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381章 制造一个真相
    楚王出宫后,直接回到王府。

    见到太妃孙氏,他担忧地说道:“皇祖父今日极为严肃,好几次朝儿子看来,儿子都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太妃孙氏问道:“怎么回事?陛下难道对你有所不满?”

    楚王摇头,“儿子也说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是皇祖父看我的眼神,让我觉着恐惧。仿佛无所遁形,一切都被看透。”

    太妃孙氏压在内心深处的担忧冒了出来,“这段时间,你没做出格的事情吧?”

    楚王忙说道:“儿子一直谨遵母妃教诲,勤恳做事。”

    太妃孙氏摆摆手,“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先下去,不要胡思乱想。”

    楚王张张嘴,斗胆问道:“母妃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放肆!”太妃孙氏厉声呵斥。

    楚王面色难堪,“皇祖父突然改变对我的态度,母妃一定知道原因吧。”

    “都说了没什么可担心的,你怎么听不进去?还有,陛下并没有对你改变态度,一切都是你的错觉。”

    太妃孙氏语气严厉,不容反驳。

    楚王皱眉,真的是他的错觉吗?

    那种在天子目光逼视下,想要逃跑的冲动,可做不得假。

    显然太妃孙氏不打算告诉他真相。

    楚王咬咬牙,“儿子告退。”

    他转身离去,心中却多了怀疑。

    太妃孙氏颓然地坐在罗汉榻上,浑身疲惫。

    她吩咐丫鬟,“将方少监叫来。”

    丫鬟领命而去。

    没多久,方少监来到书房。

    “娘娘怎么了?”

    他走上前,亲自奉茶。

    太妃孙氏从深思中回过神来,“你来了,坐下说话吧。”

    她打起精神,问道:“宁王府怎么还没动静?当初你不是说有六七成把握吗?”

    方少监平静地说道:“娘娘,事情急不得。宁王他们离开京城才多久,这么短的时间,就算宁王府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让宁王他们立刻回京。”

    然而,顾玖和刘诏根本没动静。

    两口子商量好了,宁王要回京,这是必然的。但是不急在此时回京。

    就该让宁王出门吃吃苦。

    这年头出门在外,可没有五星级酒店,没有高速公路。

    路上颠簸,人都能给颠散架。错过了宿头,晚上只能在破庙里面将就一晚上。

    大冬天,住破庙,吃干粮,这绝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这年头出门走长途,就是一场历练,吃苦历练。就算贵为王爷,也得吃这份苦。

    刘诏打定了主意,要让宁王吃点教训。所以他不着急,半点不着急。

    等开了年,再想办法将宁王弄回京城也不迟。

    顾玖和刘诏是一个意思。

    方少监白白算计了一回。

    他哪想到,刘诏顾玖这两口子,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别家做儿子的,巴不得自家老子赶紧回京。顶梁柱不在,心虚啊!

    到刘诏这里,巴不得宁王多吃点苦。

    方少监急吗?

    当然急。

    光看着顾玖分银子,赚钱赚得盆满钵满,半点不着急宁王的处境,似乎也不在意宁王府的未来,方少监就觉着牙痛。

    难不成他看错了顾玖?预判错误?

    就算真的判断出错,在太妃孙氏面前,他也不会承认。

    太妃孙氏板着脸说道:“陛下对王爷起了疑心。王爷今儿从宫里回来,亲口说陛下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本宫很担心,万一被人查到蛛丝马迹,你我二人都会被千刀万剐。”

    方少监神色平静地说道:“宫里的谣言连波澜都没掀起来,就已经被人压了下去。”

    太妃孙氏冷笑一声,“你是想告诉本宫,不用担心宫里的谣言吗?这个时候,能不惊动任何人压下谣言的人,只有陛下。陛下出面压下谣言,不等于陛下不会追究这则谣言。一旦陛下知道仁宣太子的死是……”

    “娘娘慎言!当心隔墙有耳。”

    方少监干脆打断太妃孙氏的话。

    太妃孙氏有瞬间难堪,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慌乱,说道:“王爷今日问本宫,是不是有事瞒着他,本宫自然矢口否认。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宁王他们必须尽早回京。”

    方少监轻声一笑,“娘娘慌了吗?”

    太妃孙氏有种被人揭破真相的难堪,她怒斥一声,“本宫就不信你不会慌。”

    “老奴孤家寡人,无所谓。”

    太妃孙氏咬牙切齿,“你莫要逼本宫。”

    方少监笑了笑,“娘娘息怒!娘娘可以选择告诉王爷真相!”

    “是你疯了,还是本宫疯了?告诉王爷真相,你想过后果吗?”

    太妃孙氏曾无数次想过,要弄死方少监。

    可是每一次,她都会说服自己,不要弄死他,留着他还有用。

    但是,方少监真的是该死。

    这一刻,她对方少监又动了杀心。

    方少监假装没有察觉到孙氏的杀意,很平静地说道:“娘娘不能永远瞒着王爷,迟早要让王爷知道真相。”

    太妃孙氏冷笑一声,“只要你有办法解决这次的危机,那么王爷永远都不需要知道真相。你别告诉我,除了让宁王他们回京,你就没别的办法。”

    方少监说道:“想要掩盖一个真相,最快的办法就是制造另一个真相。”

    “你想怎么做?”

    方少监笑了笑,说道:“拐子案才结束,余温还在,正好可以利用。”

    太妃孙氏眉眼微动,“你有把握吗?”

    “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七八成的把握还是有的。”

    “本宫信你!希望这一次,你不会再让本宫失望。”

    方少监笑了笑,“如果顺利的话,不用宁王他们回京,就能完美解释仁宣太子遇刺身亡的事情。陛下想知道真相,咱家就将真相送到他面前。”

    “希望你不是说大话。”

    “请娘娘拭目以待。”

    方少监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

    “妾身参见王爷!”

    顾玥等候在楚王必经的路上,躬身行礼。

    她的腹部明显隆起,怀孕数月,孕相明显。

    原本瘦弱的模样,因为怀孕,丰盈了不少,看上去竟然比怀孕前更漂亮些。

    如今她怀着身孕,自然不能侍寝。

    然而她不能干等着,决不能默默等着楚王忘记她。

    所以她时不时就会露一面,等候在楚王必经的路上,刷一波存在感。确保楚王真的不会忘记她。

    如此一来,等到生下孩子,稍一提醒,楚王定会想起她,然后召她侍寝。

    她巧笑嫣然,媚眼如丝。若非挺着大肚子,身段倒也柔美,惹人遐思。

    “免礼!”

    楚王原本对顾玥没什么印象,早已经忘记当初那一炮,可是架不住顾玥时不时出现在他面前。

    数次的相遇,楚王总算记得后院后她这么一号人。

    “多谢王爷。”顾玥站直身体,身段依旧是柔软的。

    楚王轻咳一声,“天气这么冷,你怀着身孕,怎么出来了?”

    顾玥眼中闪过惊喜,王爷竟然关心她,没枉费她顶着寒风等候了王爷半个时辰。

    顾玥柔声说道:“屋里气闷,妾身就出来走动走动。真是幸运,没想到能遇见王爷。”

    楚王嗯了一声,“赶紧回房歇着吧,当心着凉。”

    “多谢王爷,妾身这就回房。啊!”

    “又怎么了?”

    “妾身的娘家姐姐,代侯府的世子夫人要办赏花宴,妾身也想去看看,还请王爷准许。”

    “代侯府的世子夫人是你娘家姐姐?”

    “正是!”

    楚王斟酌了一番,“此事你禀报王妃,让王妃替你准备一份礼物让你带去代侯府。”

    顾玥怯生生地说道:“妾身担心王妃娘娘不会同意,故此……”

    楚王打断她的话,“王妃那里,本王自会告知她。你尽管放心。”

    顾玥心花怒放,“多谢王爷。王爷您忙,妾身告退。”

    达成目的,顾玥很识趣地离去。

    她知道楚王正打量着她的背影,故此她故意放满脚步,以最优雅的姿势离开。

    楚王笑了起来,这女人有点意思。

    想了想,他改变主意,先不去书房,而是转道去了王妃那里。

    ……

    已经是腊月。

    天气很冷,整日西北风吹着,出门一趟,就跟天上下刀子似得,死去活来。

    非必要,大家都不想出门。

    躲在屋里,烧着地暖,炭盆,仿佛暖春。

    这才是冬天的正确打开方式。

    裴氏也懒了下来,不乐意动弹,更不乐意早起。早起要命啊,即便屋里温暖如春,可是心里头知道这是冬天,身体本能地抗拒早起。

    裴氏很少委屈自己,于是她果断地免了大家早请安,只需傍晚的时候去请个安就行。

    此举,皆大欢喜。

    裴氏不用早起,做儿媳妇的,如顾玖她们;做妾地,如沈侧妃她们,也都跟着不用早起。

    有王妃带头,大家光明正大睡懒觉。

    顾玖开始了猫冬生活。

    活动范围控制在三间正房,外加卧房。

    只有傍晚请安的时候才出门。

    议事堂不去了。

    厨房婆子们需要对牌,有事情需要请教的时候,都到东院。

    顾玖就在东院处理内务。

    欧阳芙同萧琴儿有样学样,也在房里打理内务。

    顾玖是嫡长媳,她带头这么干,她们作为弟妹,自然是以她为首。

    这个时候她们以顾玖为首,平日里倒不见得以顾玖为首。

    裴氏懒得管,她也在猫冬。只要不出纰漏,她不介意大家在寒冷的腊月懒散一些。

    反正宁王不在府中。整个王府,都是裴氏说了算。

    顾玖猫冬,手下的人可不能猫着。

    白仲顶着风雪,来到东院。

    一进门,寒热刺激,让他哆嗦了一下,浑身舒服得很。

    摆脱了寒冷,温暖的屋内,让人有种再也不要出门的想法。

    青竹端来一碗姜汤,“快喝了,当心着凉。”

    白仲乐呵呵的,“多谢青竹妹妹。”

    “谁是你妹妹,再瞎说,下次懒得管你。”

    白仲笑着将一碗姜汤喝光,里里外外都暖和了,才去小书房面见顾玖。

    “启禀夫人,渭水有部分河段冰冻断流,最近来往京城的货物明显减少。”

    顾玖提起精神,问道:“内城河冰冻了吗?”

    “暂时还没冰冻。”

    顾玖松了一口气。

    四海货运的生意,一到冬天就会受到天气影响。

    尤其是冰雪天气。

    一旦内城河结冰,就没办法通过船运将货物运进城内。

    结果内城河没冰冻,反倒是渭水冰冻断流。

    不管是哪里冰冻,总之年底最后一个月,雨花巷码头的生意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收益锐减。

    顾玖吩咐白仲,“有关渭水冰冻断流,货运受影响的事情,派人告知各位股东。”

    以免分红的时候,有人不了解情况,瞎嚷嚷怀疑她贪墨了码头的收益。

    白仲领命。

    顾玖说道:“既然码头那边不忙,你趁机休息几天。”

    “多谢夫人关心。”他迟疑了一下,“夫人,小的斗胆,有件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问吧!”

    白仲挣扎了一下,“小的想问邓公公会留下来吗?”

    顾玖意外,“你担心邓公公留下来,抢了你的功劳?”

    白仲连连摇头,“小的没这个想法。如果邓公公留下来,小的会退位让贤。”

    顾玖笑了起来,“你心眼倒是挺多。不用担心,就算邓公公留在京城,你也不用退位让贤。雨花巷码头依旧由你负责。城内地房产项目,也交给你打理。

    不过等明年开春,南城门外就要动工开建,我需要一个人身心投入进去,你认为你合适吗?如果你想争取南城门外的项目,那么你就必须放弃雨花巷码头,还有城内的房产项目。”

    白仲听完,犹如吃了定心丸,“小的愿意继续打理雨花巷码头,以及城内的房产项目。小的一定不会辜负夫人的期望。”

    顾玖问道:“确定吗?”

    “小的确定。”

    “那么南城门外的项目,我只能交给别人来办。你认为邓公公怎么样?”

    “邓公公老持稳重,南城门外的项目交给他负责很合适。”

    顾玖笑了笑,“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

    “小的遵命。”

    白仲躬身告退,顾玖挑眉一笑。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下面的人已经开始了竞争。

    这很好!

    就像皇帝不希望臣子抱成一团,顾玖也不希望手下的人都和和气气抱成一团。

    有竞争很不错,等于是互相监督。

    她最初从少府要来的四个黄门,经过两年的历练,都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容信去了南方,主持海贸。

    黄卓去了西北,替代邓存礼,打理西北的生意。

    邓存礼同白仲都留在京城,各负责一块。

    大壮主管养马场。

    二壮则在京城,统领局。

    手中的人,一个个都有了出息,顾玖很高兴。

    她立志要做富婆,自然也要带着大家一起发财。

    一个人发财,身边的人都苦哈哈,这可不是长久之计。

    顾玖吩咐青梅,“将邓公公叫来,我有话问他。”

    “奴婢遵命。”

    邓存礼在京城停留了好长一段时间。

    他是不太愿意留在京城。

    京城太多老熟人,都是些不美好的回忆。

    然而,顾玖摆明了大用他,他身为下人,总不能拂了主子的脸面。

    故此,当青梅来唤他的时候,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他跟随青梅来到小书房,躬身行礼,“老奴给夫人请安。”

    “免礼。你想清楚了吗,要不要留在京城帮我?”顾玖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邓存礼抬起头说道:“老奴不曾主持过房屋修建,怕辜负了夫人的期望。”

    “无妨,本夫人对你有信心。区区监工,难不住你。”

    邓存礼说道:“既然夫人看得起老奴,老奴恭敬不如从命,定不负夫人所托。”

    顾玖满意地笑了起来。

    南城门外项目太大,绝非雨花巷几十套房子可比。

    按照初步的规划,南城门外分成四期项目,少说要建几千套房屋,涉及上百万两银钱来往。

    白仲太过年轻,还不足以承担这么大的项目。

    二壮也不合适,理由依旧是太过年轻,压不住场。

    唯有邓存礼,这个在皇宫历经沉浮,见惯大世面的老人,方能压住场子。

    她叮嘱邓存礼,“几位将作监的大匠,我已经让二壮请到城中别院居住。即日起,你和大匠们住在一起,争取在开春前,尽可能盘了解南城门项目,做到大小事情心中有数。”

    “老奴遵命。”

    “有任何需求,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老奴知道了,老奴今日就搬到别院。”

    他不仅要搬到别院,他还要实地考察。趁着项目还没开始动工,先摸清楚南城门外的情况。

    顾玖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小小的册子。

    册子里面,是她对南城门外的各种想法,包括分期付款地可操作性分析。

    “这本册子,你仔细看看。如果有不明白,或是有不同意见,本夫人欢迎探讨。我们争取在项目动工之前,达成一致意见。如果你有更好的想法,也尽管提出来。在我这里,你不用过于拘束。”

    邓存礼接过册子,翻开一看,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

    他躬身说道:“老奴下去后,会认真阅读。若有疑问或是别的想法,绝不藏私。”

    顾玖笑了起来,“如此甚好。”

    顿了顿,她又提起另外一件事,“白仲有没有和你说过,李家搞的房产烂尾,被我们买了下来,正在重新做规划。”

    “老奴听说了。”

    顾玖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李家干别的事情不行,但是抢地段倒是厉害。这个房产项目,地段极好,闹中取静,很适合买来安家落户。

    等房子建好后,你要不要买一套?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告诉白仲,叫他给你留一套地段最好的宅院。你是我的人,价格我给你八折。”

    之前雨花巷项目,邓存礼大手笔,一口气投了三千两。

    三倍的收益,给他带去了九千两的收入。加上本金,就有一万两千两。

    这笔钱,不是小数目。足够在京城买下一套很好的宅院。

    邓存礼闻言,有些心动,“老奴可以买吗?”

    顾玖笑了起来,“当然可以。你怕什么?”

    邓存礼摇摇头。

    “如果你怕自己的身份,我可以命人去少府划掉你的奴籍。”

    以顾玖在少府家令那里的面子,替邓存礼恢复自由身,小事一桩。

    不料,邓存礼竟然拒绝了。

    “多谢夫人好意,老奴现在挺好,不用划掉奴籍。”

    “你确定吗?”顾玖问道。

    邓存礼肯定地说道:“老奴确定。”

    “好吧,我尊重你的想法。房子的事情,你可以慢慢考虑。现在冬天,工地进展慢。等到明年开春,房子建好后,你再做决定也不迟。”

    “不用等到明年开春,老奴想买一套宅院,用做养老。”

    顾玖点点头,“既然你已经决定好了,此事我会叮嘱白仲。你有空也去那边看看,学学经验。”

    “老奴遵命。”

    马小六从外面进来,“启禀夫人,有人给夫人送礼,说是从南边来的。”

    “南边?谁送礼?”

    “帖子上写的姓周。”

    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