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大唐技师 > 第362章 峰回路转
    李孝恭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像是听到了什么绝顶好笑的笑话一样。他笑了一阵,才勉强止住,笑吟吟地看着李牧,道:“小子,够狠,本王喜欢。不过,你还是打错了算盘。”

    李牧心跳如擂鼓一般,鱼死网破,说来容易,但前提是得有那个实力!如今他与李孝恭,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好比蚍蜉撼树,希望太过渺茫了。

    刚刚那一番话,完全就是在咋呼。能混过去,皆大欢喜,混不过去,骑虎难下。

    看李孝恭这样子,显然是没混过去。这种情况,李牧也不知该如何收尾了。只好默不作声,一边听着李孝恭说话,一边开动脑筋想办法。

    “你说你要让全长安城的人都知道本王嫖宿春风楼,呵呵,先不说本王在乎不在乎,你觉得这长安城中,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么?本王何时刻意隐匿过?就算平民百姓不认得本王,那平康坊多得是官吏,可能都不认得本王么?但,你听谁说过这件事?”

    李孝恭笑了一声,道:“因为本王是河间郡王,没人敢说!”

    何等的霸气!

    李牧的脸色又白了,抿着嘴说不出话。

    “至于说残害忠良么,就更是无稽之谈了。你小子砸人买卖时候的那副嘴脸,嚣张跋扈的样子,比这长安城最纨绔的纨绔还要纨绔三分,你算哪门子忠良?再退一步说,即便你是忠良,本王杀了也就杀了,想跟本王换命,你也配?”

    说着,李孝恭又笑了起来,指了指李牧,道:“你就是个小孩儿,只有小孩儿,才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

    一个身具二十八岁灵魂的人,被人指着鼻子说成是小孩儿,这种感觉实在屈辱至极。但偏偏说这话的人他惹不起,李牧气得鼓鼓的,配上他现在这具十七岁的身体,看起来更小孩儿了。

    李孝恭实在没忍住,又大笑了一阵。从江南回到长安城这许多年,他都不曾如此快慰地大笑过了。

    好半天,笑声才止住。李孝恭整理了一下情绪,竟指点了起来:“你要是真打算鱼死网破,应该这样说。老小子,你要是逼人太甚,我就让我兄弟掐死你。你看看你这个兄弟,身高八尺,力大无穷。此处只有咱们三人,他若猝然发难,本王叫喊都来不及。这样的威胁才有用,笨了不是?”

    还真把老子当小孩儿了!我若可以这样做,你当我不敢呐?真把你弄死了,我死不死倒是其次,老婆们和老娘怎么办?我能豁出我一条命跟你换,总不能搭上全家吧!

    心里这样腹诽,嘴上却不能这么说,李牧现在算是认清楚状况了。这李孝恭和李世民一个样,他们老李家祖传的恶趣味。李世民看他倒霉的时候幸灾乐祸,这李孝恭也是一个味儿。

    不过,看清楚这一点,李牧倒是不担心了。他对付这种人,已经掌握了诀窍。

    李牧立马给出了一个恼羞成怒的反应,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没好气大叫道:“郡王,你把我李牧当成了什么人?我蒙太上皇垂爱,收入了宗籍,也是皇室宗亲,是郡王的后辈。郡王又是功盖天下的大将,为我大唐立下汗马功劳。只有郡王对小子下手,小子如何能以死相逼郡王?都到这般境地了,郡王还要打趣么?”

    李孝恭看到李牧这般反应,扫兴道:“没意思没意思,你这个小子,一点也不会哄人,就不能再装一会儿啊,你得跟本王干起来呀,最后再吹捧,这样才有趣。你现在就吹捧起来了,本王还没过瘾呢,瞧你说得这话,你是后辈,所以不能对本王下手,本王是长辈,若是对你下手了,岂不是显得本王没有容人之量了?”

    “郡王之胸襟,广阔无垠,谁敢说郡王没有容人之量,我把他剁碎了喂狗!”见李孝恭的态度缓和了,李牧赶紧打蛇随棍上,笑嘻嘻道:“这么说,郡王是不打算追究了?”

    “想得美!”李孝恭板着脸,指了指李重义,道:“本王说要这小子,就必须得要。不过,既然直接要你不肯给,那就换个说法。本王欲收他做义子,这下能答应了吧?”

    “义子?”李牧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赶忙又确认地问了一句:“郡王不是说笑?”

    “哪个跟你说笑,这孩子天赋异禀,前途无量。若是调教得好,堪比秦之嬴荡,楚之项羽。本王是爱惜人才之人,岂会以此玩笑?”

    李牧扑通一下就跪了,刚要开口道谢,恍然想起不是自己认爹,赶紧伸手去拽李重义,催促道:“快,快叫义父。”

    李牧是真的着急,真心愿意。他的几个兄弟中,李思文是李绩的儿子,虽不是长子,但有定襄这块地盘,无需担心。独孤九是独孤阀的唯一继承人,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未来的独孤阀主必定是他,也用不着惦记。唯独李重义,无父无母,身负大仇。性情又憨直,没有城府,没有后台,让他最为牵挂。

    但若是能被李孝恭收为义子,所有问题迎刃而解。河间郡王的面子,谁敢不给?认爹怎么了?有爹去认爹令人耻笑,没爹还不能认个义父么?

    李牧完全是为了李重义着想,所以才这么着急。怕他犯犟不肯,拽着他一起跪。怕什么来什么,李牧拽了李重义好几下,李重义就是不肯跪下来,气得李牧都快炸了,咬着牙问道:“你傻啦,这有什么不愿意的?”

    李重义不理会他,而是看着李孝恭,道:“我认你做义父,还能跟在大哥身边么?”

    李孝恭蹙起眉头,似乎没想到李重义会问这样的问题,但还是答道:“自然不能,李牧小小侯爵而已,也配让我的义子为他鞍前马后?我会安排你进入禁军,先做两年校尉,熟悉一下军营,我在悉心教导于你,待你加冠之后,就可以独当一面,坐镇一方了。”

    似乎怕李重义不放心,李孝恭又加了一句,道:“如今军方的大将,多在我帐下效力过。我开口,谁都得给个面子。你若认我做义父,未来便是一片坦途。李牧能给你的,我全都能给,他不能给你的,我还能给你,怎么,还不愿意?”

    李牧急得都快跳起来了,凑在李重义耳旁咬牙切齿低声道:“快点答应啊!你想不想报仇了还?”

    “不行!”李重义吐出两个字。

    李牧顿时觉得要昏过去了,这小子什么毛病,关键时刻脑袋进水了?

    李孝恭也觉得奇怪,忍不住道:“这倒是奇了,方才本王说要你,李牧不答应,你却答应,做奴隶都肯。现在本王欲收你做义子,李牧答应了,你却不干了。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答应,是为了救大哥性命。现在不答应,是因为不能跟在大哥身边。我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也知道,不能为了荣华富贵,背弃自己的大哥,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李牧气急眼了,抬腿踹了李重义一脚,没踹动他,反倒把自己弹了一个趔趄,气急败坏,道:“我他妈用得着你吗?你个傻大个,还、还背弃……从哪学的破词儿?你不想背弃我是吧?行,那我背弃你!从现在开始,咱俩不是兄弟了,你赶紧跪下,叫义父,叫啊!”

    李重义低头不语,不管李牧怎么说,他就是不肯跪下。

    李孝恭见状,也是犯起了难。这种局面,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堂堂河间郡王,收一个奴隶为义子,竟然还遭到了拒绝。这事儿说出去,谁会信?

    不过他也因此更喜欢李重义了,天生神力,固然罕见,但本性纯良,却更加难能可贵。

    犹豫了一会儿,李孝恭叹了口气,道:“好吧,本王再退一步。你可以继续为你大哥效力,但你要搬到王府来住,他是你的大哥,本王还是你的义父呢。孝义二字,孝在前面,本王成全你的义气,你也要对本王尽孝,这个道理总没有错吧?”

    李重义想了想,点点头,扑通跪在地上,给李孝恭磕了个头:“义父。”

    “好好好!”李牧高兴得要跳起来了,还没等李孝恭说话,他也跪在地上磕了一个。李孝恭急忙避开,不悦道:“本王收重义为义子,你磕什么头?你不是已经有义父了么?还想再认个爹?本王可不乐意啊!”

    李牧赶紧解释,道:“郡王误会了,我是太高兴了,为我这兄弟高兴。他能得到郡王的青睐,是他的福分,我真是太高兴了……”

    李孝恭哼了一声,不理会他的废话,弯腰把李重义扶了起来,刚要开口说话,一个家丁急匆匆跑过来,叫道:“王爷,陛下来了!”

    “什么?”李孝恭吓了一跳,狠狠地瞪了李牧一眼,赶紧吩咐:“去跟陛下说,我在书房读书,带陛下多绕两圈,拖延一下。”说罢,又看向李牧和李重义,道:“你俩在这等着,我去换身衣服!”

    李牧懵道:“郡王,您这是……?”

    “我现在这副样子,若是被陛下看见了,我怎么解释?记住了,今日你是来拜访我的,春风楼的事情,一个字不许提,要是说漏了嘴,本王跟你同归于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