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1133章 百妖齐聚(三)
    其中一个冲在最前方的壁虎人率先张开了四肢,像一只大蝙蝠一样对着我头部猛扑而来。

    我用开山刀瞄准了它的头部狠狠刺了过去,接着就见这壁虎人的身体以一个很快的转向调整了角度,居然恰恰避开了我这一刀。

    我心里一惊,但好在旁边的艾米眼疾手快,赶在那壁虎人继续发起进攻的一瞬间把利刃刺入了它的腹部,这壁虎人立马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但却还没有彻底死掉。

    看样子这些壁虎人在吸收了寒气之后,身体的反应力果然也加强了不止一个档次,现在竟然可以对我的攻击做出闪避动作了。

    此时更多的壁虎人开始朝我们冲来,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恶臭和让人发寒的能量气息迫使我们开始做战略性的后撤。

    可我们的后撤空间并不宽裕,因为很快就会退到我们之前下地的位置。

    返回上方的树洞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唯一的路就是这条“甬道”了。

    为了避免这些壁虎人再对我的攻击做出规避动作,我干脆让晨曦和我并列站在一起,直接用两把刀封死了这些壁虎人进攻的路线,同时让艾米在我们身后的中央位置做好补刀的准备。

    很快第二个壁虎人也狠狠撞了上来,这只壁虎人比刚才那只要更为凶狠强壮一些,以至于当我用开山刀阻挡的时候,都感觉到了久违的虎口发麻感。

    我死死握住开山刀不让它掉落,同时挥刀对着那壁虎人抓来的手臂狠狠砍去。

    这壁虎人的反应自然也不会慢到了哪里去,见我砍来,竟然直接用爪子试图阻挡。

    而且让我吃惊的是,还真被它抓到了!

    我听到了“当啷”一声巨响,就像是我的一刀砍在了生铁上一样。

    “小心!这些家伙的爪子好像很硬!”艾米在我身后喊叫的同时,直接对着那壁虎人的脑袋开了一枪。

    这是一发真子弹,子弹穿过那壁虎人的头颅直接弹了出去,这壁虎人被子弹打中脑袋,原地晃荡了两下,我趁机把开山刀的方向做了调整,直接把那家伙的右臂整支砍了下来,然后又一脚朝它肚皮上踹起。

    这一脚下去……我竟然同样有踢在生铁上的感觉,脚趾头一阵剧痛传来,但好在这壁虎人本身的体重并不会太过夸张,我这一脚让它直接把后边的几只壁虎人也一并带飞了出去。

    “上!”我喊了一嗓子。

    晨曦立马拔出两根树矛“嗖嗖”两声将两个被弹飞的壁虎人钉在了墙壁上,我顺手一刀一个把它们的脑袋砍落在地。

    这些壁虎人受伤的部位纷纷流出一些古怪的、介于墨绿和漆黑之间颜色的血液,血里散发出一股像是硫磺的气味。

    我们刚才差不多砍翻了一半的壁虎人,但却已经让我们气喘吁吁了。

    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自身的体能本来就在怨念灵体的吸食下大幅度削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些壁虎人的战斗力实在是比以前加强了太多。

    剩下的一半壁虎人依然没有丝毫退缩的痕迹,不过我现在已经比开始的时候安心了不少,至少在交锋过程中,我已经了解到它们的战斗实力了。

    虽然强劲,但至少还在我们可以应对的范围之内,只要不是数量多到夸张,那我们……

    糟糕!

    谁说数量少的……

    我才想到这里,就听到从那些壁虎人后方的漫长甬道中再一次传来了“沙沙”声,这次的声音就更加密集了!

    “蛊火枪!”我喊着让艾米先行一步用蛊惑封锁住甬道,能拖延多久就是多久,同时我开始用开山刀猛力劈砍两侧的墙壁,试图将甬道的横截面缩小一些,以便于我们进行防守。

    可是这两侧的墙壁坚如磐石,如果不是开山刀本身质地坚硬,恐怕墙壁不仅砍不破,反倒会让刀刃卷了……

    总之就是几番努力之下都是白费功夫,两面的墙壁根本就纹丝不动。

    艾米按照我的吩咐,把蛊火枪里剩余的弹药倾泻而出,倒是也多少阻拦了一下那些壁虎人的攻势。

    可是……

    阻拦的时间十分有限,蛊火还没有完全散尽,那些剩余的一半壁虎人便已经开始发起第二轮的冲锋了。

    现在已经没功夫去管刚才的那些众多“沙沙”声了,我们三人还是和刚才一样,彼此配合着将那些壁虎人砍翻在地。

    就在我们气喘吁吁的时候,便听到段晓晓在我们身后沉声说道:“来了……”

    是啊……

    来了……

    在刚才那些壁虎人出现的甬道尽头处渐渐出现了下一批蛊物。

    我暗骂了一声……还有完没完了……

    我感觉自己简直像是掉入到了被人设计好的陷阱里一样,这一波接一波的蛊物完全是在故意耍弄我。

    刚才那一番和壁虎人的激烈缠斗几乎耗费了全部的力气,我现在头晕眼花的厉害,只能倚靠着墙边,尽量去观察这新一批的蛊物是什么。

    嗯……

    这些家伙的体型比之前那些壁虎人要小了很多……

    看起来……

    像是一群小孩子!

    难道是鬼影小孩?

    不对,鬼影小孩在行动的时候是不可能会发出那些“沙沙”的摩擦声的……

    现在这些小孩还在不断接近我们,速度不算特别快,但是他们行动的方式却十分古怪,分明是在四脚着地爬行呢……

    再仔细朝他们的脸上看去,只见这些都是那种光脑袋的婴儿!

    是蛊婴!

    好嘛……果然是各路妖魔鬼怪齐聚了,按照现在的情况发展来看,其实蛊婴的出现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蛊婴也是蓝鸟公司在蛊物研究过程中所产生的“副产品”。

    蛊婴和其他的失败实验体一样,也并非是蓝鸟公司想要的结果,不过这些蛊婴相对于普通的蛊物来说,还是有着不少区别的,最大的一点就是他们本身是具有思维能力的。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秦晓露身边的那两个已经死掉的蛊婴,在他们三个都活着的时候,那俩蛊婴可是一直把秦晓露认作自己母亲的,对秦晓露也是言听计从。

    此外,从我们后来掌握的情报来看,其实聂比也属于蛊婴的一种,只是聂比相对于那些后天形成的蛊婴来说,具有更加超凡的智慧,甚至于具备了远超同龄人,甚至是成年人的成熟思想。

    那么这些蛊婴既然有思维,会不会意味着可以更容易被清明梦所影响呢?

    毕竟我们三个现在实在都已经筋疲力竭了,而现在的蛊婴数量看起来简直比开头那一批壁虎人还要多至少一倍!我们实在没这个能力去应战了。

    段晓晓现在也帮不了什么忙,我只能寄希望于“捷径”。

    此时那些蛊婴已经进一步逼近了我们,和刚才那群壁虎人不一样,这些蛊婴至少没有穷凶极恶到见人就扑的地步,他们只是在原地警惕地看着我们。

    机会难得!

    我立马打着手势让其他三人保持安静,我自己则快速调动起体内的残余灵能,试图和那些蛊婴进行沟通……

    可糟糕的是……不知道是否因为自己之前被严重吸取了能量,以及刚才的超负荷搏斗的结果,使得我现在竟然无法调动起丝毫的灵能。

    我很诧异,因为这不太符合我自身的体质,按理来说,哪怕是我自身遭到了灵能重创,那也应该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恢复才对。

    难不成是因为我身处地下的缘故,导致没有足够的能量来进行补给?

    我连续试验了好几遍也无济于事,但是那些蛊婴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渐渐变得狂躁不安起来,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副“摩拳擦掌”,仿佛随时会把我们置于死地的样子。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自己的脑子里传来了一声“肖辰。”

    这是一个童音,而在童音中,习惯于直呼我姓名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聂比了,因为就算是月尘,很多时候在月灵的压力之下,还是会被迫喊我“肖辰哥哥”的。

    “聂比?”我吓了一跳,但更多的是惊喜。

    不过我很快就再度冷静了下来,因为我得时刻告诫自己,真正的聂比已经死了,现在出声的只不过是聂比在临死前传递到我体内的能量残留罢了。

    说白了,这和刚才月灵的意识残留体其实是一个类别。

    “肖辰……我和他们是一类……”聂比继续说道,他的声音似乎有些缥缈,其中还带着一些“滋滋啦啦”的电流声,听起来感觉不是很舒服,但好在清晰度还算可以。

    “所以呢?”我疑惑地问道:“他们认识你吗?”

    “现在不认识!但你得想办法让他们感知到我的能量!”

    “可是我现在没法发散能量!”我焦急地说道:“刚才有怨念灵体将我的能量吸收了!”

    “不是……不是……”聂比的声音更加飘忽起来:“不用刻意释放能量的!你只要让他们感知到就可以了……”

    感知……

    ???

    我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因为在聂比说“感知”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画面,那就是聂比在操控蛊物时所做的那种双手托天的动作。

    这同样也是月灵召唤比丘鸟时候的动作!

    该死!

    我其实早就该想到了!只是在这地下层里,由于封闭的缘故,导致我的思维并没有第一时间接轨到这一层面。

    我立马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迅速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是啊……

    我根本就没必要主动搜寻体内的能量来进行释放,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讲……现在只要做我自己就好了!

    聂比已经将他的所有能量都传递给了我,所以如果那些蛊婴可以识别聂比,那就意味着他们同样可以识别我!

    我就这样死死闭着双眼,把自己想象成漂浮在半空中的样子,渐渐地我身上的毛孔也悉数扩散开来……一股股能量经过的感觉也出现了。

    我似乎从一个更深、更高级的层面上掌握了能量调度的窍门!

    “肖辰!他们好像走了!”艾米的声音在喊我。

    我立马睁开双眼,身心中那种“漂浮”的感觉瞬间消散,我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但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我迅速抖起精神朝“甬道”的视线尽头看去,正好看到最后几个蛊婴消失在了那边。

    “你是怎么做到的?”艾米惊喜地问道:“这样一来……是不是意味着你可以把这里的所有蛊物都赶走了?”

    然而我却摇了摇头,告诉艾米不要过于乐观,刚才赶走那些蛊婴的功劳其实根本就不是我,而是聂比。

    说白了,如果聂比没有在临死前传给我能量,现在我们恐怕早就被这些蛊婴扑上来咬死咬伤了。

    事不宜迟,我立马带着三人快速朝“甬道”前方奔跑起来,然而跑了没几步,我们竟然又一次看到了刚刚的那些蛊婴。

    而且这些蛊婴现在竟然也在回头朝我们看来,见我们跟上来了,才进一步朝前行去。

    活见鬼了……这些蛊婴这是在给我们带路吗?

    不过这似乎也用不着他们带路啊,因为这鬼地方现在只有一条道,我们就算想找岔路口也找不到。

    就这样又走了十多分钟,此时“甬道”开始出现了变化,首先壁画不再出现了,其次道路也变得宽敞了许多,感觉已经快到另一个出口的样子了。

    在我们刚才行进的过程中,我一直都在仔细看着指南针上的方向,发现我们的大致方向依然是正东没错,这样看来,下一个出口距离我们的目的地将会更近一些了。

    但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我们发现通道上又开始出现零散的尸体了。

    半感染者的尸体自然不会少,我特意挨个儿辨认了一下这些尸体的样貌,发现并没有之前“投降”我们的那两批半感染者,看起来应该还是跟那些袭击我们的疯狂半感染者是一类的。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竟然看到了几具伏都教模样的人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