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道士玩网游 > 第356章 我上面有人
    “嗯,朝廷律法第二十条第五款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行为,只能由捕快执行。”清静一本正经的说完后,又翻了翻律法。

    “嗯,你们这还伤害了他的身体,涉嫌朝廷律法第三百十五条第一款,要处于罚金三两黄金,天牢关押三天。”

    画风转变之快,在场的众人无一不目瞪口呆。清静扫了眼在场发呆的众人,继续开口说道:“有什么问题?有问题可以提起复议,将由我和场上另外一位身负官职的韦大人人决定复议结果。”

    “……”

    “我叫韦小宝,和清静大人在朝内共职,请各位关照。”既然提到了韦小宝,韦小宝自然还是得出来和大家打个招呼。

    “韦小宝!”虽然鹿鼎记里没什么高手,但作为一个主角,韦小宝在大江湖中还是名声不小的,虽然游戏中没有明确的朝代,但他在朝廷也混的不错,一般人也不敢得罪他。

    郭襄用复杂的眼神扫了清静一眼,没想到清静还有这本事,能跟韦小宝厮混在一起。

    “那这个女子又是何人?”众人见清静几人来路不凡,于是都开始好奇苏荃又是谁,只见苏荃容貌艳丽,身材妖娆,浑身透露的一股成熟的味道。

    苏荃也发现了众人这探究的目光,微微一笑,在清静身后一站,微微欠身,开口说道:“小女子就是清静大人的跟班而已。”

    这话一出,在场的异样眼神盯着清静头皮发麻,韦小宝听到这话也不吃醋,反而跑过来,用胳膊顶了顶清静,开口说道:“清静,你也是好本事啊,苏荃这么难搞定,都被你弄的服服帖帖的,什么时候教教我?”

    韦小宝向清静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教你?”清静心里闪过了这两个字,“可不敢教你啊。”清静突然想到未来苏荃会先怀了韦小宝的孩子,突然就有些害怕,自己还是跟苏荃保持好距离再说。

    可不想听到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两位大人,这……”无色禅师也被清静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搞的有些懵,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良久之后,无色禅师才冒出了一句:“两位大人,觉远都是自愿的,我们寺内对他从来没有……”

    无色禅师话还没说完,郭襄这个暴脾气就受不了了,开口打断道:“哪有人自己容易把自己锁起来的,还用着这么大的铁链子?”

    有了清静这个缓冲地带,两边的人都客气了不少。

    无色禅师答道:“女施主别不信,不相信你就问问觉远本人。”

    郭襄闻言把目光投向觉远大师那边,开口说道:“大和尚你说,他们是不是虐待你。”

    觉远大师摇了摇头,说道:“女施主不用多说了,这都是我自己应得的惩罚。”

    然后,不管郭襄怎么问,觉远大师就是不肯再多说什么,既然觉远大师都说是自己自愿的,清静这个捕快好像也不好再做些什么。

    清静刚刚照本宣科也就是装装b,他可真没有什么想法要找少林寺算个账,他是没这个本事。

    郭襄看到清静也没辙了,心里更着急了,眼珠子转了好几圈,郭襄突然想到了当年在华山上见觉远大师时,有一面之缘的觉远大师的弟子。

    “叫什么?”郭襄一下子想不起觉远大师弟子的名字,“对了,姓张!”郭襄想了一会儿,总算想起了觉远大师弟子的姓名。

    “大和尚,你那个姓张的小徒弟呢?”郭襄开口问道,还没等觉远大师回话,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清静的背后响起,“多谢姑娘关怀,我在这儿。”

    众人把目光投向了发出声音的这人,只见是位十六七岁的少年,粗眉大眼,身材魁伟,脸上却犹带稚气,正是郭襄三年前曾在华山之巅会过的觉远大师的徒弟。

    “叫什么来着?”因为时间有点远,郭襄一时间想不起面前这个少年叫什么。

    “张……君……”郭襄在这个君字后面,卡了很久,就是想不起,最后一个字是什么。

    “宝……”张君宝在旁边听不下去了,主动开口说了一句。

    “啊……对对对,张君宝。”郭襄这才恍然大悟。

    比起当日华山上,张君宝身形己高了许多,但容貌无甚改变。

    郭襄接着说道:“张君宝,你说,是不是少林寺逼着你师傅戴着铁链受罚。”

    郭襄搞了半天,想起了觉远大师还有个弟子,想着如果觉远大师的弟子总会站在她这边,一起帮助他师傅觉远,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戏。

    清静此时已经顾不上郭襄再说些什么,他一心就在张!君!宝!这个大名上。

    张君宝啊,就是张三丰啊!大江湖时代中也是最顶级的高手之一!能不让清静激动吗,更别说太极剑、太极拳、纯阳无极功这种绝世武学。

    清静看着张君宝眼睛发红,恨不得现在冲上去抱住他的大腿。

    张君宝被郭襄这么一问,脸色居然有些发红,回答道:“师傅是搞丢了寺内一本重要的经书,这才自愿受罚的。”

    此时的张君宝真的是一个憨厚的好少年啊,就是这个回答把郭襄气的不清。

    无色禅师见场上情况越来越复杂,主动出来打圆场,只听他开口说道:“这样吧,五招之内,我如果能说出女施主的师承,女施主就不得再在我少林寺内再闹事情,我会亲自送几位下山。”

    无色禅师的话里也包含了,清静几人,清静是冤啊,莫名其妙成了郭襄那一伙的。

    这个锅清静不想背,于是清静开口解释道:“大师,你误会了,我并不是和这位姑娘一路的,我来这里就是送个信。”

    “哦?”无色禅师饶有兴致的应了一下,然后继续问道:“不知道是什么信件,老衲可以帮你看一眼。”

    刚刚门口的两个小和尚辈分低,认识的人肯定也不多,所以可能不知道这信是给谁的,无色禅师说不定还真的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