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绝世盛宠:腹黑傻王甜心妃 > 第692章 各自天涯
    “王爷,小爱小、姐儿睡着了吗?”

    “早就睡着了。”转过身看向伶秀,伯文漠的神情十分宁静。“今天她是真的累了。明明午后还睡过,但是刚才一沾床就睡着了。”

    “那您也赶紧去沐浴吧。明天也要早朝呢。”

    “好。”

    坐在浴桶里,伯文漠独自倚靠着盆边静静地坐着。自从小爱回到王府以后,他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让绿奈她们再服侍自己沐浴。毕竟他现在已经是为人父亲的人了,再让丫鬟们给自己沐浴,总会觉得有一些尴尬和害羞。

    恰在此时,一阵微凉的秋风从窗外窜了进来,在他的胸前轻轻拂过。感觉到凉意,伯文漠这才发现,原来绿奈她们忘记关窗户了。一时心血来潮,伯文漠凑到窗前,欣赏起外面的月色来。

    很幸运的是,从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天空的一角。瞥见夜空中的星星,伯文漠的心情顿时更好了。伸长脖子,他将伶秀叫进来。

    “伶秀,你去给本王拿一壶酒来。”

    “王爷,已经这个时辰了。您还要喝酒啊?”

    “不过是一时兴起,你赶紧去拿吧。”看伯文漠似乎心情很好,伶秀只好转身去取酒了。担心他光喝酒会太伤身子,所以她让丫鬟们准备了一些下酒菜同时送过来。没想到她如此贴心,伯文漠顿时连连夸赞起来。

    喝着小酒,吃着小菜,伯文漠突然很想要作画。待丫鬟们送来笔墨,他立马兴致勃勃地穿上衣裳从浴桶里走出来。然而,执起笔他却不知道要画什么才好。这时,绿奈一脸开心地向他建议道。

    “要不然,王爷就画你眼前看到的景色呗。”

    “什么景色?夜空吗?”

    “可以啊。”

    听到绿奈的话,伯文漠立马皱着眉头认真思考起来。再次抬头望向窗外的夜空时,他却觉得这翻景色太过单调了一些。正当他拿捏不定的时候,一幅画突然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记得,那是由田昕亲笔画就,名叫做《星海》。

    分明之前只看过一眼,但是伯文漠竟然就这么记住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据孔信说,那幅画是在田昕跟着伯文澈出门时所作。当时,她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画出那幅画的呢?

    伯文漠突然好想知道。

    “王爷!?”

    “撤了吧。”

    “什么?”看丫鬟们皆是满脸震惊地望着自己,伯文漠随即放下笔,正声对她们说道。“本王没有心情画了,改天再说吧。”

    “哦。”

    不知道伯文漠突然之间是怎么了,但是绿奈和伶秀还是照做了。听说她们折腾半天,伯文漠却什么也没有画,红袖不禁好奇极了。见伯文漠已经睡了,丫鬟们这才缓缓走到阁外。

    花涧中,田昕一直坐在星空下望着头顶上的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星星。以前,她也曾经看到过一片这么美丽的星海。之后,她也和伯文漠看过好几次月亮和星星。因为伯文漠一直就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他说田昕“陪”伯文澈看过,所以他也要。

    明明田昕当时,满心满脑想着的人都是伯文漠,结果他却这么说,田昕自是万分无语。不过,能够和伯文漠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一直是田昕的心愿,所以当他跟她耍赖非要让自己“补偿”他时,田昕的心里其实是非常惊喜的。

    然而,距离两人上一次看星星、看月亮,已经过去不知道多久了。过一段时间,田昕就要去勘察通达运输明年的新路线,不知道是否能赶在秋收之前回来。要她几个月不见伯文漠,田昕尚且能够忍受。但是,要她几个月不见小爱,做为母亲来说她真的觉得万分痛苦。

    可是,这一切都是田昕自己的选择。

    “王妃,您该歇息了。”

    “好。”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伯文漠一直留在京城,田昕则是带着小正前往南方的城市,寻找通达运输明年的新路线。重阳节当天,伯文漠带着小爱一起进宫参加晚宴,席间伯邑勋赏给小爱一把做工非常精致的长命锁。

    听到伯邑勋指责自己,小爱过周岁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不通知他这一位皇爷爷,伯文漠顿时诚惶诚恐地跪下来。不过,被天真可爱的小爱亲过一圈之后,伯邑勋立马就选择原谅伯文漠了。

    但是,华兰山和袁雨荷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听说田昕一直带着小正在各地忙着经营生意,两老自是非常体谅,也十分心疼干女儿和小孙子。不过,在他们收到小正亲手为外公、外婆画的寿星以后,两老顿时无比欣喜。

    就这样,直到入冬之前,田昕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去看望伯文漠和小爱。但是,她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因为自从全国各地进入秋收之后,伯邑勋总会突然偷袭各位王爷,临时检查他们是否有真正做好秋收之事。

    传言说,伯邑勋在离宫之前,亲自选用可信的大臣组建了一只辅政团。在他不在宫里的那段时间,除非是关乎到国家命脉的军国大事,需要伯邑勋亲自做出最后的决定之外,一切朝政都交由辅政团商议并给出决断。

    听闻伯邑勋首先突袭的人便是伯文漠,田昕顿时吓得心惊肉跳。好在,他做事一向循规蹈矩,所以最后伯邑勋什么差错也没有找到便离开了。不过,天下人知道这件事情时,是在伯邑勋悄然抵达伯文传所在的敦亲县之后。

    没有料到皇帝会突然微服私访,伯文传和吕清瑗被打了一个手足无措。发现他们竟然在县城里私设行宫,而且宫中的摆设、布置以及一应用度均是无比奢华,伯邑勋差点当场气晕。而且,吕清瑗每天的生活非常奢侈,光是在她身旁伺候的丫鬟们的穿作打扮就要比皇帝身旁的宫女还要好上百倍。

    得到这个消息,田昕着实被吓着了。作为皇帝,伯邑勋的城府肯定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深不可测。但是,依她看伯邑勋现在的举动,他似乎是很想要处置那几位王爷啊。这却是为什么呢?

    “夫人,真的是您啊!”紧握着田昕的手,沈阳春无比激动地说着。“刚才伙计来跟我说,你们到了,我还当是这小子诓我呢。没想到……”

    “二掌柜,我们好像很久没见了啊。”

    “可不是嘛。上一次我们大家见面,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拉着田昕的手,沈阳春请她坐下。

    “如今已经进入今年的最后一个季度了,看着有家客栈一家一家接连开起来,我的心里是真的很高兴啊。只是,这终究是太辛苦你了。自六月以来,你就一直在外面帮我跑着这些事,实在是太操劳了。”

    “夫人客气了。这一切都是小的应该做的。”接过店伙计手中的茶壶,沈阳春亲自为田昕倒茶。“而且,今年的这几客栈都是开设在通达运输的运输线上。所以,我们开起店来也是得心应手,比起前两年来真的是容易太多了。”

    “这客栈开在哪里都是开,若能开在自己需要的地方当然就更好了。如果通达运输的工人们能在运输的过程中住得更加舒适、吃得更好,这样也算是两全其美了。”

    “夫人天生丽质,才能想到这么好的主意。要是换作小的,怕是想不到这么全面的。”见田昕脸有倦容,沈阳春随即叫店小二让厨房准备一桌上好的酒菜,然后再让人把热水烧上稍候给她送到阁楼里去。

    “夫人,这一位是小正公子吗?几个月不见,他已经长好大了呢。”

    “是啊。小正,快给二掌柜问好。”

    “二掌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