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变身之血海芳菲 > 第一百六十五节 猎杀时刻
    武天空的继位大典已经圆满结束,武天空正式成为了武家堡的堡主。

    热闹了一天的武家堡也随着夜幕的降临陷入了安静与祥和之中。

    而选择留宿于武家堡的宾客也尽都沉沉睡去。

    “母亲。”武家堡地下的一间密室中,武天空恭敬地向坐在上位的白梦菡行礼道。

    白梦菡点了点头,开口问道:“白龙书院的使者都安顿好了?”

    “都安排好了。”武天空答道。

    “嗯。”白梦菡思索了片刻,问道,“天空,你觉得这两位使者如何?”

    似乎是没有料到白梦菡会这样问,武天空稍微思索了一段时间,才小心地回答道:“徐长,修为虽高,但头脑简单……”

    “方媛呢?”

    白梦菡摆摆手,似乎并不想听武天空对徐长的评价。

    “至于方媛……我认为,颇有手段,但城府不足……”

    “哦?怎么说?”白梦菡眉毛一挑,问道。

    武天空解释道:“白龙书院二人,徐长修为更高,但为主的却明显是方媛。徐长虽然头脑简单,但能看出其天赋十分不凡,这样的人往往没那么容易真正对一个人服气。方媛能以金丹中期的修为让他信服,这本身就证明了她的手段。”

    “嗯。”

    白梦菡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武天空继续说道:“不过方媛毕竟是白龙书院的弟子,虽然懂得一些手段,但骨子里的傲慢比徐长只强不弱。我之前利用拒收紫电之事略一试探,她便有些忍耐不住了。虽然她极力保持淡定,但看似平淡的话语中却尽是属于大宗门的傲慢与强硬。”

    “嗯。”白梦菡思考了片刻,继续问道,“你说,方媛为什么和金海寺的法山走得那样近?”

    “这……”武天空踌躇了片刻,摇头道,“我也感到奇怪,金海寺只是三流宗门,法山也没有什么出众的成就,唯一能算得上的成就就是前些年镇压了一只白蛇妖了。”

    “查!方媛整个宴会都在和法山交谈,他必有我们不知道的过人之处!不仅是法山和金海寺,他镇压白蛇妖之事的来龙去脉也要好好调查一番!”白梦菡命令道。

    “是,母亲!”

    “好了,退下吧。”

    白梦菡揉了揉眼角。

    “是。”

    看着武天空恭敬地退了出去,白梦菡的肩膀陡然一松,垮了下来。

    她就这样一动不动地静坐良久,才从怀中缓缓掏出一枚洁白的石头。

    白梦菡盯着石头,温柔地用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幽幽叹道:“狂,你说白龙书院不会发现我的身份吧?”

    没有人回答她,只有密室的蜡烛在一旁无声地摇曳着。

    白梦菡本来也没指望有人能有所回应,只能自嘲地笑了笑,将石头重新放入怀中,再次叹道:“我早已放弃原来的功法,重修了木属性功法,也并未动用灵力,应该不会有人能看出吧。”

    “看出来什么?”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密室之中。

    “谁?!”

    白梦菡陡然一个激灵,瞬间跳了起来,谨慎地向四周望去,试图寻找到出声之人。

    不过却来人丝毫没有掩饰的意图,没等白梦菡寻找,就这样大摇大摆地从墙后走了出来。

    “是你。”白梦菡认出了方媛,目光阴沉了下来,冷声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呵呵,那不重要。”

    与白梦菡不同,方媛笑得却是十分和煦,甚至让白梦菡有一种如沐春风的错觉。

    她这次悄然潜入武家堡密室,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生擒白梦菡。

    按理说,她本不应该如此心急,毕竟她还没有得到天神舍利,也不能完成灵根的替换。

    不过,这位白梦菡白夫人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而且极大可能与她的极品血灵根有关。

    如此一来,方媛便不能放心将她扔在这了。

    武家堡与白龙书院相距甚远,一趟至少需要十天的时间,一旦白梦菡出了什么事,她可来不及赶来。

    要是她因此错过了这个极品血灵根,那等到她有足够实力生擒刘红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她虽修炼的是木属性顶级功法木衍决,但她在木道一途上并无天赋,很难有所成就。

    而她原来修行的血道功法却有些特殊,没有血灵根根本无法修炼。

    所以她夺舍以来,虽然使用过诸多血道秘法,却从未真正修炼过血道功法,她的实力也受到了诸多限制。

    本来没有白梦菡的出现方媛还不会这样心急,仍可耐心地提升实力,等待生擒刘红的机会。

    可如今,重获血灵根的机会就这样摆在她的眼前,方媛却是忍耐不住了。

    忍耐不住,便无需再忍。

    这才是血海老祖当年的行事方式。

    她轻声问道:“白夫人能否告诉我,夫人刚才说的是不会有人看出什么?”

    “没什么。”白梦菡脸色愈加阴沉,冷声道,“方媛道友此刻似乎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吧?”

    “哦?那我应该在哪里?”方媛笑道。

    “在地狱!”

    白梦菡面色一厉,陡然出招。

    数根巨大的木刺凭空出现,直刺方媛面门。

    “呵。”

    方媛脸上带笑,双眸却陡然变得冰寒。

    只见她斜斜踏出一步,身影模糊,陡然从原地消失。

    方媛在哪里?

    白梦菡没有刻意寻找,双臂一振,无数木刺便从她身上射出,向四面八方刺去。

    这一招没有死角,她自信方媛无论在哪都逃脱不了木刺的攻击。

    可事实是,所有的木刺都刺了个空,方媛的身影根本就没有出现。

    方媛难道离开了?

    不!

    白梦菡不相信!

    她心念一动,立刻双手合十,掐出一决。

    顿时,无数密密麻麻的木刺形成一件刺甲,将她整个人都包裹起来,仿佛变成了一只刺猬。

    果然,下一瞬方媛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她的身后,玉手一挥,一柄锐利的飞剑直刺白梦菡后心。

    白梦菡早有准备,身上木刺一震,变得更加粗大而坚硬,仿佛一根根钢刺。

    “叮!”

    飞剑刺在木刺之上,仅擦出一道火光,便被弹开。

    “呵呵,有意思。”

    方媛冰寒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笑意。

    白梦菡真不愧是元婴初期的修为,确实有些实力。

    不过下一秒,方媛目光一凝,眸中就只剩下了无尽的冰寒。

    猎物终究是猎物,虽然有反抗的权利,但她方媛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