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百炼成神 > 第两千六百四十三章 财富
    第两千六百四十三章 财富

    这鲜血顺着剑锋流淌下来,古朴的青锋长剑重新焕发了色彩,一股凌厉的气势自青锋长剑中逸散出来。

    旁边的罗征望上一眼,眼皮都是轻轻一跳,心中竟有一丝恐惧之感,害怕自己被这青锋长剑斩成两截!

    “这是青锋长剑中蕴藏的剑运永恒真意……”

    当日罗征在洞穴中为了夺取这青锋长剑,也豁出的性命与它交手过,自己还因为这长剑而受伤,他才能顺利将这把剑拔在手中。

    现在这把剑被这面色苍白的女子激活了,那剑运永恒真意的威势暴增了恐怕百倍!若罗征随意靠近,恐怕仅凭剑运永恒真意就能将他斩成碎末!

    这青锋长剑的主人到底是何等存在?

    “嗡……”

    吸食了鲜血后的青锋长剑的剑身上忽然留下了一条血线,这条血线在剑身上汇聚之时,一点点血色光芒逐个亮了起来。

    赖华北还有天墉城主也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点点血光亮起。

    道剑宫的标准佩剑名为血杀剑,每一名天罗卫都有一柄,而一点血光即为一星天罗卫,在整个天墉城甚至在天都州中也是大部分都知道的秘密!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五颗!”赖华北的嘴角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就连天墉城主的心脏也狂跳起来。

    若是五星天罗卫的衣冠冢被发掘出来,将其交给道剑宫就能换的五个入宫名额!

    这样的名额即使是天墉城主也无法忽视!

    “竟然是五星天罗卫!”赖华北脸上的表情不知如何形容了,完全是目瞪口呆的样子。

    他先前所想,只是一星天罗卫亦满足了,至少能将他一人保送到道剑宫中,他根本没有奢求过这会是一名五星天罗卫……

    天墉城主忍不住上前来盈盈一拜,问道:“秋学宫,请问这可是一名五星天罗卫的衣冠冢?”

    面色苍白的女子的目光一直凝视着青锋长剑,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不……这不是五星天罗卫……”

    听到这话,赖华北和天墉城主都是微微一愣。

    罗征的目光也微微一闪,他倒是联想到了那衣冢恶鬼。

    与九五二七接触这么久了,九五二七也慢慢形成那般惫懒性子,一般情况下它是很少出头的,除非自己真的碰到了生死关头。

    那只衣冢恶鬼在戚家公子等人的围攻下不断地成长,但到底能成长到何等地步,罗征也说不清楚,但在那之前,九五二七就让自己动手掐灭了衣冠冢,并拿到了这青锋长剑。

    整个过程依靠的依旧是九五二七,而不是罗征自己。

    如果不是九五二七出手,鬼知道这衣冢恶鬼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面色苍白的女子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旋即说道:“这是我们道剑宫的……前宫主……秋伯蓝。”

    这话一说出来,天墉城主身体猛然一震,期期艾艾的说道:“失踪,失踪的这么多年的秋老前辈……竟死在了我们天都州?”

    道剑宫那是能够雄踞一州的超级势力,而秋伯蓝道剑宫的宫主,其地位可想而知?

    不过在五百多年前,秋伯蓝忽然失踪,这些年来道剑宫的宫主之位一直空缺,由另外一名副宫主代理宫主之位,天墉城主又怎么能想到,堂堂道剑宫宫主就死在了天都州?

    至于赖华北依旧是一副傻眼的表情,他从未想过自己能寻到道剑宫宫主的衣冠冢,他忽然感觉到今天发生的一切极不真实,同时心中有一丝小小的奢望,道剑宫会给他什么奖励?

    罗征心中也微微一突。

    这姜伯蓝的遗物中除了青锋长剑之外,还有那一套青衣与靴帽,然后就是那枚八角形铜片了。

    这几日他并未让罗念辨认铜片,看样子需抓紧时间了。

    虽不知道这铜片中的地图意味着什么,但堂堂一个超级势力的宫主留下,绝对不是凡物。

    面色苍白的女子将青锋长剑收起来,凝望着赖华北有气无力的说道,“我道剑宫……的确有规矩……若能寻回衣冠冢……就能得入我道剑宫……五星天罗卫为五个名额……把这剑的主人……给你十个名额。”

    她虽然说得断断续续,但赖华北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不过赖华北心中是略微有些失望的,他一个人只需要一个名额就足够了,即使加上罗征与自己的三名好友,也才五个名额罢了,多出来的五个名额有什么用?

    “此外……八百年前……悬赏宫主的奖励……皆由你得……”她继续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赖华北的心脏仿佛被重锤不断地砸着一般,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他结结巴巴的问道:“请,请问大人……是什么奖励?”

    女子面色倒是平静,只是回答道:“大概……相当于五十倍于天墉城的财富吧……”

    半空中那些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的戚家护卫们,齐刷刷的吸了一口凉气,而天墉城主也是一脸目瞪口呆。

    天墉城放在天都州的确是一座小城,可因为是三叠关距离最近的城,加上东港的存在,人流与贸易都不算小,这么多人口累计的财富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五十倍天墉城的财富,光是想一想都能传来一阵眩晕感,赖华北都害怕自己会晕过去。

    面色苍白的女子目光忽然凝视在罗征身上,她那忧伤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奇怪之色,同时问道:“你好像……没有……心理波动?”

    罗征自然是没有太大的心理波动的,脸色十分平静。

    道剑宫毕竟是一个超级势力,为宫主开出的悬赏价码绝对是不低的,但罗征手中的神晶可是整个九黎一族的遗产,虽然他只拿走了一半,但也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听到她的话并未太大的震撼。

    罗征考虑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赖华北实力不够,天赋也远远无法让道剑宫重视的地步,拿到了这么大一笔财富对他而言绝不是好事,反而是一种灾难。

    罗征自身固然极为富有,但知道此事的人只有明薇,池义等少数几人,倘若赖华北前往道剑宫领取了这笔悬赏,只要他脱离道剑宫的视线,恐怕不出一个时辰就会死于非命,而且很可能是道剑宫的人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