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霜舞天下 > 第795章 局(4)
    第795章局(4)

    方德全以最快的速度将宫里发生的巨变向即墨怀讲述一番,紧接着说道:“皇后娘娘当年许是因为发现了真相,才被人害死在宫中;公主为了寻得皇上下落,只好退了与少将军的婚约,改嫁海宁宇那个贼子;老奴,也是迫不得已以身事贼,这些年却也是一事无成……”

    即墨怀因着方德全说出的真相跌坐地牢中,半晌缓不过神来!

    “老将军……老将军……”

    方德全见了此种情形,蹲下身子赶紧拍着即墨怀,在他耳边低声叫道:“老奴此次出宫便也没打算活着回去!……您,倒是给个主意吧?”

    “老夫……老夫该怎么办?”

    即墨怀扬起脸,仰天长叹一声,泪落两行,讷讷道。

    “召集您府上的亲兵,进宫捉了那个假皇帝,杀了海凝雪那贱人,向世人昭告海家的罪行……”

    “老太监,你以为此事这么容易吗?若是如此简单,为何数年前你只字不提呢?那时候若是老夫知晓这一切真相,自然容不得海庆老贼这般搅弄朝堂!”

    即墨怀带着铁链的手忽的伸出来,死死抓住了方德全的衣领,红了双眼低声怒吼:“如今这般情势,你让老夫如何方能救大夏于水火?”

    “即墨怀,现在不是你发疯耍狠的时候!”方德全被即墨怀双手提了起来,他满脸憋得通红,却依然斥道:“这样的结局,你也是有责任的,不是吗?”

    “什么意思?”

    即墨怀闻言,瞪大了一双血红的眸子死死盯着方德全,看着他涨得像猪肝一般青紫色的脸,只好松了手,后退一步怒目瞪着老太监。

    方德全一手握着自己的脖子深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开口道:“我一直都相信,皇上必定是被海家囚禁在某个地方!所以,老奴一直在海凝雪身边做狗,只为了获得一丝蛛丝马迹;公主也是,为了探得皇上的消息,也委身下嫁那狗贼……”

    老太监有些凌乱的白发在昏暗的油灯下显得有些诡异,他扬起一张满是皱纹的脸,看着即墨怀的眼中是老泪纵横:

    “可你倒好,三番五次中了海家的阴谋算计还不自知!你们即墨家的几个女婿不都是封疆大吏吗?他们一个个被撤职、流放,那不是海家的阴谋是什么?再说了,镇北将军的事情,你即墨怀就轻易将那半枚兵符交了出去!”

    “老将军,你可知道,那半枚兵符乃是整个大夏最后的救命符啊!”方德全说的激动,伸手抓住即墨怀的肩膀狠狠地摇着,“可你,却轻易将它交到了海家手中,这不是助纣为虐是什么?说到底,海家能够成就今日的事情,你即墨怀不是没有责任……”

    “你固执死板,不肯参与朝政之事,导致如今这般乱局!你……海家若是得逞,你即墨怀功不可没……”

    “胡说!”

    即墨怀怒声打断了方德全的话,咬牙道:“大夏祖上规定,所有手握重兵的将军都不得参与朝堂之事!我即墨怀是大夏忠诚不二之人,又岂能轻易坏了祖上的规矩?”

    “愚忠啊!”

    方德全蹒跚着退了几步,一双眸子仿佛要滴出血来:“你可知,你押运的粮草是被何人所劫?”

    “不是‘鬼不过’的山贼流寇么?”

    “山贼流寇?哼,枉你还是驰骋战场、无往不胜的将军!普通的山贼流寇又怎么可能大败你即墨家军?更何况是你即墨怀和手下四员曾经驰骋疆场无往不胜的银甲将军?”

    “难不成……”

    “现在想到已然晚了!那些粮草成了海家造反的粮饷,是你亲手为他们送到的!还有……”

    “还有什么?”

    “你可知,土城如今怎样了吗?”方德全望着即墨怀,忽然嘎嘎的笑了,双目直勾勾的盯着他:“那里,可是镇北将军在戍守啊!”

    “老太监,有话快说!”

    即墨怀伸出双手,手腕上的铁链“哗啦啦”发出瘆人的声响,他还是控制了自己伸向方德全脖子的手,怒声斥吼。

    “即墨华和卢冰儿已然死在了土城,尸骨无存;土城百姓被大肆屠杀,血流成河……”

    “你说……你说华儿他们……战死?”

    即墨怀闻言倒退数步,一双充血的眼球死死盯着眼前有些站立不稳的老太监,后背“咚”的一下撞在墙壁上,差点摔倒。

    “好啊,我即墨家男儿战死沙场,也算是全了他们一生的忠烈!我的华儿、冰儿,都是好样儿的孩子……好孩子,爹……爹……”

    即墨怀忽然双膝一软跪在地上,扬起脸伸出戴着铁链的手抱住脑袋,悲声嚎哭:“孩儿啊!噗……”

    老将军悲呼出声,一口鲜血澎涌而出,人已经是摇摇欲坠。

    “老将军?老将军!”

    方德全扑过去掐了他的人中,担心他会在这紧要关头昏死过去:“你可不能有事啊!”

    “老太监你说的不错!我即墨怀不该死守祖宗规矩,放任海家成就如今的势力!是我的迂腐害了大夏、害了皇上、害了……”

    “现在,老将军要打起精神,想办法召集人手进宫勤王!老奴这些年也并非是一无所获,我可以肯定,太后娘娘与海家并非穿一条裤子……”

    “你是说……太后她……”即墨怀在方德全怀里睁了眼,有些虚弱的问道。

    “只是,她也被海凝雪软禁在了凤藻宫,寸步难行!”方德全皱了眉,“老将军何不带人冲进凤藻宫救了老太后,有她老人家拨乱反正,机会会大一点……”

    方德全说到最后,显然是没有半分的信心了。

    “可老夫如今身陷囹圄,又该如何出了这牢笼?”即墨怀长长叹息一声,眼眸落在了手脚的铁链上。

    “咱家会想办法的!”

    方德全站起身来,理了理乱发、整了整衣衫,站直了身子望着即墨怀:“记得,找老太后拨乱反正,保护大夏社稷江山!老奴愿意拼了性命,带您出去……”

    他端正的跪在了即墨怀眼前,认真的磕了几个头,不容即墨怀再问,扭头看向牢门外。

    “来人!”他说完,大声喊着外面的狱卒。

    刚才出去的狱卒很快进来了:“公公有何吩咐?”

    “咱家的腿脚有些毛病,你进来扶一下吧!”老太监看着外面的狱卒,给即墨怀使了眼色。

    那狱卒没有怀疑,弯着腰进来便去扶方德全。

    说时迟那时快,即墨怀一见这狱卒弯腰下去,手上铁链一挥便缠住了那狱卒的脖子,很快将他勒死。

    从狱卒身上摸出钥匙,开了铁链的锁,换上狱卒的衣服,方德全带着即墨怀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去。

    一路上虽说也有人盘问,但当他们看到方德全手中那份手谕的时候,一个个都不敢再多说半句,一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