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沈浪苏若雪 > 第3090章 我还没输!
    “沈浪师弟,珊儿求你,别对师兄痛下杀手!”

    夏珊儿心急如焚,朝着擂台上的沈浪娇呼出声,语气含着一丝哭腔。

    “不争气的东西!”

    南宫墨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老脸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沈浪眉目一掀,其实他也没想着要取陆鹏的性命,只是想吓吓这家伙而已。

    按照千丘会武的规则,即便沈浪真的失手杀了陆鹏,他也不会担责,就是以后的名声不太好听罢了。

    而且陆鹏毕竟是大长老南宫墨的徒弟,自己若杀了他,势必会冒犯到大长老。

    沈浪在修真界摸滚带爬了这么多年,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冲动少年,行事还是会考虑后果的。

    “陆师兄,这场擂台战是我赢了,还望师兄莫要记恨师弟才是。”

    沈浪强行将释放出去的癸水阴雷给吸了回来,面无表情的对着陆鹏说道。

    陆鹏吓得跪坐在了地上,浑身寒毛竖起,大口喘气,额头已然渗出了大量汗珠。

    刚才那一瞬间,他是真的以为自己差点就要被沈浪给打死了。

    沈浪见陆鹏一脸受惊的样子,也懒得再说什么,正准备回头走下擂台。

    “姓沈的杂碎,你休要得意,我……还没输!”

    陆鹏抬起头,面孔再度变得狰狞起来,双目充血,强烈的屈辱渐渐让他陷入了癫狂!

    今日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脸已经丢尽了。连师妹和何坚那个老东西都在向沈浪求情,陆鹏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一阵疼,再也抬不起头。

    陆鹏最好面子,还从来没尝过这种程度的屈辱。

    他恨不得扒了沈浪的皮,喝了沈浪的血!此仇不报,将会是他一生的梦魇!

    大家请搜威幸工众呺:花幽山月,内有大量剧透。

    听见陆鹏的叫唤声后,沈浪颇有些不耐烦,正欲转身与其对话。

    说时迟那时快,陆鹏翻手祭起一枚表面贴着古怪符纸的黝黑色长钉,张嘴吐出一大口金灿灿的鲜血,涌入这枚黑色长钉中。

    “丧魂钉,去!”

    陆鹏冷不防的将手中的黑色长钉激射了出去,长钉表面的符纸开始燃烧,速度陡然暴涨到了原来的五六倍,快到了一种连神识都无法捕捉的程度!

    只见黑色长钉表面涌动着密密麻麻黑色符文,散发出滔天死气,化作一道黑芒击向沈浪的后心。

    “不好!”

    沈浪忽然感觉到芒刺在背,立即意识到了不对,惊骇之下试图闪避。

    可惜,施加了“神速符”的黑色长钉速度快到一种无法闪避的程度。沈浪只是一着不慎,就已经无可救药。

    “噗嗤!”

    还没等沈浪转过身,锋利的黑色长钉就扎进了他的后背。

    “啊!!!”

    沈浪突然感觉某个利器绞碎了他背部的血肉,强烈的疼痛感让他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

    那黑色长钉造成的伤势不是寻常伤势,而是来自于肉体和神魂的双重伤害。沈浪的血肉被击中了一瞬后,神魂好似也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剧痛难忍!

    “糟了,是丧魂钉!”

    等沈浪反应过来已经迟了,扎进血肉中的黑色长钉涌出滔天死气和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侵入肉身。

    他的皮肤表面迅速涌现起大片的黑色符文,那些符文宛如狰狞可怖的荆棘,将沈浪魂体牢牢束缚。

    就这样,沈浪几乎毫无抵挡能力的栽倒在了地上,爬到爬不起来,口中发出暴怒的咆哮:“陆鹏,我好心放你一马,你tm敢暗算我?”

    “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输了?沈浪杂碎,今日这场擂台战,是我陆鹏赢了!”

    陆鹏满色癫狂的大笑了起来。

    若不是沈浪刚才放松警惕,自己还没那么容易得手。

    这枚丧魂钉是他先前向师父南宫墨讨要的,此物蕴含着极强的诅咒之力,死气秽气和浊气于一身,半仙若中了丧魂钉,轻则神魂重创,重则当场殒命!

    丧魂钉是真仙界非常歹毒的一种器物,恰好只对半仙有效,如果是修为更高的真仙,则效果不显。

    此物一旦扎入半仙的肉身之中,将会持续不断的损害半仙的魂体,令修士不能动弹,痛不欲生,直至顶上三花溃灭。

    “你!”

    沈浪被陆鹏气的浑身颤栗,眉心处的三片金花开始一明一暗,眼看着就要被黑色符文蚕食吞噬。

    丧魂钉对魂体的创伤几乎难以恢复,沈浪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煎熬,试图抵挡这诅咒之力。

    “哗!”

    全场一阵骚动,本以为这一战结束了,但万万想不到陆鹏竟突然偷袭得手,改写了胜负。

    “这陆鹏真不是东西,人家好心饶他一命,他竟反咬一口。”

    “就是,擂台战动用仙符就已经够恶心了,没想到陆鹏这逼连丧魂钉这么歹毒的东西都用出来了。”

    “摊上这么个师兄,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众修士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对陆鹏的突然偷袭而倍感恶心。

    古器门这边沉寂了下来,门人弟子们脸色十分不好看,陆鹏的举动未免也太过分了一点,连他们都看不下去了。

    “古器门竟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家伙,真是可悲!”

    宁小妖俏脸面若寒霜,气的牙根疼。

    “沈师弟……”

    夏珊儿满脸愧疚之色,她感觉是自己害了沈浪。

    前排的古器门长老们个个面面厮觑,总觉得这样不妥。

    何坚眉头紧皱,实在是忍不住了,上前请示道:“大长老,恕我直言,这场擂台战胜者应是沈浪才对。陆鹏过于投机取巧,暗中偷袭同门,行径令人不耻。即便这场擂台战判陆鹏胜利,狩猎试炼的名额应该给沈浪才合适。”

    “不错,何坚长老所言甚是。千丘会武本就是为了挑选出更有实力的弟子,沈浪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是啊,我也觉得名额给沈浪合适,不然我们古器门肯定会让外人笑话。”

    有两名长老站在何坚这一边,更多的则是不表态。

    南宫墨不冷不淡的道:“鹏儿固然使诈,但要怪也只能怪沈浪此子轻敌,凡事还是按规矩来吧。沈浪既然倒下了,那鹏儿便是胜者!何况,沈浪此子身份有待查明,不能冒然将狩猎试炼的名额交出。”

    “这……”

    何坚老脸变色,实在难以接受这个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