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406.被下降头的安王爷(一更)
    四月二十一。

    宋思明牵着孟静婉的手来前厅给长辈敬茶,到了门口,孟静婉推开宋思明,宋思明又稳稳地抓住了她的手。

    进了门,孟静婉脸色羞红,跟着宋思明,给长辈跪下,敬了茶,拿了红包。

    孟静婉拿出了给长辈精心准备的礼物,都是她亲手做的衣服,提前问宋氏要了尺寸的,女红相当出色。宋思明今日穿的那身,也是她做的,包括宋思明腰间新的荷包,绣得很是精巧。

    “快起来!”刘氏把孟静婉拉起来,握着她的手,笑容满面地说,“思明可是把你娶回来了,我们全家都盼着这一天呢。”

    宋思明微微一笑:“娘,静婉面皮薄。”

    “听听,这就向着媳妇儿了。”刘氏笑着说。

    孟静婉担心刘氏因为宋思明护着她而不高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刘氏说:“你们小夫妻感情好,那就是最好的,静婉你就陪着思明,读读书写写字,或者跟清儿出去玩儿,咱们家没什么晨昏定省的规矩,也不必你做什么活,你喜欢吃什么,跟我们说,我们给你做。”

    孟静婉神色惶恐:“这怎么行?娘,这些事该我做的,我很喜欢做饭的,真的!”

    看孟静婉被吓到了,宋思明哭笑不得:“以后静婉想下厨,就跟奶奶和娘一起。”

    “大嫂,一家人,不必拘谨。”宋思清微笑。

    “秦玥得了皇命,接下来暂时不会离开京城,静婉和妹妹无事可以去找表妹玩儿。”宋思明笑着说。

    外面关于姚瑶的传言,宋家人也都听说了。左邻右舍,还有宋思明的同僚,明里暗里地打听。不过宋思明跟家里人说,不必理会那些,他自己碰上打听的,也都不会多说。

    京城里面,关于姚瑶这位出身贫寒的安王妃,流言沸沸扬扬,有真有假。

    姚瑶全不理会。家里孩子多,她肚子里也有了娃,昨日参加喜宴回来,突发奇想,打算在府里建造一个儿童游乐场,专门给孩子们玩儿。

    姚瑶画图,秦玥就在旁边看着。画中的东西对秦玥来说,奇奇怪怪的,他不时出言询问,姚瑶就跟他解释。

    一个整体的效果图画好之后,姚瑶拿着,详细地跟秦玥讲解了一遍,秦玥听完,点点头说:“很有趣。”

    有传统的玩乐设施,譬如秋千。姚瑶设计的秋千有两个,一个是给大孩子玩儿的,上面是木板,另外一个是给小孩子玩儿的,取代木板的是个可以把孩子固定在里面的小框,这样防止孩子掉下去。

    有跷跷板,这个看起来很简单。

    有一大一小两个蹦床。姚瑶打了个问号,因为还得去找特殊材质的原料来制作,如果寻不到合适的,这一项就只能取消。

    有个大象滑滑梯,从图上看,就十分可爱。姚瑶本来想的全都做成木制的,但秦玥看过之后说,可以用石材来做,更稳固结实。

    还有一个小木屋,姚瑶的设想是,建在向阳的地方,多开些窗户,要阳光好一些,铺上地毯,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一些大型的积木,以及拼图之类益智的游戏。

    “大概就是这样。这些东西具体的尺寸,我会再画图出来,到时候赵爷爷,康安哥,你跟爹,咱们家四个木匠,一起上,很快就建好了。”姚瑶笑着说。

    秦玥点头:“花园里面有一片空地,就建在那里吧,我让六伯带着人再清理一下,准备好。”

    “嗯,要是谁敢当着我的面说我是挟恩逼婚嫁给你的,我就跟他们讲,我不止逼婚,我还逼你在家锯木头呢!”姚瑶很得意地说。

    “我喜欢锯木头。”秦玥唇角微勾,“若我不在,谁欺负你,不用客气,谁都不用怕。”

    “你会不在吗?”姚瑶问。

    “不会。”秦玥摇头。

    “所以我都没有跟人吵架或者打架的机会。”姚瑶有些遗憾,“我还真觉得有点手痒呢,还有十个月才能自由,想想就觉得有点闷。”

    “丫丫你觉得闷?我带你出去走走?”秦玥神色认真。

    “现在还好,暂时不想出去。对了,明日进宫赴宴,还要给皇上准备寿礼,皇上喜欢什么?”姚瑶问秦玥。

    秦玥想了想,摇头说:“不知道。”

    姚瑶看了看面前的文房四宝,思忖片刻说:“不如画幅画好了,反正什么金贵物件皇上会没有?这样省钱。”

    秦玥哈哈笑了起来:“丫丫你真可爱。”给皇上准备寿礼,第一考虑的是省钱,也是没谁了。

    当天晚些时候,姚瑶把要在府里建个游乐场的事情跟姚大江和宋氏说了,他们都很赞成。家里的地林颂贤都安排了长工去管,畜生都托付给张大柱家了,也不着急回去。只姚大江有时间就在温书,到了八月,如果大家都还在京城的话,他得回乡去考秀才。

    马明和宋月芝一家这天都带着行李到宋家去住了,因为原本来京城就是为了在二老跟前尽尽孝,他们也不能在京城待太久,家里还有老人,马明还要处理生意,这月底下月初就要回清源县了。

    孟静婉的兄嫂住在姚府,要等着孟静婉三日回门之后,他们再离开回乡。林颂贤陪着他们在京城游玩了一番,给孟家人买了些礼物。

    又过了一天,就到了进宫赴宴的日子。

    这是莫云齐四十五岁的寿辰,四品及以上的官员,都要携家眷入宫,为皇帝贺寿。

    作为大盛国唯一的异姓王,如今回到京城的秦玥,自然是要去的。

    昨日吃晚饭的时候,秦玥还问弟弟妹妹想不想到宫里去玩儿,姚景泽表示出了兴趣,但姚大江和宋氏都反对,说让秦玥带着姚瑶两个人去,他照顾好姚瑶就好,家里的孩子还小,从小就不受拘束,怕到宫里冲撞贵人再惹出麻烦。

    宋氏一早还专门过来给姚瑶梳头,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正式在京城贵族中亮相,姚瑶不甚在意,但当父母的,并不想听到有人非议或者贬低他们的宝贝女儿。

    如姚大江所言,他家瑶儿长得这么好看,性格又好,实力又高,文武双全,医术高明,他家小白长得这么好看,性格又好,实力又高,文武双全,医术……也会一点,两人天造地设天作之合,轮得到外人反对吗?就要这样,美美的,恩恩爱爱,谁嫉妒也没用!

    如今宋氏眼界高,见识多了,审美方面也很有自己的见解。她给姚瑶梳了个精致优雅的发式,戴上了一根温润的紫玉簪子,简单大气。

    本来宋氏要让姚瑶化个淡妆的,姚瑶拒绝了:“我怀孕了,化妆对孩子不好。”其实只是她懒得化,这边化妆用的东西基本都是纯天然的。

    秦玥笑着说:“不必,丫丫这样已经最美了。”

    宋氏上下打量姚瑶,微笑点头:“瑶儿好看。”成了亲之后,姚瑶眉宇之间的稚气褪去,身材高挑纤细,肤色白皙中透着健康的粉,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眼眸清澈淡然,笑起来是温柔,不笑时透着几分清冷。

    宋氏又叮嘱姚瑶,进宫跟着秦玥,不要自己乱跑,记着她现在是双身子的人,走路坐车都要小心,不要跟人起了争端,护着自己最重要。入口的东西,忌生冷,没有合胃口的就少吃一点,等回家再好好吃饭。

    姚瑶抱着宋氏的胳膊笑:“娘,放心吧,你说的这些,我不一定记住,但你家小白一定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现在盯我可紧了。”

    “嗯,娘放心,我会看着丫丫。”秦玥点头。

    如此,姚瑶和秦玥收拾停当,就出门去了。

    秦玥抱着姚瑶,先把她送上车,然后自己进去,吩咐六伯:“走吧,慢一点。”

    六伯赶着马车,稳稳地出发了。

    到了皇宫门口下车,附近的人视线都聚集到了秦玥和姚瑶的身上。

    秦玥一手揽着姚瑶,一手提着给莫云齐的寿礼,走得不快,碰上的人都点头行礼,秦玥只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并没有人敢上来跟秦玥寒暄。

    因为秦玥从小到大,除了跟温国公府的大公子温煦风关系不错之外,没有跟其他的同龄人有过什么来往。包括现在已经被斩首的端王世子莫言修,同样作为秦玥的表兄,跟秦玥其实都没说过几句话。

    主要是秦玥的原因。从小到大巴结他,想跟他做朋友的人从来没断过,但他一眼就能看出那些人眼中暗藏的算计或讨好,这让他觉得厌烦并且浪费时间。他如今的朋友,几乎全都是那次失忆之后,认识姚瑶后面结交的,包括樊峻在内。在那之前,樊峻是秦谡的属下,为了报恩才寻找秦玥的,跟秦玥之间只是单纯的主仆关系。

    如今秦玥有朋友。不止樊峻,他的连襟赵康安,林颂贤和林松屾兄弟,宋思明,甚至魏宇泽,都是他的朋友。主要原因在于,秦玥变了,他更愿意打开心扉,去接纳身边的人,而通过姚瑶认识的这些人,也得到了他的认可。

    但京城这个名利官场上面,秦玥虽然说是回归,但事实上他从不曾属于这里,所以依旧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这样有一点好。像宋思明和魏宇泽,都需要学会八面玲珑,去应付一些面子情,秦玥根本不需要。他在朝中的角色是个冷面神将,战无不胜,能率军覆灭敌国那种,谁敢要求他给面子必须笑或者怎样?他一个眼神过去,有些文官腿都发软。

    而如今,全京城的人,最好奇的,是秦玥的夫人姚瑶。关于秦玥怎么就能娶了这样一个女子,成了京城更大的谜。甚至这两日的流言传着传着,都有说姚瑶给秦玥下了降头之类的,也是很可笑了。

    但姚瑶不是第一次来京城,也不是第一次进宫了。说来很神奇,全京城的人都在惊愕秦玥和姚瑶在一起这件事,殊不知姚瑶早就得到了九五之尊莫云齐的认可,并且跟秦玥一起,有过面圣的经历了。

    再次进宫,那些以为姚瑶会表现出小家子气模样的人,注定会失望了。但不管姚瑶走到哪里,都成了关注的中心。

    这次是莫云齐四十五岁整寿,寿宴盛大,设置在皇宫御花园中。

    这个季节,御花园中姹紫嫣红美不胜收,恰逢今日天气晴好,微风习习,阳光和暖,秦玥揽着姚瑶绕了个圈儿,专门带她去看他记忆中御花园的一棵老树。

    等秦玥带着姚瑶到了宴会上的时候,除了皇室之人,其他该来的都已经在座了。

    于是,齐刷刷的目光再次投注到了姚瑶的身上,像是要给她身上戳个窟窿出来。一瞬间姚瑶都有种自己要登台表演的感觉。这些看客们希望看到的是什么?她真如传言中,是个粗鄙不堪没见过世面的农女?跟秦玥相比,秦玥是那高高在上的云,她就是地底的烂泥?姚瑶觉得大部分人应该盼着的就是这个,不过她对演戏没兴趣,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前日宋思明成亲,去的大官其实不多,所以今日在场的官员及家眷中,见过姚瑶的也没几个。剩下的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安王妃,不由惊讶不已。

    不管姚瑶是不是个大字不识的草包,只说容貌和气质,她竟然随随便便就把在场这些精心打扮过,端庄贵气的大家夫人,和花枝招展的贵族小姐们,都给比下去了!

    都能看出来,姚瑶脸上不施粉黛,但那吹弹可破,白里透红的皮肤,毫无瑕疵,五官乍一看并不是十分惊艳,但第二眼,就觉得越来越好看,而且有种独特的韵味,眉目安然,大气从容,温柔优雅,走在秦玥那样的美男子身旁,都不会让人觉得有不般配的感觉,只觉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一个乡野出身的粗鄙丫头,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这是在场很多人,尤其是那些一见姚瑶,感觉被艳压的大家小姐心中的疑问。

    出于前世的职业属性,姚瑶五感敏锐,所以还没落座,就发现了至少有两位小姐,看着秦玥的眼神不对劲,眸子里的情意绵绵,还带了一丝轻愁哀怨,可真是婉转动人。

    不过可惜了,因为他们走的是石子拼起来的小路,不平坦,所以秦玥一直盯着姚瑶脚下,目不斜视,眼里没别人。如此,那些曾经爱慕秦玥,现在依旧没嫁人也没死心的小姐,心里更是觉得不平衡了。

    安王府的位置,仅次于几位皇子,正对面就是温国公府的位置,旁边是秦非白。秦谡没来,温如晴和他的一双儿女也没出现,秦非白一个人坐在那里,位置跟安王府挨着,秦玥落座,看起来父子是坐了同桌的。

    温兆筠一见姚瑶,就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温雨薇坐在温兆筠身旁,对着姚瑶挥手。

    外人看着,姚瑶已经得了秦玥外公一家的认可。国公府门第那么高,温国公可是帝师,才富五车,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出身的外孙媳妇?而秦非白竟然对着姚瑶露出了关切的笑,他也认可这样的儿媳妇?真是让人费解。

    宋思明带着孟静婉坐在末位,正在小声跟孟静婉说话,周围的官员又跟他打听起了姚瑶的背景,宋思明都笑笑不说话。

    孟静婉从未想过她才刚嫁人就进宫赴宴来了,到现在还有点紧张,一直端坐在宋思明身旁,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一刻不敢松懈,生怕给宋思明丢人。

    宋思明轻笑了一声:“夫人,不必紧张。这宴会时间要很久,我们这个位置不起眼,没什么人注意的,你放松一点,该吃吃该喝喝,饿着了回去娘可饶不了我。”

    “相公!”孟静婉生怕旁人听见,嗔了宋思明一眼,让他不要说了。成了亲才知道,宋思明是才华出众正直守礼,但那是对外人,对她这个内人,可一点儿不拘礼,关起门来就俩人的时候,甜甜蜜蜜,情话张口就来,竟然还有幽默风趣的一面,让孟静婉心中只觉自己可是捡到宝了。她本希望丈夫人品端方,努力上进,尊重她,足矣,但宋思明给了她许多的惊喜。就连宋思明的家人,不过短短两天时间,都让孟静婉觉得,跟他们相处,比她在孟家的时候,更轻松自在一些。

    “嗯。”宋思明正色,“皇上来了。”

    孟静婉无意中转头,就见秦玥正剥了葡萄皮,大庭广众之下用手喂姚瑶吃葡萄,一点儿不在意旁人怎么看,顿时觉得她跟宋思明已经算是循规蹈矩了。

    皇上驾到,秦玥拿帕子擦了手,拉着姚瑶起身,扶着姚瑶跪下行礼,在莫云齐叫了平身之后,又把姚瑶扶起来,小心翼翼地揽着她坐下,就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一样,恩爱秀得让人闪瞎眼。

    “还吃吗?”秦玥问姚瑶。

    姚瑶点头:“再吃两个。”宫里的葡萄确实好吃,清甜多汁,也就位置靠前的这几桌上各摆了一盘,想必是贡品,外面买不着的。

    “安王跟安王妃,在说什么悄悄话呢?”莫云齐笑容满面地问了一句。

    瞬间,全场视线又集中到了秦玥和姚瑶身上。

    秦玥微微一笑说:“皇上,我夫人喜欢这葡萄,不知能否多赏赐几斤带走?”

    全场静寂。

    很多人怀疑自己的眼睛,也怀疑自己的耳朵。

    冰山美男秦玥竟然会笑?

    眼高于顶,连金枝玉叶的公主郡主都不屑一顾的秦玥,竟然为了他那个出身寒微的王妃,在这种场合,跟皇上讨要吃的?

    很多人当下真有种感觉,秦玥不会真被下降头了吧?