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三国之卦帝刘封 > 第94章 能说是我么
    究竟何人?

    我能说就是我么?

    算了,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还得象徐舞蝶那个傻娘们儿一样,嘲笑我一顿。

    不过,孙尚香和徐舞蝶这两个傻瓜,还真是生气了,说不来就不来,连面儿都不朝一个,心可真够狠的。

    “按照分野看,此人就在辽东”。

    刘封决定,还是多少给他们灌输一点儿概念,让他们有个精神准备。

    “辽东?莫非是公孙康”?

    “非也,公孙康虽然有称王野心,但无称王之命”。

    “也是,就以结盟这件事来讲,既然没有诚意,就该明言拒绝。反倒设下如此诡计,必将失信于人,将来没人敢相信他。终究会沦为孤家寡人,这种人,难以成就大业”。

    呵,这个水冦甘宁,看人的眼光还是有啊。

    “太白,你不会说这个人就是你吧”?

    苏飞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

    他怎么会知道的?苏飞,行啊,整天不言不语的,还真有内秀,还是你有眼光。

    你简直是当世第一人啊。

    “不会的,便是我,也不会是你”。

    没等刘封高兴够,苏飞就自己否定了。

    “羽凡,为何不能是我”?

    我有那么差么?

    “若是以前,你在刘备那里,你是他的义子,倒还有几分希望。此刻你在这里,已经跟刘玄德分道扬镳,他们已经以为你是江东的人。加上孔明跟你格格不入,所以你根本就回不了刘玄德那里”。

    “如今你虽然在辽东已经立足,又跟管宁、王烈交好,但他们只是世外高人,如今已经不理世事。况且他们是辽东人,也不会全力支持你一个外人”。

    “公孙氏在辽东根深蒂固,家大业大,人心归附。你一没人,二没钱,三无靠山,凭什么称帝?最多不过做个富家翁而已”。

    唉,跟徐舞蝶是一个论调,等将来你们见到我的真本事,看我怎么打你的脸。

    “羽凡言之有理,确实不是我”。

    如此看待我,也是好事。

    连徐舞蝶和苏飞这样的熟人都认为我不能,公孙康和公孙恭就更加不可能认为我有什么野心。

    否则,他们要是知道我想抢他们的辽东,还不得分分秒秒灭了我?

    “此次公孙康用兵,太白就不动心”?

    “兴霸,我动什么心”?

    “唉,太白终究还是年轻。若想在辽东立足,一是象管宁那样,成为名师大儒,二是象何家、周家、欧阳家那样的地方豪强,三是象鲁家那样的士族门阀。要不就像张敞那样,屡立战功。赚钱固然没错,但再有钱,不过是个商贾而已,终究难成大气。”

    “若是太有钱了,叫人眼红,就像何家那样,终究为人鱼肉”。

    周家、欧阳家,是当初从中原迁徙过来的大家族,当初积极支持公孙度,打击辽东本地豪强势力,从中获取了大量利益。现在也是公孙康的坚定支持者。

    其中周家还是公孙康的岳丈家。

    欧阳家的情形,跟周家相似,也是公孙度时代崛起的家族,如今跟公孙恭是儿女亲家。

    鲁家是在汉武帝设立辽东四郡时,就在辽东立家的老牌家族,底蕴深厚。不仅在辽东,如今就在朝中,也有一定实力。跟公孙氏的来往也很密切,也是公孙氏的坚定支持者。跟公孙康手下的大将加堂弟公孙模也是儿女亲家。

    张敞是公孙康手下,除了公孙模之外最重要的将领,作战勇猛,颇有谋略。当初从一个小吏起家,累积军功,升到如此高位。

    这些大家族的发家路径虽然不尽一致,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在官方有强大的背景,经商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在地方上,以宗族为基础,有深厚的民间支持力量。

    这一点,辽东和中原、江东相比,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甘宁所说的富商巨贾为人鱼肉,随时可能任人宰割,也确实有道理。

    在士农工商四大阶层里,商人的地位本来就最低。

    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也使得商人经常成为官方的打击对象。

    首先是商人可能积累起巨大的财富,除了可以用钱办成许多事情,影响时局和朝政以外,还可能因为有钱,过上比官员更好的生活。

    这在官本位的世界里,以官为贵的观念深入人心的情况下,是很难被官方容忍的。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商人的流动性大,官方难以监控和管理,征收赋税,征发兵役徭役都比较困难,不像士、农、工那样,因为居住地固定,便与监控和管理。

    这个道理,跟八字的道理是一样的。

    八字中财星旺盛,就会有钱,但也只是“富”而已。

    如果八字中没有官星,财富就很难保住。有了官星,才叫“贵”。

    只有官星和财星齐全,才能大富大贵。

    这叫做以官护财。

    何家之所以一败涂地,就是因为只有钱,在官方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加上有些不识时务,所以就轻易地被公孙度给收拾了。

    “当初太白在刘玄德那里,也是能征惯战的少年英雄,又有通天彻地的易术,若是从军,定能建立不世之功。将来在辽东必将大放异彩”。

    苏飞也开始极力蛊惑刘封。

    “二位的主意倒是不错,可我手下无一兵一卒,公孙康如今也不会给我兵马,叫我拿什么去建功立业”?

    “这还不简单,募兵啊?我俩当初就是这么干的。”

    “募兵要钱的,军械粮草,吃穿用度,哪一样不要钱”?

    “太白,这你就外行了。只要有了人马,到时候打家劫舍,便是那些大户们,也会主动给你钱”。

    这两个家伙,原来都是土匪出身。也难怪,甘宁本来就是水冦。

    三国这帮军阀们,多数走的就是这个路子。除了打仗,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到处劫掠民财,抢人抢粮,抢地盘儿,几乎无恶不作。

    “既然二位如此说,我就斟酌一下此事。只是这事儿做起来没那么容易,怕是要费些周折”。

    “没什么难的,总会找到人的”。

    招兵买马的计划,刘封其实早就有。

    只是他认为时机还不成熟,所以也就没打算近期就张罗此事。

    现在听甘宁和苏飞一蛊惑,心里就不禁有些痒痒。

    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即使谋划的再周到,也有缺憾。倒不如从现在就开始,在战斗中成长。

    公孙康现在正准备用兵,或许这就是个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