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古墓逃妃 > 2 假戏真做
    “咳咳——钱公公客气了,快快请起,咳咳——替本王谢过皇上!”气若游丝的声音从云清口中发出,沙哑至极。

    钱方起身致谢,他悄悄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云清,面色惨白,毫无生气,心下暗道:“难道真如密信所言?”

    “你们几个,还不快点上前给王爷瞧瞧!”钱方居高临下的吩咐那几名御医。

    云清眼神闪了一下,将右手从锦被下伸了出来,白皙的右手瘦弱不堪,青筋隐隐可见。三名御医低着头上前依次给云清诊脉。

    第一名御医乍一碰到云清的手腕,眉头就狠狠地皱了起来,捋着胡子也不说话,许久之后才退了下来。

    第二名御医看了看第一名的神色,不解的走上前去,同样也是大惊失色,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到第三名的时候,那御医已经被前两个给吓住了,先是擦了擦汗,才伸出右手小心翼翼的抚上了云清的脉搏,等了许久才缓缓抽回了右手。

    等到三名御医依次诊完脉,钱方才上前问道:“如何?清王爷的病症可是好治?”

    几名御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公公恕罪!王爷恕罪!”

    云清眼神又一闪,忽然伸手捂住嘴巴使劲咳了起来,许久之后,他才放下了右手,紧接着脸色一变,倒在床上昏了过去。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血!王爷咳血了!”青衣大惊,她不清楚吐血是不是跟东方敖事先说好的,可是云清手心的那摊血是实实在在的啊。

    一旁的东方敖也愣住了,手中原本端着的一碗药“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药汁洒了一地。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主子事先可没说还要吐血啊!

    难道是自己施针的时候伤到哪里了?他紧走两步扑到云清身边,“王爷?王爷!您可别吓东方啊!”

    东方敖看到云清咳血昏了过去,是真真的吓到了,定是自己误扎失手伤到主子哪里了,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演不演戏,扑到云清身上大哭起来。

    青衣见到东方敖惊慌的表情已经了解了大概,她认定了是东方敖失手了,也顾不上有外人在场,一脚对着东方敖踢了过去,“你不会治就别逞能啊!王爷好不容易才逃过一劫……这可如何是好!”

    钱方在一旁观察了两人许久,唇边一抹不为人察觉的微笑一闪而过。

    “你们几个,快去看看!”他吩咐那几名御医。

    三名御医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钱公公恕罪,王爷已经病入膏肓了,药石无灵啊!”

    “是啊钱公公!王爷身上所中之毒老夫闻所未闻,实在是无解啊!”

    “没错没错!就算我们今日带来了皇宫的圣品药莲,只怕也是只能拖得了一时啊!王爷他……只好听天由命了啊!”

    钱方听着几名御医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心中已经想要欢呼雀跃了。

    “还不快把药莲拿出来,让东方先生去煎药!”

    钱方瞪了一眼其中一名御医,转而又对着趴在云清身上哭诉的东方敖和青衣劝道:“两位先别忙着哭了,这是皇上带给王爷的药莲,今年整个汀兰水榭下面一共才开了六朵莲花呢,摘下之后取了汁一直好好的收藏在太医院里,就连上次太后娘娘病重皇上都没舍得送呢。

    这次皇上可是命人取了整整两朵的花汁给王爷呢!还有许多上好药材,也一并带来了,东方先生医术超群,还是快些开方子找人煎药救王爷吧!”

    东方敖看了一眼一名御医手上捧着的锦盒,擦了擦眼泪拿下去了,这圣品药莲可是好东西,天下间只有皇宫御花园里的汀兰水榭中才开得出这样的莲花,此莲花一朵花上能开出七种颜色,是世间难求的解毒圣品,整朵莲花盛开以后才能取出一小瓶莲汁,看来这次皇帝是真舍得大出血了。

    “青衣姑娘是吧?”钱方再次开口,“王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安然度过此劫的,陛下可是还盼着王爷参加几日后的祭天大典呢!”

    青衣擦了擦眼泪,“借钱公公吉言!希望王爷安然无事。”

    钱方脸上堆上笑,“不知姑娘此次陪同王爷远走关外寻医,可有什么收获呢?”对上青衣疑惑的目光,他又说:“咱家的意思是说,王爷的宿疾可是医好了?方才那几名御医未提及宿疾之事,咱家只是好奇……”

    青衣点点头,“不瞒钱公公,我们此去关外遇到一名姑娘,那姑娘跟王爷有缘,王爷见她第一眼就……巧的是那位姑娘还精通医术,本来说好了月圆之日要试着医治王爷,可是又突遇埋伏,王爷他……”青衣哽咽着住了口。

    钱方似乎来了兴趣,“姑娘?什么样的姑娘能入得了王爷的眼?咱家还真是好奇的紧呢。”

    “是位长得很好看的姑娘,我们也不知为何,王爷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说有缘,因此这次回京将那位姑娘也一并带回来了,我们做属下的都很高兴,毕竟自夫人走后,王爷已经消沉了许久了……”

    “不知这位姑娘现在何处?”钱方小心的问道。

    “王爷病重,她去给王爷寻药了,一时半会的可能来不了,公公今日可能见不到她了。”

    钱方点了点头,“姑娘好生伺候着王爷吧,咱家该回宫复命了。”

    青衣点点头,行了个礼,“公公慢走!”

    钱方回了回礼,招了下手带着三名御医离开了。

    钱方一行人刚走,东方敖从偏殿那边收好了药闪了过来,“青衣,公子怎么样了?我来看看公子!”

    青衣往一旁侧了侧身子让开了地方,“东方,你可别吓我!人都已经走了,你就别演戏了好不好。”

    东方敖也不说话,一把拉过云清的手腕探了探脉象,接着又轻轻翻了翻云清紧闭的双眼。

    “东方!我跟你说话呢东方!公子不是跟你都事先约好了吗,为何还不醒来?”青衣着急的推了推东方敖。

    东方敖顺着青衣这一推,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惨白的看着青衣,“青衣,怎么办,我不是演戏,我……我也不知公子这是怎么了……”

    “东方敖你——!”青衣作势就要对着东方敖出手,东方敖坐在地上也不躲。

    眼看这一掌就要打在东方敖背上,云清一声轻咳,缓缓睁开了眼睛,“别怪东方!是我——”

    青衣和东方敖大喜,东方敖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公子你吓死我了!这血是……”

    “真气强行逆转逼出来的,”青衣递过一个靠枕,云清靠了上去。

    “钱方太狡猾,若是东方事先知情,未必能瞒得了他。”话题一转,“药引已经入药了?”

    东方敖点点头,“慢火再煎半个时辰就能服用了,不出意外的话,明早夫人就能醒了,公子,还是让属下先给你解毒吧。”

    云清摆摆手,“我的毒不用你解,你也解不了,还是等璃儿醒了以后让她亲自给我解吧,能陪她一起痛,也是极好的……”

    “公子……”

    “公子……”

    “好了,务须多说……去映月轩。”

    云清掀开锦被翻身下了床,脸色依旧苍白,脚步却不再虚浮。

    他向着慕容珺璃安睡的映月轩走去,“药好以后立即送过来。”

    “知道了公子!”东方敖摇了摇头,跟同样无奈的青衣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去煎药了。

    风云皇宫。

    承乾宫。

    风陌寒正居高临下的坐在龙椅上,龙椅前是跪了一地的钱方和御医一干人等。

    皱眉沉思了许久,风陌寒才慢条斯理的开口:“你是说……云清带回一个女人?”

    ------题外话------

    感谢wongyl92lulu113074的月票,感谢A迷梦的月票和评价票票,今日四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