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百炼成神 > 第四百八十四章 黄泉夜叉
    崔允乃是神级天才,尚且只领悟出两种法则之力,而且每一种只是领悟了八成左右。

    可是罗征竟然领悟出了三种法则之力!并且这三种法则之力都是完整的!

    武者对每一种法则的亲和度都不一样,有人对风系法则的亲和度很强,对火系法则的亲和度则比较弱,所以一般情况下武者只会领悟一种法则之力。

    能够领悟出两种法则之力的天才,在中域里不超过二十人。

    所以众多武者对崔允的两种法则之力,才会如此震惊,不愧是神级天才,能够同时修炼风系法则和金系法则。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罗征完完全全复制了崔允的法则之力……同一时间使出风西法则和金系法则……

    一开始罗征明明使用的是火系法则之力,所以大家以为罗征主修的是火属性的功法,结果忽然来了这样一出,众多武者一时间就有些接受不了了,太夸张了!

    “是升龙台吧……”石克凡看着罗征身上的法则之力,猜测道。

    “我也觉得,这小子进入升龙台中肯定获得了莫大的机缘,中域里很难找到完整的法则之力,多半是从升龙台上获得,可是就前往上界想要领悟三种法则之力,也是不简单的……这小子的天赋,不简单,”一直沉默不语的莫海山淡淡的说道。

    三大盟主之中,石克凡最为精明圆润,烟悦山脾气暴躁,而莫海山最沉默寡言,号称“十月不语”的莫海山也忍不住开口说道。

    听到莫海山说完,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不远处的升龙台,他们也很想知道,罗征在升龙台上遭遇了什么。

    罗征能够在上界获得一番机缘,最大的原因乃是青龙所赐,而能够领悟九种法则,则是法则洗礼的缘故,让他对各种法则的亲和度达到了完满的地步。

    如果抛开法则洗礼的原因,就算是中域里的神级天才,往往也只能领悟两种,或者三种法则,这也是为何龙渊宫会重视罗征的原因!

    肖老的目光凝聚在罗征身上,轻轻的摇摇头,眼中的困惑之色越发浓郁起来,“这小子身上的法则之力不是三种,而是四种……”那日肖老主持外围试的考核,亲眼看到过罗征使用出闪电,而且那闪电精纯无比!

    由于当时肖老没有太留意,罗征出手也只是一瞬间,肖老也没有时间去分辨其中囊括多少法则之力,但是能够让元磁神石变色时间长达一炷香,多半也是将第一层的雷系法则之力给完全掌握了。

    四种法则之力……难道这小子将所有的法则之力都领悟了?

    崔允手持无名戒刀,神态凝重的看着罗征身上那金色的风刃,眉目之间已经有了一丝疯狂之色,“原来如此……我倒是小看你了,这就是你的底气!哈哈!”

    “呼呼……”

    无名戒刀在崔允手中轻轻一挥,刀身泛出一点点波纹,仿佛连空间都要被这无名戒刀斩杀,“仅凭借法则之力就想挑战我,你未免太天真幼稚!”

    崔邪的无名戒刀来历十分神秘,死在这无名戒刀下的人也难以计数,但至今也没有人了解这把戒刀的来历。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圣器的恐怖力量!”随着光幕渐渐散去,崔允将无名戒刀直指罗征,“修为上的差距,就算是法则之力也无法弥补!”

    说完崔允将戒刀一横,刀身之上闪烁出古朴的光芒,随即他的身影一晃,几乎是毫无征兆之下就消失在了风中。

    罗征的目光一凝,几乎就在崔允消失的瞬间,拔剑!

    剑,是从须弥戒指中拔出来的。

    那是一把很朴素的剑,看上去就像是刚刚淬炼的三尺铁剑,剑身上的光芒并不闪耀,更加没有特殊的花纹配饰。

    但就是这样一把剑被罗征拔出来,伸手随意在他的上方一横。

    “当!”

    发出了一道金铁交加的声音。

    罗征挡了这一剑后,手中的长剑又朝着上空某个方向轻轻一刺,再次发出“当”的一声。

    刚刚刺出这一剑,罗征再次朝着左边某个方向一记横劈,又发出“当”的一声响。

    一道身影从风中退了出来,踉踉跄跄退了几步,崔允的脸色微白,捏着手中的无名戒刀,一双目光宛若老鹰一般,死死的盯着罗征手中的铁剑,“这把剑,也是圣器?”

    罗征将手中的铁剑轻轻一晃,带着笑容反问道:“你说呢?早说了你那头冠是大路货了……”

    崔允刚刚打算以圣器的威力,直接将罗征击杀!以他手中无名戒刀之犀利,罗征根本就无法阻挡!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罗征冷不丁竟然就再次掏出了一把圣器,他隐藏在风中的三剑更是被罗征毫无压力的拦截下来,而且第三剑其实是罗征主动出击,崔允迫不得已才防御的一剑!

    “你是怎么找出我的?”崔允的身法十分诡异,隐蔽性极强,可是对上罗征竟然没有丝毫用处!

    罗征哪里会告诉崔允,自己的灵魂已经踏入了战魂境,灵魂强度比他高出不知道多少倍,想要找出崔允实在是太简单了,他只是淡淡的笑道:“是风儿出卖了你……”

    两人在这里言语交锋,高台上的武者们却又沸腾起来。

    “看到没有,这罗征真土豪,眨眼之间竟然又拿出一把圣器,而且还是一把剑!”

    “一个宗门都没有一把圣器,可是这小子手中却又一件圣阶护体宝衣,一把圣阶的宝剑……他是打劫了某个神国的宝库吗?”

    “鬼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反正老子想打劫他!不管怎么说,他身上肯定有大机缘,若是将那份机缘弄到手,我也能够驰骋中域!”

    “打劫罗征?亏你也说得出口,你看他是照神境实力,可是一般的神丹境哪里是他对手?何况他还是云殿弟子。”

    崔允的神色彻底的阴沉下去,但是很快,他嘴角浮现出一点点笑意,他没想到罗征竟然如此棘手,如此难以应付。

    原本崔允对这个武道大会提不起什么兴趣,唯一值得他出手的就是虚灵宗的那小子,与自己同样有神级天赋的小介,现在碰到一个罗征,反而让他的战意沸腾起来!

    “一个照神境的小家伙也值得我重视,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有这个资格!”

    崔允脸上带着一丝疯狂的笑容,将手指在无名戒刀上轻轻的摸过去……

    无名戒刀的刀刃上顿时沾染上一缕缕血迹……

    高台之上,坐在椅子上的崔邪豁然站了起来,大声喝道:“允儿!”

    崔允朝着爹淡淡一笑,“爹,孩儿知道分寸。”

    崔邪皱了皱眉头,这才缓缓坐了回去,在崔邪看来,罗征还不够资格让崔允激活无名戒刀上的能力。

    不过崔允与崔邪的想法不同,崔允的目标是尽力击杀罗征,不想给罗征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嗡嗡嗡……”

    当崔允的鲜血顺着刀刃上的血槽浸入刀身的花纹上后,无名戒刀被染上了一层萧杀之气。

    “滴答……”

    那些鲜血在无名戒刀上流转了一圈之后,滴落在了比斗场上,但是鲜血却并没有渗入比斗场的缝隙之中。

    那一滴滴的鲜血仿佛长了脚一般,在地面上不断地爬行,最终在了一起,并且形成了一道鲜血凝聚的符文。

    不一会儿,就有一只手从那道符文之中伸了出来,紧接着是肩膀,随后是脑袋,身体,双腿……

    一个完全由鲜血组成的怪物,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那怪物头部长着双角,佝偻着身体,背后更有一条刀锋似的尾巴,站在原地,散发着无穷的邪气。

    “黄泉夜叉,是黄泉之河上的夜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