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庶女妖妻 > 第111章 别人敢欺负那就打死
    当天入了夜,明诚晰让大朱传话,明承朝抢了这个任务,告诉夏侯妙妙明日辰时出发。

    明承朝犹豫了下,才开口道:“那个,风凌公子,你师傅是银月楼的楼主么?”

    夏侯妙妙抬头:“是。”

    虽然银月楼的楼主常年看不到踪迹,楼内子弟已经将她当成楼主,不过,她上面还有个师傅,也就是曾经星辰阁的阁主。

    明承朝激动了下,道:“那楼主收不收徒弟?”

    听说银月楼的楼主是个双腿不便的年轻男子,既然年轻,不知道对方远不远收徒弟?

    夏侯妙妙表情微妙:“你想拜师?”

    一个皇家子弟,拜江湖中人为师?

    明承朝点头,“你是楼主的弟子,那么也就是我的师兄了,师兄,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我看你修为颇为不俗,想来师傅更加厉害,我这人没别的喜好,特别崇尚那些武功高手…”

    当日在盘云峡,他家师兄一出手就将人脑袋捏爆了,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这得多大的内力,才会杀人如杀蝼蚁?

    作为追随武艺者,明承朝当即放在心上,等待合适的机会试探一番。

    夏侯妙妙笑了笑,道:“我帮你问问师傅,这声师兄先欠着,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十几年没收徒弟了。”

    明承朝带着希望离开了。

    夜深人静之际,沉睡的顾垣和夏侯妙妙齐齐睁开眼睛,屋顶上轻微的颤动,告诉两人,屋顶上有人。

    两人立刻跳起来,抓了衣裳穿上,一人走大门,一人翻窗跃上屋顶。

    一道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他绕行整个院子,似乎往下丢了什么东西。

    “师傅,这是客人!”弄死了拿不到银子!夏侯妙妙忍着头疼,伸手抓着那黑影的手臂。

    黑影颤动了下,瞳孔猛缩,竟是脱口而出:“你武功又精进了?”

    夏侯妙妙:“……”

    她从来没武功好么?只是因为异能的关系,行如风,杀人如麻,所有人都将她定义为内力高手,并且内力深厚,都探查不到的那种。

    黑影凑近三分,一张满是褶皱的脸暴露在月光之下,倒三角的眼睛,瞳孔里遍布杀戮嗜血,高高凸起的颧骨,上面有几道清晰可见的疤痕,唇色是邪恶的墨黑色,凌厉中带着几分刻薄,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风霸,银月楼未被纳入囊中之时,那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邪恶阁主。

    风霸哼了一声,甩开夏侯妙妙的手臂,翻起一掌,对着她的面门而去,阴狠又迅捷。

    夏侯妙妙已经不是第一次遇上偷袭,她习惯性侧开脑袋,抬起脚,攻击他的下盘。

    师徒二人一碰面就是打一场。

    夏侯妙妙引着他离开小院子,转而向最近的林子里去。

    另一边,顾垣被六个男子围攻,六个人将他围在中间,出手狠戾,净往脸上招呼,偏他应对得游刃有余,洒脱优雅,看着就叫人生气!

    风云六子早前学习武功的方向就是杀人,因此每一招都不带花哨,凶狠,不留情,动起手来完不要命。

    往日里随便一个人都能叫他们的对手狼狈不堪,甚至破绽连连。

    但顾垣此人却是应对自如,考虑到对方是妙妙的同门师兄弟,顾垣只守不攻,即便如此,风云六子依旧无法攻进半分,讨得半分好处。

    打着打着,风云六子暴躁了,饶是最沉稳大方的风暄都忍不住露出烦躁之色,“你倒是动手啊!”

    只守不攻算怎么回事?这是看不起人么?

    本就厌恶顾垣至极的风云六子,更加讨厌他了。

    顾垣勾唇一笑,随即变了战术,反守围攻!

    夏侯妙妙抓着自己生无可恋的师傅到来时,正是顾垣反攻的时刻,他出手行云流水,游刃有余,很是轻松写意,甚至在看到夏侯妙妙时,还抽空对她眨了眨眼。

    完美的弧度,颀长潇洒的身段,优美的防守,潇洒的攻击…

    夏侯妙妙,夏侯妙妙红了脸,哪怕两个人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一遍,她还是无法抵抗那张俊美非凡的脸。

    身边生无可恋的风霸看到她一脸花痴:“……”我怎么会败给这种女人?

    他站直了身躯,拿出一个江湖高人的姿态,一个师傅的姿态:“丫头,你就看上这种小白脸?”

    小白脸顾垣虎躯一震:“……”妙妙的师傅似乎很不喜欢他?怎么办?这时候被打一顿会不会好一些?

    他挑眼看了看风云六子,个个鼻青脸肿,哪怕出手凌厉,他还是感觉到当中的几分心有余力不足。

    “看,你师傅还在呢!小白脸竟然当着为师的面勾搭姑娘,臭不要脸的小白脸!”风霸突然发现一个亮点,他打不过死丫头,也许可以凑一顿她男人!

    “前辈,我没有勾搭姑娘…”顾垣一面防攻,一面一本正经道:“我只是打个招呼。”

    风霸眼睛一瞪,怒道:“好个油腔滑调的小白脸!不是东西!”

    顾垣,顾垣露出几分委屈,可怜兮兮的看了夏侯妙妙一眼:你师傅真是无理取闹!

    夏侯妙妙微微一笑,指望一个恶人讲道理?这不是做梦么?

    “臭小子,跟你说话呢往哪儿看?你眼里还有没有老子了!果然不是个东西!”风霸指着顾垣一阵骂,“丫头,这就是你挑的男人?还没成亲呢就爬你床上去!不是个东西!”

    顾垣一脸哀怨:“前辈,我眼里有你的,不信你看!”他瞪大眼睛,似乎要叫风霸看清楚他眼中的倒影,接着道:“我们已经定亲了,还是圣旨赐婚。”

    风霸嫌弃地别开头,“不是个东西。”

    顾垣委屈巴巴又无辜极了,他看着夏侯妙妙:我怎么就不是个东西了?虽然做了不该做的事,可他已经决定用一辈子来弥补了。况且,圣旨赐婚这种东西从来就无法解除的,也就是说,他和妙妙这辈子注定是夫妻,既然是夫妻,提前行使一下相公的权利有什么不可以的?

    妙妙不是挺满意的么?

    夏侯妙妙轻笑出声,别看啊垣平日里一派正人君子,俊雅出尘,无赖起来还是挺气人的!

    本就因为被师傅揍一顿而憋着一股气,肿着桃花眼的风月突然大发雌威,跟着了魔一样豁出命去攻击顾垣。

    风暄等人相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愤怒与不甘,还有几分惊讶。

    风月此人吊儿郎当,仗着一张多情风流的脸流连花丛中,从来都是笑眯眯的,这还是第一次露出不该有的表情,似乎是嫉妒?

    不过作为兄弟,自然要无条件力挺。

    于是,六个人的攻击猛烈三分。

    顾垣武功再高尚,对上六个被揍得内力跌落的人游刃有余,但六个人认真起来,他却讨不了好,不得不肃了脸,用心对待。

    夏侯妙妙微微皱了皱眉,此前以为被师傅揍了的师兄弟们憋着一口恶气才出手狠戾,但见风月那不要命的打法,似乎顾垣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夏侯妙妙觉得今日的风月状态不好。

    往日里笑眯眯的人,可从来不曾露出拼命的架势来,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暗地里,两人有不可调停的恩怨?

    想想又不对,顾垣只比她早进天明京城几个月而已,在这之前一直在南阳朝,而风月可是天明的人,自然不可能去南阳朝,如此,两人怎么会结下恩怨?

    战况僵持着,风云六子奈何不了顾垣,顾垣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脱身。

    就算能脱身,顾垣也不可能脱身,毕竟,今日可是妙妙的师傅师兄弟考验他的时候,只要是妙妙认识的人,他都想要接触,彻底融入她的世界。

    不过他重点记住了这个眼睛里满是火气的男人,长得那么好看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同是男人,自然看得出对方惦记着他的妙妙!

    妈蛋!

    到处都是狼,女狼也就算了,毕竟妙妙喜欢好看的女人,这喜欢和喜欢好看的鲜花一个道理。男狼也不少,还围绕着妙妙,还是个绝色美男!

    顾垣心头冒着火气,等回京之后,立刻让礼部准备婚礼!

    几人又打斗了半天,风霸才慢腾腾的开口道:“够了,都回来吧。”

    末了还意味深长的看了风月一眼,这个纵情犬马、流连花丛的徒弟…有些陌生呢。

    这话依然是对六个徒弟说的。

    风暄等人齐齐收了手,跳出战局,走到风霸身后站着,忽略脸上触目惊心的伤势,个个身姿挺拔,俊秀如松,人中龙凤。

    风月抿着唇,微微低下眼帘叫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他的旁边,夏侯妙妙忍不住扯了扯了他的衣袖,他却没搭理她,夏侯妙妙扬手给了他一巴掌,惹来一阵眼刀子。

    夏侯妙妙咧嘴一笑,甚是无辜。

    风月:“……”死丫头这么多年一成不变,哪里痛苦打哪里!

    捂了捂心口,风月哼了一声。

    顾垣站定身子,衣袍不见丝毫凌乱,甚至气息也平稳得可怕,视线扫过夏侯妙妙,拱手对风暄等人行礼:“多谢几位师兄手下留情。”

    风云六子,在这之前可是先和别人过了手,没有发挥出巅峰实力来。

    风去冷冷道:“靖北王过谦了,王爷武功高强,便是我等盛之时,也未必奈何得了你。”

    这话带着几分讽刺,讽刺对方得了便宜还卖乖,惯会装!

    风霸上前一步,微微抬着下巴,道:“臭小子敢不敢和老子过过招?”

    顾垣看了夏侯妙妙一眼,拱手一礼,端的是优雅大方,道:“前辈请赐教。”

    风月哼了一声,狠狠瞪着顾垣,眉来眼去,不知羞耻,果然不是个东西!

    风霸恼怒极了,这个小白脸果然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吼了一声:“小子!看招!”

    曾经的大恶人,可不管什么江湖道义,也不在乎身为长辈的风度,竟是率先动手了!

    对手是江湖上曾经的大杀器,顾垣不敢轻敌,挑起十成十的心,认真招架。

    风霸早年作恶多端,并且傲立这么多年不动摇自然是有原因的,他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同一辈人中尚且难遇对手,更不用说顾垣这个只过了十七岁的少年!

    顾垣脸上的表情满是慎重,与风云六子交手尚且能够边守边攻,游刃有余,对手换成风霸,顾垣感觉吃力翻了十倍不止。

    风霸出手速度很快,顾垣原本还能够偶尔主动出击,而现在,只是吃力的防守。

    风云六子是风霸一手教出来的徒弟,纵然特别喜欢打徒弟,风云六子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师傅在江湖上难寻敌手!

    因此,难得见师傅出手,他们自然神贯注的看着,好从中学习一二,化为自己所有。

    夏侯妙妙目不转睛,她打得过风霸,完因为异能的关系,而她对这个世界的内功十分好奇与向往。早些年身体不允许,她只能看书,大多数时间都在昏睡,这些年好了很多,已经开始接触内功心法。

    偏她师傅以为她装大尾巴狼,明明比他还厉害,却装作刚学内功的样子。

    因此更想揍她,被扰得忧烦,夏侯妙妙不顾尊师重道,见一次打一次,她师傅就生无可恋离家出走一次!

    顾垣看对方脸上邪恶至极的笑容,顾垣隐隐心塞。

    这么一个大恶人,竟然是妙妙的师傅?!

    也许对方的笑容太过恶劣,顾垣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心里也更加谨慎小心。

    然而,他低估了对方的卑鄙无耻!

    风霸率先收了手,面带欣赏道:“臭小子,你很不错。”

    顾垣拱手一礼,气息涌动不平,道:“多谢前辈指…”

    嘭!

    顾垣,顾垣鼻孔里流出两条血注,没被风云六子打得狼狈,算不得败在风霸手中,风度翩翩的顾垣被偷袭了,鼻血横流!

    世界都安静了。

    风云六子捂着脸不忍直视。

    顾垣瞪大眼睛一时反应不过来。

    夏侯妙妙面色一变,猛地冲过去,撕下一块袖子给他堵上,扭头凶巴巴道:“师傅,你为老不尊!”

    风霸露齿一笑,好不得瑟,“老子就是看不惯这臭小子一脸‘我是君子,尔等都是粗人’的模样!还拐走了你,女孩子要矜持!丫头!”

    他绝对不会承认,夫妻一体,打不过臭丫头,就打一顿臭小子,从他身上讨回来!

    之前被臭丫头打击到的心,在看到臭小子被血染红的衣袍时,莫名觉得神清气爽。

    “还有,臭丫头你可记住了,你肩上可是挑着几百人的性命,不适合在后院里勾心斗角!”风霸虽然喜欢欺负人,但对自己人是绝对的护短,‘我可以随便欺负,别人敢欺负那就打死’的霸道和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