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神珠能种田 > 552章 好好伺候
    让项清溪奇怪的是,自己七点多起来,应该算的上已经很晚了,可是餐厅里居然没有几个人在吃饭,就连刘爷爷和张长生都没有下来,刚才不还看见他们在洗漱呢吗,“嗯?他们在干什么?怎么还都不下来吃饭?”

    不管了,项清溪自己先走到陈列桌子旁,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大盘子,取了一些自己平常爱吃的饭菜,然后找到一个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想了想,又叫过来一个服务生,要了一壶白开水,和几个茶杯,把雪茶扔了进去,不一会儿,整个餐厅都洋溢着一种淡淡的茶香,让人食欲大开,沁人心脾。

    刚开始,大家没有注意,不过当这股暗香一直萦绕在食客周围时,大部分正在吃饭的人抬起头,开始寻找香气的来源,纷纷离开餐桌,走到陈列桌子那里寻找,不过很快他们就失望了,因为那些菜品都是他们所看过的,而整个餐厅又都是这种香气,就连那些服务生也都被吸引了。

    来吃饭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不时有人叫过服务生过去问明情况,服务生也是一脸的懵逼状态,工作了那么久,他们也不知道是哪一道菜会这么香,根本回答不上来。

    靠近陈列桌的一个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味,整个桌子上的美味已较被吃掉大半,如果细心的人就可以发现,桌子上只有一套餐具。

    而餐具的主人是一个肥婆,她正在那里不停的大块朵颐着,当暗香飘来,萦绕在她周围时,她才停下动作,用力的闻闻周围的香气,第一反应就是站了起来,看向最靠近她的陈列桌,又看了看自己的餐桌,然后皱起了眉头,两个桌子来回巡视,好像在比较菜品是否一致,最后她招手叫过来一个女服务员。

    “喂,你过来,看看什么东西这么香,然后给我弄一盘过来。”那肥婆很不客气的说道。

    那个女服务员有些为难,“你好朱姐,您看……咱们这里是自助餐厅,想吃什么,您可以自己动手,要不您告诉我是什么菜,我帮您去取,我感觉最好您自己动手,取多取少随您,这样既可以消化一下,又可以找到自己可心的食物,多好。更何况,我也不知道您说的这么香的东西是什么,刚才大家都在议论。要不这样,我帮您把桌子上吃完的东西撤下去,您现在自己去看看想再吃点什么,也好合您的胃口。”

    这个女服务员说的很委婉,看来这个肥婆是老主顾了,连服务员都已经认识她了。

    但是这个肥婆却不买账,猛的一拍桌子,“什么叫我自己动手?你他玛不认识我吗?你不知道我老公是谁吗?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肥婆的声音很大,一连串的话,把服务员吓的有些畏缩,朱姐大名,她早有耳闻,“朱姐,不好意思,您要吃哪一种,我现在就给您去拿。”

    “晚了,别他玛和我废话了,老娘今天心情不好,想吃点东西也这么费劲。”肥婆一挥她那肥大的手掌。

    “不需要了,你去把你们经理叫来,我就不信了,我天天给你们酒店捧场,每天花费上万元,怎么就让你端个菜都没有呢,赶紧去,把你们经理找来。”

    肥婆的嗓门很大,整个餐厅都安静了下来,看向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那暗香都被差点被忽略了,这个肥婆也注意到了大家都在看她,她也有点气恼,拉了拉椅子又坐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朱姐,消消气,小张,去把经理叫过来,就说朱姐找,小李,你是怎么干活的,不知道朱姐是这里尊贵的客人,要好好伺候吗?朱姐,您大人有大量,不用和这些小服务员一般见识。”餐厅的领班见这边出了状况,连忙小跑过来圆场,一边假装训斥那个服务员,一边向这肥婆道歉。

    肥婆把胖手一挥,“我不需要你给我说好听的,我擦,我就不信了,一个小破服务员也敢欺负我。”

    那领班一脸无语,不过职责告诉她,态度必须要好,还是堆着笑的赔着不是。

    “哎,这肥猪是谁啊?这么嚣张?”餐厅里吃饭的其他人小声议论起来。

    “不知道,瞅她那猪样吧,一个人吃一桌子饭,也不怕撑死她。”

    “哇,你小声点,你知道她老公是谁吗?”

    “谁啊?是谁也不能这么对待别人吧?服务员哪点做错了。”

    “哥们你还说,我告诉你,这胖女人他老公,就是这玉市政法高官汪星。”

    “嘿嘿,你咋知道?行啊,老石,她和你说的?”

    “拉倒吧,我刚才取餐时,我听旁边服务员在那里议论时听到的。”

    “我擦,不是吧?政法委的夫人,怪不得这么嚣张。”

    这些放被一旁的项清溪,听的清清楚楚,感叹了一下,“唉,我的无心之举,竟然让一个服务员遭了殃,不过,汪星?哈哈,没想到在这里再次听到你的名字,看来,我和你之间,又有好戏上演了。”

    这时,刘学林和张长生也下楼来了,刚进餐厅就听到这里吵吵闹闹的,刘学林皱起了眉头,嘀咕了一句,“这大清早的,怎么回事,这么吵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张长生拉了拉刘学林,“管它呢,这餐厅这么大,他们闹他们的,我们去角落里吃好了。”

    “哎,老东西,你闻到雪茶的香气了吗?”刘学林这时抽了抽鼻子问道。

    “雪茶的香气?”张长生开始没有注意,听刘学林这么一提醒,也抽起鼻子闻了闻,“是呀,昨晚就想喝了,可惜咱们走的匆忙,没带啊。”

    “哈哈,那臭小子在那里呢,应该是他在喝,走,过去蹭点。”刘学林环视了一周后发现,项清溪正坐在角落里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吃着呢。

    “啊?怪不得有雪茶的味道,走走走,咱们过去,这小子的茶,是真好喝啊。”张长生一听,也乐了。

    两个人走到项清溪跟着,一拍项清溪的肩膀,“自己偷着喝呢,也不给我们这两个老家伙留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