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绝世邪神 > 4148 拍卖盛会
    祭坛的内部,就在银发的周围,还有一圈外人根本看不到的一圈淡白色的神光。

    这圈神光形成了一个球形的门,银发就在这个球形光圈当中,声音也是这根银发发出来的。

    “看来等会儿宝物,也会出现在那个光圈中,因为要将我们的宝物收进去,那个光圈肯定会出现入口,不然的话宝物送不进去……”

    叶楚眉头微锁,心中暗忖:“若是这样的话,我甚至可以趁宝物出现的时候,也许可以从里面拿出来,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出来……”

    “只是现在还不能这么做,等会儿再看是什么情况……”

    拍卖会算是开始了,现在的规矩和一百年前也是一样的想参加拍卖的,先将自己的宝物全部送进祭坛,等他们自动给你匹配宝物。

    等筛选过后了,到时候再亮出来,相匹配的东西,若是你觉得同意再成交,不同意,你送进去的宝物再送回来。

    “开始放宝物了……”

    见拍卖会开始了,林袅儿好奇的问叶楚:“父亲,我也可以参加吗?”

    “你要想玩,可以放一些宝物进去6”叶楚点了点头,“不过别放太好的东西进去……”

    “哦,那我随便拿一些进去吧。”

    林袅儿头一回来这南伤拍卖会,自然是好奇心很强,自己选了几样宝物,放进了祭坛里。

    叶楚的天眼打开着,果然就看到,那祭坛中间的光圈中现出了一个小小的门,林袅儿的宝物被吸了进去,然后门马上合上了。

    屋内,其它几人也拿出了一些宝物,饶有兴趣的丢了进去。

    叶楚正巧借这个机会,仔细的观察了中间的光圈,光门打开的速度很快,合上的速度也很快,宝物是一件一件飞进去的。

    一件宝物飞进去后,大概一息的功夫,若是没有连续的宝物放进去,那光门就会合上。

    “也就是说,如果等他开始匹配的时候,我要夺取里面的东西的话,只有一息的时间拿东西顺走……”

    叶楚心中暗想,只不过他现在无法确定的是,这个光圈可能是可以复制的,不然的话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一千多个包间里的祭坛中呢。

    显然每个祭坛当中,都会有这样的光圈,也许它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只是一些虚影,并不会同时出现在各个祭坛当中也不可能同时出现实物。

    “不对,现在应该只有一个实物……”

    叶楚想到,现在是这样子进行匹配的,先确定是哪个包间的人,再把东西放到那一个包间的祭坛中。

    而其它包间中的祭坛中的出现的应该只是虚影,相当于先和这一个包间的人进行交易了,若是他不同意,就不交易了,若是同意东西就会直接出现在那里了。

    大部分人都开始往里面放各种宝物了,叶楚的天眼,也只能看到他这个包间里的祭坛中的情况,宝物很快被光门给吸走了。

    要再过几个时辰,这些宝物才会被辨别完成,然后才会继续开始这场拍卖会,暂时还没有这么快结束。

    惜夕给大家泡了几壶茶,对叶楚说:“师兄你要不先休息一下吧,估计开始匹配宝物的话,还得到后半夜的时候,现在还早着呢……”

    现在拍卖会和以前不一样,每回的拍卖会持续时间将近一天一夜,因为宝物众多,持续的时间很长。

    光是等他们背后匹配完成,都得等到快天亮的时候了,然后再一件一件的进行匹配。

    上万件的拍品,就算是主持人很快的结束一件拍品,需要的时间也很长。

    叶楚点了点头,抿了点茶水后,便自己先眯眼休息一下了。

    之前刚刚闭关出来,现在还是缺乏了休息,其它几人便开始在这里等候了,林袅儿原本是兴致勃勃的,可是在这里等了近一个时辰后也有些乏了。

    她也只能在这里闭关等待了。

    ……

    南风圣城,欧阳家祖地。

    此时,欧阳家议事大殿中,几个白发老者的面前,悬浮有一段烙影。

    正是之前叶楚带着城主府一行人,出现在南伤庄外的场景被家族中的人,烙成了烙影带到了这里。

    “你们怎么看?”主位上的欧阳家家主,欧阳震问询周围的几人。

    其中一位尖面老者说:“我看这个姓叶的,倒也没什么本事吧,无非是虚张声势罢了,若没有这几个女人护着他,他什么也不是……”

    “哦?老六你觉得他没真本事?”欧阳震笑了笑问他。

    欧阳家老六,欧阳荡不以为然的说:“不然呢,我没看出来这小子有什么特别的……”

    “呵呵,老六应该去外面,和他斗一场法就知道了。”一旁的欧阳老三,欧阳宇笑了笑。

    欧阳荡笑道:“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吗,这小子要是敢应战,我正好教教他怎么当城主……”

    欧阳宇笑道:“老六,人不可貌相呀,咱们都修仙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呀,轻视一个人有可能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哦……”

    “什么惨痛的代价……”

    欧阳荡就是这样的人:“我才不信,我只信自己的拳头……”

    “面对真正的强者,你可能出拳的机会都没有……”欧阳宇哼哼道,“之前那几大仙城的人怎么死的,现在还没一个定论……”

    “老三,你是说我实力不行了?”欧阳荡挑了挑眉很是不爽。

    欧阳宇笑道:“我可没说……”

    “好了,就你们两个喜欢胡扯……”

    欧阳震很是无奈,摆了摆手问那边的老四:“老四,你说说你的看法……”

    欧阳老四,欧阳海则是面色凝重的盯着中间悬浮的烙影沉声说:“你们没发现吗?这红柳还有那腴儿夫人,对这个叶城主,似乎都是很敬畏的……”

    “你们看她们站的位置,应该可以看出一二来……”欧阳海观察更为细致,其余几人立即仔细看,他们的站位。

    欧阳荡是个大老粗:“没看出什么呀,这还能有什么讲究吗?”

    欧阳宇笑道:“还是老四看得仔细呀,这两个女人站得离这个叶城主远了一点点,看似是有意的,其实是潜意识下的……”

    “什么潜意识,是下意识的吗?”欧阳荡真不明白这是怎么个道理。

    欧阳海沉声说:“这是她们下意识的动作,就像咱们以前跟着咱们老父亲一样似的,因为父亲的实力远强于我们,我们习惯的,下意识的会走在他的后面。”

    “现在这两个女人,和姓叶的步伐,就是下意识当中的。”

    欧阳海沉声说:“这个叶城主虽然说年纪看上去不大,但是实力深不可测,可能远强于这两个女魔仙了。”

    家主欧阳震挑眉说:“这么说老四,你觉得那几大仙城的高手,极有可能?”

    “不错……”

    欧阳海点头说:“这个小子年纪不大,但是给我一种很强大的肃杀之气,十分恐怖,我觉得应该就是他出手,杀的几大仙城的高手,与老城主可能没什么关系。”

    “不太可能吧……”

    欧阳荡觉得有些夸张了:“这小子实力若真是这么强的话,那也太夸张了一些吧,他的年纪也不大呀……”

    “有些强者,是我们难以想像的。”

    欧阳海道:“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当上这城主之位不然的话,也不会当上这个主位……”

    “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那腴儿不是宏七的老婆吗?难道真的宏七一死,那女人就转投这小子的怀抱了?”欧阳荡哼哼道。

    欧阳震则摆手道:“别扯这些有的没有的,这小子前几天就向咱们下了通谍了,你们看谁有时间去一趟吧,去看看这小子耍什么花样……”

    “我是不去……”

    欧阳荡一听马上就摇头说:“有什么好去的,咱们欧阳家的拍卖会那么多起,每年都忙不完呢,还去看他的拍卖会做什么……”

    欧阳宇叹道:“人家这是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呢,说是向咱们下请帖,其实是试探我们……”

    “试探个屁呀,咱们还怕他一个毛头小子?”

    欧阳荡哼道:“就算那些仙城的人马是他杀的怎么样,难道咱们欧阳家还怕了他不成?”

    “老六,你还是先回家去休息一下吧……”

    欧阳震一脸蒙圈,不稀得和这货讨论这些事情,每回除了自大就是自大,还有个屁的商量。

    “我回家做什么呀,回家也无聊……”

    欧阳荡还不想离开,一旁的欧阳宇笑道:“老六,大哥这是叫你闭嘴呢,你也听不明白呀……”

    “你才闭嘴呢”……

    欧阳荡白了他一眼,扭头对欧阳震说:“大哥我说的是实话呀,咱们还用被他下通谍吗?难道他这个城主上任了,我们就必须要去恭贺?”

    “怎么不用了呢……”

    欧阳宇说:“人家是圣城的城主,整个南风圣城一带都归他管辖,咱们欧阳家族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大家族而已……”

    “名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足的嘛……”

    欧阳宇笑道:“总不能我们还去挑衅人家,得罪人家,那有什么好处呢?”

    “话是这么说,只是这也未免有损我们的颜面了吧……”欧阳荡不服的样子。

    欧阳震一看有这个老六在这里,根本就商量不成了,干脆就对那边的老五欧阳海说:“老五,你心思最为缜密,这样吧,南伤拍卖会结束后你就带人去一趟城主府吧,会一会这个叶楚的家伙。”

    “好,大哥我去。”

    欧阳海也正有此事,他的眼光一向也不会差,他看准的事情一向很准。

    “好了没什么别的事情大家就散了吧……”

    欧阳震说:“我得回去自己家里,看看南伤拍卖会了……”

    “大家一起看呀,凑个热闹呀……”欧阳荡说。

    “还是各回各家吧……”

    欧阳宇笑道:“你家里也不有画面嘛……”

    “一个人看有什么意思呀……”欧阳荡很郁闷,来这里就是找几个兄弟一起看看,大家一起讨论讨论的。

    欧阳震说:“找你几个小老婆一起看吧,前几年你不是刚娶了几房小老婆吗……”

    “呃,还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生完孩子就没管她们了……”

    欧阳荡一脸郁闷:“别走呀你们大家都是兄弟,一起看呀,我晕……”

    话还没说完,这几兄弟就走的仅剩下他和老三欧阳宇了欧阳荡一看欧阳宇还在这里,脸色便沉了下来:“老三你怎么还不走呢?”

    “呵呵,你不是说没人陪你看嘛,三哥我陪你看吧……”欧阳宇笑了笑。

    欧阳荡脖子一缩,哼道:“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不是又想打我家里那几位的主意?”

    “呵呵,老六,我好歹是你三哥吧,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欧阳宇搂着欧阳荡的肩膀,笑意盈盈的说:“你家里那几位,又不是你的子孙后代,你自己又不收了她们,若是让她们跟着我,有什么不好的嘛……”

    “得了吧您,这几年因为这个事儿,你找过我多少回了……”

    欧阳荡白了他一眼,哼道:“你都这把岁数了,还盯着几个年轻姑娘,这合适吗?”

    “老六,你这么说三哥,三哥可就不高兴了,你前几年不还收了几个小老婆吗……”

    欧阳宇哼道:“我怎么就不行了?再说了,你三哥我难得对女孩子感兴趣,你怎么着也得让给你三哥呀,你三哥我血脉人数比较少,你忍心看我绝后呀?”

    “人数还少?”

    欧阳荡哼道:“罢了,你自己跟我去一趟,若是她们愿意跟着你,我自然不会阻拦。若是她们不愿意,你可不能摆你三哥的威风呀。”

    “那是自然,你三哥我是那种不坦荡的人吗?”欧阳宇大喜。

    听到老六这么一说,他的把握还是挺大的,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初阶魔仙的人物了,他就不信还收不了三个初阶女魔神。

    “好吧,真是受不了你这个老东西,为老不尊的家伙……”

    欧阳荡也没办法,只能带这个三哥去自己那一脉的家了,正好也邀上这三哥,一起看看南伤拍卖会。

    他们这把年纪的修仙者,打小就在南风圣城长大,到现在都活了六七千年了,对于南伤拍卖会看了太多次数了。

    即使现在南伤拍卖会,远胜从前,他们的热情也早就磨灭了,只有老六欧阳荡可能还对这个感点兴趣。

    ……

    此时在南风圣城,夏家大殿。

    和欧阳家一样,夏家也在召开高层会议,在那上面同样出现了叶楚的烙影。

    只不过和欧阳家不同的是,夏家议事的也就是三个人,一个白发老者,还有两个女人,都是两个曼妙的中年高贵妇人,一个是红袍妇人,还有一个紫袍妇人。

    白发老者沉声道:“你们两个怎么看?这个新来的城主叶楚,是不是名副其实呢……”

    白袍妇人首先开口:“我觉得这小子不简单,这红柳和腴儿二人,都是天之骄女,成名已久的女魔仙了,实力都是深不可测的。这小子要是没点实力,怎么可能让她们为他卖命。”

    红袍妇人也说:“女修都是现实的,若是这男人没有实力,不可能会跟着他的。”

    “依你们看来,这个叫叶楚的家伙,实力很强了应该……”

    白发老者沉声道:“有个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和这小子有关系了……”

    “什么事情?”

    老者说:“据说千年前,在仙狱中曾经出现过一个新来的牢主,当时是仙狱之主亲自任命的。那个小子当时就叫叶楚,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个家伙……”

    “仙狱的牢主?”

    红袍妇人想了想后说:“若真是这样的话,倒也合情合理,仙狱的牢主到仙路上当一个圣城的城主,这也算是升了官了吧……”

    “那可不……”

    白袍女人说:“仙狱上只是一个小牢主,只管着几间仙牢而已,而到了这一个圣城,就是一城之主了。在这一城之中,是最高管辖者,权力就不可同日而语。”

    红袍女人沉声道:“父亲您是不是在担心,这小子与仙狱之主的关系?”

    “是呀……”

    白发老者叹道:“若真是那个叶楚的话,说明他与仙狱之主的关系很深,此番被派到这里来当圣城的城主,咱们必然是要与他交好的……”

    白袍女人道:“这不一定吧,咱们夏家有夏家的规矩,也有我们的势力,与他交好算是怎么回事呢,岂不是还得向对方妥协?”

    “毕竟人家是圣城城主呀,咱们再怎么说,只是这南风圣城的一个大族而已,真要是怎么样,还得怎么样……”红袍女人叹道。

    白袍女人哼道:“咱们与圣城城主府,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没有必要刻意去讨好他们吧……”

    “这件事情,还需要细待观察……”

    白发老者道:“先前几大仙城的人员,在域外战场内与城主府的人大开杀戒,原本城主府可能是要全军覆没的,但是最终红柳和腴儿夫人她们却平安归来了……”

    “这件事情本身就很蹊跷,而且仙城人员被杀之后,几大仙城也并没有马上就派人过来报复。”

    白发老者说:“对于这个新来的城主,咱们不得不防呀……”

    “父亲,既然如此,到时候他们的拍卖会,我去一趟吧……”红袍女人说。

    “有必要吗姐?”

    白袍女人则并没有太在意:“你可是咱们夏家的大姑姑你去参加他们小小的拍卖会,这面子给的也太大了一些吧……”

    “不要紧,我去看看,会会这个叶楚吧。”红袍女人说。

    “好吧……”

    ……

    经过近五个时辰的等待,天已经蒙蒙亮了,这拍卖会的下一阶段终于是到了。

    匹配结束了,不少人可能才刚刚苏醒,各大酒楼,小店的修仙者们,相继苏醒过来。

    “感谢大家的耐心等待,匹配结束了,这回我们一共匹配了一万二千五百件拍品……”

    祭坛中间的虚影又亮了,林袅儿赶紧将叶楚他们给叫醒了,准备开始欣赏这一场浩大的拍卖会了。

    叶楚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这拍卖会确实是马上就要开始了,只听得中间的虚影说:“下面是第一件匹配的拍品6”

    “还是老规矩,从编号前面的包间开始,二号包间,紫海花五株……”

    随着中间虚影人员的话音一落,叶楚他们这一个包间中的祭坛中,刚刚他们放进去的宝物,一件一件的飞了出来,又飞回到了他们的手里。

    “呃,这是怎么回事呀?”

    林袅儿一脸的失落,有些郁闷的说:“大哥,咱们这是没有被选中的吗?”

    “是呀,可能咱们送出去的宝物太普通了……”叶锋尴尬的笑了笑。

    林袅儿郁闷无比:“有没有搞错呀,我这几样东西都不错的呀,怎么他们一件也没有选中呀,这些人的眼力是不是很差呀……”

    本以为匹配会从他们一号包间开始的,结果直接就从二号开始了,他们的宝物,人家一件也没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