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剑泣震三界 > 第三百一十五章诛杀一方神,食肉寝皮过
    女子咽一下口水,那个场面太血腥,虽然她不是第一次见死人,甚至亲手杀过不少人,但是那样的场面,她见一次,终身都难以忘记。

    “原本只以为这个地方是山神修炼的地方,他的老巢在这里,但没想到,山神的族群也在,一阵爆炸之后,地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小蛇来,这些蛇围成一圈将山神和几个寨子里的当家人保护起来,季徇立也是修道之人,认得这是在给山神争取时间等他恢复法力,到那时,遭殃的就是这边了,他当机立断,命令部下取火把,用桐油焚烧这些小蛇。”

    女子再次咽了口水,给两人讲述这些事,就等于自己再一次将这件事彻头彻尾细致的回想一遍,再想着那些大大小小的蛇都在等着啃噬她的身子,这种恐惧是无法言表的。

    她永远不会忘记,当桐油倒下去的那一刻,蛇群没有逃散,而是昂首看着她们。

    她永远不会忘记,当桐油被点燃的那一刻,蛇群没有逃散,而是昂首看着她们;那种视死如归的壮烈,那种怨毒的眼神,清晰的印在她的闹海,每一个夜晚都会在梦里出现。

    她永远不会忘记,当火海淹没蛇群的那一刻,蛇群没有逃散,只是嘤嘤的叫嚷,那种哭泣的声音,每个夜晚都会把她叫醒,在她耳边挥之不去,仿佛是再说“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一路走过,参加那场屠杀的死伤殆尽,就剩下她跟季徇立两个人,现在季徇立弃她而去,她自己肯定是没有保命本领的,所以只能祈盼眼前的两个大仙大发慈悲救她一命。

    她在讲述这些的时候,忍不住又要想起当火海吞没社群的那一刻,那种身体炸裂的声音,第一声,第二声,噼里啪啦的声音接连响起,有几段尸体被弹到她的身上,还带着炙热的火焰,她的肩膀现在还有烧伤,当时放声狂笑的她,这一刻却只能嘤嘤哭泣,这声音,跟那时那些蛇的声音何其相似。

    想着想着,自己被吓得大叫一声。

    她这一声惊叫,让哪吒不由得鄙视起来,同时冷冷的调侃恐吓道:“挥之不去的梦魇不好受吧,那种心灵被吞噬的感觉是不是特别难过。”

    再次重重的叩头行礼:“大仙救我。”

    “故事还没有完,你继续讲。”哪吒的声音很冷,冰冷的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听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毫不在意故事有怎么样的曲折迂回,也毫不在意故事的结尾是怎样的,只是因为无聊,才要继续听下去。

    女子像是得到命令一般,继续给他两讲述道:“先是霹雳弹,山神已经重伤不起,接着用桐油焚烧,那些小蛇根本没有多少修为,霹雳弹参与的气味就够它们受的了,再用桐油焚烧,就是要斩草除根,而他们宁愿死也要守护重伤昏迷的山神,这恰恰是季徇立要的,他把几大桶桐油倒在地上,熊熊烈火瞬间就吞噬了蛇群。”

    虽然已经在心里尝试很多次,但是当时的那种感觉,过后想起来实在后怕,不管多少次,这种恐惧都是有增无减。

    深呼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才又继续说道:“小蛇虽然被烧死了,但是这些蛇群还真有点本事,它们聚少成多裹成一个球将山神裹在中间,有了这层保护,山神逃过了烈火的焚烧,存活了下来。火势退去,见到山神还活着,季徇立高兴的手舞足蹈,他正愁山神和几个当家的都死了找不到控制寨子的办法,现在山神还活着,对他的整个计划来说生了不少的麻烦。”

    季徇立高兴的手舞足蹈吗,不像,哪吒不是第一次见到季徇立,此人虽然不是端庄君子,却也是稳重之人,不会再手下面前失了风度,到是这女人,一个聪明又有很强权力的女人,那样的情况应该是值得高兴的,而女人高兴的手舞足蹈,那可是战场上男人们的动力。

    当然,这个不重要,心里知道真相就行,至于这女人的自辩,就让她在自己的小世界假装骗到了全世界。反正她的死活两人完全不关心,甚至如果她死了会觉得是死有余辜。

    对于不关心的事情,就懒得细细询问,轻轻动了一下身子,对那女人说道:“继续讲,后来此事如何收场的?”

    女子心底暗自高兴,以为她就这么骗过这两个大仙,不过她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而这糊涂的一刻钟,就是要她命的一刻钟。

    以为自己真的做的滴水不漏,心底暗暗得意因为如果这两有心救他,那么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凡间半仙山神,就算是九天大罗金仙来了,她也能活命,深知眼前两人的能耐,对那事的恐惧减弱不少。

    恐惧少了一些,声音也就好一些,抬头看一眼两仙,秋波暗送,如果她在求存之际还能得到其中谁青睐,那可真的是赚翻了,他两的身份,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能让她位列仙班。

    不过她是真的下错注了,眼前的这两个,哪吒是万年金身不灭之躯,早已脱落七情六欲,加上身躯停留在五六岁的样子,根本不可能对她这样的女人有感觉,而囚焰的真身是女子,更加不可能被她诱惑。

    没能让两个仙家多看她一眼,也不在意这事,反正现在对她来说保命才是头等大事,继续对两人说道:“季徇立为了让山神听话,用一根叫做捆仙索的绳子将山神捆绑吊在山洞中,手里拿出一根黑色九节乌金鞭抽打他,每一鞭子落下去,山神的身上就会有一道灼烧的痕迹,最后山神受不住,自断经脉死了,季徇立说这条蛇有五百年修为,蛇胆是稀世珍宝,吃一块肉也能增加三五年寿命,所以自己取了蛇胆泡酒,蛇肉分给手下的人吃了。”,

    听到这里,哪吒拍案而起,怒声呵斥道:“季徇立好生歹毒。”

    囚焰也感觉季徇立做的确实过分,三界生灵相互攻杀不足为奇,人宰杀其它动物更是天道上规定的事情,但对于同为修道之士的蛇精,季徇立可以将它杀死,却不该吃了他的肉,第一蛇精既然被供奉为山神,就说明他是保佑一方的地仙,不曾为祸一方,就是善道,修善道之辈,即便是渡劫失败死在雷劫之下,九天雷部星君也会将他的灵魂送往地府,嘱咐轮回功曹依据生前功德给他投生好人家,来世若有缘便可再修仙缘。

    第二季徇立打败山神的手段并不光明,山神并不在万妖之列,用这样的手段打败他,实在是下流中的下流,而打败他之后还将它捆绑鞭打,更是为天道所不容,若是九天诸神还在,季徇立的种种足够让他下十八层地狱。

    第三季徇立跟山神的战争中,山神在保护南疆之人,而季徇立则是表现出嗜杀的阴邪一面,相比较之下,季徇立更像是妖精,为人如此狠毒,便是哪吒这个九天的大罗金仙,也恨不能将他打下十八层地狱受刑。

    第四就是关于季徇立身份来说,他是九州太宰,即便眼下周王陨落,他也还是九州太宰,何等身份之人,竟然为了一己私欲远行南疆寻求巫蛊之术,屠灭一方山神,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有辱修道之名。

    如此种种,让人如何能不发怒。

    哪吒面色十分难看,沉沉的声音命令女子道:“继续说,后来怎么样了?尔等,真就吃了蛇肉?”

    见到哪吒这副模样,女子才稍微松懈的心情立刻又紧张起来,眼前的这两个神仙是她的保命符,可是这两可不是善茬,弄不好治她一个助纣为虐之罪,那可就适得其反了。

    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严格措辞之后才开口道:“没有了山神这个中介,要控制寨子里的那些村民并不容易,季徇立又深知没有南疆相助他一时半会难以成事,有人……,我就给他出了一个主意,把所有的过错推在山神身上,就说是山神向村民索要供奉,几个长老跟山神协商不妥被山神吃了,我们恰巧路过看见就跟山神动了手,用霹雳弹炸死了山神祭祀族群,这样一来,就算寨子里的村民不愿意出兵中原,我们日后也能有个退路,另外这么说对我们一行人可谓合情合理,季徇立手上有若木赐予的宝剑,而若木是南疆的神,在南疆人心中有很高的地位,二来我们一行人的装扮就是修道士,修道士灭妖,合情合理。”

    她避重就轻,不敢说出吃了蛇肉的事情来,毕竟,那也是守护一方的山神,虽然在九天仙家的眼中还是妖精,但是没有再作恶的妖精,是不允许被食肉寝皮的。

    终于,这女人还是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开,大概是哪吒刚刚的反应让她意识到,一味地推脱太假,也很难令两人相信,毕竟,要说季徇立会带一个毫无作用的女人在身边,没有人会相信,因为季徇立这样的人,绝不会为了一时之乐犯这样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