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重生之我要上头条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转变
    韩亦卿的关心,苏昱都记在心里。

    当然,韩亦卿也不是一味的关心,在知道他没有受伤后,也是有教育他的。

    无非也就是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不能再冲动,更不能和同学打架,要第一时间告诉家长和老师,让大人来处理,而不是和人动手。

    这些话,苏昱虽然连连应是,但真的会这样做吗?答案是很显然的。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的话,他也是一个成年人了,那自己处理这种事情,也是可以的,也不算他违背了自己答应过的话。

    到了最后,韩亦卿让苏昱下午不用上课了,先回家休息一天,明天再来上课。

    对此,苏昱也没有意见,刚发完火,他也没有心情回去上课,可以早点回家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

    次日,苏昱来学校上课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

    当他来到教室里的,每个同学都在看着他,所有人的眼神,那是比他上次考到月考第六还要惊讶。

    毕竟,苏昱是一直以好脾气出名的,不吵不闹,都没有见过他发火的时候,以前的他,还给人一种软弱可欺的形象,直到近期才有所改观。

    但大家都没有想到他在发火的时候,会这么恐怖,连张相彰都被他暴打,整个人都被他甩起来。

    据说,刚刚出院没两天的张相彰,现在又去医院住院了,这次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来,一想到当时的情景,这些人就不由的有些害怕。

    最重要的是,张相彰被打之后,还被学校开除了。

    本来大家以为张相彰的父母会来学校闹的,但却是没有想到的是张相彰父母连屁都没有放一个,根本就不敢来学校的,这才是大家最惊讶的地方。

    要知道,张相彰的父母绝对不算是良善之辈,了解他们的人都知道他们不是那么会轻易罢休的人,而且张相彰的家庭也的确是不错,在文昱高中不算最有钱,但他家也有过亿的资产。

    按理说这样的家庭,应该是不会这么善解人意,必定会来学校大闹一场的。

    但张相彰的父母在知道这件事后,就只是把张相彰接走,在知道张相彰被开除后,也是默默的接受了,根本就不敢闹。

    关于这一点,大家都很好奇,是因为文昱高中的背景十分强大,还是张相彰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才让张相彰父母一点都不敢来学校闹,只能默默接受这一切。

    所以,今天在见到苏昱的时候,大家的眼神都变了。

    每个人都在庆幸自己没有太得罪苏昱,要是不小心碰到他的底线,那张相彰就是他们的样板了,下场绝对不会比张相彰更好的。

    不过,最害怕的人要属吴东恒,他连看都不看苏昱,一直低着头,生怕后者来找他算账。

    说起来,苏昱觉得吴东恒也是一个人物了,脸皮厚到这种程度。

    在学校外面裸奔之后,被校的师生看到,还被警察带走,成为校笑柄之后,还可以继续若无其事的来学校上课,这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苏昱原以为吴东恒会转校的,但没有想到他还会死皮赖脸的在文昱高中,也让其感叹脸皮之厚,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不过,吴东恒会留在文昱高中,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文昱高中算是沈州市最好的高中之一,也是国最好的贵族学校之一,这里的学生不是学霸,就是家世非常吓人,连张相彰这种家庭有过亿资产的学生,在文昱高中都排不上名次,甚至只能算是不入流的。

    可以说,在文昱高中读书出来,其人脉就不是其他学校可比的。

    只要在文昱高中经营好同学之间的关系,将来获得的好处,那是可以减少十年以上的奋斗,走上社会了,才会更加轻松。

    所以,吴东恒才会死皮赖脸的留在文昱高中,哪怕丢了这么大的脸,还是不愿意走。

    这种行为,虽然是很市侩和现实,但也的确是一种明智的选择,而往往是不要脸的这种人,更容易走向成功。

    不过,对于苏昱来说,吴东恒有没有在学校,都没有什么影响,他都没有把吴东恒看在眼里,甚至是对吴东恒有些鄙夷。

    最重要的是,他的起点,其实就已经是吴东恒努力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

    因为,就算苏昱不奋斗,每天只知道醉生梦死,而最坏的结果,也只是继承几千亿的家产,然后继续醉生梦死,这已经是许多人都不敢奢望的梦想了。

    只不过,对于吴东恒的鄙夷,并不是来自于家世的不同,而仅仅只是因为他看不惯这种性格的人。

    就算再穷,苏昱也有自己的傲骨,有自己的原则,或许这也是他前世拼尽力都没有出头的原因,性格和机遇两方面,扼制了他的前程。

    同学对他的态度,明显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过,苏昱并不在意,对他来说,这种态度的变化,其实也不是坏事的,至少一些跳梁小丑,不敢随便来招惹他,也就不用他花费时间去解决这些无聊的事情。

    这样看来的话,反而是好事来的,反正这些人当中,对他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

    在同学之间,苏昱也就只有把夏瑶和文乐看作朋友而已,其他人也只是无关紧要的过客而已,甚至他连他们的名字都记不住。

    不同于其他人震惊的眼神,夏瑶和文乐看他的眼神,则是带着担心,有关心的意味。

    毕竟,夏瑶和文乐还是第一次看到苏昱发火,也生怕这件事会影响到他,还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好些了没有。

    当苏昱坐到自己的座位时,夏瑶和文乐都看着他,都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不过现在还是上课的时候,夏瑶和文乐自然把话都放在心里,暂时还不能说出来,期盼着早点下课。

    苏昱明白,夏瑶他们只是想问昨天的事情而已。

    毕竟,昨天他去了校长室后,就直接回家了,也没有回教室,也只是跟他们发个短信说一声而已,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也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