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魔术之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赌注
    杜和深深的意识到了与丽莎斗嘴的下场,果断选择了认栽,把衣服递给了她之后,就远远坐在了饭桌边的凳子上,力争把注意力都放在桌子上的美食里。

    “杜和,你不会还是童男子吧?”

    丽莎见杜和局促的样子,忍不住又调侃了一句。

    杜和三缄其口,缄默到底。

    丽莎哈哈大笑起来。

    似乎在杜和面前,丽莎从来都没办法戴上面具。

    一个交际花,游走在各种关系中间,靠的就是一个千变万化的性子,或者温柔可爱善解人意,或妩媚多情风姿绰约,一张张不同的面孔在丽莎的脸上随时切换,有的时候她自己都感到那张面具长在了脸上撕不下来了。

    但是杜和可以,杜和可以让她回到自己最开始的样子。

    一个有点痞有点开朗,不爱揣摩别人心思的简单女人。

    丽莎忽然感觉她好像有点喜欢这个比她还小几岁的年轻人了,不是那种爱欲的喜欢,而且发自心底里的喜欢。

    她喜欢和这个年轻人在一处呆着,那让她感到自在,舒服。

    杜和等到丽莎穿好了衣服,坐在镜子旁打扮的时候,终于等不及了,开口问道:“丽莎小姐,你叫我来……”

    “丽莎姐姐,或者丽莎姐,你挑一个。”

    丽莎再一次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杜和的话。

    杜和闭了闭眼睛,“丽莎姐。”

    丽莎满意的将视线移回来,挑选起了心仪的头饰,随口道:“饿了就吃,不用等我。”

    杜和摇摇头,没说话。

    丽莎见状,毫无办法的叹了口气,朱钗一扔,三两步坐在了杜和的对面,手指一伸,就抄起了一只鸡腿,豪迈的说:“那就吃。今天什么时候吃完了这桌子菜,喝完了这瓶子酒,你什么时候能回去。”

    杜和不知道平时的丽莎是什么样子的,暗道这位监狱长的品味还挺另辟蹊径的,也就毫无压力的抄起了另一只鸡腿。

    家里头给送来的都是补汤,杜和对这些荤腥东西,早就垂涎三尺了。

    一桌子的美酒佳肴,杜和放开了肚皮,与丽莎豪迈拼起了肚子,最后两个人也花了超过两个小时,才将满桌的酒菜解决成了一堆残羹冷炙,除了骨头和配菜,只有一点点的汤水剩了下来。

    丽莎响亮的打了个饱嗝,脸上到处都是油渍,杜和更惨,连头发上都挂着香菜叶子,两人的腰粗了一圈,相视半晌,忽然艰难的笑了起来。

    杜和指着丽莎,丽莎捂着肚子,都笑的很艰难。

    又过了一会儿,杜和先站了起来,把丽莎扶到了床上。

    丽莎指着自己凸起的肚子说:“我有三四年,没吃过这么饱了。”

    杜和懒洋洋的靠在旁边,“想吃就吃,谁也不能拦着你,能吃是福。”

    丽莎不说话了。

    不是有人揽着她,是找不到一起开拓食欲的那个人。

    天光将暗的时候,丽莎给了杜和一脚,杜和睡眼惺忪,茫然的看着丽莎。

    “能动了就滚蛋,姐姐忙着呢。”

    丽莎尽量想让口吻变得冰冷一点,可是最后说出口的语气,却带着一点委屈。

    杜和凝视着丽莎年轻的脸庞,忽然开口道:“我教你个小玩意。”

    “什么?”

    丽莎随口答应。

    “这门手艺叫催眠术,如果你遇到了讨厌的人又不能直接骂他,就用这招对付他。”

    杜和四下看了看,从丽莎的领口扯下来一条纤细的坠子来。

    “我做一遍,你照着看,练习几遍就差不多了。”

    丽莎虽然不大相信杜和会这么神奇的术法还乐意交给她,不过她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杜和就慢慢的将坠子摆动起来,边说,边提示丽莎注意的地方。

    十几分钟之后,杜和将坠子挂回了丽莎的衣领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懂了吧,我觉得掌握了要领,还是挺简单的。”

    丽莎怔怔的看着杜和,忽然开口问道:“为什么没有催眠我?”

    杜和疑惑的看着丽莎,“我为什么要催眠你?”

    问我是谁派来的,找你的目的是什么,监狱长的秘密都有什么……丽莎随意就能找到不少理由,但是神奇的是,她没法将杜和的目的与任何这些东西扯上关系。

    丽莎摸了摸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杜和不知道的是,戒指里头,也是一块钟表。

    打开戒指的时候,里头会发出有规律的滴答声,听起来的节奏很像是……杜和刚刚摆动坠子的节奏。

    丽莎自己就会催眠。

    有很多人中过他的招,但是没有人发现过。

    所以杜和开始的第一时间,丽莎就知道杜和会催眠术。

    她以为杜和会趁机将她催眠,然后问她一些东西,她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但是最后,直到杜和收起坠子,也没有催眠。

    丽莎听到自己的心里头发出的叹气声。

    抚了抚杜和的脸庞,丽莎嫣色的嘴唇微动,低声道:“有人托我看看你,怕你吃不饱饭。我刚好有来监狱的行程,顺手就看看你。”

    “那人是个你大概已经忘记了的人,不过她一直没有忘记你。她说当初和你打过赌,你赢了,可是你没要赌注,这会儿就当还你了。”

    丽莎缓缓的说。

    杜和眼中泛起回忆的神色,很快就会心一笑,“我知道是谁了,没想到她还记得那时候的赌约。不过这件事,其实是我欠她的人情,谁料想她还非要当真。”

    那个和姐姐差了一轮还要多,更像是母女的姐妹,那个仗义豪爽的姐姐,杨美雪。

    当初杜和要买黄金作假,是杨美雪借了一块翡翠给他拿去抵押,还说好十天内拿不回来,杜和就要娶她,后来杜和拿回来了,杨美雪问杜和要什么,杜和只是诚恳的谢过了她,杨美雪便说自己看着办了。

    却看着办的叫人进来喂他吃饭了。

    确实吃的很好也很饱,是杨美雪的作风。

    杜和笑了起来,对丽莎说道:“你们俩应当是好姐妹,性情都是一样的可爱直爽。”

    丽莎心里忽然涌起一丝妒忌来,这么好的年轻人,美雪却比她先认识,还藏着掖着不告诉她,叫她晚了这么久,才与杜和见面……

    亏了,亏大了。

    早点下手的话,还有杨美雪什么事儿啊。

    丽莎忽略了自己与杨美雪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竞争关系的存在,选择性的默认了杜和的话,潜意识里似乎不想杜和发现,她也有不完美的一面。

    女人啊,浴巾落在地上、满嘴油的画面都让男人看到了,依旧觉得自己可以将不完美藏起来。

    殊不知男人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些小心思。

    与丽莎告别之后,杜和便打着饱隔离开了她的房间。

    在门外偷听了好久也没听到什么正戏的布莱克一脸不善的拦住了杜和,上下打量着杜和,目光在他鼓起的肚皮上略过,皱着眉头说:“你在里头都做了什么?”

    杜和笑嘻嘻的说:“里头的夫人叫我表演魔术,表演的不好,就罚我吃辣的,表演的好,就奖励我吃甜的……”

    “你在里头就是吃东西和表演魔术?“

    虽然听起来像是丽莎能做出来的事情,但是布莱克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杜和这样的脸蛋,也称得上是小白脸级别了,还带着一股子气质,更是夫人太太们喜欢的款式,怎么居然是真的想看魔术了,动都没动过?

    见布莱克没心思搭理他,杜和老老实实的跟着两个看守,直接被押送到了外头的草坪上。

    上回的草还没有拔完,刚接手的看守有强迫症,众人正趴在地上,一点点的清理草的叶子,杜和也没优待,四下看看,趴在了榔头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