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夫君,用膳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飞来横祸
    天蒙蒙亮,阿瑶在院子练颠锅,外头粗鲁的敲门声引起她的注意。

    “开门!”

    “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应该也不会有人啊……”阿瑶张望,却见大娘脸色惨白,匆匆跑来,好像后面有豺狼虎豹追赶,见到她如同找到主心骨。

    大娘一把抓住阿瑶的双手,惊慌失措:“瑶柱姑娘,大事不好了!外边来了很多官兵,点名是要找望月姑娘的,我看他们凶神恶煞,来者不善……啊呀,现在该怎办才好,要不要通知姑娘离开到外面避避风头?”

    阿瑶心惊,手上的痛楚令她意识到大娘明显比她更慌张。她拍拍大娘的手,反过来安抚她:“大娘别紧张,官兵衙役向来鲁莽,说不定不是坏事,你去喝杯茶压压惊,我去问问。”

    阿瑶的微笑好像一剂镇静,看着她的笑容,大娘莫名觉得安心,跟小姑娘一比,自己确实太慌,讪笑道:“好好,那我去喝杯水?”

    她含笑点点头,大娘心有余悸,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叨叨刚刚的事情。

    外头近乎砸门的声响,这动静附近邻里肯定被吵醒的,不难怪大娘六神无主,阿瑶的心跳随着门外砸门声跟着漏跳几拍,连忙打开与门外对话的小窗口,问:“差大哥,请问有事吗?”

    “奉知县命令,前来把命案嫌疑人望月关押候审,尔等莫要阻拦。”捕头睨了阿瑶一眼,见换了个小孩,语气放缓了些,开门见山表明来意。

    阿瑶一瞬间大脑空白。

    怎么回事!

    回过神,满脑思绪纷乱充塞整个大脑,甚至她发不出声音。

    捕快明显开始出现不耐烦,警告:“再不开门,休要怪我们砸门了!”

    阿瑶用力地掐自己一下,找回自己的声音:“差大哥请在门外稍等,我这请师父过来,毕竟家里都是女眷,不方便开门。”

    “最好不要骗我,否则……”

    阿瑶刚关上小窗转身就被吓了一跳,望月站在她身后,打扮朴素,发髻只用两根银发簪挽着,袖子下隐约可见戴着豆青色的玉镯,这些首饰都是平时不会出现在望月身上的。

    “望月师父……”

    “你和燕窝好好看家,我去去就回。”

    师徒两人异口同声开口。

    可望月这幅打扮,分明是预料到自己有可能回不来。阿瑶红了眼睛,始终不相信望月会跟命案有直接牵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望月摇头:“我也不知道,乖,可能也就是过去问问话。”

    望月跟着捕快衙役离开。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燕窝站在后头,双眼通红,她已经穿戴齐整,“我去一趟衙门,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

    “我也去!”

    衙门前人头济济,水泄不通,死者家人一大清早敲鸣冤鼓,逢人便哭,要求知府一定要查明真相,严惩凶手。

    阿瑶和燕窝仗着人小,钻到人群最前面,就听“知情人士”跟其他人描述得有声有色,说周姓富商死于马上风,又有一说因食物中毒而死,仿佛亲眼所见一样。

    知县还没到场,堂上应该是几个周家家眷披麻戴孝嘤嘤地哭,担架放在一旁,盖上白布,大概就是死者了。

    天色明亮,照着堂上的明镜高悬,知府姗姗来迟。

    衙役高呼肃静,惊堂木一拍,围观的百姓渐渐停下交谈的声音。

    知县循例问堂下何人,又为了什么事击鼓鸣冤。

    “妾身是桃李巷周家当家周庆的妻子,姓余。死者是妾身的相公周庆,妾身要状告厨娘望月下毒,蓄意谋杀!”周余氏言之凿凿。

    堂下哗然一片。

    望月是谁,大户人家所关注的,前朝御厨之女,本身名声赫赫,她的美貌,邀请她做宴席的高昂价格,还有与之匹配的厨艺,南浔近乎传奇的人物,处处都是谈资。

    这样的人物竟下毒谋杀一个男人?

    当然还有很多百姓并不清楚望月是谁,听见有人解释,也跟着哗起来——她做一顿饭,他们得攒上很久,是嫁妆钱,或是彩礼钱,又或者是棺材本,一个厨娘竟能拿到这么多钱!

    知县猛地一拍惊堂木,吓得吃瓜群众自觉噤声,他很满意效果,接着问:“周余氏,你说这话有什么证据?人家一个厨娘赔上自己的名声下毒。”

    周余氏沉吟,随后咬牙切齿,眉目怨恨。她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说:“我当然有证据。我相公,一直觊觎望月,想把她娶回家做九姨娘,这次望月被邀请做宴席,席上相公对她不轨,所以才有此横祸。”

    阿瑶听得目瞪口呆。

    燕窝攥紧双拳,咬着牙低声嘶吼,压抑着愤怒:“她胡说!还污蔑姑娘的清白!”

    阿瑶这才反应过来,那周余氏最后的话可不是在误导人嘛,给旁人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周庆好色,对望月不轨,望月下毒报复他;如果她们说望月是清白,可能又会获得另一番说辞,因为望月不从,所以很有可能为了给他点颜色,但没想到下手重了,让周庆丢了性命。

    这个毒妇!

    没听明白时,阿瑶还只觉周余氏连家丑都敢往公堂上讲,得知还有一层意思,她也跟着燕窝一样怒了。

    知县不紧不慢:“唔……你说的有理,但也只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辞,你有什么证据是望月下毒?”

    周余氏一把掀开白布,“大人请看!我夫君嘴唇泛黑,一看就是中毒。昨天他宴饮,回来还好好的,半夜就不行了,呕吐了一地,腹痛,最后没撑到大夫赶来,就,就急急去了……”

    越说越悲戚,抹着眼泪无声哭了起来。

    知县见不得女子哭泣,尤其周余氏相貌端正,大概是娘家有点底蕴,说话有条有理,到了哭泣时,梨花带雨的,只见清泪,也没大喊大叫,惹人怜惜。

    “别哭了,来人,传仵作!”

    仵作上来给尸体做简单的检查,拱手道:“回大人,死者身体没有损伤,口中有酒气,是中毒而死,至于是中了什么毒,还需要进一步详细的检查。”

    周余氏激动起来:“大人您看,我说的话没有错吧?是望月下的毒!”

    “安静!”知县拍下惊堂木,“传望月。”

    在众人的翘首之下,望月被带进来。

    “她长得真漂亮,不难怪请周庆想娶她做九姨娘,换做是我,我也想啊!”

    “你?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样子吧,做梦也轮不到你。照我说,这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哈。”

    “哈哈哈,是啊……哎哟哟哟,媳妇,轻点我的耳朵朵朵!我没想,我发誓我真的没想!”

    阿瑶气得浑身哆嗦:“你们这些都给我闭嘴!不许你们说我师父!”

    “哟~小姑娘长得挺水灵的,这望月选姑娘的眼光挺不错的嘛。嘴长在我身上,我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你个小不点能怎样,学望月下毒呀?”

    他们嬉皮笑脸的,就像周余氏那样,早早就给望月定了罪。

    “我师父满腔心血对待食物、对待料理,她供奉灶王爷,供奉灶王爷的食物也绝不含糊,她断不会做在食物里面下毒的事!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再乱讲,早晚祸从口出会有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