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 林暖只想敬而远之
    但对马特德尼罗这样超出林暖对正常世界认知的男人,林暖只想敬而远之。..

    李牧阳眸子半眯,望着林暖,不得不承认林暖是个十分聪明的姑娘。

    虽然李牧阳不是正人君子,总不至于挟恩逼人,非要死皮赖脸和林暖来往。

    “林暖”李牧阳望着林暖,妖孽似的清瘦俊美五官,被穿透层层叠叠树叶的金色光线照耀着。

    他半眯着潋滟璀璨的眸子,笑容竟是显得那么凄然“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几天,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想和你做朋友,最普通的朋友”

    林暖不吭声,冷静的表情,显得有些凉薄。

    男人惯用把妹的手段,博得女人同情,这样的手段不是没有男人在林暖身上用过,基本没有什么收效。

    或许是林暖的心太过冷硬的缘故。

    李牧阳自嘲似的笑了笑“我是马特德尼罗没错,是德尼罗家族的人没有错,可我也是一个普通人,出身不是我能选择的暖暖”

    林暖身侧手轻微攥紧,目光依旧清亮。

    暖暖这两个字,从李牧阳的嘴里叫出来,让李暖只觉毛骨悚然,脊背发凉。

    一只金刚鹦鹉盘旋之后,竟然落在了李牧阳的肩膀上,林暖望着色彩艳丽的大鸟,不吭声。

    “我也想过你说的那种普通生活,做一个普通人”李牧阳对林暖浅浅笑着,“或许,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我的身体不会被自己的亲人害成现在这个样子,不会过了今天担心还见不见得到明天的太阳,不会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

    “暖暖,你从不知道知道死期将近,却不知道会不会是明天的那种感觉,我不是圣人做不到视死如归,每天都是胆战心惊你是一个身上下都充满着生命力的姑娘,虽然冷漠虽然个性清凉,可我却觉得你体内藏着一座巨大的火山,随时为爱燃烧的火山,和你这样的人接触,让我觉得如获新生”

    李牧阳的内心刨白,林暖不知道是真是假

    哪怕是真,也激不起林暖心中半分涟漪,大概林暖天生就是一个内心冷硬的人,除了她关切的人之外,其他人对她来说不重要。

    城府深沉的李牧阳望着李暖如黑宝石一般纯粹的双瞳,突然垂头笑了笑,抬手挥开了自己肩膀上的金刚鹦鹉,开口“我真希望自己2016年的时候在伊拉克,这样我就可以比傅怀安更早遇到你”

    林暖已经听傅怀安说了2016年,德尼罗家族发生了巨变,听说马特德尼罗的爱人也是死在了那个时候

    所以这话从李牧阳的嘴里说出来,让林暖只觉得这个男人太过薄情。..

    “我以为,李先生因为的声音和您的爱人相似,所以是在我的身上找您爱人的影子,2016年您爱人才刚刚去世,这话说来不免凉薄。”

    林暖暗指李牧阳薄情,李牧阳听得懂。

    “你了解外面传闻的我,却不了解我和小玫的感情,暖暖”李牧阳道,“我和小玫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林暖唇角勾起,什么都没有说,已经表明了态度。

    曾经对林暖说,她声音和他爱人相似的,是李牧阳。

    可今天李牧阳这话的意思,到像是想要否认曾经对他那位“爱人”的感情似的

    好像,他是真的爱林暖一样

    “暖暖,你和我从小想要的女人,几乎一模一样,除了不爱我”李牧阳虽然在笑,身侧的手却握成了拳头,青筋凸起,他正在竭力克制着自己那个疯狂的念头。

    “这一模一样,也包括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林暖问。

    李牧阳笑得越发妖孽,点头“是”

    林暖身子一颤,脊背发寒,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只觉李牧阳心里和性格扭曲

    曾经在吕晗子那里接受过几年治疗的林暖,敏锐的察觉出李牧阳的确精神方面不太正常。

    林暖克制自己的颤抖,在李牧阳回答的那一瞬间,仿佛万籁俱静,悦耳的鸟鸣和瀑布、流水的声音都消失不见,林暖只能听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她想起之前傅怀安说李牧阳杀了自己整个家族的人,不寒而栗。

    和一个心里障碍的人相处,林暖这个心里也有些许问题的人,需要格外小心。

    “暖暖,你说你不想和危险的人物打交道,不想和处在不同阶层不同世界的人打交道,可你知不知道你的枕边人,和我是一类人”李牧阳反问。

    尽管林暖心里隐约知道傅怀安暗地里生意怕是不简单,可被李牧阳就这样挑破,林暖依旧觉得惊心。

    “傅先生是怎么在美国发迹的,你大概没有听说过,和傅先生相比起来,我和他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他买卖人口和器官的生意不做,毒品生意他不做,军火是用来伤害平民的生意他也不做”

    “你知道傅先生在业界有一个称呼叫什么么道德先生”李牧阳勾唇笑着,“这名字可真是讽刺,道德先生却做着最不道德的生意,军火和杀手组织买卖人性命的生意,你先生的生意别说在亚洲,就是在球,都可以排得上名号了”

    林暖听得脊背一阵阵发寒,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这些年你先生的这些生意都是由顾先生打理,可人人都知道顾先生背后是道德先生,也有很多人想要这位道德先生的性命”

    李牧阳一点儿都不遮掩的,把傅怀安的另一面撕开给林暖看。

    “谁能想到呢这位神秘的道德先生,不是如大家所想的暮年老人,没有隐居避世,居然就那么堂而皇之在海城,当起了一个偌大集团的总裁,甚至还玩儿起了争夺那对他来说什么都不算集团戏码”

    见林暖本就苍白的小脸儿已经血色尽褪,李牧阳再次勾唇问“暖暖,你还会说我们遥远的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吗从你嫁给傅先生开始,我们就已经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