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我能召唤神仙 > 第五百七十章 重伤而回
    第五百七十章重伤而回

    “芊芊师妹,我就不多留了,你也早点回山吧。”陈朝阳一脸落寞的离开了,陆松的死让他终于警醒,什么叫色字头上一把刀。

    “我先去疗伤了,等伤势好了我护送你回师门。”虞正阳抱着那条骨折的手臂,龇牙咧嘴的对花芊芊笑了笑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匆匆走向慧光的木屋,疗伤去了。

    “阿弥陀佛!臧临不死,华夏难宁!”慧光叹了口气,满脸悲苦的走到那些尸体旁,盘坐在地上,低声诵念起往生咒,为亡魂超度。

    “师……师姐,臧临没死,等他恢复过来,那古月庵是不是就危险了啊?”小尼姑忧心忡忡的拉着花芊芊的衣袖,面色苍白如纸,臧临的恐怖阴影,在她的心底越来越大。

    “不用担心,有师父在,没人敢动古月庵。”花芊芊笑着拍了拍小尼姑的脑袋瓜,扭头看了眼地上的尸身,眼底闪过一丝冷漠,带着小尼姑扭头走进了古月庵。

    对于这些死去的这些天骄们,她没有丝毫同情,甚至连一丝该有的哀伤都没有。

    想要做她花芊芊的男人,那就要做好被利用的准备,实力不济被人杀了,那是活该!

    折跟她平日里炼蛊差不多,优胜劣汰,实力不行的,肯定是要剔除的。

    此时古月庵里的气氛很凝重,静尘领着大小尼姑聚在佛堂里,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见花芊芊领着小尼姑玄月进来了,静尘赶紧上前问道:“怎么样了?那个畜生死没死?”

    花芊芊摇摇头:“臧临的实力太恐怖,我们不仅没有杀掉他,还折损了不少人手,不过他也没落到好,受伤逃离了。”

    “怎么会这样!”静尘大惊失色,现在金刚寺封山,根本顾不过来她们古月庵,如果臧临再来,她们如何抵挡?

    “师太勿忧,有玄月的情分在,我毒蚕陵会保你古月庵平安无事的的。”花芊芊淡笑道:“我这就要带着玄月回山了,特来跟师太道别,不知师太还有没有什么交代的?”

    “玄月命苦,希望芊芊姑娘以后多多照看。”静尘抬手轻轻抚摸这玄月的脸颊。

    “师太请放心,在毒蚕陵,还没人敢欺辱我师父的徒弟,告辞了!”花芊芊对着静尘点点头,拉起小尼姑的手掌,飞天而去。

    小尼姑眼泪汪汪的看着身下越来越小的古月庵,最终还是忍不住对下面的同门哭喊道:“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要照顾好自己!”

    与此同时,几近油尽灯枯的臧临也回到了邪月阁。

    只见邪月阁的山门外,形同骷髅的他艰难的前行着,每踏出一步,他都要用上全身的力气。

    当他走到护山大阵的入口前,也终于用尽了身体中最后一丝的力气,眼前一黑,重重的栽倒在地。

    “什么人!”

    一名长了一张马脸的护山弟子听见动静走出大阵,凝眉看着倒在地上的人,还以为是哪个缺德鬼丢了具死尸在这里,刚要开口叫骂,突然间脸色一变,他辨认出了臧临的气息!

    “臧临师弟!”马脸弟子惊呼一声,急忙上前查看,他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探了下臧临的脉搏,感应到一丝丝微弱的跳动后,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他急忙抱起臧临,往大阵中跑去。

    “那长老,快点过来,臧临师弟动用秘法过度,危在旦夕!”马脸弟子急声对阵中一座古拙的凉亭喊道。

    “呼!”

    他的话音刚落,一名黑袍老者就出现在他身边,急忙将手按在臧临胸口,查探了下他体内的状况后,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一把抢过臧临就往左武居住的宫殿飞去。

    此时左武正躺在后殿的床榻上研读一本数月前在海外遗址中找到的一本残破古籍,正看得入迷的时候,突然感应到黑袍长老正在往这里飞来,同时也察觉到臧临那犹如风中残烛一般的微弱气息。

    左武眉头微微皱起,轻轻放下手上古籍,身形一晃就消失在床榻上,瞬息间就出现在了黑袍长老的面前。

    “门主!”黑袍长老楞了一下后,赶紧躬身行礼。

    “怎么回事?”见到臧临的惨状,左武也不由得心头一惊,赶紧拿出一颗丹药,撬开他的嘴,将丹药塞了进去,然后又运功帮他化开药力。

    “发现的时候他倒在山门前,看样子应该是遇到强敌后动用秘术逃回来的。”黑袍长老恭敬的道。

    “把他交给我吧。”左武心中怒火升腾,冷着脸接过臧临,扭身飞回了宫殿。

    他已经猜到,对臧临下手的人肯定与他不是同辈的,华夏的这一代人,就没有人能逼得臧临动用秘术逃窜的!

    哪怕是那个盛传有仙人之姿的袁翰墨也没那个本事!

    左武把臧临带回去后,先稳住了他的伤势,然后招来了药房长老,让其将臧临带回去照料。

    药房长老带臧临回去后,用了大量珍贵药材来给他恢复元气,可哪怕是这样,也是过了足足三天他才醒过来。

    “呃……我……没死!”臧临虚弱的睁开眼,看了下四周熟悉的环境,知道自己是在邪月阁的药房后,脸上露出一抹阴鸷的冷笑。

    他既然没死,那就有人要死了!

    这时候,一名青年走了进来,准备给臧临喂药,见到他已经醒了,挑了挑眉,怪声道:“呦呵,醒了啊,名还挺硬,还以为你要杆屁了呢,可惜!”

    “带我去见掌门!”臧临冷视了他一眼,费力的坐起来,低头查看了下自己的身体,此时已经不像三天前那样的皮包骨了,不过也很消瘦,已经不复之前的魁梧。

    “老子没那个闲工夫伺候你,要么老实躺着,要么自己爬过去吧。”青年撇撇嘴,讲一个药瓶丢给臧临,努了努嘴:“能动就自己吃。”

    说完他扭头就离开了。

    臧临没去理他,拿起丢过来的丹药就服了下去。

    那个青年是个丹道奇才,不过在修炼上却是个废材,是以性格有些极端,出了名的难交往,跟谁都是这样一幅脸面,没必要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