是给你当老师,辽东人还不得整死我?

    “好,你我便以平辈论交”。

    “如此就高攀先生了”。

    回到管宁家里,没一会儿王烈也到了,酒菜齐备,就开始喝酒。管宁果然跟王烈说起田庄的事情。

    王烈很爽快,一口答应。还说不用钱,他自己跟公孙康说一声,就把田庄送给刘封。

    刘封自然不愿意承这么大的人情,也不想留下后患,坚持要买下来。

    王烈也不执着,就答应跟儿子说一声,过了年儿就去买下。

    这么大一个庄子,说句话就能送人,可见王烈在辽东的能量之大。

    三人喝的挺痛快,只是一听说刘封要买田庄,徐舞蝶就有些情绪低落。

    直到两人告别离开,走在路上的时候,还有些闷闷不乐。

    “舞蝶,为何闷闷不乐”?

    “你自己知道,何必还来问我”?

    “我哪里知道,我又没得罪你”?

    “太白,你买了田庄,是否就想在辽东长久待下去,是否就要离开我们”?

    徐舞蝶骑在马上,也不看刘封,凝神望着远方。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在一起时间长了,日久生情,舍不得我了?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