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半世影歌 > 第353章 坏事不单行
    “见过府尹大人!”黄尚在衙役的引领之下进入了屋内,见柳千里就站在房屋的左边,便抱拳弯腰行礼。

    “哎哟,世子啊,你这是折煞老夫啊,快请坐!”柳千里一见黄尚给自己行礼,急忙叫人给他搬来凳子。

    他不是不能受黄尚的礼,按照辈分来说,他是黄尚---朱允琮的长辈,这礼他还是受得起的。

    但是,这种礼要分场合,如果是在私人宅院之内或者家族之内,那肯定没有问题,因为他是朱允琮的远房表叔,就是朱允琮的亲身母亲柳氏的堂兄,他这个府尹都还是当时柳氏还在世时,老长西王朱什贞帮他谋得的。

    怎么谋得?自然是王府出银两打点京城的人,再加上有苗长风的帮忙,当个府尹不是小事一桩?!!!

    关键是这里是官府,官府有官府的礼节,简单来说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府尹的级别和王爷的级别,差得不是一点半点,所以柳千里才如此的恐慌。

    黄尚朝柳千里施礼完毕之后,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端坐在府尹位置上的朱什球,淡定的坐下,让朱什球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黄尚把他当空气,并不是不尊重他,而是黄尚压根就不认识他,虽然当初老长西王的出殡是镇南王主持的,但黄尚也没把他记住。

    “世子,哦,不,王爷,这位是镇南王。”柳千里急忙出来解围,虽然他这个府尹是买来的,但在官场混久了,察言观色自然是不在话下。

    “见过镇南王!”黄尚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再次施礼。

    “哼,什么王爷,还没册封,一切皆有可能!”朱二长很不爽的在一边哼了一声。

    “咳,二长,切勿多言。”朱什球毕竟姜还是老的辣,虽然黄尚进来先招呼柳千里,很不给自己这位王爷面子,但是如果因为这点事情就火冒三丈,那他就不是镇南王了。

    但是一开始就被黄尚给忽视,自然心里不爽。

    “世子,这里是议事重地,丫鬟就不要带进来了。”镇南王重重的咳嗽一声,望着一直站在黄尚身后,腰挎黑龙剑的索皎,满脸的不悦。

    索皎的打扮,自然是英姿飒爽,气度不凡,以前她为了隐藏自己,总是戴着黑色面巾,自从来到长西王府之后,她就没有再戴。

    黄尚回头望了望索皎,索皎只是眼皮朝下看了一眼黄尚,没有言语。

    幸好安紫没有跟进来,否则还真要被这老镇南王给洗刷一顿,不过这位索皎大姐,自己惹不起啊,她不出去自己也没法。

    “哼,同样是王爷,为何你能带?”索皎鼻孔里冷哼一声,将头扭向门外。

    索皎一句话又将了镇南王一军,因为朱二长身后就站着一位身材不高,但异常结实,双目如电的年青和尚。

    “王爷,她是我王府侍卫,不是丫鬟,再者,如果王爷觉得我在场有碍王爷议事,那我等柳大人忙完之后再行拜见。”黄尚说完站起身来就朝外走去。

    “好了,王爷…,世子,南王爷和我其实正在商量支持朝廷一事,如果世子没有其他事情可以一起听听。”柳千里急忙出来解围,夹在两个王爷之间,他的日子实在不好过。

    黄尚回来坐在凳子上,眯着眼睛听两人在那里讨论一千万两银两的事情,不做声也不表态,他算是听明白了,这两家伙是准备让长西王府来当接盘侠。

    “柳大人,吾皇也是体会各州府的难处,但眼下吾皇四处用银两之际,没有银两,会耽误很多大事,要不柳大人….想想办法,比如向世子…接点?”朱什球终于将话题扯到了长西王府。

    “这个……。”柳千里犹豫着看着眯眼的黄尚,吞吞吐吐。

    “为吾皇分忧,解柳大人燃眉之急,自然是我长西王府的分内之事,君子本分内之事,假济天下,为民排难,为国捐躯,此乃天道之所在……。”

    黄尚睁开眼睛,开始漫天的胡扯,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些词语是从何学来,也许是最近偶尔翻看房间之中的一些古书学来的吧。

    “但是……。”

    被黄尚给扯得云里雾里的朱什球和柳千里,一听到但是两个字,顿时紧张。

    “我王府虽大,但实乃空壳,每年皆入不敷出,丫鬟下人开销巨大,实业巨亏,银庄的银两到现在都无法收回,加之昨晚我被贼子抓走,还被勒索了好几百万银两,老祖宗为了救我,可是将府里值钱的东西都给拿出来的,如果不是那些可恶的贼人,我或许……哦,哎哟。”

    黄尚正在想方设法的叫穷,却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疼痛,被拧得生痛的感觉。

    他正编造昨晚自己被抓走之后再花巨资赎回,却不料却把索皎给骂了……,能不挨拧?!!!

    “哎哟,我的妈呀,痛死…心痛死我了……,我以后再也不敢骂……不敢独自出去了,要是再被贼人捋走,哎哟…..,就只有以身相许了。”

    “噗嗤!”

    正拧黄尚后背的索皎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没想到黄尚居然如此能编,明明是自己主动送他回来,却被这家伙用来当挡箭牌。

    “二长……,二长……?”朱什球扭头看着痴呆,口水滴答着的朱二长,再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俨然就是索皎……。

    “呼……!”朱二长吸了一下掉下的鼻涕,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掩面微笑的索皎。

    “嗯….,索皎也意识到不对,收起笑容,侧身背对着朱二长。

    “咳,咳,咳,世子说得有理,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象我镇南王府也一样,年年入不敷出啊,不过呢,我们再穷再没银两,可不能耽误吾皇之大事,否则作为臣子我们居心不安呐。”朱什球一边捶着胸脯做痛苦状。

    “要不世子,你看这样如何?最近朝廷准备生产一批军需,大约十万单位,一万匹马匹,如果世子愿意,可以交给长西王府来做,另外兵器厂也移交给你,何如?”

    “这个……。”黄尚不语,因为他不知道朱什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不敢胡乱接下来。

    “唉,王爷,兵器厂以前可是朱将军亲自管辖,这……合适么?”柳千里顿了顿回答。

    “有何不合适?长西王府就在我华天国,难道还能跑了不成?再说难道我们连长西王府都信不过么?不用说了,这也是吾皇的意思。”

    黄尚心里一凌,这丫的敢情是早就预谋好了,让长西王府出血。

    十万个单位是什么概念,就是一个士兵的套装备,包括铠甲,兵器,弓箭等,至于一万匹马匹,少说也得几百万两,虽然长西王府自己的确有马匹,也不过数千匹而已,这老家伙---黄帝是要慢慢抽干长西王府啊。

    帮黄帝老儿招兵一事都还没完结,黄帝老儿又开始在背后捅刀,这是要彻底干掉长西王府的节奏,这自己一答应,虽然不至于让长西王府一下就一蹶不振,但至少会伤到元气,还让黄帝老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摊事情。

    “王爷,如此巨大数量,在下恐怕实难从命……。”黄尚虽然着急,但表现的还是风清云淡,只要我不答应,难道你能把刀架脖子上不成?

    “世子莫急,吾皇的意思呢,不会亏待长西王府,想老长西王当初为国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却因疾而去,吾皇也在想方设法的补偿长西王府呢,这不,吾皇的意思是,一旦攻下八门城,那么八门城的三年税收,部归长西王府!”

    “容在下回去和老祖宗商量之后再行回复王爷。”话说到这个份上,黄尚也不能把路堵死,只得施展缓兵之计,能拖一时算一时。

    朱什球出得府衙,数辆马车旋即围拢过来,朱什球和朱二长以及和尚登上了中间的马车,朝南边而去。

    “可看清楚了?”朱二长扭头对年青和尚问到。

    和尚没有吱声,只是重重点点头。

    “不急,这道坎他过不去的。”朱什球捋着胡须说:

    “他答应了,说明他长西王府有钱,吾皇还会给他找事,再说铸造那么多兵器,以后随便给他安个谋反的罪名就是了,如果他不答应,则可以给他安个不支持吾皇的罪名,用不着冒风险去杀他。”

    “是!”和尚低头应着。

    “王爷……。”一名侍卫掀起帘子,在朱什球耳边嘀咕了两句。

    “这么快就来了?嗯,朝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