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三国之卦帝刘封 > 第118章 我考你一下
    周紫已经听到了刘封讲话,正在等着他呢。刘封一过去,就在小黑屋里咆哮起来。

    “刘封你这个阴损的东西,为何把后面窗户堵上,屋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你在屋里也没什么事儿,还要光亮作什么”?

    “我吃饭不要看看么,你给我送的什么饭?”

    “吃饭又要什么光亮?没有光亮,还能吃到鼻子里去么?你的饭,就是你的人给送来的,有什么不对么”?

    “不可能,她们怎么会给我送这些饭菜来,一定是你给换了”。

    “你既然看不见,又怎么知道给你送的是什么”?

    “你……,好,陆丰,等我出去了,再跟你算账”。

    “昨日叫你认错,就放你出去,你不认错,这又怪得谁来”?

    “给我送蜡烛来”。

    “好,只要你答对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送”。

    “我才不答呢,谁知道你会出什么稀奇古怪的的问题。”

    “很简单的,三岁小孩子都会”。

    里面不吱声了。

    “周紫,你听好了,此刻我就给你提一个问题。只要你答对了,就给你蜡烛。答错了也没什么,反正也没有蜡烛,这总是一次机会吧”。

    周紫没吱声,刘封就知道她动心了。

    “我的问题就是,一斤铁和一斤棉花那个重”?

    “当然是一斤铁重啦”。

    “错,周紫,蜡烛不能给了”。

    小样儿,脑筋急转弯儿,坑死你。

    刘封走向徐舞蝶的禁闭室时,还听得周紫在里面喊。

    “陆丰,你个阴损东西,竟然出这样阴损的题目”。

    “徐夫人,在里面滋味如何啊?我来看你了。唉,只是你手下那么多人,你如今落难了,也没人来看看你”。

    “陆丰,你不要假仁假义的。我不用你看,你为何把窗户给堵上和,给我送的饭菜,又是什么东西”?

    虽然看不见徐舞蝶现在的情形,刘封也能想象到她现在愤怒的样子。

    “饭菜就是伙房里军士们吃的,他们能吃,你为何不能吃”?

    “我的人给我送的饭菜呢,是不是叫你给吃了”?

    “徐夫人,你怎么这么聪明,一猜就中。说句实话,你的人做的饭菜,就是好吃”。

    “陆丰,你就是来故意气我的,是不是”?

    “徐舞蝶,你说对了,就是来故意气你的,这就是你们犯错的代价。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啊,没人可以例外,就算是你、孙尚香、周紫也不行”。

    “不过,徐舞蝶,此刻我愿意给你个机会,我给你出个题目,你若是能答上来,就给蜡烛。刚才我给周紫出了题目,她没答上来。题目虽然简单,但我估计你也答不上来”。

    “哼,她蠢不证明我也蠢”。

    “那好,你听好了。周小鬼儿一天吃五钱砒霜,鲁大傻子一天吃一钱砒霜……”。

    “你这叫什么题目,好好的,他俩吃砒霜做什么”?

    “比方,就是打个比方。听好了,五年之后,鲁大傻子吃的砒霜比周小鬼儿还多,为什么”?

    “你这个题目不对,周小鬼儿,哦,周公瑾一天吃五钱,子敬吃一钱,周公瑾永远比子敬吃得多”。

    “错”。

    “错在哪里”?

    “周小鬼儿吃了不到半年就毒死了。这回别怪我不给你蜡烛了吧”。

    “你这叫什么题目,如此阴损”。

    “那好,我再给你来个简单,刚才考周紫的,就是这个题目。一斤铁和一斤棉花那个重”?

    “自然是铁重啦”。

    “错”。

    “啊?原来是一般重啊”。

    这回多少聪明点儿,不过晚了。

    “舞蝶,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我走了,你好好在这里面呆着”。

    “陆丰,你简直卑鄙无耻,竟然拿这种题目来诓骗人,等我出去再找你算账”。

    小娘皮,等你出去的时候,就会感谢我了。

    出去之后,遇到了苏飞和贾同理。刘封就把自己刚才对孙尚香几人做的事儿说了一遍。

    除了脑筋急转弯儿的事情,其余的全都说了。

    “之所以如此,就是故意气她们的,把她们心里的怨气全都激发出来。同时打掉她们身上那种根深蒂固的优越感”。

    “没有人敢这样对待她们,一向傲慢了,现在若是不受一些挫折,就永远以为天下人都会顺着她们,不能应对将来可能遇上的严峻情形”。

    “我的目的,就是要她们意识到,在她们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可以凭借身份为所欲为。但是一旦出了她们的势力范围,她们什么也不是,不过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唉,太白如此良苦用心,但愿她们能体会到”。

    苏非虽然如此说,心里其实不抱有多大信心。

    “太白用意虽好,只怕别人不这么看。郡主那边或许好说一些。周紫那里,她姑姑恐怕会有些异见。公孙夫人没有女儿,非常宠爱周紫”。

    “唉,就是这种溺爱,才常常害人”。

    几人正在说话,一队人过来,簇拥着三员武将,正是公孙恭、公孙模和张敞。

    这都是辽东的核心人物,自然不能怠慢。刘封几人急忙迎了上去。见礼寒暄完毕,公孙恭就意味深长的看着刘封。

    “听说太白把周紫关进小屋里,可有此事”?

    “是,确有此事”。

    “好,连周紫都敢关,太白有些胆色。”

    刘封本以为公孙恭会再说些什么,或者求情,或者训斥他,但公孙恭却没了下文,转移了话题。

    “听说太白练兵很有些与众不同,今日特意过来看看”。

    “欢迎都尉莅临指教”。

    公孙恭现在的正式官职,是辽东郡东部都尉,掌管整个辽东东部的郡县。所以才有了都尉之称。

    此时教场上正在进行队列训练,公孙恭几人看了一阵,没说什么。

    不过,刘封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出了他们的心思,那是一种不以为然的样子。

    随后又进了军卒的宿舍转了一圈,估计就是查看传说中叠被子的事情。

    几人也没说什么,最后寒暄几句就出来了。

    “太白,想练兵是好事,不过做事要脚踏实地,扎实用功。哗众取宠,实不可取”。

    公孙恭说完,没等别人说什么,就向外走去。然后骑上马,挥鞭离去。

    刘封也只有苦笑着,摇摇头。

    你懂得什么?这里的玄机,岂是你能认识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