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我的郎君是狼君 > 020.吐蛊
    “少说她这张皮也是你经手的,怎么?你看不起自己作品?天下最没资格嫌弃人丑的就是你,天下皮相,皆出你手。”所天勖绕开此人,去按电梯。

    “你不知道我的作品一早规定好三六九等层次数量?她这种层次……”

    所天勖呛他:“天下,最肤浅,只看颜值的,要数你这位司相了。亏你还是司相,你应该最懂,皮囊不过笔墨,灵魂最难铸造。”

    司相又多看了九微两眼,说:“等下,等下,她不是我设计的,我没有经手过这样的作品。”在司相眼中,所有的皮囊不过是作品。

    “你确定?你经手过的作品无数,怎会部记得?”所天勖惊愕。

    “这点记忆力都没有,我如何当神?”司相很肯定。

    此时电梯门开,所天勖抱着九微进去,司相也随了进电梯。

    司相还帮忙按了个3楼,所天勖问他:“你怎么找我了?还不躲好?你的得意作品四处找你呢。现在还叫嚷着要搬来和我住,还不是为了埋伏你。”

    司相当做听不到,只是指着九微说:“好重的释怀蛊味,但愿她喝了释怀酒真的能释怀。”

    “她的事自有我操心,你还是管好你和你的意作品吧!”

    电梯门开了,蒋蓦然就守在电梯门外,她只看到所天勖抱着九微,说:“九微给我发微信了,说今晚要来我处住,看来,我今晚就可以搬去你家了。”

    所天勖看了看司相,发现司相已经隐身,便说:“随便你。”而后便抱着九微去蒋蓦然的家里。

    一开门,满眼都是粉色,粉色家私粉色墙,粉色罗帐粉色床单,所天勖便不耐烦地对着蒋蓦然说:“蒋阿姨,你都60多岁人了,还这么有少女心啊?真是奇怪,有这副极好皮相,品味还这么跟不上?”

    “喂喂喂,端有夜,指不定你比我老多了,叫我蒋阿姨你害臊不?”蒋蓦然倚在墙边看着他。

    所天勖没有理她,只是帮九微脱好鞋子袜子和外套,然后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等这些都操办好了,他伸手去拨开九微贴在脸上的头发,有几根还是沾着泪痕的。

    他低声轻说:“傻不傻。”

    蒋蓦然说他:“老牛吃嫩草。”

    所天勖四处寻了司相影子。什么都没有看到,估计他就没踏足过这房子。于是他便回自己的房子,收拾了些东西过来,有衣物有洗漱用品,还有一小袋百日姜。

    他切好了九片百日姜放到煲里,加入一碗水和一滴香油熬煮。

    蒋蓦然喊住他:“多煮一份,我也喝了那酒。”

    所天勖撇嘴,说:“你自己要喝的,你喝的时候不是已经想好了要自己煮的么?”所天勖说到做到,果真没有帮蒋蓦然煮。

    蒋蓦然却不气,她看到所天勖如此为九微鞍前马后无微不至,不禁感叹:“九微可能以为她自己很可怜很惨,但在我这个外人看来,她是极其幸运的,有多少人被人辜负了之后只能顾影自怜无人问津,而她?也算有点福气还有你这种老牛关怀备至。”

    所天勖只当没听到,一直忙前忙后,等煲中的水煮成一碗,便勺来半碗喂九微服下。

    不多久,九微便要起身吐,只吐了一滩姜水和一条黑色蛊虫。

    所天勖将蛊虫收入竹管内,说:“辛苦你了老兄。”

    而后将蛊虫递给蒋蓦然说:“你拿去还给章满起吧,真是的,你们怎么自作主张给九微喝这酒?”却一边暗喜九微的勒痕已经消掉。

    蒋蓦然不满:“你真是小题大做也不识好人心,满起是养蛊专家,别看你心肝宝贝表面上嘻嘻哈哈很阳光开心的样子,但满起一看就知道她心中有郁结,见又是有缘人,便给她酒里放了释怀蛊。你看这条蛊,原本只有半颗鱼籽大小,现在吸她的郁结都吸成这么大条了。我们这是好心帮她。”

    蒋蓦然虽然不是养蛊下蛊人,但是她很清楚这释怀蛊其实是难得的宝蛊,专吸人心内郁结,什么惊恐、阴影、情伤、不得志,但凡心中有不快,但凡有什么放不下,但凡有何耿耿于怀,只要吞下此蛊,都能促使人去面对心中问题,而后将心中愁事部释放出来。

    释放出来后,由释怀蛊虫去吞噬这类情绪。等释怀蛊吞噬得差不多了,九片百日姜和一滴香油熬成的半碗水服下,即可将蛊引出。

    蛊一出体内,人心中的郁结便得以清除,是以名为释怀蛊。

    但万一不慎吃入这蛊,没能及时将体内蛊虫引出,则郁结会在体内加以膨胀,最后会郁郁寡欢而死。

    所天勖听蒋蓦然说这些,便说:“谢谢你们好意,但我信她靠着自己也可以走出来。还有下次给她喝这些东西能不能有点手尾,是不是应该配回些百日姜水给她喝。”

    蒋蓦然满不在乎地说:“不是有你吗?”

    想了想,又说:“你不是也有喝酒吗?怎么你还完没有反应?”

    “我说了,那个酒对我没有作用。”

    随后,又说:“不是说好你搬去我那住吗?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说完,掏出钥匙递给蒋蓦然。

    “你呢?”蒋蓦然问。

    “你管我?你只说要和九微换地方住,可管不了我住哪边。”所天勖说着,反客为主,推蒋蓦然出门。

    蒋蓦然气得咬牙,说:“你……。”

    所天勖已经毫不犹豫关上门。

    门一关上,所天勖偷偷喝了那剩下的半碗百日姜水。

    ------题外话------

    亲们,今天晚更了,丢了手机,现在正与小偷斗智斗勇,如果过程精彩,将会设法写到小说里好好分享~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