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三国张济大帝 > 第240章 荆州继承人变故
    荆州虽然还有十万大军,但是,除了黄祖之外,已经无可领兵之将啊。

    刘表的从子刘磐,勇则勇了,却是个没脑子的家伙,又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只能为将,不能领兵。

    蔡瑁和张允呢,刘表可不敢再用这俩家伙了。

    想来想去,刘表觉得,只有王威还堪一用。

    这段时间,刘表也学着张济和曹操,设立了招贤馆,想从荆州再挖出人才来。

    但是,报名的人不少,但有真才实学的,却是一个也没有,让刘表失望之极。

    刘表,终于病了,比历史上的那场病提前了足足十年。

    这一病呢,就不可收拾了,大夫很快就给刘表下了定论,准备后事吧。

    后事,自然就是刘琦和刘琮二人,刘表立哪一个为荆州之主了。

    其实,这是大不敬的做法,因为皇帝还在啊,州牧的任命上,根本没有父终及子的规定,不然,各个州就都相当于独立王国了。

    乱世啊,哪一个州不都是被野心勃勃的诸侯们给占领了,刘表的这种做法当然也算是无可厚非了。

    荆州,也分成了两派,就是刘琦派和刘琮派。

    刘琦派,其实就是主战派,这一派是坚决维护刘家在荆州的正统,一旦张济引兵来犯,绝对要抗战到底。

    主战派,以黄家为主,庞氏和习氏为辅。

    黄家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姑且不说黄祖手握重兵,就说黄家的亲戚,还有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就是诸葛亮。

    主战派,还有两人,就是刘磐和王威,这两人都是手握重兵。

    天下大势,因为张济的横空出世,变化太快,十七岁的诸葛亮无法淡定了,提前出世,选择了刘琦。

    刘琮派呢,自然就是投降派了,这一派是准备在张济兵进荆州的时候,举州投降。

    投降派,自然就是蒯家和蔡家了。

    这一派,只有蔡瑁的手中掌控一定的兵权,跟黄祖、刘磐和王威相比起来,就寒酸多了。

    不过呢,有一个好处,刘表最器重的人有四个,分别是黄祖、蔡瑁、蒯良和蒯越,投降派就占了三个之多。

    还有蔡氏,跟刘表和好之后,受宠比以前更甚了,刘表对她基本上是言听计从。

    当然,投降派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就是伊籍。

    刘表将死,这两派的斗争就越发激烈起来。

    谁想到,刘表还没有决定将刘琦立为继承人,还是将刘琮立为继承人,曹操突然横插一刀进来。

    曹操虽然身在徐州,但对荆州的形势了如指掌。

    刘表要死了,荆州牧的位子无论是给刘琦,还是刘琮,都不是曹操想看到的,这两个人都是无能之人。

    曹操需要的是一个能力超凡之人,能够整合荆州的力量,与张济抗衡。

    所以,曹操立即就以天子的名义下了一道密旨给刘表,说是等刘表百年之后,荆州牧的位子由庞樵担任。

    庞樵,就是庞山民。

    曹操让庞山民当荆州牧,还是很有道理的。

    庞山民的父亲,就是庞德公,庞山民的堂弟是凤雏庞统,庞山民娶了诸葛亮的二姐为妻,所以,诸葛亮就是庞山民的妻弟之一。

    还有蒯家的蒯祺,跟庞山民是连襟关系,所以,庞樵当荆州牧,能调动的力量太多了,足以能抗衡张济,至少能拖住张济南下的脚步。

    接了这道密旨之后,刘表的心结终于打开了,不再为州牧继承人的问题烦恼,整个人的精神都好多了。

    但是,刘表也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立即就趁着自己精神还能支撑的时候,就将荆州文武部召集过来,开大会了。

    开大会,自然是要立接班人了,所有人都嗅到了这股气息。

    于是,在开大会之前,主战派和投降派都提前来找刘表了。

    刘表呢,老奸巨猾,对主战派说,他绝对不会立刘琮为继承人。

    然后呢,刘表又对投降派说,绝对不会立刘琦为继承人。

    于是呢,这两派的人都认为,自己支持的公子铁定就是荆州的继承人了,自然是十分开心啊。

    有的呢,甚至于已经在憧憬,自己支持的公子当上州牧之后,该如何治理荆州了。

    不过呢,刘表的这一手左右逢源,没能瞒过一个人,诸葛亮。

    诸葛亮隐约感觉到不对劲,这刘表是一反常态啊,于是,就找到刘琦,问这段时间是否有什么特别的人进过州牧府。

    刘琦立即将州牧府的眼线喊来,就得知许都曾有人到过州牧府,是两个人,一文一武。

    那个文人,在刘表的房间待了大概半个小时,刘表将所有人都屏退了,所以,没人知道他们两个说了什么。

    那两个人,从州牧府离开之后,并没有在襄阳停留,直接就回许都去了。

    “不好。”诸葛亮一番思索之后,立即就惊叫一声,“大公子,此两人必然是曹操派来,只怕荆州继任之主要有变化?”

    刘琦的脑袋可就没那么好使了,登时一愣,问:“孔明,何出此言?父亲已经说过,绝对不会立二弟刘琮为继承人,这荆州继承人,自然就是非我莫属了啊。”

    诸葛亮轻摇羽扇,淡淡说道:“大公子,若是府君对蔡瑁、蒯良等人也如此说,绝对不会立大公子为继承人,又该如何?”

    刘琦越发糊涂了:“孔明,父亲只有我兄弟二人为子,难道他会将州牧之位传给从兄刘磐不成?”

    “当然不是刘磐,而是另有其人。”

    刘琦晕乎乎的:“谁,难道父亲会将州牧之位传给非刘姓之人?”

    诸葛亮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淡淡说道:“并非是府君要将州牧之位传给非刘姓之人,而是许都那位,他不愿州牧之位落入两位公子手中也。”

    刘琦呆了呆,脱口道:“天子?”

    诸葛亮一阵无奈,他都把话说这么明了,刘琦竟然还猜不到,这智商实在是……

    “非也。”诸葛亮摇了摇头,很耐心地解释道,“是曹孟德。”

    刘琦大惊:“孔明,我荆州与曹操并无瓜葛,他为何要干预我荆州之事?”

    诸葛亮嘿嘿一笑:“因为一个人。”

    “谁?”

    “张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