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续,梦醒千年 > 九二、夏娜果然没办法让人省心……
    “我去追,现在还来得及,那小子跑步再快也肯定还没回到校舍。”

    正事要紧,莱维这就准备直接瞬移到楼外的隐蔽角落然后追上春原。总算肯从地上起来的凛抓住了他的手。

    “追上他你能怎么样?威胁他?那种小混混都是吃软不吃硬的,难道你要跪地上求他别把看到的说出去么?”

    不,也许其他小混混中不乏宁死不屈的硬骨头,但莱维肯定那个叫春原阳平的娃娃脸绝对没那份勇气。如果他真的那么有魄力,就没可能成天在学校里见他一边被橄榄球社的壮汉追着一边道歉了。何况春原除了表面嚣张实际好欺负外,还有二中前三笨蛋这个大名鼎鼎的称号,说不定根本用不着威胁,想个办法把他糊弄过去就完了。

    “好吧,就算他蠢到被你几句话就糊弄过去。那么那几句话你准备说什么?过段时间他反应过来了又怎么办?继续糊弄他这么一直没完没了下去吗?”

    虽然很想问问凛到底是站在哪边,为何越听越觉得像是在帮春原说话跟自己无关似地。但莱维的确从没想过追上春原后该说些什么。他不是冈崎那种调教笨蛋大家,这方面无论如何都没法跟他比啊。

    “其实就这么放着不管的下场或许没多糟糕。毕竟是个名声倒数的不良学生,学校里会相信他话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刚才我也能肯定没被拍下照片。所谓空口无凭,何况还是个信誉为零的混混。”

    凛嘴里说着丝毫不符合学生会长形象的话。她好像选择性遗忘了学生会长的职责中有将不良学生引导向好的方向这一条,而且连不得歧视差生原则都丢了。看来春原还真是个不称职到家的坏孩子啊,你说像鬼冢那样的暴走族都能成天让凛头疼呢。虽说那家伙早就不是学生了。

    “那就这么不管了?”

    女人心海底针,莱维愈发坚信自己永远弄不懂这些少女们的想法了。本分钟前还满地打滚捶胸顿足跟世界末日似地,冷静下来后仿佛那就不是自己的事了。好吧,如果凛真的无所谓,自己还瞎操啥心?如同狼来了故事里的说谎小孩,春原昨天才到处宣扬自己和有希同居的事,今天又轮到和美人学生会长在学生会办公室里激吻,大不了明天想想办法再让他发现点什么。届时真话连说三天也成了谎话,还有谁会信那个可怜的孩子?况且莱维本就是清白的!

    “能怎么管?难不成你愿意现在追上去拿布袋套住把他抓到隐蔽地方打到失忆?”

    凛,学生会长的形象完全崩坏了哟。莱维第一次知道世界上原来还存在密谋如何痛揍本校无辜同学的学生会长——等等,失忆?

    “我想到办法了!”

    “哦……你说什么!?”

    本能的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凛一时没反应过来所谓想到办法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有办法让春原忘掉刚才那一幕!”

    “喂!我随口说说而已,别随便伤害本校学生呀!就算要打,你也别在我面前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好不好!”

    哦,原来凛还记得自己是学生会长,刚才的都是开玩笑呢。撒,会有人相信么?反正清楚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邪恶表情,莱维可是很清楚这位算是自己养大的小恶魔心里想什么的。

    “总之,这件事就交给我,我有办法让他不受任何损伤的情况下失忆。就这样,再不追就真来不及了,你先忙,迟点我再来帮你!”

    不等凛开口,没空跟她慢慢解释的莱维已经消失在了学生会办公室里。时间离上课还有三分钟。

    =================

    咚。

    重物坠地的沉闷声音在二中高中部校舍一楼楼梯拐角后的隐蔽处响起。由于下课时间往校舍外跑的学生十分罕见,这点本就不容易引人注意的声音很好地被隐瞒了下来。

    “抱歉了,大概要让你迟到那么几分钟,反正你也习惯了吧?”

    莱维毫无愧疚地对昏迷在地上的金发娃娃脸男生说着。这个位置除了不容易被学生发现,还恰好处在校舍内监视器的死角,他其实很想感谢春原如此配合恰好跑到这附近方便他拽进来呢。

    “ok,放在这一下应该没人发现。”

    把楼梯后头堆的杂物不管是什么一股脑掀开将可怜的春原塞进去,处理好‘尸体’的莱维朝高一的某个班级教室跑去。

    “长门同学,社团有点急事,请跟我来一下。”

    由于某人的动作实在有些迟缓,等不及的莱维径直走进教室将在靠窗座位上埋头书本的少女直接拉起来。毕竟‘尸体’只是简单地藏匿了一下,难保时间长了不会意外被人发现,何况上课铃都快响了。莱维可不好意思在别的老师上课时冲进他的班级把学生带走,那种事迄今为止只有鬼冢做过。哎?感觉好像提到鬼冢的次数很多?没办法,莱维对学校里这位神一般百年不遇的奇葩教师印象太深,关于他的事迹根本想忘都忘不掉啊!

    拉着十分顺从毫无反抗地有希走出她的教室,一路上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议论声不断传进莱维的耳中。幸好,他听到的基本跟春原最近散步的谣言没有多少关系。不得不佩服春日的超高人气,有希班上的同学好像对sos团神秘的活动比师生恋的兴趣更大。其实大概是由于同班所以早知道莱维跟有希同属sos团,反而对同居的传闻更难相信吧?毕竟同社团的成员一起到校在学园祭即将到来的现在相当正常。再过一段时间,连为了布置教室偷偷在学校里留宿的社团都会出现呢。提早在外头买道具然后一同回学校算得了什么?

    如果其他学生都能像有希班上同学这么想就太好了。莱维突然有股扇动春日闹出更大事端、让全校都知道他跟有希身处sos团这一事实的冲动。

    “抱歉,大概会让你下一节课迟到了,要不等到午休时间也行。”

    什么时候返老还童成了冲动的少年呢?到了藏匿春原‘尸体’的楼梯后角落,莱维这才想起有希不像自己是个下节课没工作任务的老师。尚未升上大学前,身为学生还不具备说出‘我下节没课’这种充满余裕的话。

    “没关系。”

    少女淡淡地摇头,连什么事儿都还没问就做出逃课决定,纵使莱维清楚这和有希本职工作并非学习有关,他依旧十分感动。

    “真的?”

    其实现在想象既然已经把那个笨蛋打晕了,就没有了急于一时的必要。反正整个高三年级里这家伙的旷课次数比冈崎还要多上许多,睡到中午对他说不定还算是一种幸福吧?莱维的性别歧视观念在内心表露地异常明显。

    “嗯,成绩好,所以没关系。”

    唯成绩论……没想到初临地球才三年、进入学校不到半年,在那之前从未与人接触过的外星人少女竟然如此快就懂得了这个社会的陋习。说不定就是由于这种陈腐教育制度的存在,才逼得像春原那样根本不适合当不良少年的学生毅然踏上那条路。虽然凭那家伙的智商莱维觉得他去干啥都不大合——话说回来,春原到学生会去是为了什么呢?回想起凛的样子,好像早知道他会去一样。难道果真如自己所想,因为逃课太多之类被凛叫去训话的?

    “那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先找个不会被发现也不会被打扰的地方。”

    还好有希对某方面的知识暂时还处于一窍不通状态,否则莱维总做这些容易叫人误会的发言,有希要是听歪了会往哪去想?

    “已经做好了资讯屏蔽,接下来我们的行动将无法被陆地上的监视设备及太空的卫星探测。”

    有希挪了一步紧贴莱维,并握住他的手。这绝对不是她听歪了刚才的那番话,仅仅基于方便他使用瞬移这个前提罢了,就像上次回家时那样。

    “好了,就在这。”

    瞬移到远离学校的一座公园门口,莱维带着有希扛着春原走了进去。

    “有希,别在意公园的名字,选择这里单纯出于上课时间就算逃学也没什么人会到公园来罢了。”

    “哦。”

    有希那张无表情的脸有点失望的感觉?她到底期待这块名为丧家犬公园地方会有什么出人意料之处啊?别看名字起得这般诡异,曾路过好几次的莱维可以肯定就是个在普通没有的公益性兼市容美化用途小公园而已,即便那个名字本身带有玷污环境的潜在可能。

    “大概没谁会那么恰好经过这里。”

    扛着春原走到公园最深处,一片把阳光遮掉百分之七十的树丛中。将失去意识少年平躺放在草地上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侦探电影里的埋尸场景,而且还是最老土的类型。要知道现在流行的是密室杀人,所谓用精妙手段艺术般犯罪然后将尸体展示给包括警察侦探在内的普罗大众围观以宣扬独特美学的类型,那才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剧情啊!

    “有希,记得上次你说过可以改变别人的记忆,对吗?”

    这种事听起来十分玄幻,可据暗地里传闻学园都市的大脑开发改造技术造就能做到类似的事,仔细一想莱维不在怀疑从科技方面绝对超越这个星球的外星人少女同样能够做到。

    “完全改变的难度较大,需要预先分析原有资讯再进行有指向性调整。单纯根除记忆相对较为简单,如果只是为了避免谣言,建议进行根除。”

    真聪明,仅凭点点蛛丝马迹就猜到莱维将昏迷中的少年带到这里的原因。大概其中有推理小说的功劳?莱维印象中那也属于有希较感兴趣的类别。

    “根除……可以只消除一部分吗?”

    若仅为了避免自己跟凛的麻烦就把别人弄成个连一加一都不会算的白痴,即便对方是春原,莱维也觉得过意不去。虽说这位二中前三笨蛋本来会不会算一加一还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两种方式。根除与特定关键字相关联的所有记忆,以及根除指定时间段内的全部记忆。可以做到这些。”

    从有希淡漠的脸上倒是看不出半点顾虑,对明显的犯罪行为她好像不存在心理负担。也许只因为请求她的是莱维吧,毕竟在地球的三年里还从未做过任何对人类有害的事,可以知道若没有命令,有希不会主动进行任何与他人相关的特殊行动。

    “让他直接把我或者凛忘掉都太夸张了。尤其是读了三年书还不认识学生会长,太容易叫人看出破绽,带去精神病院检查就不好了。”

    莱维说得一点都不夸张。其他学校或者会有存在感欠缺,让部分学生没有了解的学生会长。凛却绝对不输于那群人中的一个。用学园偶像这个词称呼那位大小姐都显得不足够,在多数学生眼中堪称优雅高贵精明能干代名词的学生会长,连在外校学生中都有颇高的知名度跟人气。

    “请指定时间,推定无需精确到秒。”

    跟有希对视着,莱维觉得还有件必须问清楚的事儿。

    “确定不会对他的身体跟精神造成其他损害?”

    前一阵跟黑子通电话聊天时,她曾提起过学园都市里有接受脑部开发试验失败变成植物人的例子,虽然那个试验本身的目的就不纯洁。莱维还是担心真把春原弄成个流着口水目光茫然的残缺青年,虽然对有希的信任度无限趋近与百分之一百,他还是想从对方嘴里再次听到确切地肯定。

    “操纵无特殊能力普通人类的大脑资讯属于简单作业,没有失败的可能,也不会引起任何这个星球语言中称为‘后遗症’的问题。”

    保证,最后有希还十分人性化地点点头补充了这个词。既然如此,莱维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难得开口的有希都说到这样了,再出事就怪春原自己太愧对老天吧。某教师当然不会把这种典型缺责任的话说出来,很潇洒地大手一挥。

    “消除他刚才下课时间的记忆就可以了。”

    有希慢慢双膝着地跪在柔软的草丛中,无机质地双眼盯着一脸傻像跟睡熟了没两样的春原阳平。

    “……开始了?”

    没有得到回答。尽管仿佛突然断电娃娃似地有希令人有些在意,莱维还是闭上了嘴。消除别人记忆的事从她嘴里听着十分简单,可对于这方面一无所知的莱维总觉得仅仅是复杂程度稍低而已。未免影响到有希的‘作业’,他连自身的魔力都谨慎地限制住不让其外溢,以免产生类似信号干扰那样的情况。超铃音的实验室里就屏蔽了所有外界信号,莱维觉得自己这么做起码不会有错。

    “……”

    有希的状态在十秒钟后有了变化。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但那张不断开合的小嘴的确在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看上去有点像魔法师的咒文吟唱,只是有希双唇的速度实在太快,感觉如同在遥控器上按了三十二倍速快进一样超高速的颤动。莱维心想这是他所见过有希最长的持续发言了,短短几秒钟估算出的字数肯定能以五号字大小填满三页二五六零乘一六零零分辨率显示器的程度。

    紧接着,就在他数吟诵字数快要头晕眼花的时候,少女像突然按下开关似地闭上嘴,恢复了正常。

    “这就完了?”

    身边的都是魔法师类人物居多,见惯了各种或美轮美奂或声势逼人效果的施法,莱维不敢肯定有希刚才是否仅仅算个前奏。但从对方静静回望自己的俏脸上看,却感觉有点完事收工期待称赞的隐晦表情。

    “嗯。”

    “好快……”

    除了这个,莱维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词适合表达他现在心里的诧异。没期待有希会像辉夜那样弄出宇宙战舰主炮似地玩意,可这反差着实有点过大了。见惯华丽反而不适应朴素,被某吸血鬼女孩知道会否骂他肤浅呢?

    “下课时间较短,需要处理的资讯不多,且仅仅是单纯删除。”

    意思还是自己小看了她吗?莱维只认为自己是有点惊讶罢了,他早就把有希当成跟神明同等的存在了,难道不是吗?

    “谢谢,帮大忙了,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凛、哦,就是之前中午在楼顶碰到的那个女孩。”

    “不用。”

    有点高兴?应该是有点高兴吧?有希在得到感谢后在莱维动态视力极限里低了下头。

    “那么,是现在把他叫醒问问看,还是回学校再说?”

    这回有希保持沉默,那意思大概是交给莱维决定,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

    稍微考虑了一下,莱维觉得与其在学校里叫醒春原结果发现效果不如预期,多添麻烦。不如在这搞清楚,有问题还能直接打晕他再来一遍或想别的办法。他绝不是信不过有希,只是凡事就怕万一嘛。

    “嗯,就在这吧。”

    说着,莱维就准备把躺在地上睡得正香的少年弄醒。反正为什么会上学时间出现在公园的理由要多少有多少,骗骗超容易糊弄的笨蛋再简单不过了。

    “……要怎么弄醒他?”

    发愁,把一个人打晕很容易,可要叫醒貌似就需要点技巧性了。再打一拳踢一脚?暴力行为是否可以一再利用暂且不管,莱维的战斗经验虽然无比丰富,可他却从来很少理会战斗后的事情。杀手嘛,通俗说职业特征是管杀不管埋,更别提抓人回来审讯逼供之类。莱维从来都是到了地方大干一通然后转身回家,有没活口需要提审那是合作方的后续工作。他顶多在结果出来后多嘴问问罢了。

    “浇桶水?”

    莱维想到了这个影视作品中惯用的桥段。但仔细考虑后,觉得今天天气有点凉,一桶水浇下去就算是身强体壮的男生也难免感冒。人就是这么奇怪,先前分明毫不犹豫地把人打晕,还在从未试验过的情况下就消除了别人的记忆,现在完事后反倒担心其身体健康这点相比较下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了。果然所谓的良心教师都是骗人的么?

    “没有桶。”

    有希从客观现实角度提出她的意见。其实真要施行浇水唤醒计划,有没有桶并不重要,反正公园的池塘离这很近,直接把春原扔进去就行了。

    “有其他办法叫醒他吗?”

    “通过输入资讯刺激脑电波的抵抗行为,可以达到你需要的效果。”

    又是脑子嘛,有希不愧是喜欢看书爱动脑筋的好孩子,打主意每次都离不开别人的脑袋。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没那么多顾虑。反正要变白痴早已经白痴了,莱维抱着如此危险的心思,正要开口请有希再出手。一声大喝突然从身后的树丛外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们在干什么!!!”

    糟糕,竟然被发现了。莱维这才发觉自己之前为了不干扰有希控制了体内能量,结果把感知也压到了最低。别说来人的气息,连脚步声到了这么近他都丝毫没听见!

    “我……”

    “杀人!?”

    声音的主人完全没有听莱维解释的意思。的确一般情况下光凭眼睛就足以判断正发生的事,又不是警察,哪用得着慢慢分析研究再给出结论?

    话说回来,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你是……夏……娜?”

    扭头望向身后的来人,跟依文一般娇小的身躯、跟辉夜一般纤长的黑发,如此特征明显的小女孩莱维一下就想起了她的名字。

    “原来是你这个家伙!”

    莱维一直很不好意思地认为自己长相还算ok,可对面小女孩的表现请客将他那点点自信摔到地上砸了个粉碎。夏娜原本还仅仅是怀疑,却在发现那个男人是莱维后果断从凭空出现的漆黑披风中抽出超过她身高的寒芒长刀!莱维难道跟画了相贴在墙上底下写上wanted的家伙撞脸了吗!?麦道威尔家的骄傲、永远占据魔法世界通缉榜首位的是依文才对啊!

    “等等!”

    这种时候的喊话基本就是个程序罢了,莱维可没有对方听到自己喊等就停下的奢望。他抱住有希猛地往后一跳,身前那棵有两个人粗的大树在白光闪过后脆弱地倒下。他当然也没忘记用脚尖将仍在地上挺尸的春原挑到远处,但紧急时刻能避免少年不被倒下的大树砸中就不错了,坠地时的力度没法苛求。

    “冷静点!”

    莱维真想告诉夏娜她才差点把人杀了。两个人粗的大树倒下能否砸死个昏迷中的男子高中生?这种事没必要做过实验才懂回答吧?

    “没错!把你打倒再慢慢冷静!”

    莱维无语了,要冷静的不是自己吧?虽说仅见过有限的两次面,但凭莱维的经验,早就清楚这位名叫夏娜的小女孩会是怎样的性格。现在才短短几句话就已经充分验证了莱维的判断。

    冲动、倔强,这两种加在一块的别扭性格,就是眼前这位不断挥舞大太刀仿佛要将莱维立即斩杀的女孩。

    反击?尽管说出来有些自大嫌疑,莱维尚不认为手中长刀至今仍未蹭到自己衣角的女孩会是自己的对手。根本用不着剑,莱维自认光用枪就可以在春原自然醒来之前将她击败。

    既然如此,莱维为什么不动手?原因当然是将女孩击败没有任何作用了,他就算再懂得怜香惜玉,也没那个心情那个时间去在意要把自己一刀两断的暴力狂。又不是自家的可爱少女们……

    “唔喔!好危险!喂,坂井呢?”

    躲开差点撩开自己衬衣的一刀,莱维希冀对方的‘主人’能赶快出现。没错,是主人。在圣杯战争过去了一段时间的现在,不知该如何称呼英灵跟master的关系,暂且允许这样的叫法吧。

    “悠二当然在上学啊!白痴!亏你还是个老师,不好好留在学校,竟然跑来干这种事情!”

    “lancer呢?”

    “在家……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我为什么要回答你那么多问题啊!”

    果然,能让夏娜乖乖听话住手的人都不在。莱维其实早就猜到,若那两人在场,绝对不会允许她不由分手随便动手的。之所以还要多余开口问问,不过是想试试自己的运气罢了。现在看来,他还是一贯地不被幸运女神眷顾。

    坂井悠二是自己学校的学生,同时也是圣杯战争的参加者之一。可事实上双方基本没在那场最后有点莫名其妙虎头蛇尾的事件中有过太多切实地对立机会。硬要说也就是辉夜跟侦查中的lancer,还有伊芙后来找莱维的途中和这个女孩短暂交手。对敌人莱维的确可以做到无情,可对方是跟自己学生有亲密关系的人,有没有实质上跟己方敌对。单单凭这次的冲动就下狠手,莱维有点做不出来。

    “跳来跳去跳来跳去的……烦死了!给我好好站着别只会逃啊!”

    唉,莱维一声苦笑。外表跟依文一样,这个小女孩的心理却差太远了。难道砍了半天连衣角都没碰到的形式还不足以告诉她双方的实力差距以及莱维根本无心战斗的事实吗?而且所谓的战斗,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追求胜利,有谁会傻乎乎贯彻跟对手硬碰硬拳对拳剑对剑地武士道精神?又不是摆好擂台找好裁判的比武大会。

    “不光是外表,内心也还是个孩子吗?这样更麻烦啊……”

    莱维喃喃自语地说道,他怎么敢把这句话音量放大到让犹自砍个不停的女孩听见?还嫌现在状况没烂到家么?

    女孩不停挥舞大太刀,且动作越来越流畅招式转折中的生硬渐渐消失,感觉怎么像是把莱维变成沙包对练来着?这么一想,莱维发现女孩的头发跟双眼依然还是深邃的漆黑,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他记得曾听铃仙说过,这位名叫夏娜的女孩在认真战斗时头发跟瞳孔会变成一片火红,刀身上也会附着不明能量构成的火焰。莱维现在并未见到铃仙在前一阵侦查中所发现的情形,难道夏娜其实并不像表现出来那样非得将自己置于死地不可?

    “麻烦?”

    怀里传来的低吟打断了莱维的思路。他那句话拼命进攻的夏娜听不见,一直被他抱着的有希却是听到了。

    “是啊,麻烦。她那种小女孩的性子,怎么看都是说不通的类型啊。要不干脆……”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先限制住夏娜的行动为好。就算大脑一下子还没法冷静,起码让她的身体先冷静下来吧。否则自己这么瞬移闪避不累,继续下去公园的树估计就全完蛋了。为了给孩子们留下美好环境这样伟大的目的,莱维决定反击,可没等他抽出外套内的黑色装饰枪,有人比他更快行动了。

    “有希!?”

    怀内的少女忽然有了动作,那抬起头凝视自己的样子,是示意让自己先放开她?脸上没有女孩子常有的红晕,也不可能会有,难道实际上她还是会对被一个大男人紧紧抱着感到害羞?莱维这个人啊,迟钝得要死而且还总会在错误的场合联想到错误的事情,真叫人头疼,这是所有住在或不住在他家的少女们的共识。

    “要限制对方行动,判断我的能力较为合适。”

    原来是指这件事?谁说外星人工生命不了解人类的心思来着?有希这根本已经快到了读心的程度了吧?

    “可以吗?”

    “大丈夫,萌大奶”

    噗,原来不会看气氛的人不光莱维一个啊!有希突然冒出这句前阵很火的游戏台词,让莱维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被夏娜的刀尖划到脸。可这却没法让那位久攻不下的小女孩高兴起来。

    “给我认真点啊!看不起人吗!?”

    要求真高,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任性吗?莱维在有希地要求下抽身后退,留下她一个面对闪着寒光的长刀以及恶狠狠瞪着眼的小女孩。心里的担心当然不可能光靠有希一句玩笑似地保证就全部放下,莱维的左手一直按着外套底下的黑色装饰枪。

    “哼!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女区别对待?见感觉比自己没大几岁的短发少女挡在自己身前,夏娜没像面对莱维时那样二话不说提刀就砍。

    “……”

    对待sos团以外的人,有希恢复了她一贯的沉默。虽说她真正话稍微多点的时候只有跟莱维独处,sos团内她也基本属于美丽家居一类的存在。

    “不说话就给我让开!”

    手中长刀一挥,带起地上一片青葱的小草。夏娜用极不耐烦的表情威胁眼前没感觉到有任何特殊能力的少女,眼神仿佛说着‘再不走开就先把你砍了’。到底是谁把她教成这幅暴力不良少女性格的?即便并非自己学校的学生,莱维也有股见见她家长是什么样人的冲动。

    “申请资讯封锁……”

    意义不明的话突然从有希微张的小嘴里吐出。当然,所谓的意义不明仅仅是针对初次见面的夏娜而言。体验过几次的莱维清楚有希这是要在行动前先隔绝与周围的联系。具体解释就是类似创造出隔绝一切外界资讯的空间断层,莱维就是在她这种方法的保护下才能肆意使用瞬移不怕被监视器拍下自己。

    “封绝……不对。这是类似封绝的一种结界?”

    夏娜伸出手摸向肉眼无法看到的东西,事实上她伸出的手也没有触碰到任何具体物体的实感,但她知道自己已经被一种奇怪的能量所包围。能量没有攻击性,却拥阻隔了与能量包围外相互沟通的所有渠道。简而言之,自己被关起来了。夏娜对这个结论一点都没感到惊慌,反而从嘴角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丝微笑。

    “既然用了这种东西,意思是你准备跟我好好打一场吗?”

    唉,所以就说战斗狂跟正义感满载这两个属性凑到一块肯定没好事。莱维不肯定眼前握着大太刀的女孩是否像自己某个浑身肌肉仿佛热血总在燃烧的朋友般嗜战如命,关于第二点正义感方面的评判,却是可以断定的。

    要问为什么?才见过一两次的陌生人,除了男人的直觉,还会有其他的论据吗?

    莱维从来就不是理智分析型的角色,别看他遇到麻烦时总显得比较冷静且能在逆境中想到脱困的办法。那凭的是经验跟乐观的信心,而不是从哪里学到过的理论知识。身为一个教师却否定理论有点不那么合适,其实莱维一向坚信纸上谈兵对实战也是有不小帮助的,前提是你得冷静下来别一上场就慌了神。而背对着自己的有希,虽然不清楚是否具有足够的实战经验,显然她百分百没有临敌怯战的可能性。

    “以你的角度……姑且可以这么认为。”

    嘴里这么说着,可有希却没有摆出战斗的姿态。手无寸铁的娇柔小女生,换了莱维肯定是下不去手的,那么夏娜呢?

    “是吗?宣战了又不动手,那么就由我开始吧!”

    高举的长刀毫无花巧地砍下,夏娜的战斗方式本就偏重气势超过技巧,跟莱维的情况截然相反,倒是和那个不苟言笑的克劳德十分相似。两人的武器也都是又大又沉,只不过克劳德在更凝重的气势下隐藏着很容易被人忽略的精细战斗技巧。

    “这就是你的武器?”

    夏娜本就没想过自己这一刀能解决战斗,对方敢离开那个讨厌的男人挡在自己面前,只要不是脑子短路就必然有一定的自信。此刻就是一把凭空出现在短发少女手中的**,拦截了她试探性的直劈。

    “……”

    有希沉默地抽回刺刀。在侧身避开对方惯性地下劈后,右手迅捷灵巧地一挥,阳光下泛着明亮光芒的短小利刃划过女孩的脸庞,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串殷红的血珠。

    “好快!”

    在刺刀如毒蛇般出击那一瞬,莱维的瞳孔猛地一缩,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叹。有希的动作很快,太快了!明明状似随意地轻轻挥手,那把利刃却快得连以莱维自豪的动态视觉都仅能看到一闪而过的寒芒。

    “你竟然……”

    将自己避开后没有继续追击,夏娜站在离对手十步外的草地上,抬起手擦干脸上的血珠。这点伤对于战斗经验比莱维想象中要丰富的女孩来说不算什么,就算伤到的是对女孩子某种程度上比生命更重要的脸蛋,可一来夏娜不是那种她认为肤浅的女人,二来任何伤疤都不可能在这具身体上留下,无需担忧这多余的小事。和莱维一样,她在意的是少女那行云流水却有迅捷如闪电的速度。速度加技巧,这正是夏娜最不擅长应付的类型。

    “哼!”

    不擅长?才没那种事!夏娜甩掉蹭到手上的血,握紧长刀再次冲向对手,那双一点不像是在注视自己的双眼,太讨厌了!

    金属撞击的刺耳鸣叫不断响起,换了个普通人在场,光凭这难以忍受的高频声波就足以给精神上造成极大的伤害。尚未恢复意识的春原应该庆幸自己仍在昏迷,幸运地逃过了一劫。

    夏娜从单手握刀改成了双手,她的想法十分简单。既然对方的速度比自己快,那么就不能任由对方随便展开攻击。具体怎么做?当然是以不能不管的绝对力量展开连绵不断的狠辣攻击!就算对手真正有拼命的精神不怕受伤硬是要反击,那么自己也肯定不是吃亏的那一方。长度超过身高的大太刀对比方便携带灵巧使用为首要考量的**,哪个更容方便造成致命伤害,不是一目了然么?

    “要说话就大声点!你这样我听不见!”

    僵持中夏娜的大吼提醒了莱维。从他的位置只能见到有希的背影,当然无法看到她嘴唇的动作。按照夏娜的意思,有希是在准备什么‘法术’吗?刚才消除春原记忆的一幕没可能这么快忘掉,如果和那时一样,难道她准备采取相同的方法?让夏娜忘掉在公园遭遇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