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伪装成隐士高人 > 第119章 牢狱之灾
    大唐时,实行州县两级的行政制度,除此之外还有府,府为京都所在之州,“内奉京师,外表诸夏”,维系着帝王与国家的安危。

    京兆府、河南府、太原府“三都府”之中,以京兆府最为重要,称京兆尹。京兆尹温璋权力甚大,常带御史中丞衔,可参议国家大事,甚至握有专杀之权。

    京兆府狱关押着京畿、都畿重地的人犯。因为中央百官犯罪也常系于京兆府狱,所以京畿都畿的监狱也兼具有中央与地方监狱的双重性质。

    京兆府狱设狱丞二人,从九品下,掌率狱史,知囚徒。

    今晚的京兆府狱打破了宁静,因为狱中来了一对奇怪的犯人,由京兆尹温璋亲自押解而来。

    吓得今晚刚轮班的京兆府狱郭狱丞赶紧参见顶头上司。等他参见玩后定眼一看锁链加身的犯人,却看到一个天仙般的美人,比自家那黄脸婆美了一百倍。

    还有一个是年轻的道士,最让郭狱丞印象深刻的,那道士的额头痣像一朵桃花,十分醒目。

    没错,正是培风和鱼玄机两人,被温璋带到了京兆府狱。至于状元郎李亿和裴氏已经回家大肆庆祝。

    “大人,你怎么亲自来到这肮脏之地,别弄脏了你这宝贵的官靴。这两人犯是贵人吗,需要手下怎么伺候?”

    郭狱丞开始献殷勤,轻易不见到顶头上司,打算留个好印象。可惜他没有一点眼力劲,还以为是温璋的故人或亲属入狱,特意下狱安排的。

    怪也怪鱼玄机和培风的气质,就像漆黑夜里的两个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颜值太高!

    “混账,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什么贵人,一个贱妇一个妖道,牵扯上了杀人案。”

    温璋眼色一直在鱼玄机身上打转,对这个美人他早就垂涎已久,现在落到了他的手中,早就大发,这次若不折磨个死去活来,他这名字倒过来写!

    “去,安排最安静的一个牢房,老爷我要亲自审讯。”

    温璋开始在郭狱丞耳边嘀咕,眼中的光芒让鱼玄机恐惧不已,握紧了培风的胳臂,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还不知道要受到怎样的折磨。

    “没事,放心有我呢。”培风安慰着她,被温璋看到后,脸色发怒,恨不得吃了它。

    “大牢里还秀恩爱,马上你们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起来了,走,让你们先见识下我京兆府狱的刑法,鱼玄机,一会你若是承受不住,可以求我啊……”

    温璋笑得极其猖狂,鱼玄机娇躯一阵颤抖,脚镣锁扣加身,链条哗啦啦作响。两侧监狱里有狱吏已经收到了狱丞的消息,开始卖力折磨起犯人来

    左侧的十指扎针,竹签深入指甲折磨,双手淋漓,犯人嗷嚎不绝;

    右侧女犯人全身精光,跪坐着被一群狱吏轮番发泄,凄惨与呻吟声不绝于耳;

    另一侧全身鞭笞惨叫,犯人被抹上粗盐后继续鞭打;还有火刑烙烫、面上覆纸窒息……多种酷刑轮番上演!

    鱼玄机抖动的更厉害,心中已经完全绝望。

    大唐牢狱暗无天日,一旦成为女囚,其所遭之罪往往比男性要多出几倍,而且还是精神和灵魂的双重虐待。

    像刚才的女囚被凌辱折磨的生不如死,连最低等的妓女畜生都不如。而且监狱里不成文的规定,女犯人到了不问罪先,笞杖数百下。

    如果遇到个变态点的狱丞狱吏,还会判“游街示众”。在古代最讲究的就是女人的名节,在邻里街坊那么多人的注视下,受了这等委屈的女人,很多都会选择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你想反抗,狱吏有的是办法折磨你,被饿上多天之后,就会老实很多,任由狱吏为所欲为。所以很多女犯人在没有被判死刑之前,就自杀了,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此。

    培风倒是看得有滋有味,他把这当成了游玩,让京兆尹温璋这个出坏主意的“始作俑者”郁闷不已,还以为能彻底恐吓住两人呢,这个破道士不上道啊!

    其实,培风身上的锁链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个事,灵力淬体后完全能捏碎这木枷锁,脚链生铁练就麻烦些,不过万事有小白大人呢,他自然不惧。

    郭狱丞收拾好的京兆府牢狱,原先是为大唐王公贵族子弟准备的,当然除了牢狱外间的刑罚家伙式,里间床铺、被褥、书架等一应俱全。

    培风被扣在了外间刑具上,培风也没有反抗,反而很好奇,温璋看了培风一眼就像看傻子一样。

    一会有你哭着叫爸爸的时候!

    “关进房门,让人在外面守着,今夜没有我的安排谁也不准进来,你跟着我来掌刑!”温璋安排郭狱丞道。

    郭狱丞算是彻底看出来了,顶头上司肯定是看上这仙女了,他已经知道鱼玄机的艳名。在唐朝,妓女还有一个美妙的别称叫“仙女”。

    在郭狱丞心中,这鱼玄机就是一个妓女,只是披着一身好看的道袍而已。

    温璋这个顶头上司让自己来掌刑,连其他狱吏都不让参与,看鱼玄机这仙女十分不配合的样子,说不定惹恼了温璋大人,这仙女叫赏给大伙了,自己还能一亲芳泽。

    “现在你还有机会,从了我,我为你削减刑罚,否则我可要不客气了。”

    温璋这人本就是酷吏,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是好鸟。他捏着鱼玄机的脸蛋,一脸的垂涎欲滴。

    “呸,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鱼玄机深深地看了培风一眼,她浪荡了半辈子,第一次想为一个同甘共苦的人守护自己的贞洁。

    即使要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于是她毫不犹豫,啐了温璋一口,竟被他转着舌头舔干净了。

    “好,你一个浪荡妓女在外面招蜂引蝶,拿身体当本钱,竟敢不给本老爷面子,到了牢狱这里,还敢甩脸子,也不看看这大牢属于谁,这是本老爷我的地盘!”

    温璋愤怒地望着鱼玄机,眼神却十分兴奋,变态至极。

    “若不从了我,今晚我用强后直接把你赏给狱卒和牢里的犯人,到时候你想要一个囫囵身体都是痴心妄想。”

    温璋下了最后通牒,鱼玄机眼神空洞,但却死摇着头,只是望着外面走上刑具的培风黯然垂泪。

    “明月照幽隙,清风开短襟。即使我真鞭杀了绿翘,自有法律严惩。我认命,但你别想碰我一根毫毛,我的身子只属于他,否则我撞死在这南墙上!”

    鱼玄机眼神决绝,视死如归。

    还真把温璋难住了。他是真没想到一个艳旗高举、声名狼藉的荡妇,临到最后竟然为一个道士姘头守节起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给我打外面姘头,我倒要看看,看着你这爱郎受难,你还能忍心,我把你们两个关在一起,就是要折磨你们,在我的地盘我就是法!”温璋暴怒。

    外面,郭狱丞黑面阴笑,拎着木棍粗的刑具,郭狱丞是从狱卒一步步走上来的,他识文断字,却在折磨犯人中体会到了快感。

    此时,他一脸残酷地走向培风,似乎下一刻就能看到熟悉的血花迸溅,这张小白脸就会变得桃花盛开,砰的一声,那是炽热的鲜血在呼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