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计雪与沈临遥正说着话,远处,一双眼突然转了过来,视线落在了他们身上——裴逸心中一阵惊讶。

    他没有想到,时计雪会在这里。

    不过,从站在她身边的沈临遥来看,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便很明显了,这个沈二,果然又在背后搞小动作了,他是想要借着这次婚礼的事情,他一直不爽沈临遥这种人,现在更不爽了。

    很快,裴逸便甩开了身边的人,走了过来。

    时计雪和沈临遥还没来得及离开,裴逸人已经过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

    他一张口就是这种问题,时计雪只觉得头疼。

    难道她出现在这里,是非常不能理解的事吗?

    裴逸见她不回话,又质问沈临遥:“你以为,你带着她过来,能做什么吗?你们沈家人,都很爱把自己当回事,你最好不要对她心存妄想……”

    时计雪有些懵,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敢情在他眼里,她不和他在一起,就要和沈临遥在一起?

    沈临遥笑了笑,无所谓地说:“妹夫,现在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是你吧?不该心存妄想的人,也是你吧?”

    裴逸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没过多久,周围便有人过来了,他只好暂时不再理会沈临遥,转身便是一脸假笑去应付别人了。

    时计雪淡淡地吐槽了一句:“半斤八两,五十步笑百步……”

    他们两个,都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沈临遥还想再与她说点什么,时计雪已经懒得再理会他,匆匆忙忙转身走了,自顾自地在城堡里闲逛起来,到处都是人,而且还是互相认识的人,这个婚礼比她想象中还要热闹许多。

    可他刚与沈临遥分别不久,接二连三便有人走上前来搭话,全部都是陌生的男人,年轻的,年老的,都有,都西装革履,红光满面。

    时计雪只得尴尬地搪塞他们,找了理由,去寻洗手间。

    想要与她互动的男人,还真是不少……

    时计雪在城堡内乱逛着,婚礼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了,隔得远远的,都能听到城堡广场那边传来的音乐声,只是,深知他们这场婚礼的虚伪的时计雪,毫无感触。

    七拐八拐,来到一个角落里,时计雪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边好像一个人也没有,她在这里,应该能好好坐一会儿了。

    然而,她刚站定,不远处便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啊,地球人的婚礼么,真是热闹又有趣啊,有趣到,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破坏它……”

    “不过是再常见不过的逢场作戏罢了。”

    “在你的心中,也很想破坏这场婚礼吧……”

    “邪神大人……”

    “你不需要多说什么,本邪神,已经听到了你内心深处的诉求了呢,你所仇恨的,这个世界,以及这个姓氏,还有这个家族,本邪神全部都明白……”

    “……”

    时计雪有些懵。

    她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人。

    时计雪扶着墙,仔细听了一会儿之后,依稀觉得声音有些耳熟,至于他们说的内容,也有些听不清楚,好像是什么邪神什么的……。。。时计雪与沈临遥正说着话,远处,一双眼突然转了过来,视线落在了他们身上——裴逸心中一阵惊讶。

    他没有想到,时计雪会在这里。

    不过,从站在她身边的沈临遥来看,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便很明显了,这个沈二,果然又在背后搞小动作了,他是想要借着这次婚礼的事情,他一直不爽沈临遥这种人,现在更不爽了。

    很快,裴逸便甩开了身边的人,走了过来。

    时计雪和沈临遥还没来得及离开,裴逸人已经过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

    他一张口就是这种问题,时计雪只觉得头疼。

    难道她出现在这里,是非常不能理解的事吗?

    裴逸见她不回话,又质问沈临遥:“你以为,你带着她过来,能做什么吗?你们沈家人,都很爱把自己当回事,你最好不要对她心存妄想……”

    时计雪有些懵,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敢情在他眼里,她不和他在一起,就要和沈临遥在一起?

    沈临遥笑了笑,无所谓地说:“妹夫,现在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是你吧?不该心存妄想的人,也是你吧?”

    裴逸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没过多久,周围便有人过来了,他只好暂时不再理会沈临遥,转身便是一脸假笑去应付别人了。

    时计雪淡淡地吐槽了一句:“半斤八两,五十步笑百步……”

    他们两个,都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沈临遥还想再与她说点什么,时计雪已经懒得再理会他,匆匆忙忙转身走了,自顾自地在城堡里闲逛起来,到处都是人,而且还是互相认识的人,这个婚礼比她想象中还要热闹许多。

    可他刚与沈临遥分别不久,接二连三便有人走上前来搭话,全部都是陌生的男人,年轻的,年老的,都有,都西装革履,红光满面。

    时计雪只得尴尬地搪塞他们,找了理由,去寻洗手间。

    想要与她互动的男人,还真是不少……

    时计雪在城堡内乱逛着,婚礼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了,隔得远远的,都能听到城堡广场那边传来的音乐声,只是,深知他们这场婚礼的虚伪的时计雪,毫无感触。

    七拐八拐,来到一个角落里,时计雪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边好像一个人也没有,她在这里,应该能好好坐一会儿了。

    然而,她刚站定,不远处便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啊,地球人的婚礼么,真是热闹又有趣啊,有趣到,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破坏它……”

    “不过是再常见不过的逢场作戏罢了。”

    “在你的心中,也很想破坏这场婚礼吧……”

    “邪神大人……”

    “你不需要多说什么,本邪神,已经听到了你内心深处的诉求了呢,你所仇恨的,这个世界,以及这个姓氏,还有这个家族,本邪神全部都明白……”

    “……”

    时计雪有些懵。

    时计雪与沈临遥正说着话,远处,一双眼突然转了过来,视线落在了他们身上——裴逸心中一阵惊讶。

    他没有想到,时计雪会在这里。

    不过,从站在她身边的沈临遥来看,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便很明显了,这个沈二,果然又在背后搞小动作了,他是想要借着这次婚礼的事情,他一直不爽沈临遥这种人,现在更不爽了。

    很快,裴逸便甩开了身边的人,走了过来。

    时计雪和沈临遥还没来得及离开,裴逸人已经过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

    他一张口就是这种问题,时计雪只觉得头疼。

    难道她出现在这里,是非常不能理解的事吗?

    裴逸见她不回话,又质问沈临遥:“你以为,你带着她过来,能做什么吗?你们沈家人,都很爱把自己当回事,你最好不要对她心存妄想……”

    时计雪有些懵,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敢情在他眼里,她不和他在一起,就要和沈临遥在一起?

    沈临遥笑了笑,无所谓地说:“妹夫,现在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是你吧?不该心存妄想的人,也是你吧?”

    裴逸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没过多久,周围便有人过来了,他只好暂时不再理会沈临遥,转身便是一脸假笑去应付别人了。

    时计雪淡淡地吐槽了一句:“半斤八两,五十步笑百步……”

    他们两个,都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沈临遥还想再与她说点什么,时计雪已经懒得再理会他,匆匆忙忙转身走了,自顾自地在城堡里闲逛起来,到处都是人,而且还是互相认识的人,这个婚礼比她想象中还要热闹许多。

    可他刚与沈临遥分别不久,接二连三便有人走上前来搭话,全部都是陌生的男人,年轻的,年老的,都有,都西装革履,红光满面。

    时计雪只得尴尬地搪塞他们,找了理由,去寻洗手间。

    想要与她互动的男人,还真是不少……

    时计雪在城堡内乱逛着,婚礼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了,隔得远远的,都能听到城堡广场那边传来的音乐声,只是,深知他们这场婚礼的虚伪的时计雪,毫无感触。

    七拐八拐,来到一个角落里,时计雪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边好像一个人也没有,她在这里,应该能好好坐一会儿了。

    然而,她刚站定,不远处便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啊,地球人的婚礼么,真是热闹又有趣啊,有趣到,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破坏它……”

    “不过是再常见不过的逢场作戏罢了。”

    “在你的心中,也很想破坏这场婚礼吧……”

    “邪神大人……”

    “你不需要多说什么,本邪神,已经听到了你内心深处的诉求了呢,你所仇恨的,这个世界,以及这个姓氏,还有这个家族,本邪神全部都明白……”

    “……”

    时计雪有些懵。

    她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人。

    时计雪扶着墙,仔细听了一会儿之后,依稀觉得声音有些耳熟,至于他们说的内容,也有些听不清楚,好像是什么邪神什么的……。。。时计雪与沈临遥正说着话,远处,一双眼突然转了过来,视线落在了他们身上——裴逸心中一阵惊讶。

    他没有想到,时计雪会在这里。

    不过,从站在她身边的沈临遥来看,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便很明显了,这个沈二,果然又在背后搞小动作了,他是想要借着这次婚礼的事情,他一直不爽沈临遥这种人,现在更不爽了。

    很快,裴逸便甩开了身边的人,走了过来。

    时计雪和沈临遥还没来得及离开,裴逸人已经过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

    他一张口就是这种问题,时计雪只觉得头疼。

    难道她出现在这里,是非常不能理解的事吗?

    裴逸见她不回话,又质问沈临遥:“你以为,你带着她过来,能做什么吗?你们沈家人,都很爱把自己当回事,你最好不要对她心存妄想……”

    时计雪有些懵,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敢情在他眼里,她不和他在一起,就要和沈临遥在一起?

    沈临遥笑了笑,无所谓地说:“妹夫,现在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是你吧?不该心存妄想的人,也是你吧?”

    裴逸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没过多久,周围便有人过来了,他只好暂时不再理会沈临遥,转身便是一脸假笑去应付别人了。

    时计雪淡淡地吐槽了一句:“半斤八两,五十步笑百步……”

    他们两个,都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沈临遥还想再与她说点什么,时计雪已经懒得再理会他,匆匆忙忙转身走了,自顾自地在城堡里闲逛起来,到处都是人,而且还是互相认识的人,这个婚礼比她想象中还要热闹许多。

    可他刚与沈临遥分别不久,接二连三便有人走上前来搭话,全部都是陌生的男人,年轻的,年老的,都有,都西装革履,红光满面。

    时计雪只得尴尬地搪塞他们,找了理由,去寻洗手间。

    想要与她互动的男人,还真是不少……

    时计雪在城堡内乱逛着,婚礼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了,隔得远远的,都能听到城堡广场那边传来的音乐声,只是,深知他们这场婚礼的虚伪的时计雪,毫无感触。

    七拐八拐,来到一个角落里,时计雪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边好像一个人也没有,她在这里,应该能好好坐一会儿了。

    然而,她刚站定,不远处便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啊,地球人的婚礼么,真是热闹又有趣啊,有趣到,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破坏它……”

    “不过是再常见不过的逢场作戏罢了。”

    “在你的心中,也很想破坏这场婚礼吧……”

    “邪神大人……”

    “你不需要多说什么,本邪神,已经听到了你内心深处的诉求了呢,你所仇恨的,这个世界,以及这个姓氏,还有这个家族,本邪神全部都明白……”

    “……”

    时计雪有些懵。。。。。。。。。。。。。。。。。。。。。。。。。。。。。。。。。。。。。。。。。。。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