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沉凰 > 第100章 完成
    左徒夫人,可不就是宁姒的目标——穿紫色锦衣的那个贵妇人?

    季三说,在原本的历史中,左徒大人程毅的夫人赵氏,是群臣中毒的关键一环。..

    有人给她送了一碟芋香糕,诱其到膳房观看芋香糕的制作之法。赵氏不知,自己今日出席御宴的华服被人动过手脚,经膳房高温蒸腾,身上会有毒物溢散,混进热气融于饮食,以达到毒害百官的目的。

    谋划缜密,从头到尾没有留下丝毫证据,就连赵氏本人也并不知情。而赵氏是出了名的老饕,对美食有着超出常人的执着,更对芋香糕垂涎已久。

    有机会一观制作流程,说不定能学到个一招半式,赵氏当然不会拒绝。

    在已经发生过的历史中,若不是有神医岳青,这口大黑锅睿王是背定了。就算毒不是他下的,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他也难辞其咎。

    如今事态发展已经出现变数,季三不确定谌王还会不会沿用这个计划。以防万一,他在其他关键的地方做好部署后,还是针对这个曾经发生过的事特意做了一番安排。

    宁姒就是他的杀手锏。

    她的出现,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本身也是一个变数。

    宁姒的任务是在对方动手之前,先给赵氏送去芋香糕,并且想办法阻止她去膳房。如果可以,能让她换下那身携毒的衣裳就更好了。

    之前赵氏所站的位置在芙蓉池边,宁姒便打算借送芋香糕的契机想办法让她落水。却没想到这芋香糕还没找着呢,就传来了赵氏落水的消息。

    当然是要赶紧去看看。

    宁姒混在一队宫娥里往芙蓉池去,遇到一个小太监迎面而来。

    小太监捂着肚子,走一路放一路的浊气。宫娥们与之擦身而过时,各个掩面加快脚步,宁姒也不例外。

    只不过,别人掩面是因为嫌臭,她掩面却完是因为心虚。

    ……

    这个小太监,她是认识的。

    昨晚领了任务之后,宁姒问季三讨了点泻药。她寻思着,要想阻止某人去某个地方,可以想办法将其困在另一个地方。

    如果采取强硬手段把赵氏关起来,极有可能惊动谌王打草惊蛇。所以,宁姒想了个高招——给赵氏下泻药。

    她就不信,拉得腿软之后,这位左徒夫人还有力气去膳房旁观芋香糕的制作。

    不过,人是捉摸不定的复杂生物,天知道拉肚子的左徒夫人会不会为了芋香糕,即使拉到腿软也要去膳房看一看。..所以,泻药只能作为备用方案。

    至于这个小太监,则是‘荣幸’的充当了宁姒的头号试验品。

    归根究底,还是怪季三给她的泻药分量太少,她不相信那么一丁点儿粉末就能让人拉得出不了茅厕。

    在她看来至少要一大包,把芋香糕放进去沾糖霜似的裹一层,这样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可季三非说这是强效加强版,效果显著。宁姒不信,就随便找了个试验品,连哄带骗的让小太监吃下沾着泻药的甜点。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检验结束,季三说的没错,这泻药的效力果然很强悍。

    小太监的注意力在力作妖的肚子上,完没有注意到宁姒。

    夹紧臀部,小太监小跑进食房。找了个空碟子,再从袖子里拿出几块浅紫色的芋香糕摆上。

    一切准备就绪,却迟迟不见人来。好不容易等来了两个宫娥,却也是直接端了东西就走,没对暗号也没问及芋香糕。

    怎么回事,难道是那边临时更改了计划?

    小太监没时间深究,把芋香糕找个不起眼的角落放好,一路喷着浊气往恭房跑去。

    ……

    宁姒来到芙蓉池,赵氏已经被人从水里捞起来了。锦衣华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这回恐怕得放进蒸笼里,才能把她衣服上的毒蒸出来。

    芙蓉池被围得水泄不通,众多夫人小姐聚拢过来看热闹,待赵氏在宫娥的簇拥下离开,众人方才散去。

    宁姒站在数丈外的美人松下,发现有一人并未离开,而是站在不远处的凉亭下望着赵氏落水的地方出神。

    谌王季闵。

    距离虽远,宁姒看不太清,却完能想象得出谌王此刻吃了苍蝇还不敢吐的表情。精心谋划了那么多,就因为赵氏的落水而付之一炬,他现在肯定掐死赵氏的心都有。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有人忧愁有人喜。谌王在这边恨得牙痒痒,那边宁姒心里却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乐得就差去给赵氏颁布最佳辅助奖了。

    想不到会进展得如此顺利,她还什么都没做呢,就已经达到了目的,简直有如神助。

    激动之余,宁姒还是忍不住犯起嘀咕:这赵氏究竟是因何落水?难不成是看芙蓉池的水太清,临时生出下去游一圈的念头?

    刚闹过热闹,芙蓉池的人虽然散了些,但还是有些人留在这里闲谈观景。无意间,宁姒听到不远处有一对母女正在讨论赵氏落水的事。

    “……听说是安夫人推她下去的。”年轻小姐把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分享给母亲。

    “怎会?我刚才分明看见安夫人随左徒夫人一起走的,很担心的样子呢!”

    “兴许不是担心而是惊恐呢?若真是她把人推下去的,就算她是中丞夫人,也会怕程大人秋后算账吧!此时献点殷勤,到时候掰扯起来,还能替自己辩解两句。”

    中丞夫人安夫人?

    宁姒回想起宫娥们簇拥赵氏离开时的场景,确实有个锦衣夫人随行在后。想必,那就是安夫人了。

    巧了,这个安夫人她有印象,不就是给赵氏送镯子的那个吗?

    前一刻还好得跟亲姐妹似的互送礼物,扭脸就把人推进水里?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但也不至于快得这么离谱吧!

    这两个女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姒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索性不想了。管他发生了什么,能让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任务,除了谢谢赵氏,她还顺带谢了一下这位安夫人。

    下一步,宁姒要考虑的是该如何避开耳目去向季三汇报。任务完成,她可不想再凑这个寿宴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