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924章 功成名就
    周德威、王子明、赵贵、周新还有杜伏威五个连襟坐一块喝酒,过去,五人出身都差不多,也就周德威是个小地主,王子明是个读书人,而赵贵是个猎户,周新是个渔夫,杜伏威只是个放猪倌。

    可如今,却一个个皆封国公,尽着紫金。

    “听说大姐夫你马上要出任长安留守了,恭喜啊!”

    周德威哈哈一笑,“都是为皇帝办差。”他年纪稍长,而且向来稳重敦厚,过去征战之时,虽然冲锋陷阵时少,但多是留守策后,也是立下不少汗马功劳的。如今北方平定,皇帝选了这位大姐夫出镇长安城,留守西京,也看出皇帝对他的看重。

    王子明是读书人出身,以前便一直是皇帝的钱袋子管家,之前一直任民部尚书一职。而现在,皇帝已经提拔他为尚书右仆射,原右仆射杜如晦转为左仆射。

    而左仆射侯莫陈乂转为中书侍郎加同门下平章事衔。

    现如今的宰相班子,又经过了调整。

    中书侍郎侯莫陈乂、房玄龄,门下侍郎魏征、萧瑀,尚书左仆射杜如晦、右仆射王子明,御史大夫杜淹、翰林学士承旨陈叔达、枢密使张须陀,吏部尚书屈突通、兵部尚书卫文升。

    皆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衔,宰相人数达到了罕见的十一人之多。

    而且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宰相由过去的三高官官,到如今的不再局限于三高官官,而是以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衔,才是宰相。

    且三高官官都空缺,只是仆射和侍郎主持省务。

    另一方面,中枢也从尚书省,转移到了门下省的政事堂,政事堂还专设了五房,有下属官吏协助宰相们理事。

    十一位宰相没有首相次相辅相这些,而是轮流主持政事堂议事,并设有政事笔,当值宰相则执政事笔。

    政事堂平时由当值宰相坐班当值,遇重大事务则召集诸位宰相一起议事商决,平时下朝后,宰相们各回本衙,处理本衙事务。

    这种改变,其实也是在隋朝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这好比隋初时,朝廷大事是在尚书省,就类似是国wu院中总理主持,然后现在的政事堂,则相当于常wei会,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衔方为真宰相,就类似于加了常委衔。

    群相议政,能避免权臣奸相,同时也能大大提升皇帝处理国家事务的效率。

    天下之大,若是事事亲为,皇帝累死也办不完。所以他效仿明朝制度,另设通政司,所有奏折都先送到通政司,由他们抄录备份,然后送一份到政事堂,送一份至皇帝御书房,再留备入档一份。

    送到政事堂的奏折,由宰相们议论,给出相应的处置方案,他们将处置的方案写在一张纸上,贴在奏章外。并且根据奏章内容的轻重缓急等,贴不同颜色的纸,一般寻常事务,只贴白纸,然后是绿纸,再是黄纸,重大紧急的事务则贴红纸。

    贴纸完,再交回通政司,再次抄录存档,然后送御书房。

    这时,翰林学士院的学士们,则要负责为皇帝先行浏览分类,如确认白绿贴纸的奏章分类属实,且贴纸上的处置得当,便会代皇帝朱批转回通政司。

    通政司再按其类别,转到尚书省,尚书省给予自己的建议或附议,再转给相应的六部九寺衙门,对应的部寺根据宰相和尚书省的指示执行。

    而对于贴黄贴红的重要奏章,则才会送到皇帝面前过目。

    翰林学士会先拟好一个目录,简略注明各道奏章的内容和宰相的处置,由皇帝过目。

    皇帝便可据此先筛选一遍,既做到心中有数,又不错过重大事务。

    对宰相们票拟得当的奏章,皇帝会指示翰林学士代朱批通过。而对有疑惑的,则会亲自研究,甚至做出指示,由翰林学士代批旨意。

    若是对宰相票拟处置不满,也可否定,打回让宰相重拟,或直接给出自己的处置结果,交由宰相商议。

    最终形成决议,则还是要交由中书拟诏,门下审核,尚书执行。

    翰林院学士在这个决策层里,充当的是皇帝的秘书角色,甚至是智囊顾问角色。

    中书门下政事堂,是最高决策中枢,而皇帝则是最终决策人,但门下省又负有最终审核权。

    层层架构,既要保证皇帝不被宰相百官欺瞒,同时又得保证皇帝能够及时的掌握和处置军国政务。

    皇权和相权相互制约,保证平衡。

    虽说如今的皇帝之权威,不是宰相们能够掣肘的了的,但罗成却还是不嫌辛苦的亲自设计了这一制度,就是为了保证以后的皇帝,在这个框架之下,不会出乱子。

    既避免后世子孙专权乱政,又防出现权臣奸臣夺权乱国,可谓是用心良苦。

    王子明在这个时机下,出任右仆射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正是尚书省权力下降的时候,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拜相了。

    一众连襟中,他算是第一个拜相的。

    “读书人就是好啊,你看十一个宰相,也就是枢密使、兵部尚书和吏部尚书这三人是武将出身。”

    赵贵有些忍不住道。

    他刚刚被诏授为襄阳太守,算是从武职转为文职,但心里落差很大。此前他镇守北京,后来又担任了都统。

    那可是统领两道兵马啊,如今转为襄阳太守,却只是一郡之民政长官了。

    相比起周德威的西京留守,明显要低了一级。

    可八大都统,尽皆罢撤,赵贵也无奈。

    毕竟眼下北方一统,朝廷打算休养生息,并不打算这个时候南征,所以各行营都撤了,都统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周新则是被授命为蜀郡太守。

    “老五,你呢?”

    赵贵扭头问最小的妹夫杜伏威,这位曾经的江淮之王,最近似乎过的有些不太顺。先是王君廓谋反一案牵连到他,虽是后来没事。可他又被李子通阴了一记狠的,把淮南几乎全丢了,损兵折将众多,狼狈不已,自己还受了重伤,差点没命。

    如今回京,虽然伤好了,但皇帝却迟迟没有给他再授新职,淮南有秦琼坐镇,他是回不去了。

    杜伏威有些尴尬的笑笑,“暂时还没消息呢,估计陛下想让我再留京养养伤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